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水下有毒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45本章字数:3060字

    空气中有些淡淡的铁锈般的味道,而洋楼外面的血水给人十分诡异的感觉,似乎是阻止让人进入窥探一般。

    “老田这好像不是血?”何海生抹了一把血水放在鼻子间嗅了嗅,扭头很不解的说道。

    田立忠也弯下身子,闻了闻,的确不像是,而是有一种铁锈般的味道,很刺鼻,他甩了甩手,在手机光的照射下依稀看见水一直蔓延到洋楼里,只是原本平摊的路,此时为什么会有这么深的水呢?是被人挖的一个坑吗?可是为什么要挖坑?

    田立忠没有说话,水很大的一片,而且很深,想要进去只有从水里过去了,田立忠没有犹豫,他感觉这一切都被人安排好了,阻止他们进去,可是他绝不会无功折返的,一定要进去,里面一定有什么,他慢慢的下了水,铁锈水漫过了膝盖,下面软绵绵的,好像被人铺了一层沙子,但是又不像。越过了水,扭头看到了何海生走来,水漫过腰身,何海生本来比他还要高一点的,他只是漫过了膝盖,为什么他却漫过了腰身。

    难道下面有东西,他弯下腰伸出手想摸摸到底是什么东西,下面果然是一层沙子,但是沙子好像掺了点别的东西,总感觉不是那么的干净。

    何海生上了岸,很不解的看着田立忠。

    “老田,你干嘛?”何海生拧了下自己的裤腿,裤腿湿湿的黏在腿上很不舒服。

    “老何,水没有那么深吧?”田立忠看着他湿了下半身很不解的问道,他唯一想的就是何海生再给他开玩笑,可是又觉的哪里不对。

    “水本来就是这么深啊,真是的,吓我一跳。”何海生吐了口气悠悠说道。

    田立忠只是皱着眉头看着水面,放在水里的手正要抽回来的时候,突然一个柔软的东西抓住了自己,感觉像是手,他心里一惊,急忙抽回来,白皙的手上还有两只被抓红的印子,在手机微弱的灯光下让人感觉发毛。

    “老田,水下有东西!”何海生不是反问,而是肯定,他也看清了田立忠手上的红印子,掏出手里打开灯筒,一束白光照在红色的水面上,褐红色的水面上很静,只有风吹过泛起的丝丝涟漪,水很浑浊看不清底下到底有什么东西。

    田立忠抓起一旁的木根在水里戳了下,水底下软绵绵的东西被他深深嵌入,水突然泛起了水圈,一圈一圈的说不出的诡异。

    何海生碎了一口唾沫,感觉后背有些发麻,田立忠的木根突然被什么卡住了,稍稍一用力,就折成了两半,他猛地起身拉着何海生朝后退了几步,深邃得眼睛盯着水面,水面平静了一下,一个漂浮物体漂了上来,而等到看清的时候田立忠和何海生都倒吸一口凉气,这是一只手臂,因为泡在水里,手臂的断裂处已经开始腐烂,泛白,而手上的指甲很长,指甲盖上却犯泛着不正常的黄色,明显是年老体虚者的,应该是位老者的手臂。

    “老田,是谁抓伤了你?”何海生的语气很轻,却在寂静的夜里还是让人心头一颤,一条手臂可以抓人吗?这绝不可能,他将断了一截的木棍在水里继续晃荡,可是什么也没有,好像水里自始至终只有一条手臂。

    田立忠摸着手背上的伤口,刚才水下一定还有人,他站起身子,因为蹲在地上太久腿都有些发麻了,晃了晃腿,他进了洋楼。

    “老何,那条手臂可能是李淳风的。”田立忠小声说道,刚才他看到手臂上有个数字,凹在手臂里,和李淳风的一模一样。

    “不可能吧?”何海生惊讶的顿住脚步,李淳风的尸体现在应该在停尸房呢,怎么会在这?他拿出手里打宁明俊的电话,想问问看尸体还在不在,可是宁明俊的手机关机了,他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老田,刚才宁明俊尖叫着跑走,该不会出什么事吧?”何海生皱着眉头,仿佛看到了宁明俊的尸体横尸在洋楼的外面。

    “不会,宁明俊在外面没有仇家。”田立忠也皱眉,顿住脚步朝来时的路望,其实他也有点担心。

    突然洋楼的外面出现了一个身影,跑过来,模样好熟悉。田立忠拉着何海生躲在角落里,直到听到宁明俊的声音才出来。

    “老大,你们在哪啊?”宁明俊喘息着声音,仿佛跑的很快的样子,田立忠拉着何海生走了出来。

    “小宁子,你刚才跑这么快干嘛?”何海生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宁明俊立刻捂着脑袋龇牙咧嘴的。

    只有一旁的田立忠震惊的睁大了眼睛,刚才洋楼外面有一片水潭的,为什么宁明俊的身体没有湿湿的?

