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匿名电话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47本章字数:3004字

    “田田,她叫吴家丽,是南明二中的学生。”何海生介绍着,但是他总觉的现在的气氛不对。

    吴家丽和田田对视,各自的眼神都不善啊,好像欠了谁二十八万似的,何海生摸不着头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原来是你。”田田双手环胸很不屑的低头看着吴家丽,吴家丽倒也不生气,耸耸肩,眨着大眼。

    “就是我啊,嘿嘿。”吴家丽笑的很甜,但是总给人很诡异的感觉,她上前一把挽上了何海生的胳膊,笑的狠可爱。

    “叔叔,改天再请你吃饭吧,我先走了。”吴家丽说着瞥了一眼田田就迈着步子高傲的离开了,而何海生就摸不着头脑了,吴家丽为什么要请他吃饭啊?而且他和吴家丽不熟吧?要熟也是警察和犯人的关系吧。

    “何警官,没什么我就先走了。”田田咬牙切齿的说着,踏着高跟鞋‘哒哒哒’的走远了,这是什么情况啊?为什么他感觉田田很气愤呢?这不是件好事情。

    田田走的很快,很快的就追上了走的慢悠悠的吴家丽,吴家丽好像知道田田会跟来一样,顿住了脚步,扭头看她。

    “田阿姨,你还是和当年一样,那么容易就生气啊?”吴家丽笑着说,而含在嘴里的棒棒糖被她吐掉,砸吧了下嘴巴。

    田田嗤笑一下,盯着地上棒棒糖顿了下,好像在想什么事情一样。

    “麻烦告诉你姐,我已经释怀了。”田田说完就转身就要走,而这次换吴家丽愣住了,呆呆的盯着地上的棒棒糖,思绪渐渐的飘远。

    那是个下雨天,她因为被爸妈责罚而离家出走,那时的雨很冷,那时的人心比雨水还冷,可她却碰到了一个人她叫田田,田田笑的很暖,让人从心里感觉很暖,她将一根棒棒糖递给她。“是不是觉的心里很苦?呐,这根棒棒糖给你,很甜。”

    那时候她觉的田田真的很聪明,棒棒糖真的很甜,可是长大了才知道,再甜的棒棒糖也不会将生活变甜。

    回归现在,吴家丽甩甩头,将手插进口袋,望着早已消失不见的田田,叹了口气,转身离去,背道而驰的人,再也不会有交集的那天了。

    田立忠去看了田沫沫听了护士的话才知道吴镇峰和吴家丽曾经来过,但是让他想不通的是自从他们来了,田沫沫的病情恶化了,被打了镇定剂才缓和了下,他不禁皱紧了眉头,他们到底对沫沫做了什么。

    想着想着门就开了,来人是何海生,他一脸的沮丧,好像发生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而田立忠也基本已经猜到了,因为田田咯,难道何海生跟田田表白失败了?

    “老何,我今天看到吴家丽了。”何海生轻声说,坐在了凉椅上,抬头看到了田沫沫的脸色好像更加苍白了几分?这是怎么回事?

    “沫沫怎么了?”

    “吴家丽刚才来过了,沫沫的病情又恶化了,我不知道吴家丽到底对沫沫做了什么?”田立忠皱着眉头,喘着粗气,这样子真是和何海生的有的一比啊。

    “等沫沫醒来问问,要是吴家丽真做了什么事,我第一个不放过她。”何海生厉声说着,因为怕惊醒了沫沫,声音特意压低了些。

    正所谓说曹操曹操就到了,门被吴家丽推开了,田立忠和何海生都怔住了。

    “警察叔叔你们好啊。”吴家丽依旧拎着一个袋子,好像还是何海生见到的那个袋子,里面装的棒棒糖还有些吃的。

    “你来什么?”何海生语气很不善,吴家丽只是个高三的学生,就是个不大的小屁孩,但是总感觉比他们还要精明,那双精明的大眼睛里不知道下一秒在谋划着什么事情。

    “我来看看沫沫。”吴家丽尴尬的笑着,将手里的袋子放在了桌子上,何海生还去检查了一下,那个爆炸的棒棒糖,总让他有些心悸的。

    “吴家丽你刚才来的时候对沫沫做了什么?”田立忠低沉嗓音问,沫沫因为打了镇定剂到现在还未醒来。

    “没做什么啊?你要是不信就去问吴镇峰。”吴家丽没所谓的说着,她可真的没做什么事啊。

    田立忠有些不信她,但是沫沫的情绪很不稳定,要说现在发作也不是没有可能,可是为什么偏偏在吴镇峰和吴家丽来的时候,难道沫沫已经知道吴镇峰和吴家丽交往的事了吗?

