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装神弄鬼的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45本章字数:3026字

    感觉脚步停在了他的身后,他只觉的后背有些发麻,转身伸手去摸,却什么都没有。

    “谁在这,不要装神弄鬼的。”田立忠声音很亮,回荡在房间里,门口被堵住了他也出不去,难道是张玉坤吗?

    “张玉坤是不是你,快出来。”田立忠又喊了一声,突然有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是一个手机闪着光,而田立忠趁着手机的光看到了一个男孩,穿着一身校服,身上都是血迹,两只眼睛闪着绿光,一只手上还拿着一只血淋淋的手臂。

    田立忠急忙上前掐住了他的脖子,突然走进来两个人,拿着手电筒,照在田立忠和男孩的身上。

    “老田,你干什么呢?”何海生很震惊的看着田立忠,身后的宁明俊也吓了一跳。

    “这个男孩有问题。”田立忠扭头很不解的说道,难道他们没有看到这个男孩手里的手臂吗?

    “有问题的是你吧?”何海生走过来扯开田立忠的掐着男孩的手,男孩不停的咳,脸上有些通红。

    “老何你干什么。你没有看到他手里。。”田立忠指着男孩的右手,却发现什么也没有,身上也没有血迹,他眨了下眼睛,还是没有。

    “怎么会,我刚才明明看到他手里拿着一直手臂的。”田立忠喃喃自语道,他真的很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叔叔,我只是来探险的,没想到你居然想杀我,我还以为你是鬼。”男孩的声音怯怯,但是田立忠好像在哪里听过。

    “对不起,叔叔看花眼了。”田立忠揉了揉眉心,道歉道,暗骂自己怎么回事,居然忍心残害孩子呢?他看向男孩的脸,却好像蒙上一层纱,他看不清,他一把夺过何海生手里的手电筒想要看清男孩的长相,刚夺过来就没电了,再次陷入了黑暗中。

    “叔叔,我先回去了。”男孩说着就走了。

    田立忠始终没有看清男孩的长相,但是他总觉的男孩的声音很熟悉。

    “老田,你最近怎么了?”何海生下了楼,走在后面。

    “是啊,老大,你是不是太担心沫沫了,不用担心沫沫已经回医院了,什么事也没有。”宁明俊走在最前面,时不时的回头。

    “你们见过她了?”田立忠心里还是很不安。

    “恩,她说有话给你说,不过现在睡着了。”何海生插嘴道。

    田立忠加快了脚步,走到铁门处的时候他顿住了脚步,身后的何海生一个没留意撞了上来。

    “怎么了?老田。”何海生揉着胸口问。

    田立忠弯腰拿着手机看着地上空空的根本没有什么石头,也没有什么血迹。

    “我刚才来的时候这里有块石头的,还有血迹,怎么没有了?”田立忠不解的说。

    “老大,你看花眼了吧,我们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啊?”宁明俊转身幽幽的说道。

    田立忠皱着眉头,看花眼,不可能吧,刚才还差点摔倒呢,难道真是看花眼?

    “你太累了,回去歇着吧。”何海生拍了些田立忠的肩膀,田立忠跟了上去,只是回头看了一眼二楼,刚才好奇怪,明明那个柜子把门堵上了,可是却没有堵上,真是太累了?他揉了揉眉心,感觉头的确昏昏沉沉的。

    在医院里睡了一会,天已经亮了,沫沫还没有醒,田立忠也不舍的吵醒她,病床的门开了,吴镇峰提着牛奶和几个包子走了进来。

    “叔叔,吃点东西吧。”吴镇峰小声说道,害怕吵醒了田沫沫,将手里的包子递给田立忠。

    “镇峰,你不去上课吗?”田立忠接过包子,想到今天是星期一了,老是让他在这陪着沫沫只会耽误学习。

    “还早,等一会下再去,我一下学就会陪着沫沫,就不会出现昨天的事了。”吴镇峰有些忐忑的说道,一脸的歉疚。

    “真是个好孩子,昨天的事不管你的事。”田立忠吸了口气,又将包子放回了桌子上。

    “可是要不是我出去了,也不会,叔叔,沫沫说昨天是张老师带走她的,张老师不是在监狱吗?”吴镇峰小声的问,好像怕田立忠会生气一样。

    “这件事你别管了,你以后要是见到张玉坤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吗?”田立忠说道,见到吴镇峰点了点头,就走了出去。

    吴镇峰咬了口包子,目光一直盯着病床上的田沫沫,好像一离开她就会不见了似的。

    田立忠刚走出洗手间,就看见依靠在门口的何海生,他的手里拿着一张资料。

    “老田,李易是李谦的哥哥,都死了这么多年了,你干嘛调查他啊?”何海生一脸的不能理解。

    “我要是告诉那天我遇到鬼打墙,碰到了就是李易你信吗?”田立忠一脸的认真一把扯过何海生手里的资料。

    何海生直觉的毛毛的,咽了口吐沫,“他该不会来找你索命的吧?”

