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一错再错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46本章字数:5019字

    宁明俊睡了一觉就醒来了,田立忠立刻将手中的水杯递给他,何海生坐在椅子上双手环胸,脸上带着担忧,宁明俊觉得心里暖暖的,但是这一切都已经不属于他了。

    “老大,对不起。”宁明俊低喃一声,声音哑的不行,田立忠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傻小子,以后有什么事就跟我们说。”何海生带着责骂的语气,但是还有着满满的关心。

    “等过两天你的毒戒了,还是个好警察。”田立忠幽幽说着,他知道当初宁明俊吸毒也是迫不得已的,又没有做出什么太坏的事,本质还是不坏的。

    “是啊,好好改过。”何海生站起身走过来,笑看着宁明俊,宁明俊扯开嘴想笑,但是却笑不出来,老大,如果你们知道我做了那件事,还会这么跟我说话吗?未知的命运,坎坷的路上占了血腥的手掌,怎么才能寻回正确的方向。

    宁明俊苦笑一声,道别了田立忠和何海生就被两个警务人员引着进了戒毒所,这里有一种很不好的气息,挣扎在痛苦边缘的气息。

    田立忠吐了口气,整个人都轻松了,转身看着何海生正看着他,他歪着头很不解。

    “老田,你心太软。”何海生幽幽说了这么一句就转身钻进了车内,田立忠也上了车。

    “老何你什么意思,难道你的心就不软?”田立忠笑道,何海生扭头和他相视一笑,车子缓缓开动。

    今天是田沫沫返校第三天了,田沫沫早早的起了床,宿舍里的人都有几个还在睡懒觉,收拾好一切她出了宿舍的门。刚走下楼就看见吴镇峰正朝着她走来。她低垂着眼睛,绕过他的身子,哪知吴镇峰的速度也很快,挡在了她的面前,吴镇峰比她高半个头,她的脸都隐在他的影子了,田沫沫攥紧了书包,仰头看他,他的眼眸里很冷,但是却带着哀伤,她急忙撇开了眼睛,她怕再看下去会心软的。

    静默了一会,田沫沫擦开吴镇峰的身子,朝学校里走去,吴镇峰就跟在她的身后。

    这个时间正是学生来上学的高峰阶段,一路上都有学生对着他们指指点点。吴镇峰倒是不在乎,只是气愤他们为什么这样说田沫沫。于是吴镇峰就一直盯着沫沫的,田沫沫一脸的别扭,听着这一路说自己的话,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在也不出来。被这么多的人当猴子一样看,好丢人啊!

    上学这几天田沫沫生活在水深火热中。面对着这些压力,田沫沫不知道该怎么解压,不能告诉田立忠和吴镇峰,怕他们担心。但来返校回来上课是一件和开心的事,没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田沫沫也不是没想过听田立忠的话,转去另外一个学校读书。可是田沫沫好不容易才喜欢上了吴镇峰,真的很不想离开他,听说异地恋什么的,容易导致分手。还是不要得好。

    刚走到楼下的时候,吴镇峰仰头看到了楼上两个女生正端着一盆水,吴镇峰一惊,急忙护住田沫沫,被淋了个落汤鸡。

    “你没事吧?”田沫沫转过身子伸手替吴镇峰擦脸上的水,田沫沫的手软软的,滑滑的,吴镇峰心里有点酸,其实沫沫是在乎自己的,她肯定有不得已的苦衷的,想着他一把抓住田沫沫的手,紧紧的握着。

    “沫沫,你这几天不理我,现在终于肯理我了。”吴镇峰笑的像个孩子一样,田沫沫急忙抽回自己的手,跑上了楼。

    吴镇峰愣住了,叹了口气转身回去换了身衣服,出来的时候上课铃就响了,他跑上楼,还是迟了一步,班主任是个女的,只见她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撇了一眼教室外的吴镇峰,并没有打算让他进来的意思,于是一个早读课吴镇峰愣是一步都没动,只是神情有些低落。

    田沫沫真的想去安慰他,但是想起爸爸的话,她就迈不动脚步了。

    吴镇峰低垂着眼睛回到座位上,就凑上两个男生。

    “哎,吴镇峰,我都告诉你离那个扫把星远点了,你看倒霉了吧?”一个男学生低声道。

    “可不是啊,你看跟她玩的那个林巧巧死的那么惨。”另一个学生插嘴道。

    吴镇峰离田沫沫并不远,她也能听见,忍住想要掉泪的冲动,田沫沫起身就要离开,却被吴镇峰拉住了手臂。

    “你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我不怕。”吴镇峰仰着脸说,四周都是唏嘘声,而从教室外面来了一人,让吴镇峰很不得再打一顿的人,张家成。

    “真是感人啊?”张家成不屑的笑着走来,一屁股坐在了田沫沫的桌子上,吴镇峰握紧了拳头,但是想到校长的话他忍住了,拉着田沫沫就想过去。

    可是田沫沫却甩开了他,猛的推开了张家成,张家成落地险些没有站稳,扶住了一旁的一个学生,一巴掌就想扇在田沫沫声。的脸上,田沫沫头一歪就给躲了过去,一个高抬腿就中伤张家成的某个部位,疼的他嗷嗷直叫,周围的人都是笑声,张家成涨红了脸,田沫沫是警察的女儿还是有两下子的,只是吴镇峰很不高兴,刚才田沫沫甩开了他,意思就是不需要他的帮助吗?