    田立忠一想到这了就很烦躁,可怜自己的女儿这么的喜欢吴镇峰,没想到。

    “吴家丽,看完可以走了吧?”田立忠眯着眼睛,带着不耐烦,吴家丽顿了下,才站起身子。惋惜的叹了口气。

    “警察叔叔这么讨厌我啊,不过我是来告诉警察叔叔张玉坤在哪,不过看样子你们也不想听了。”吴家丽幽幽说着,虽是淡淡的语气,但是让田立忠和何海生内心澎湃,吴家丽知道张玉坤在哪?

    “快说张玉坤在哪?”何海生先了田立忠一步拽住吴家丽的胳膊,吴家丽不悦的嘟起嘴吧,饶有兴致的走到了田沫沫的床边坐下,眨着眼睛,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

    “你倒是说啊?”何海生摸着下巴很不耐烦了。

    “这个要问田沫沫了,我可不知道。”吴家丽嘀咕着,伸手想要扶上田沫沫的刘海,却被田立忠给挡住了,她只好吐吐舌头,很调皮的笑着。

    “到底怎么回事啊?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啊?”田立忠抓住吴家丽的手腕,省的她逃走,吴家丽可以点也没有想要逃走的意思。

    “你们不知道啊?出事的前一天,田沫沫跟我说她见过张玉坤,我当时没有问。”吴家丽眨着眼睛也很迷茫的问。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她没有抓稳掉在了地上,就要去捡,却被何海生先了一步,因为这个号码引起了何海生的注意,这个是之前的那个匿名电话,就是这个匿名电话举报的李谦,何海生顿了一下急忙按下了接听键。

    那边沉寂了好久,他不说话,那边也不说话,何海生将手机伸到吴家丽的面前,示意她说一句,吴家丽很识相的喂了一声,但是眼神闪着复杂的神色。

    “你在哪里?不是说让你给我打钱的吗?”电话那头传来的男声很低沉,四周很静,跟田立忠上次听到的那个声音一样,田立忠不自觉的超吴家丽靠了靠。

    “我,你打错了吧。”吴家丽低声说着,脸上出现慌乱,就要夺过手机啊,却被何海生移开。

    “吴家丽,你到底在搞什么?”那边的男声有些不耐烦,田立忠看了一眼低着头不吭声的吴家丽,到底这个男人跟吴家丽什么关系呢?但是现在也不好打草惊蛇。

    好像吴家丽知道田立忠的疑问一样,超手机凑过来。

    “爸,我现在有事,回头打给你。”吴家丽说着快速的夺过手机,何海生跟田立忠还在震惊中,没想到这个男人是吴家丽的爸爸?田立忠想起上次吴家丽在在警局,她的父母都不出现,到底怎么回事啊?

    吴家丽挂住电话,知道自己出不去,也就只好坐在床上了,迎着他们审视的目光。

    “吴家丽,刚才那人真的是你爸爸?你的爸爸在哪里啊?”何海生摔先开了口,坐在了吴家丽的对面,之前调查的那个匿名电话是在外地,所以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消息,现在终于有线索了。

    “我爸爸在外地,很少回来。”吴家丽嘀咕着,眼睛瞥向别处。

    “那你爸爸说要你给他钱?你一个小孩,不问你爸爸要钱,反倒你爸爸问你拿钱,这是什么情况?”田立忠幽幽问,他知道介入别人的家庭不好,但是这是特殊情况,他真的很想弄清楚,更何况,吴家丽的爸爸就是匿名电话的主人,真的太让人意外了,或许他知道点什么。

    “我爸爸的公司破产后,就去了外地干活啊,钱都放在我这,所以生活费都是我寄给他。”吴家丽慢吞吞的说着,低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而这句话又是真是假呢?

    “我能见见你爸爸吗?”田立忠轻声问,但是吴家丽的反应很大,猛的从凉椅上起身,险些跌倒。

    “我,我已经一年没有见到爸爸的人了,我不知道他在哪。”吴家丽小声嘀咕着,连他都不知道爸爸在哪。他们怎么能找到呢?

    田立忠已经不那么的震惊了,淡定的站起身。

    “吴家丽,你给爸爸打钱,账号给我看看,我们警方一定能查出来的。”田立忠轻声说,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我,我。”吴家丽面露难色,不是她不想给,而是那账号里的钱,怎么能让警察知道呢。

    “我没账号,我都是直接快递给我爸爸的。”吴家丽说完才后悔,这寄快递上面要写地址的,这不是自打嘴巴吗。

    吴家丽的小心思全落在田立忠的眼里,这吴家丽不是钱有问题,就是她的爸爸有问题,这要好好的想过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