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认错了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46本章字数:3250字

    “学姐你是遇到了什么吗?“吴镇峰忐忑的说道,手里的书也微微倾斜。

    “李谦失踪好久了,是不是死了?”吴家丽突然岔开了话题,表情木然,田沫沫的手心发汗,想起那晚的事情身子就开始颤抖,好在吴镇峰及时抱住了她。

    “我听他们说李谦死了,可是昨天晚上我还见到了他来着。”吴家丽自顾自的说着,好像根本没有看到田沫沫的反应。

    “是不是因为那件事所以他来找我了。”吴家丽低着声音说着,说道这里的时候突然睁大了眼睛,抱住了自己,好像李谦就在她身边看着她一样。

    “那件事?”田沫沫哽咽道,吴镇峰也蹙起眉头,吴家丽太不寻常了。

    “就是,就是。”吴家丽吞吞吐吐的突然咳了一声做自己的事情去了,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一样。

    “学姐你没事吧?”吴镇峰小声问,观察这吴家丽的脸色。

    “没事,世界上根本没有鬼的对吧。”吴家丽吐了口气,走向了图书馆的最里面,哪里是最后一个要整理的货架了,而窗户外面的不远处坐落着那个传说中的鬼楼。

    “其实这个世界上有鬼的。”田沫沫哽咽的说道,抽泣了一把,接着就听到书本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夕阳的余晖照在吴家丽的脸上,闪着光的眸子溢满了泪水,透过朦胧的眼看着不远处站着的少年。

    “对不起。”吴家丽小声的哽咽道,那少年好像能听到似的,裂开嘴笑了,转身隐没在洋楼里。

    “学姐你在跟谁说对不起啊?”吴镇峰走来抚上她不断抽泣的肩膀,吴家丽快速的擦掉眼泪,眨了下眼睛,转身。

    “没什么,我们干活吧。”吴家丽胡了口气,弯下腰捡书。田沫沫一直默默的站在身后看着吴家丽,为什么要对不起?在跟谁说,是李谦吗?

    “沫沫,你要不要去休息。”吴镇峰拉过田沫沫的手,她的脸色很苍白。

    “没什么,我去校门看看爸爸到没到。”田沫沫抽离吴镇峰的手出了图书馆,不知是不是因为夕阳太刺眼,她流下了眼泪。

    田立忠开车到了学校门口,就看到田沫沫站在校门口冲他摆手,他停好车就下了车,四处张望着。

    “沫沫,吴家丽呢?”田立忠问,田沫沫有些不高心,爸爸这么急着来居然是问吴学姐在哪,但是她也没有不高心太久,毕竟爸爸已经够忙了,不想让他再分心。

    “她在图书馆,我带你去。”田沫沫说着转身走在前面带路,突然听到了杯子掉在地上的破碎声,校园里很安静,这声音倒是挺突兀的,不一会吴镇峰就跑了过来,一脸的焦急。

    “不好了,吴家丽昏倒了。”吴镇峰叫喊着,脸上还有些微红,田立忠立刻跑了过去,吴家丽倒在地上,旁边是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子,他匆匆抱起吴家丽出了校门赶往医院。

    田沫沫和吴镇峰坐在后座上一脸的担忧,吴学姐人还是很不错的,但愿不要出什么事啊!

    “沫沫,吴家丽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田立忠幽幽问,回头看了一眼吴镇峰。

    吴镇峰和田沫沫都变得安静了,也不答话,这更让田立忠有些不解了。

    “怎么了?”田立忠皱眉头问,他们还是没有说话,田立忠只好安静开车,先救人再说。

    刚进医院就看到了就要出门的何海生,何海生本来还想去找他呢,现在也不用了,折返回了医院叫来了医生。

    走廊上很安静,这个世界上最安静的地上就是医院病房和图书馆了,田沫沫和吴镇峰并排坐在一起,两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特别是沫沫,而两人的对面是站着的田立忠和何海生。

    “沫沫,吴家丽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田立忠吐了口气轻声问,沫沫只是摇摇头,默不作声。

