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爸爸,我看见了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45本章字数:2527字

    “老田,你是不是最近太累了,眼花了。”何海生开着车扭头问田立忠,眼里还是有那么一点不信的。

    “不是眼花,我还跟他说话呢,绝对不是眼花。”田立忠吐了口气,倚靠在椅背上闭目。

    何海生灭洋打扰,只是透过反光镜,看了一眼后座的田沫沫,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田沫沫突然也看向了他,只是下一秒便低下头了。

    到了警局,沫沫还是惊魂未定的看着四周。

    “沫沫,你告诉爸爸,你为什么会在洋楼,你看到了什么?”田立忠轻声问。

    “我看到了李谦去了洋楼,我就跟着他了,我看到了鬼。”田沫沫突然睁大了瞳孔,浑身颤抖。

    田立忠立刻抱住了她。

    “爸爸,是鬼,只有鬼才是飘着的,是鬼杀死了李谦,有鬼啊,爸爸,有鬼。”田沫沫的情绪突然变得很不稳定,挣开了田立忠的怀抱,缩着脑袋惊恐的看着四周。

    连田立忠的话也听没有听见,一直念叨着有鬼。

    田立忠抱起沫沫开车去了医院,又是一夜无眠,何海生递来一杯咖啡,田立忠接下,揉了揉眉心。

    “老田,别太担心,沫沫只是被吓到了而已,不会有事的。”何海生安慰道。

    田立忠觉得眼睛有些湿润,揉了下却发现没有眼泪,走廊上响起了快速的脚步声。

    ‘哒哒哒’让人很烦躁。

    “叔叔。”吴镇峰跑来脸蛋有些红,神色很是担心。

    “镇峰,沫沫没事,在挂点滴。”田立忠知道吴镇峰是担心自己的女儿就先开了口。

    吴镇峰透过门窗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田沫沫,眼睛眯了眯。

    “叔叔,李谦找到了吗?”吴镇峰小声的问。

    李谦的死已经封锁了消息,以免再次造成学些的混乱,所以田立忠只是点了头,并没有告诉他李谦已经死了。

    “那就好了,我先去陪沫沫了。”吴镇峰心情很好的样子,小心的推开病房的门,走进了进去,田立忠心里有些难受。

    走廊里再次寂静,空气中充斥着药味,很难闻。

    “老田,你有没有怀疑过你的女儿?”何海生的声音有些轻,好想怕说重了,会让田立忠受不了。

    “您想说什么?”田立忠的声音有些微颤。

    “沫沫几次都出现在命案现场,却又说什么都不记得,我觉的她有问题。”何海生想到在车上沫沫看他的时候就觉得沫沫很不对劲。

    “那她的杀人动机是什么?她根本不可能杀人?”田立忠的声音有些大,感觉到自己太过激,又平静了下来,吐了口气。

    “我不是指沫沫杀了人,我在想会不会沫沫在掩护什么……”

    “不可能!”何海生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田立忠否决了,谁会去相信自己的孩子是杀人犯而或是杀人犯从犯?

    “我也不想相信,但是事实摆在面前。”何海生反驳道,他一口气喝光了手里的咖啡,眼神灼灼的盯着田立忠。

    田立忠只是紧皱眉头,说不出话来,这案子为什么每次沫沫都在现场呢。沫沫你到底有没有瞒着我什么?

    突然何海生的电话震动了,是宁明俊打来的电话,他接住,那边传来宁明俊有些疲倦的声音。

    “老大,我们在现场找到了张玉坤的指纹。”

