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宁明俊的自白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46本章字数:3036字

    顿了好久,手机还在响,田立忠划开接听键,就听到那边很浓重的喘息声。

    “老大,二狗逃走了。”小超的声音很急,田立忠挂了电话拿起车钥匙就出了门,一路开车到戒毒所,小超正等在那里。

    “怎么回事?”田立忠皱眉问,向里面忘了一眼,铁门已经关上了,看不到里面的状况,只知道里面很吵。

    “老大,我刚到的时候就见二狗翻过墙头,我追了半天也没有追上。小超喘着粗气,指着南方,示意那就是二狗逃走的方向。

    “上车,找找看。”田立忠率先钻进了车里,一路向南,那里是去南明二中的路,二狗去那里干嘛?难道是要粉?田立忠想起来刚抓二狗的时候就在学校,二狗现在正在戒毒,毒瘾一犯就会自残,学校里那么多的人,万一伤害到学生怎么办?沫沫还在里面,一想到沫沫田立忠心里更是焦急难耐,不自觉的加快了车速。

    车子停在了校门口,看守大哥看见他来笑呵呵的打招呼。

    “大哥你看到二狗吗?”田立忠问,看守大哥低头想了一下,才摇摇头。

    “没看见,你找他干嘛?”看守大哥很不解的问,田立忠吐了口气。

    “没什么,那我先走了。”田立忠出了看守房就看到了远处的凉亭内田沫沫在看书,放心了许多,原本以为沫沫会不答应他的要求,但是现在这样子就放心了。

    田立忠转身出了校门,不自觉的看了一眼远处的洋楼,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他钻进了车子,让小超开车。给何海生打了个电话,让他派几个人来分头寻找二狗,二狗出去一定回去找白粉,或许宁明俊知道。

    田立忠给宁明俊打了个电话,但是那边一直没有打通,以前可不会出现这种事情啊?

    “老大,那不是二狗吗?”小超突然停住车子指着蹲在不远处的二狗,他的肩膀一抽一抽的,好像很痛苦,田立忠下了车急忙跑过去。

    二狗蹲在地上,手里握着一包白粉,猛的吸一口,一脸的享受,田立忠伸手给他狠狠打掉,白粉瞬间洒了一地。

    “你干什么?”二狗咆哮道,见到是田立忠的时候就想跑,却被小超从前面拦住。

    “给我回去。”田立忠扣上了二狗的双手,二狗挣扎了几下,见没有效果就低垂着头不动了。

    坐在车子里,他还是不老实,一个劲的超窗外望,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一样,田立忠还在气头上,给了他一个巴掌,他就老实了,只是撇着嘴巴。

    “二狗,老老实实的呆着,等戒了毒你还能好好过活,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田立忠训斥着,二狗的衣服被弄的脏兮兮的,一身的霉味,不知道钻进什么地方去了,这股味道倒是让田立忠想到了洋楼,你洋楼的屋内好像就是这种味道。

    “二狗你是不是去了洋楼?”田立忠皱眉问,二狗点点头,又摇摇头。

    “你倒是去没去啊?”小超不耐烦的声音响起,二狗揪着耳朵想了一下。

    “我是去过,因为我看到哪里有白粉就去了,但是没进去。”二狗小声嘀咕,其实他自己也挺郁闷的,为什么洋楼会有白粉呢?

    田立忠更是疑惑,如果二狗说谎,可他身上没有钱,哪里来的白粉?难道真是捡的?可是看他样子好像还真不是说谎的意思。

    车内寂静了一会,小超突然减缓了车速,扭头看了一眼二狗。

    “对了,二狗我问你,之前你和宁明俊去买粉,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小超问,田立忠竖起耳朵听,这是他交给小超的任务,可是心里又很不想听。

    “没有啊,发生的事情不都讲过了吗?”二狗挠挠头很不解的问道。

    “我的意思是宁明俊他有没有。”小超幽幽问着,田立忠突然给打断了。

    “好了,小超,好好开车,到地方再审。”田立忠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打断他,只是他现在心里很乱,如果宁明俊真的染上了毒瘾,那警局缴获的白粉就是他偷得,那么在停尸房里装神弄鬼想要吓他的人也是他了,田立忠心里有些冒汗,宁明俊跟着他已经三年了,他真的不想相信宁明俊会干出这种事来。

    到了警局的时候,田立忠亲自带着二狗去了牢狱,路过警局的时候还看了一眼屋内的宁明俊,他在发呆中,他吐了口气,带着二狗进了牢狱,审问犯人的地方,对面是二狗,房间只有他们两个人。

