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两只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45本章字数:3991字

    洁白的墙壁,浓浓的消毒水味,医院总给人一种很压抑的感觉,田沫沫独自躺在病床上,心里很不是滋味,同个病房的病友,都有爸妈贴心的照顾,只有她自己独自在病房里没人管没人问,虽然同个病房的病友会把自己亲人带的食物分给她点,让她稍稍感到一点点温暖。

    田沫沫越想心里越是难受,爸爸要是能来看看自己多好,哪怕只是来看一眼,问候一句,她心里也会如此难过。田沫沫想着想着心里一酸,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出来,田沫沫慢慢的躺了下去,用被子蒙这头,呜呜的抽泣起来。

    就在这时吴振峰悄悄的走了进来,看到田沫沫一个人在被子里,轻轻的抽泣,心里很不是滋味,吴振峰想去轻轻的拍拍田沫沫,但手停在半空中,止住了想去拍田沫沫的手。

    吴振峰知道田沫沫哭泣的原因,多半是因为田立忠不能经常来医院看她,所以她才会这样的伤心。吴振峰不声不响的搬来了一个凳子,静悄悄的注视着她。过了许久,田沫沫不哭了,慢慢的把头伸了出来,抬眼看着吴振峰坐在身旁。 “你什么时候来的呀,怎么也不说一声。”带着哭腔的问吴振峰,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

    吴振峰看着她哭的红肿的双眼,不知如何安慰才好。只好结结巴巴的说:“我我我也是刚到,你那里不舒服吗?”

    “我住院这么久,爸爸都没来看过我几回,我到底是不是他亲生女儿啊。”田沫沫哽咽着说道。

    吴振峰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好把他轻轻地搂在怀里,希望给她点温暖。

    “田叔叔这段时间肯定很忙,所以才没没能来看你。”他轻拍她的后背。

    “忙,是借口吗,难道一点点的时间都没有吗?是我的身体重要还是她的工作重要啊?”田沫沫突然挣开了他,说着哭的更厉害了。吴镇峰只好静悄悄的陪着她,看着她哭红的眼睛,自己也很不是滋味。

    “你来就干坐在这里,什么也不干啊。”田沫沫的眼睛有些红,看着吴镇峰心里有点气,语气带着带你责备。

    “不不是啊,你想让我做什么,我都可以的。”吴镇峰慌乱的解释道。

    田沫沫看到他这样,心情稍微微的好一点说:“我想听你吹曲子。”

    吴振峰也是很乐意,每次自己吹的曲子沫沫都说很好听,吴振峰悠悠的吹了,曲子很是动听,这让田沫沫的心情好了很多。

    “镇峰你这曲子跟谁学的?”田沫沫好奇的问。

    “是我自己创的,我常常一个人觉得孤单的时候就吹给自己听。”吴镇峰的语气带着些许忧伤,让沫沫很不舒服,她抚上吴镇峰的手背。

    “那以后我陪着你,你就不会觉得孤单了。”田沫沫说话很认真,两只眼睛闪着光,吴镇峰心里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感觉自己已经到了光明的边缘,只需迈出那小小的一步。

    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了,田立忠走来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劲,吴镇峰慌忙的抽离沫沫的手,脸上微红。田沫沫则是扭头嘟着嘴巴。

    “叔叔。你来了。”吴镇峰挠挠头发,忐忑的说着,刚才可是被田立忠看的一清二楚的,有些怕被责怪。

    田立忠只是摇头笑笑,并没有要责怪的意思,对于自己女儿喜欢的人,他也支持,不过他看来吴镇峰这孩子还是很不错的。

    “沫沫,爸爸给你带来了你爱吃的苹果。”田立忠将手里的袋子放在了桌子上,沫沫才扭过头看了一眼,可还是很不高兴。

    “爸爸,你不是说昨晚要陪我的吗?”田沫沫不开心的说,将手插进被窝。

    “昨天去办案了,沫沫是爸爸不好,爸爸答应有时间一定会陪你。”田立忠歉疚的说,最近案子一件接着一件,真的有点心力憔悴。

    “那你一定不要骗我。”田沫沫心里稍稍好受了些,看到田立忠你脸色的确不是很好,爸爸应该很累吧?