    “你怎么进来的?”田立忠拉离了何海生和宁明俊的距离,很严肃的问他。

    “我,我跑进来的啊?”宁明俊很不解,难道不是跑进来还是飞进来的吗?

    田立忠径自跑向了洋楼外面,那里干干净净,根本没有一点水,甚至地上还有点灰尘,他觉的喉咙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手心直冒冷汗。

    “老大,你们怎么了?”宁明俊看着田立忠和何海生的脸色苍白的厉害,有些害怕。

    “这里刚才有铁锈水的。”田立忠悠悠说道,目光扫视四周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一会的功夫水去哪了?

    老大你别吓我,这里这么干净,那里像是有水的地方啊?“宁明俊咽了一口吐沫,朝后退了退。

    “田立忠和何海生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里的疑惑,随即打开手机,想看看地上是不是还遗留什么东西。

    地上很干燥,就像是被晒了几天的水泥地,没有沙子,没有手臂,田立忠苦笑一声。

    “看来今日捉鬼不成,反倒被鬼捉弄了。”田立忠悠悠说道,宁明俊突然后退一步,看了一眼洋楼。

    “既然如此,老大,回去吧?”宁明俊说道,已经走在了前头,可是也没有听到身后得脚步声,回头就看到田立忠看着他,眼神冷冷。

    “你刚才看到了洋楼里有什么?”田立忠问,慢慢的超宁明俊走来。

    宁明俊低着头,感觉头一阵痛,刚才看到了什么?为什么想不起来了?为什么想不起来了?

    田立忠察觉到他很不对劲,用手推了他一把,宁明俊仰头,目光看向了田立忠,亦或者是透过田立忠看向后面的围栏。

    “围栏有鬼。”宁明俊突然眼神有些涣散,何海生动手推了他一把。

    “又是这句话,真是中邪了吧?”何海生只是轻轻的一推,可是宁明俊便倒下了身子,不动了,田立忠上去探了探鼻息。

    “只是晕过去了,没有什么事。”田立忠吐了口气,想要弯腰背起宁明俊却发现何海生抢先了一步,但是他不是背,而是上去踩了他一脚,面目狰狞,好像宁明俊是鬼似的,田立忠立即拉住了他。

    “老何你干什么呢?”田立忠训斥道,可是何海生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就要踩上去一脚,却被田立忠紧紧拽住。

    “老田,你没有看到他在笑我们吗?”何海生指着倒在地上的宁明俊满脸狰狞,而田立忠这才发现哪里不对了。

    刚才的铁锈水里一定被下了药,可以让人产生幻觉的药,田立忠正要拉开何海生,突然何海生的力气变大了,挣开了他,不知从哪里拿来了一把菜刀,朝着倒地的宁明俊的脑袋上就是一刀。

    血花四溅,染红了何海生的衣服,而宁明俊的脑袋滚啊滚啊,滚落在铁门的一旁,而此时的何海生眼睛通红,在黑夜里发着不正常的光,手上的菜刀还滴着宁明俊的鲜血,‘滴答滴答’的掉在地上。

    “老何,你居然杀了他?”田立忠后退几步,此时的何海生就像是个野兽一般,让人心惊。

    “老田,他说我们是鬼,我当然要杀了他。”何海生的语气变的很怪异,双眼看着田立忠,好像一个闹别扭的小孩子。

    “可你也不能杀了他啊?”田立忠伸手指着宁明俊的尸体,颤抖着声音,好像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不是我杀的啊,是你杀的。”何海生的声音很诡异,伸手手指着田立忠的右手,嘴角噙着笑比任何时候都让人害怕,田立忠多想此时何海生真的发脾气,也比这样子好。

    田立忠感觉到自己的鞋子沾了什么东西,而何海生还指着他的右手,他下意识的望去,却发现自己的右手此时拿着一把菜刀,鲜红的血‘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

    空气死一般的寂静,田立忠大叫一声丢开了那沾着血的菜刀,窜到了角落里,浑身颤抖。

    何海生带着震惊走来,摇晃他的身子。

    “老田,你为什么要杀了宁明俊,为什么啊?”何海生双眼很愤怒,双手用力的握着田立忠的两只手臂,同事这么多年,从未想过田立忠是这样的一个人,他不敢相信。

    “不是我杀的,不是我。”田立忠胡乱的摇着头,那滚落在一旁的脑袋双眼睁大,正幽怨的盯着田立忠,它好像在说‘还我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