    田沫沫迈着大步走出了门,吴镇峰急忙追了上去,田沫沫的步伐变小了,好像是故意等着吴镇峰,等到吴镇峰和她并肩的时候,她才停下来扭头看他。

    “吴镇峰,你能离我远点吗?”田沫沫的语气很低,对吴镇峰她真的说不出狠话,要是被爸爸知道她整天和吴镇峰在一起,爸爸一定会让她转学,到时候想见到吴镇峰就难了,吴镇峰你为什么明白我的心思呢?

    而在吴镇峰听来,田沫沫说的这句话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认真,他心里有些难受,之前不是好好的吗?难道就是因为被老师知道了,所以田沫沫才不愿意理自己的吗?

    “沫沫,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吴镇峰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拉过田沫沫的身子。

    “我烦你行不行?”田沫沫挣开吴镇峰跑走了,好像真的很讨厌吴镇峰呢,吴镇峰苦笑一下,原来田沫沫早就烦他了吗?他转过身子想回教室,但是想到早上被泼水,他就担心沫沫,怕田沫沫出事。

    就在他转身刚要走的时候,一个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

    “你让一让,我有急事。”吴镇峰头也不抬的说着。等了一会见挡在他前面的人还没走,他就向旁边没有人的地方走去,想直接绕过他。没想到的吴镇峰往哪边走那个挡在他前面的人就往那边走。

    这人是故意挡他的路吗?吴镇峰愤怒的抬起头正对上一副轻蔑的表情。吴镇峰面前的正是张家成那小子。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挡着我过去的路了啊!”张家成一脸的轻松样,看着吴镇峰那带着怨恨的眼神,笑了笑。

    “你看看你,满头都是汗水。你这么急着出去要去找谁啊!”

    “我找谁,不管你的事吧。让开!”吴镇峰明知道他是来找茬的,可是他现在不想在这里跟他耗费时间,他只想快点的找到田沫沫,并且确保她没有事,吴镇峰才会安心。

    “喂!你干嘛当我的路啊。吴镇峰你是安了心想气我的吧。”张家成跟着吴镇峰的脚步移动,是谁在挡谁的路是完全可以分辨的出来的,吴镇峰觉得张家成这个不止讨厌而且可恨,他不耐烦的顿住了脚步。

    “哦~我知道了,你是去找那个扫把星田沫沫的吧!我劝你还是不要去找她了,谁跟她走得近,谁就倒大霉!”张家成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

    吴镇峰听了张家成最后的那句话后。停住了脚步,脸一沉眼睛里突然射出一道寒光。张家成感觉周围的温度不知何时低了好几度。气温的幻化让张家成的身体感觉到了一丝不舒服。

    “你有种就在说一遍。”吴镇峰低沉,沙哑的声音从喉咙中发出来。冷冰冰的带着他跟年龄不相符的阴森感。吴镇峰上次和张家成打架,他记住了校长的教训,但是张家成明显的就是来找他的麻烦,再忍下去岂不是得寸进尺了。

    张家成看着吴镇峰这个样子心里没有底了,想想上次打架谁都没有捞到好处,心里就一阵不舒服,他只不过就是一个没有经济来源的穷小子嘛,居然这么横?张家成在心里给自己加油打气。咽了咽口水下去, 把刚才那话再说了一遍,见他没有反应,心里不免得放松了下来。

    “你说说她,是不是隐藏在我们周边的死神啊!每一个和她有关系的人基本上都出事了。她害的学校的同学们整天惶恐不安。她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扫把星。把霉运都带到学校来了,把她早点赶出去才好。“张家成刚说完。一阵疾风扫过来,随后一个结实的拳头挥了过来,重重地打在了张家成的脸上。

    张家成完全没有想到吴镇峰来这么一招,没有任何的准备被吴镇峰一拳打在地上坐着。一脸不可相信吴镇峰会打他,难道吴镇峰忘记校长的话了吗?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用手轻轻地碰了一下,发现脸肿了,破相了!