    “你有没有弄错?”何海生突然加大的分贝,让坐在一旁的田立忠皱了下眉头。

    “没有啊,老大,真是张玉坤的指纹。”宁明俊语气里带着几分坚定。

    何海生挂了电话,一脸的愁容,呼了口气。

    “现场发现张玉坤的指纹,你怎么看?”何海生平静的语气说道。

    走廊里突然变得寂静,田立忠皱着眉头不说话。

    张玉坤的指纹,这明显就是不可能,张玉坤明明就在监狱呢,怎么可能再作案,田立忠走进了病房,一会就出来,走了出去。

    何海生和田立忠一起搭档多年,自然是了解他的,他办案前一定要先安顿好自己的女儿,而这案子处处与他的女儿有些关联,着实让人头疼。

    开车去了洋,天色有些阴沉,那洋楼仿佛像一张灰白色的画,让人发怵。

    二楼宁明俊站在阳台挥着手,田立忠跑了上去,这里的血腥味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

    “老大,你们终于来了。”宁明俊脸上有着疲倦之色,也是忙了一夜未睡吧。

    “回去睡吧。”何海生说道,他也不是冷血的主。

    “谢老大。”宁明俊打了个哈欠,走下了楼。

    田立忠看了一眼桌上的铜镜,一个女法医带着口罩走来拿起检测指纹的样标递给田立忠,而法医表明是在铜镜上面采取的指纹。

    田立忠看了一眼铜镜,这里怎么会出现张玉坤的指纹呢?

    房间内的血迹还在,屋内的大大小小的脚印遍布在房间内,想到沫沫,田立忠就忍不住皱眉。

    “田警官,你看这是不是你女儿的。”一个警察递来一个东西,那是玉石挂坠,是前年沫沫生日的时候他送给沫沫的。

    “在哪里找到的?”田立忠皱眉问。

    “在梳妆台的角落。”

    田立忠本来就为沫沫的事情担心,之前沫沫只是出现在围栏旁,现在沫沫的项坠出现在屋子里,就摆明沫沫也进来过了。

    “老田不可能是张玉坤,沫沫倒是很可疑。”何海生在一旁提醒道。

    田立忠把项坠放进了自己的口袋,作为一个警察他却是应该秉公处置,可是作为一个父亲,他不希望沫沫有事,他感觉自己的脑袋要炸掉了。

    “在围栏处找到一把剪刀,上面沾着血迹,应该是李谦割舌头的那边剪刀,上面还有找张玉坤的指纹。”一个警察走来把剪刀放进了密封袋里。

    “又是张玉坤的指纹,可是张玉坤明明在监狱啊。”何海生纳闷道,之前的那个警察也很不解的摇摇头。

    “那就不会是沫沫了。”田立忠小声嘀咕到,心里松了口气,不是沫沫就好。

    “但是沫沫也还是有嫌疑。”何海生在一旁说道,已经到中午了,何海生拍了拍田立忠的肩膀。

    “老田一起去吃饭吧。”何海生说完就先下了楼。

    田立忠手插在口袋里摸了摸凉凉的玉坠,皱了下眉头抬步下了楼。

    医院的一件病房里,吴镇峰趴在床上睡,醒来的时候沫沫还在睡觉,点滴已经换了三瓶了,他揉了揉眉心,伸手抚上了田沫沫的脸颊,滑滑的,他起身,俯身亲了她一口。

    田沫沫的睫毛颤颤,睁开眼睛。

    吴镇峰好像是做错事被发现了一般急忙缩回身子,不安的坐在凳子上。

    “镇峰,你偷亲我了。”田沫沫的声音有些嘶哑。

    “那我让你亲回来?”吴镇峰不好意思的笑笑,把脸凑过去,田沫沫噗嗤一下笑了,突然失神的望着天花板。

    “镇峰,我昨天看到李谦了。”田沫沫的声音有些颤抖,好像不愿意想起什么似的。

    “叔叔说找到李谦了,你别担心了。”吴镇峰小声说,有点担心的看着沫沫。

    “他死了。”田沫沫哽咽的说道,眼泪吧嗒吧嗒的掉落,吴镇峰心疼把她揉进怀里,抚着她的后背。

    “沫沫,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了。”吴镇峰安慰道,田沫沫突然不哭了,搂着吴镇峰,右手的点滴针有些疼,她稍稍的挪了挪。

    “镇峰世界上真的有鬼。“田沫沫的语气很安静,眼神开始涣散,猛的推开吴镇峰。

    “有鬼,有鬼。”田沫沫大吼大叫这,脸色通红,手背上的点滴上鲜血都出来了,吴镇峰皱着眉头,按住了田沫沫乱动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