    田立忠白了他一眼,盯着那个‘死不见尸’上,五年前李易十四岁,和十二岁的弟弟李谦去爬山,因为贪玩而不小心掉下了山崖,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下葬是以衣服代人。

    “死不见尸,会不会根本就没有死呢?”田立忠扭头问一旁的何海生也像是在问自己。

    “掉下山崖怎么可能不死?就算不死也该回来啊。”何海生拿出烟递给田立忠,田立忠一把打掉了。

    “这里是医院,不让抽烟。”田立忠拿着资料去了病房。

    沫沫已经醒来了,双眼有些空洞的望着高挂的点滴,表情有些无助,吴镇峰在一旁焦急的呼唤她,可她都没有半点反应。

    “沫沫。”田立忠上前握住她的手,可是沫沫的眼睛还是很空洞,直到田立忠叫来的护士,她才眨了下眼睛,扭头看了一眼吴镇峰。

    “爸爸。”她的声音有些嘶哑。

    “沫沫,你有没有感觉到哪里不舒服啊?”田立忠握着沫沫的手,感觉到身后的护士已经离开了。

    “爸爸,张老师说带我去看样东西。”沫沫语气很稳,似乎没有发生什么可怕的事,但还是让所有的人心口一跳。

    “什么东西?”田立忠急忙问。

    “一个哥哥,他很可爱。”沫沫回想起来,嘴角微微上扬。

    大哥哥?田立忠皱了下眉头,下意识的将桌上的资料递给她看,田沫沫看了一眼双眼有些失神。

    “就是他,就是他。”她的话让吴镇峰和何海生背后发麻,因为吴镇峰看到了资料上说李易已经死了,何海生也知道,张玉坤带沫沫去见他?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沫沫你在哪见得他?”何海生惊讶的问。

    “墓地。”田沫沫的眼神突然有些涣散,一直拍着额头。

    “爸爸,我见过他两次,在李谦失踪的那天我看到的黑影好像就是他。”田沫沫突然想起来什么就说了出来,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好像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吴镇峰立即把她搂在怀里,她才安静下来。

    田立忠则是皱着眉头,并没有很惊讶,他的猜测果然没错,李易根本没死,而且很有可能是幕后黑手。

    “老田我们去墓地,去查查线索。”田立忠拿起资料,刚走出门,又突然折返回来。

    “镇峰,你去上课吧,我让她姑姑来照顾她。”田立忠说完打了个电话,等了一会就看见一个风风火火的少妇来到了这里。而何海生的眼睛一下亮了,他好像一见钟情了。

    “老哥,沫沫又出什么事了?”田田以来就焦急的问。

    “没事,就是受了点惊吓,我现在要去办案,你先帮我照顾她。”田立忠有些歉意的说着,田田已经打开门走了进去。

    “沫沫,没事吧,真让人心疼。”田田握着沫沫有些发凉的手,一脸的心疼。

    “姑姑。”沫沫叫了一声,窝进了被子里。

    田立忠看了一眼就走出了医院,刚上了车,何海生就钻了进来。

    “老田,你妹子多大啊,结婚没有?”何海生一上车就迫不及待的问。

    “你想打我妹妹的主意?”田立忠一脸震惊的看着何海生,何海生不好意思的笑笑,算是默认了。

    “我妹妹离过婚,所以要在找男人,一定要是个好男人,我可不想我妹妹在吃苦了。”田立忠的声音有些低沉,田田离婚后,三年才缓过来。

    “老田,我跟你在一起办案这么久了,我不好吗?”何海生板着脸,脸上有些不悦。

    “ 除了脾气不好,其余还行。”田立忠摸着下巴说道。

    “那你同意我追你妹妹?”何海生一脸惊喜的伸出头看着田立忠,把他吓了一跳,急忙刹车,差点撞上挡风玻璃。

    “老何,你故意是不是?”田立忠撇嘴道,真是吓死他了。

    何海生一脸不好意思的笑笑,车子使了一会就路过了学校,学校的学生现在还在上课。

    “听校长说,这学期过了,很多家长都要带孩子转学。”何海生不禁皱眉。

    田立忠也微微皱着眉头,现在案子一件也没有解决,最对不起的就是那些学生和家长了,他揉了揉眉心,车子已经到了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