• 第十八章 洋楼真的闹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45本章字数:2506字

    “老田,李国强的案子有进展了。”何海生刚踏进警局就迫不及待的开口。

    “查到凶手了?”田立忠又是心口一跳,难道这是雨过天晴的节凑吗?

    “还没有,但是查到他参与了十几年前贩毒案,但是当年贩毒的有十几人,需要在调查。”何海生皱着眉头,拿起了沙发上李谦的资料。

    “查的怎么样?”何海生问。

    “我刚才接到一个匿名电话,他说五年前的遇难中还有一人是林大志,所以我怀疑是李谦为了报复而害死了李莫和林巧巧。”田立忠幽幽说道,那么这件案子就说的通了,凶手就是李谦。

    突然何海生的电话响了,那头传来很焦急的声音。

    “老大,李谦死了。”那句话仿佛闷雷一样在两人心中炸开。

    当田立忠急急忙忙开车去了洋楼,却在学校的时候突然没油了,这几天都忘记给车加油了,他吓了车想赶去洋楼,因为这几个天下雨的原因,路上有些湿,田立忠路过墓地的时候朝里面看了一眼,在黑夜中看到一个身影,这么晚了,谁在墓地走动。他抬步追上去了,墓地分为六层,田立忠追着黑影快步的走着,只是突然那黑影就不见了,他心口一跳,四周黑漆漆的,但他总觉的好像不远处有双眼睛看着他一样。

    他脚下踩到石头,快要跌倒的时候扶住了一旁的木桩,皱着眉头,想要折返回去,走在刚来的地方,走了将近半个小时,却发现还在原地。

    四周起风了,墓地的的四周都是很长的杂草,现在看来就如一排排想要掐住他脖子的鬼魅,他心里有些发怵,风中好像似乎夹杂着别的声音,好像一个女人的哭声,他心口一跳,低头就看到自己身边的墓地照片上是个女的,她清秀的面容,嘴角慢慢的张开,眼睛还眨了一下,喉咙好像被什么卡住了,田立忠立即跳开。

    哭声还在继续,除了女声还有男声,‘呜呜咽咽’的回荡在四周,田立忠捂住耳朵,走了一圈还是回到了那个木桩,掏出手机,却发现一点信号也没有。

    黑夜笼罩着整个墓地,而里面的田立忠蹲在地上,哭声突然停止了,他睁开眼睛看到面前有个男孩,他脸色有些苍白,手里抱着足球。

    “叔叔,你和我一样迷路了吗?”男孩的声音清秀,他说话的时候还笑了一下。

    田立忠看了一眼四周,风好像消失了。

    “小伙子,你也迷路了?”田立忠的嘶哑的厉害。

    “是啊,我来找足球,可以却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叔叔你能带我吗?”小男孩礼貌的说着,他说话的时候还笑了一下。

    “好,我带你先出去。”田立忠心里也没有底,他已经绕了好几圈了,男孩在后面走,田立忠在前面带路,男孩的脚步很轻,轻的都听不到声音,她很佩服男孩,居然不觉的害怕。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啊?”田立忠想说话以降低恐惧,可是等了很久都没有听到男孩说话,他顿住脚步,额头直冒汗,扭头却发现身后空空,只是一座座的坟墓,他倒吸了口凉气,一转身却发现男孩在自己的前面。

    “叔叔你怎么了?”

