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逃脱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46本章字数:4135字

    原来他就是龙哥,宁明俊默默地暗自记住了长相了,只是这时候龙哥已经走来了,吸了口烟,吐在了宁明俊的脸上,宁明俊后退几步,被呛得咳出了声。

    “老规矩,买粉先试,你们也放心。”龙哥低沉这嗓子说道,眼睛盯着宁明俊,宁明俊的心一点点的下沉,还要试?这是什么规矩?

    “我来试,我来试。”二狗兴奋的吸着鼻子,毒品很贵,能白白试下也不错啊,龙哥只是看了二狗一眼,裂开嘴笑了,伸出带着扳指的手指向宁明俊。

    “我要他试。”龙哥幽幽说道,宁明俊脸色变得很不自然,心里有些打颤,这是真的要他试粉?还是有意让他染上毒瘾呢?事情已经远远超过了预料的,该怎么办?

    宁明俊看了一眼二狗,二狗则是一脸复杂的看着宁明俊,屋子里突然变得很寂静,只能听到喘气声。

    “龙哥,我哥们他从来没吸过粉,让我来试吧!”二狗擦了一下鼻头,不自然的拉过宁明俊。

    “我这屋子能进来的除了吸粉的人,还有一种人,死人。”龙哥幽幽说道,转过身坐在了椅子上,立刻就有两个人围了上来,宁明俊一把拉过二狗,咽了口口水,如果不按他们的做,很可能就会死在这里。

    “我试。”宁明俊刚落音,一包白粉拆开来,洒在了盘子上,这个量可还真多,他凑上来猛吸了几口。

    一旁的二狗拳头微微攥紧,拧着眉头看着宁明俊。

    龙哥满意的点点头,将一袋子的白粉丢给了他们,铁门才打开,二狗把口袋里的钱全掏了出来,因为手抖,钱洒了一地,有人帮着他捡起来。

    宁明俊颤颤巍巍走出门,因为阳光太过刺眼而闭上了眼睛,睁开眼看了一眼坟头,却发现一个人影一闪而过,看来是毒品吸多了,真他妈的神志不清了。

    “对不住啊。”二狗低沉的声音传来,宁明俊没有看他而是上了另一辆车,是他自己选择的,只是吸两口毒品而已没什么的,以后再戒就好了,现在知道了毒窝他就等老大来铲除他们了。

    田立忠一直朝南走,都已经来到河边了,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他心里越来越不安,到底是是去哪里了?

    车子缓缓开出竹林,又饶过了一座小山,车上只有一个司机,宁明俊的眼波流转,突然凑了上去。

    “大哥,现在什么时辰了?”宁明俊问,那司机大哥低头看着手上的表,宁明俊就趁这个空当敲昏了他,夺过了他的手机。

    车子没有司机不受掌控的冲进沟里,还好没有水,但是车子翻了,他艰难的爬出来,把二狗也脱了出来,司机却醒了,额头冒着血,拔腿就要跑,宁明俊上前按到了他,哪知司机也是练过的,一个起身把宁明俊踹在地上。

    宁明俊快速的爬起来,两个打不过,这一个还打不过吗?他出拳二狗也上来帮忙拉住了他的腿,左右夹击,但是还是没有一个司机的力气大,宁明俊被打伤在地,而司机只是破了点衣服,一脚踩在了宁明俊的肚子上,因为离车子很近,宁明俊伸手抓过车子里的东西就朝司机砸去,结果去被他躲过去了,宁明俊起身但是好像闻到了什么味道,是汽油,他心里一惊,急忙向外跑,但是那司机却朝他跑来,显然还不知道,宁明俊一闪躲过,突然车子‘嘭’的爆炸了,司机被弹了回来,口吐鲜血,昏倒在地上。

    宁明俊倒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然后就听见了二狗的喊声。“我的粉啊。”二狗大叫着胡乱的摆着手,但是没敢靠近。

    宁明俊拼命夺来的手机也毁了,原本是要给老大打电话的,现在倒好。

    不远处的田立忠刚上车就听到这么大的爆炸声,急忙招呼小吴开车过去看看,等到了地方的时候就看到还在燃烧了汽车,地上躺着三个人,一个男子已经昏过去了,二狗在不停的喊着什么,宁明俊一脸伤的躺在地上。

    “小宁子。”田立忠急忙跳下来,扶起地上的宁明俊,宁明俊其实没什么伤,就是脸上挨了一拳头。

    “老大你终于来了。”宁明俊哽咽道,差点就哭出来,但是看到赶来的几个人警员就没好意思。

    “他怎么了?”田立忠指着不远处还在哭喊着什么的二狗,表示很不解,难道车里有人吗?