    “爸爸,你去忙吧,我有吴镇峰陪着。”田沫沫推着田立忠出去。

    田立忠呼了口气,吩咐几句就离开了,出了门就看到等在门口的何海生,抽着烟,看到田立忠走来掐灭了烟头。

    “老田,沫沫怎么样啊?”何海生担心的问。

    “好多了。都会和我发脾气了。”田立忠笑着摇摇头,不管女儿怎么发脾气他都会包容,因为沫沫是他的女儿,就算发脾气他也很开心。

    “那就好,走吧。”何海生也难得露出了笑脸,率先钻进了车里。

    在一个比较繁华的街市,坐落着一所中学,那就是李易之前的学校了,而他们今天来找的人就是李易的班主任。

    “李易这孩子不爱说话,但是成绩是学校里数一数二的,朋友不多,但是一下学总能看到门口站着他弟弟李倩来接他,他心眼好,只是可惜了,这么早就死了。”一个中年的妇女教师语气温和,讲到这里的时候脸上带着惋惜。

    “那您知道李易平时和他弟弟的关系怎么样啊?”田立忠垂首问,女教师轻轻的拧起了眉头。

    “记得那年,我路过他家,看到他在外面罚跪,而李谦就在一旁笑他,我那时候问李易说他和弟弟的关系好不好,他却说好,可是好几次我都看到他的弟弟经常打他。”女教师讲述这五年前的事,还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样啊?”何海生低喃道,等告别了女教师,何海生看到田立忠眉头紧锁,就拍了拍他的肩膀。

    “老田,会不会是五年前李易掉下山崖跟李谦有关?所以李前进行报复。”何海生被自己想法吓了一跳,当年李谦12岁,总不可能会把李易推下山崖吧。

    李谦,李莫是谁害死的,还有林巧巧,三人到底有什么关联呢?还有那个匿名电话,还有那个画箭头的人。田立忠越想越头疼,而这时候宁明俊打来电话,说是在洋楼搜集的血液中查到有张玉坤的血液。

    张玉坤的血液怎么会出现在洋楼,难道这一切都是张玉坤所为吗?可是动机是什么?那天张玉坤爬出停尸房,肯定是有人安排好的,张玉坤是被人利用了吗?可是究竟是谁呢?

    田立忠脑袋有些发胀,揉了揉眉心,突然撇到前面一个人影,没有来得及刹住车,那人被撞飞了数米远。

    “老田,你撞人了?”何海生的声音有些微颤,他急忙下了车。

    田立忠也急忙下了车,天色有些昏暗,马路上来往的车很少,路上除了一点石灰,什么都没有,刚刚明明撞了人了,可是人呢?

    他四下找了,两边是草丛根本不可能藏人的。

    “老田,我刚才明明看到你撞了人了?”何海生四下张望,一脸的不可思议。

    “我也看到了。”田立忠悠悠说道,皱紧了眉头。

    “我看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吧。”何海生咽了口吐沫,拉着田立忠上了车,空气有点闷,让人堵得慌。