    “没事。”田立忠抹了把虚汗,暗自骂自己的胆子怎么这么小啊。

    他又接着走,半个小时过去了还是绕回了那个木桩,直到天快亮的时候,他看清了路,才走了出去,回头看了一眼那片墓地,心里还是发怵。

    “小伙子,你还没有告诉我叫什么名字呢。”田立忠扭头问,却发现身后什么也没有,哪里还有男孩的影子,他超墓地望去,发现男孩还在那里,超他笑了一下,却不见了。

    “难道是鬼?”田立忠的声音颤抖了几分,他刚才知道自己遇到的是鬼打墙,居然还遇到鬼?他可从不来不信这些的,他咽了口吐沫。跑向了洋楼。

    赶到洋楼的时候,何海生焦急的站在洋楼那里盯着手机,二楼处亮着灯,几个人在屋内。

    “老何。”田立忠嘶哑着嗓子叫了一声。

    “老田,你可来了,我给你打电话怎么都是关机啊,怎么回事啊?”何海生看田立忠的脸色不好,苍白的很。

    “我要说,我刚才遇见鬼打墙了,还遇到鬼了,你信不信。”田立忠穿着粗气走进了洋楼,站在何海生的身旁。

    “你别吓我,你不说世界上没有鬼的吗?”何海生脸上震惊了一下,。

    又下雨了,雨水冲刷着围栏似乎想要冲去那诡异鲜红的手印,而那原本的五个掌印已经变成六个了。

    “我越来越不能肯定了。”田立忠的声音很轻,揉了揉眉心。

    “老大,有发现。”宁明俊在二楼楼道口喊了一声,何海生和田立忠对视一眼,快步上了楼。

    二楼中,李谦裹着旗袍端坐在梳妆台前,一动不动,嘴巴里流出的血一直蔓延到梳妆台上,眼睛却也很平静,好像感受不到痛苦一般,而他的手上抱着那面铜镜,梳妆台上有一片血红的舌头,异常的诡异。

    “死因是什么?”田立忠闻着那腥臭的血腥味就想作呕。

    “割舌,失血过多而死。”宁明俊的脸色也很不好,割舌头,这到底是谁能干出来的是事啊?

    “他为什么这么平静?不觉的痛吗?”何海生观察这李谦,一脸的诧异。

    田立忠也觉的很不可思议,他带上手套想拿走李谦怀里的铜镜,手抚上铜镜的支架,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用力的时候感觉李谦也在用力,但是下一秒那道力就消失了,他把铜镜放到了桌上,里面什么都没有。

    “李谦突然死了,这绝不是自杀,也不会巧合。”田立忠掏出李谦口袋的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欢迎上榜’,这个号码和林巧巧的那个短信号码一样,肯定是哪里错了,李谦不是凶手,凶手另有其人。

    “老田,那个匿名电话到底是谁打的?”何海生皱眉说,田立忠现在才想起来,的确那个电话很可疑,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打给他呢?

    田立忠掏出手机,记下了那个号码。

    “小宁子,去查一下。”田立忠将纸条递给了宁明俊。

    “不要叫我小宁子啦。”宁明俊微微撅嘴,逗得众人想笑,却谁都没能笑出来。

    田立忠拍了拍额头,眼睛一撇却发现围栏的角落好像有什么在动,他拿起手电筒照过去,哪里有个人,蜷缩在角落里,身体微微颤抖。而田立忠则是立马跑下了楼,因为那人很像他的女儿沫沫。

    “沫沫。”田立忠唤了一声,那蜷缩在角落里的人身子颤抖了下,扬起了脸蛋上都是泪水。

    “爸爸。”田沫沫的头发有些凌乱,眼神有些失神。

    田立忠跑过去搂住了她,拍着她的肩膀。

    “别怕,爸爸在呢。”田立忠抱起沫沫出了洋楼,接着有人抬出了李谦的尸体,田沫沫立即尖叫起来。

    “啊,有鬼,有鬼。” 田沫沫胡乱的叫着,直到田立忠把她放进了何海生的车里,她还是依旧颤抖着身子,眼睛看着窗外,好像随时可能出现她口中的鬼。

    何海生也钻了进来,叹了口气。

    “别怕,沫沫,沫沫别怕。”田立忠把沫沫护在怀里,眼神疲惫。

    许久沫沫才稳定了情绪,可依旧盯着车窗外,车子驶出洋楼,路过墓地的时候,田立忠还望了一眼,哪里什么都没有,但是田立忠还是感觉心里发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