    “二狗,你告诉我,宁明俊和你买白粉的时候是不是吸过粉?”田立忠声音很轻,可是二狗还是被吓了一跳,喘着粗气,眼睛瞥向别处。

    “是我对不起他。”二狗有些哽咽的说道,脸部微微颤抖,他是吸毒的他知道那种毒瘾犯了的痛苦,没有几个人能承受的了的。

    田立忠已经猜到了,但是听到二狗亲口说,心里酸酸的感觉,他猛的起身,椅子都被他甩在地上,‘嘭’的一声,吓得二狗一哆嗦。

    田立忠迈着步子走了出去,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而是直接进了警局,进来的时候才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坐在了沙发上。

    吴家丽被带到房间里休息了,警局内只有何海生和宁明俊,而田立忠从一进来就一直盯着宁明俊。

    宁明俊被看的不自在,轻咳了一声。

    “老大,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啊?”宁明俊幽幽问着,不自然的笑着,伸手从桌上端起水杯。

    “小宁子,毒瘾犯了是不是很痛苦。”田立忠低沉的嗓音说着,宁明俊手一抖手中的杯子滑落,眼看就要掉在地上,却被何海生眼疾手快的给抓住了,只是水洒了下。

    “老,老大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知道呢?”宁明俊顿了一下说道,低垂着眼睛没有看田立忠。

    “你的演技真的很差。”田立忠皱眉说,本是责骂的语气,说出来却变了味道,成了哽咽。

    警局里安静极了,宁明俊想开口说话,但是却不知道讲什么,张了张口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你毒瘾犯了,所以去偷了缴获的白粉,你想买吴家丽的粉,所以跟她合作,故意引我去停尸房想要。。。”田立忠说道这里顿住了,半天才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杀我。”

    宁明俊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眼睛通红,看来这一切是真的了,田立忠皱紧了眉头,眼睛有点酸酸的。

    “小宁子,你他妈的有没有把我们当你的老大,这么大的事不跟我们说?居然还想杀老田?”何海生早就气的脸通红了,但是却极力压低自己的声音,他怕有人听到。

    “我。我。”宁明俊哽咽着,半天只说出来一个字。

    “你为什么没有杀了我?”田立忠低声问,当时在停尸房内,这也是让田立忠很不解的,那时候宁明俊本是有足够的机会杀了他的,为什么不杀?

    “我,我下不去手。”宁明俊眨眼掉下泪来,痛苦的蹲在地上抱住脑袋,像极了一个无助的孩子。

    田立忠倚在桌角上,吸了口气,看了一眼何海生,何海生一脸挣扎的望着宁明俊,以前的那个阳光小伙子,现如今变成了这样了。

    “对不起,老大,我会去自首的。”宁明俊转身就要走却被田立忠拉回,因为太过用力,宁明俊被甩在沙发上,田立忠点了一根烟猛吸了两口,呛得眼睛通红。

    宁明俊一个大男人就在沙发上五呜呜咽咽的哭,哭了一会才站起身。

    “讲清楚。“田立忠低沉着声音说。

    “那天我们是被逼的,我才吸了粉,我以为,我以为我可以戒掉的,可是没想到这么痛苦,我看到柜子里的白粉,就不知怎么的,就去偷走了,为了不让你们怀疑我,我就把监控器做了点手脚,但是点白粉很快就吸完了,我真的没有办法,我以为我会死,可是有人找上了我,说他可以给我白粉,但是要我听他的话,后来他就说让我杀了你,但是我没有下去手。”宁明俊幽幽说完,他整个人好像都轻松了,坐在了沙发上。

    “他是谁?是吴家丽吗?”田立忠不解的问,宁明俊摇摇头。

    “不是,是个男的,但是他蒙着面罩我看不清他的长相。”宁明俊说完擦了把眼泪,他觉得讲实话的感觉真的很好,整个人都轻松了,不用在被人家操控了,只是,宁明俊突然皱起了眉头。

    田立忠察觉到宁明俊不对劲就推了他一把,宁明俊被推倒在沙发上,整个人都痛苦的扭在一起。

    “他的毒瘾犯了。”何海生看了一眼田立忠说,宁明俊突然摸索着自己的口袋,掏出一小包的白粉,痛苦的挣扎着,田立忠上前把白粉拍在地上,背着宁明俊就出了警局。

    身后跟着何海生,刚走见来的小超吓了一跳,急忙要跟来却被何海生拦住了。他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否则以后宁明俊还怎么在警局混下去,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宁明俊已经连做警察的资格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