    “他在哭他的粉,”宁明俊撇撇嘴说道,田立忠的嘴巴不受控制的抽了下。

    “我在哭我的钱,那是我两万块钱买来的。”二狗突然回过头来,满脸都是泪水,看到田立忠的时候突然闭上了嘴,妈的,又暴漏了什么信息。

    “老大,别说了,快点我带你们去毒窝,那里是卖毒品的。”宁明俊一个机灵跳起来,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田立忠点了点头,虽然有很多疑问,但是现在来不及问这么多了,回去再说,车子开到了住屋外面,外面的两个彪形大汉看到是个陌生的车子就急忙钻进了屋子,田立忠和几个人警员都下了车,慢慢的靠近竹屋,突然响起了枪声,田立忠皱紧了眉头,里面的人有枪?

    他示意小超打电话找人来支援,就轻轻的推开了门,感觉到一阵风袭来,他一闪躲一个匕首落在了地上。

    看来里面很危险,田立忠没有在轻取妄动,屋里面很安静,他丢了块石头进去,发现没有什么动静,他推开门进去,身后跟着三个警务人员,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散落的几包白粉在桌子上。

    田立忠仔细的搜查这房间,发现窗户被谁打开过,他急忙跑出去,窗户那头是一片坟头,被几片白布包裹着,看不清全貌,不时有几只乌鸦‘嘎嘎’的叫,吵的人心烦。

    白布有人影闪过,田立忠掀开却发现什么也没有,四周好像起雾了,这情况好像在哪里见过,是哪天在墓地遇到鬼打墙的时候,他心里被堵的难受,喘不过气,急忙跑了出去,却听见有人大叫。

    而声音就是坟头的出口,他跑了过去,透过干净的白布,看到一个影子悬挂在哪里,不时被风吹过,摇摇晃晃的。

    “是龙哥。”宁明俊仰头看了一眼说,田立忠也望去,那人被勒着脖子吊在树上,身上没有伤口,明显是勒死的,但是为什么要死在这?还是选择上吊?

    “老大,没有发现什么人了。”小超走来一脸的郁闷。

    “先把尸体带回去。”田立忠吐了口气,揉着眉心走向了车子。

    医院里,宁明俊像田立忠和何海生讲了事情的经过,但是却略过了他吸毒的那件事,还是不要告诉他们的好。

    “你是说还有一个买粉的叫三毛?”田立忠皱着眉头问,见宁明俊点点头,就起身走了出去。宁明俊躺在病床上,何海生替他剥了一个橘子,何海生的腿只是擦伤没有伤到骨头,被缠绕着一圈圈的白布,宁明俊盯着他出了神。

    “怎么了小宁子?”何海生有些担心的问,自从宁明俊回来他就觉得他怪怪的。

    “没事啦,就是感觉老大给我剥桔子,受宠若惊啊。”宁明俊打着哈哈,何海生也不和计较,转身出了门,而宁明俊在门关上的那一刻笑脸僵住。

    田立忠出了门就去了隔壁的病房,哪里是二狗,还有看守二狗的小超。

    “小超你去查一个叫三毛的人?”田立忠丢下这句话,就摆手让小超走了,自己则是坐在刚才小超坐的位子上。

    “二狗,那天你出现在学校里是因为要买粉把?”田立忠不是疑问而是肯定,而他不止这一猜测,他还怀疑那天和二狗交易的人是吴家丽,而且车祸不是意外,很有可能是吴家丽为了不让二狗供出她而要杀死二狗,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二狗居然福大命大没有死成。

    二狗只是低着头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和你交易的是个女的是吗?”田立忠又问,二狗突然仰头不可思议的看着田立忠。

    “你怎么知道?我们都是晚上交易应该没人看到才对啊?”二狗小声嘀咕道,但是发现自己说出了什么事,狠狠的拧了自己一把,妈的。这下连自己买毒粉都说出去了,这下真是死定了。