    “镇峰,这的没有嘛?”田立忠看向了吴镇峰,吴镇峰的表情有些不自然,眼睛瞥向了别处。

    “叔叔,我。”吴镇峰支吾着也没有说出什么来。

    田立忠吐了口气,看来只能等到吴家丽出来再说了,等到田立忠和何海生走后,田沫沫突然出了声。

    “镇峰你说李谦的死是不是和学姐有关。”田沫沫嘶哑着嗓子说,想到刚才吴家丽的表情心里就越是起疑。

    “我也不知道。”吴镇峰吐了口气,看了一眼病房门口,又扭头看着地面。

    田立忠去看了二狗,他的病房离得不远,里面还有人看守着,二狗正悠哉的坐在床上剥橘子吃,看到田立忠走进来,一个手抖,橘子就滚啊滚的滚到了床底下。

    “哎,我的橘子哎。”二狗一脸悲痛的呼喊着,田立忠简直是哭笑不得,坐在了床沿上,盯着二狗。

    二狗被盯得发毛,刚要伸手去拿橘子就被田立忠拉住了。

    “二狗,你最好说实话。”田立忠吐了口气,二狗自然是明白的,田立忠是想要二狗说出到底那个女孩是谁。

    “我说了就是她啊。”二狗眼睛看向四周,幽幽说道。

    “那好,我叫她进来对峙一下,如果不是她的话,我会让你牢底坐穿的。”田立忠幽幽说着,起身就朝门口走去。

    “哎,不是她。”二狗嘀咕道,面部紧绷着,有些不自然,田立忠松了口气,突然房门被打开了,是吴镇峰。

    “叔叔,沫沫她。”吴镇峰焦急的喊道,田立忠心里一惊,先他一步跑出去了,跑到了二楼病房的门口,可以听到里面有打斗声,她推开门就看到两个缠打在一起的疯女子,一个是沫沫一个是吴家丽,衣服都撕烂了,沫沫的鼻子还流血了,这是什么情况?

    田立忠急忙把沫沫和吴家丽拉开,吴家丽原本是在挂点滴的,现在手背上还冒着血,针头已经断进去了,看起来还挺恐怖的。田立忠立刻出门叫来了医生,把吴家丽送进了小手术室。

    “沫沫你怎么回事啊?”田立忠大吼着,田沫沫委屈的撇撇嘴,眼泪唰的就流出来了,田立忠本来只是担心沫沫闯祸所以才吼了她,但是看到她哭成这样,鼻子还留着血,很心疼,急忙搂住了她。

    “对不起,爸爸不该吼你的,先去止血把。”田立忠说着拉着田沫沫出了病房门口,身后跟着吴镇峰。

    等沫沫上了药,田立忠才吐了口气,问她为什么要和吴家丽打架。

    “爸爸,我怀疑是吴家丽害死了李谦。”田沫沫眼睛红红的,声音也有点嘶哑。

    “为什么要这么说?”田立忠皱眉,这吴家丽和李谦有什么关系?但是田沫沫总不会无缘无故就打她吧。

    “我不知道,今天在图书馆,吴家丽说所昨晚见到李谦了,还说李谦是为了那件事来找她。”田沫沫说着还看了一眼吴镇峰,吴镇峰则是担心的看着她,她的心里突然觉得暖暖,心情也好了一点。

    “那件事?”田立忠不解的问,田沫沫却只是摇摇头,,说她不知道,田立忠皱着眉头,让田沫沫好好呆着就出了门,下楼梯的时候,突然与匆匆上楼的人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啊。”田立忠下意识的说着,仰头看到了一个男医生,带着口罩,神色匆匆的样子,没有说话就上了楼,他身上却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或许是刚做完手术吧,田立忠想着就下了楼。

    而走到楼下的时候他才想起来,楼下根本没有手术室啊?做手术的都是在隔壁那栋楼,他心里一惊,急忙上了楼,看到沫沫还在松了口气,不对?他抬步走上了连着通往另一栋楼的阶梯,吴家丽还在那里。

    当田立忠赶到的时候就看到几个医生走出来,而推车上根本没有吴家丽的影子。

    “医生,那个病人呢?”田立忠拉过一个男医生,把他的白大褂都拉出了褶子。

    “被人接走了啊,说是她朋友,刚走。”男生一脸不解的看着田立忠伸手指向了另一个楼梯口,田立忠一甩手急忙追了上去,直到跑到大厅的时候才喘着粗气,四处寻找着,大厅的人很多,都是来挂号付钱的,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医院的门口立着两个保安,田立忠平稳了一下气息,走过去。

    “大哥,有没有看到一个眼睛大大的女孩和一个年级不大的男子出去过?”田立忠描述的很清楚,还把手机里的照片给他看,他只是摇摇头,表示没见到这个女孩出去。

    没出去?那会去哪里?田立忠揉了揉眉心,上了楼,对上匆匆走来的小超。

    “老大,二狗的毒瘾犯了,现在正在闹呢。”他的声音很小,毕竟这里这么多的人呢,让被人听到不好。

    田立忠皱着眉头上了楼,走到了二狗所在的病房,里面传来‘咚咚’的声音,不用猜也知道二狗是在撞墙,他推开门走了进去,何海生正在拖住他,但是二狗的毒瘾一犯力气就变的特别大,何海生都拖不住了。

    田立忠走上去,箍住了二狗的脖子,但是不敢太用力,以免窒息,病房内走来一个护士,拿出针管给二狗打上了镇静剂,二狗安静了下来躺在床上睡着了。

    何海生抹了一把汗,坐在床上,真是累人啊,仰头看着田立忠正黑这脸。

    “老田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何海生喘着气问。田立忠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何海生听完直接一句‘我靠’就出来了。

    “老田,这都是什么事啊。”何海生碎了一口吐沫一脸懊恼的拍了下额头,顿了一会就走了出去。田立忠吐了口气,感觉头皮一阵阵的疼,正如何海生说的这都是什么事啊,让人摸不着头脑,心力绞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