    开车到了警局,宁明俊一早就在警局煮了两杯咖啡,冒着丝丝热气,就像此时躁动不安的心。

    “老大,你们这是什么表情,见鬼了?”宁明俊突然凑上前来,田立忠和何海生都还没有缓过神来,被他伸来的脑袋吓了一跳,急忙跳开。

    “不会被我猜中了吧?”宁明俊突然带着震惊的看着田立忠和何海生。何海生伸手就拍了他一巴掌。

    “你小子能安静会吗?”何海生的语气不温不火的,抿了一口咖啡。

    田立忠也进来端着一杯咖啡,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时间16点。

    “老大,这是血样检验报告。”宁明俊把报告递给何海生,何海生看了一眼并没有接过,而是看向了一旁的田立忠。

    “老田,你怎么看?”何海生小声问道。

    “张玉坤很有可能是凶手,但是又不像是。”田立忠皱眉说道。

    “按理说张玉坤和李淳风根本没有仇,凶手可能不止一人,张玉坤很有可能是杀害李国强和李谦的凶手,但是却不是杀害李莫的凶手。”何海生也悠悠说道。

    “这张玉坤本来就是阴阳怪气的,他有最大的嫌疑。”宁明俊突然插嘴道。

    田立忠只是皱着眉头不说话,办公室陷入了沉寂,过了半天田立忠才抬起头,看着墙上的钟七点整了,天黑了,立刻站起身子拿上自己的车钥匙。

    “老何,我们去抓鬼。”田立忠走出门去,何海生想了一下跟在田立忠的身后,宁明俊则是狗腿的跑来,脸上带着兴奋。

    “老大去哪了抓鬼啊?我也去。”宁明俊虽然心里也是有些害怕的,但是也想去见识见识这几条命案都太过诡异他想看看鬼到底是谁?

    开车去了洋楼,路过墓地的时候,田立忠和何海生下了车,把车停在路边,昨夜李淳风死在洋楼,他总觉的今日有事要发生,他现在来就是来抓凶手的,当然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

    天很黑,四周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田立忠走在前头,小路上传来只有三人才能听到的脚步声,很轻。

    宁明俊知道这是去洋楼的路,想到之前的事,心里还是对洋楼有些发怵的,他双眼向四周张望,虽然在黑夜里什么也看不清,但是总觉的这样可以发现什么。

    突然被脚下的石头绊住了,宁明俊身子向前倾去,趴在田立忠的身上。

    “哎呀。”宁明俊的下巴抵在田立忠的肩膀上,隔得生疼喊出了声。

    田立忠微微皱起了眉头,推开了宁明俊。

    “老大我不是故意的,是因为脚下有石头。”宁明俊小声嘀咕,隐约感觉到田立忠的气氛很不对,向后退了退。

    田立忠没有理他,而是越过他,按明手机,因为他走在前头根本没有碰到石头,宁明俊是怎么摔倒的。趁着灯光,看清了道路上根本就没有石头,何海生也看到了,背后有些发毛。

    “小宁子。你是不是故意自己绊住自己了?”何海生的话语很轻,仿佛撩拨着人心,给人一个最容易能接受的答案。

    “不不不是啊,真是石头啊?”宁明俊支支吾吾的说道,腿都有些发软了,田立忠按灭了手机,张望了一下四周什么都没有,只有起起伏伏的树林的黑影。

    “老大,我们回吧。”宁明俊扯着田立忠的袖子,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有人,一定有人跟踪我们。”田立忠的双眸闪着光仔细的看着四周,仿佛能看透黑暗中隐藏的东西。

    终于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而田立忠扭头就看到了不远处那座隐没在黑夜里的洋楼,也仿佛看到了那张无形的手臂牵扯着他们进去。

    田立忠没有在停留而是加快了脚步,何海生跟在前头,宁明俊想要折返回去,但是看到身后更长的路时,就立刻跑上去追上了田立忠。

    洋楼的那座铁门被轻轻一推就开了,地上有些水渍,许是下雨积得雨水,他轻轻的踩上去。

    “啪。”水比想象的要深,直接漫过了膝盖,他心里一跳,急忙退了回来,看着汪汪的水,在黑夜中犯着涟漪,心里说不出的感觉,总感觉很诡异。

    “老田你怎么不走了?”何海生轻轻推了一把田立忠,天色很黑他自然没有看到田立忠湿了半截裤腿。

    “这里的水很深。”田立忠悠悠说道,突然觉的不对,他拿出手机,手机发这微弱的光,终于能看清他那沾了一裤腿的血迹。

    “啊。”宁明俊突然大叫了一声冲了出去,田立忠和何海生都是一惊,回头看却发现宁明俊已经跑远了。

    “许是被你裤子上的血迹吓到了。”何海生皱眉说道,眼睛死死盯着眼前一片的血池。

    田立忠则是皱着眉头看向洋楼内,宁明俊就算胆子小也不会因为这点血就吓跑的,肯定是看到了什么东西,看到了洋楼里的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