    田立忠只是嗤笑一下,觉得这二狗还真是可爱。

    “吸毒几年了。”田立忠问,二狗也就二十岁的样子,还是很有可能改过自新的。

    “三个月。”二狗朝后一仰,反正也瞒不住了,不如配合点。

    “还好不算是太严重可以戒掉的。”田立忠幽幽说到,吐了口气,将手机逃出来点开一个照片。

    “和你交易的人是不是她?”田立忠将手机递到二狗的面前,这是吴家丽的照片,二狗揉了揉眼睛,看了半天摇摇头。

    “不是她,她的眼睛没有她的大,长相也不一样。”二狗挠着头说,田立忠就奇怪了,如果不是吴家丽那那天吴家丽为什么要回学校呢。

    田立忠的大拇指拿着手机不经意的一划,突然二狗大叫起来。

    “就是她?”田立忠低头一看那是沫沫的照片,前几天照的,她还笑的很灿烂。

    田立忠只觉的手有些抖,手机差点掉在地板上,而二狗也发觉了田立忠不对劲,很不解的看着他。

    “你确定没有认错人?你最好给我如实招来。”田立忠变了语气,门这时候推开何海生走了进来。

    “老田,你干嘛这么大声啊,这是医院。”何海生拍了田立忠肩膀,田立忠稳定了情绪,重新坐了下来。

    “怎么回事啊?”何海生见田立忠不想理自己就问这一脸呆呆的二狗。

    “我告诉他和我交易毒品的人是他照片上的人,他就这样子了。”二狗弱弱的说着,撇撇嘴,指着田立忠手里的手机。

    “他说是沫沫,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田立忠提高了嗓门,何海生默不作声的坐下来。

    “老田你生气也没有用啊,找沫沫来对质一下不就好了。”何海生拍着田立忠的肩膀,他很了解田立忠只要一触及到沫沫的事,他就很激动,这就像是有人在和他们开玩笑似的,每个案件都和田沫沫有着关联好像故意扰乱田立忠的思绪一样,但是田沫沫究竟是不是清白的呢,谁也不清楚。

    田立忠给沫沫打了个电话,那边很快就接下了。

    “沫沫,你在哪啊?”田立忠急忙开口问,田沫沫沉默了一会。

    “我在学校啊,怎么了爸爸。”田沫沫小声嘀咕,那边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在般神秘东西。

    “今天不是星期天吗?去学校干嘛?”田立忠问,每当沫沫靠近那个洋楼或者学校的时候,田立忠就一阵的不安。

    “吴学姐找镇峰有事,我就陪他一起来了。”田沫沫的声音很轻,也是怕田立忠生气,田立忠说过不让田沫沫在去学校,但是她还是去了,但她觉得没什么。不知道爸爸在担心什么。

    “吴家丽,你说你现在和吴家丽在学校?”田立忠迫切的问,听到电话那头恩了一声就说让他们别走动,他去接她,就出了医院门。

    昨晚吴家丽突然消失,又出现这么多的事情,他一定要询问个清楚,还有沫沫,一想到沫沫,田立忠头就一阵阵的痛。

    校园里很安静,田沫沫挂了电话就进了图书馆,吴镇峰在帮吴家丽般东西,吴镇峰不让她般怕累着,但是她也不想光站着不干活,于是就伸手般了些书。

    “沫沫,你去歇着我来吧。”吴镇峰说着躲过田沫沫手里的书,伸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田沫沫也伸手替他擦了擦。

    “行了,秀恩爱回家秀去。”吴家丽扯着嗓子吼道,吴镇峰和田沫沫的脸立马就红了,吴镇峰就接着去搬了,撇了一眼吴家丽看见她的脸色很不好。

    “学姐,你要不要休息下,你脸色不太好。”吴镇峰小声问着,吴家丽顿住了脚步擦了把汗。

    “没事,就是昨天没睡好。”吴家丽吐了口气继续干活。

    图书馆里只有脚步声和窸窸窣窣摞书的声音,田沫沫很听话的站在门口看着吴镇峰。

    “镇峰你们说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鬼。”吴家丽幽幽说来这么一句话,吴镇峰的手抖了下,田沫沫也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