    张家成还在这边想着,那边就听见吴镇峰冰到极点的声音。

    “我告诉你,田沫沫不是那样的人,你不要在哪里乱嚼舌根,记得祸从口出,不要到时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吴镇峰说完就往外面走去,如果可以他真的想要张家成消失。

    坐在地上的张家成看着吴镇峰渐行渐远的背影。心想:打完人就想拍拍屁股走人?门都没有。一想到这里,张家成站起来就跑了过去,准备在他的后面来一拳,感觉好像吴镇峰背后有眼睛似的,能清楚的看见张家成挥过来的拳头。身子往侧面一斜一个漂亮的转身,绕道张家成的后面。张家成看着本来渐渐靠近,马上就要打到吴镇峰的身上,暗暗感到高兴了。可是忽然间,原本在他前面的吴镇峰不见了。那拳头就这么的落了空。由于惯性的关系,张家成的身子还在往前推进着。眼看就要又一次的和亲爱的大地母亲拥抱了。

    就在这时候,有一股力拉着他往后面走,张家成本以为自己的救了,可是没想到的是却落入了吴镇峰的"怀抱"里。只见吴镇峰阴沉着脸,一只手死死的扣着张家成的肩膀。张家成怎么没有想到一个看上去弱不经风的人却有如此大的力量。

    吴镇峰脚一顶,张家成立马感觉自己的背顿时就麻了,不一会的功夫,就传来刺痛的感觉。浑身使不上劲。吴镇峰把手松开,张家成就这瘫软到了地上。这时他们周围已经围了很多的学生,他们惊讶着吴镇峰居然再次的打了张家成。

    吴镇峰没走几步就发觉脚好像被什么人抓住了一样,低头去看抓住他脚的是张家成。看张家成样子是豁出去了。吴镇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么不估计他的面子,这口气张家成实在无法咽下去。

    这些围观的同学看着他们在地上厮打,大部分的人开始吹口哨,起哄。还是有一些人跑去通知老师。就那那些人跑去通知老师的时候,田沫沫在一个同学的带领下跑了过来,挤进人群中一眼就看见吴镇峰。

    田沫沫想上前去阻止,可是他们打的太厉害了根本没人靠的近。田沫沫只能在旁边喊着不要再打了,吴镇宇他们好像没听见田沫沫的喊声,自顾自的不断的打着。田沫沫都快在旁边急哭了。

    就在这时候,远处一个同学带着老师疾步走来。不知是哪个同学喊了一声老师来了!一度被围得水泄不通的道路,立马让出一条路给老师。老师一到没有多少分钟,张家成和吴镇峰就没有在打下去了。吴镇峰还好除了衣服上的灰尘,身上有些擦伤之外,其他的就没有什么大碍了。而张家成相对于吴镇峰就要严重一些,脸被吴镇峰打肿了,衣服有些破,身上有些淤青,但都没有打出血来。老师叫他们去办公室,他们走后人群也就散了。田沫沫有些担心吴镇峰,却又不敢到办公室外偷听,只能揣着这份担心回教室。

    办公室里,老师坐在那里手有一搭没一搭敲着办公桌,因为校长今天不在,要是看到这个样子一定狠狠的批他们一顿。

    吴镇峰和张家成低着头,在离老师只有几步路的地方站着。

    “你们说说为什么打架?”老师缓缓的开口,一点也不着急。

    “其实也没什么大的事情,我刚刚不小心说了一些田沫沫的坏话。他就不分青红找白的打我。老师你看看这些都是被他打的。”说着就把自己的淤青拿给老师看,一脸委屈的样子,让站在旁边看着的吴镇峰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打他。

    “老师他是恶人先告状,我本来去找田沫沫,他就故意拦着我我让我去找,而且他还用言语攻击田沫沫。说的那些话我都不想在这里说了。田沫沫是个女孩子,这几天她已经够辛苦的了。”吴镇峰急忙的辩解道。

    “我说田沫沫的那些话有错吗。今天我还口上积德,说得那些话都是班上的人说过的。再说了她本来就是这样的人。诶~我就搞不懂了我说田沫沫你干嘛怎么激动,还要去找田沫沫。人家都不愿意理你呢?你还对人死缠烂打干什么啊?”张家成看着吴镇峰那一会白一会红的脸好些好笑,就在吴镇峰刚要说话的时候。

    “够了,”一直没开口的老师却发话了,阴测这脸,他已经知道了田沫沫和吴镇峰的关系,校长也警告过田沫沫的父亲了,可是弄成这样子,张家成也脱不了干系,张家成是什么样的学生,许多老师就是心知肚明的,上次和吴镇峰打架就是因为张家成管不住自己的嘴巴,现在还这样子,他瞪了一眼张家成。

    “张家成你有那个斗嘴的功夫不知道好好的学习吗?还有你吴镇峰,大家都是同学,出手这么重,我也不想搞到校长那里去了,你们好好反省自己,每人交一篇保证书,”老师说完拍了一下桌子,摆手让他们离开。

    张家成瞪了一眼吴镇峰,吴镇峰当做没有看见,今天好在校长不在,也暗怪自己怎么没有沉住气,走出门就看到田沫沫一脸焦急的等在门口,想起刚才田沫沫说的烦自己,他就一阵不舒服,算了既然烦他,那他就离她远点吧。

    田沫沫见吴镇峰出来,刚要跑过去,吴镇峰就避开她走了。她一阵失落感,垂着脑袋下了楼。

    楼下已经没有吴镇峰的影子了,田沫沫也加快了脚步朝教室走去,然后在楼梯口下面躲着的吴镇峰走了出来,悄悄的跟在田沫沫的身后。

    既然不想见到我,那我默默保护你也可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