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沫沫是不是见过张玉坤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47本章字数:3064字

    “我要上课了,我先回去了。”吴家丽将手机塞进口袋,推开病房的门走了出去,病房外的脚步声渐渐的走远。

    田立忠看了一眼何海生,何海生紧跟着走了出去,这件事情太过蹊跷,要先调查清楚。

    而俩人刚走没有多久,病床上的田沫沫就醒来了,她的脸色很苍白,又消瘦了许多,看着很让人心疼。

    “沫沫,你想吃点什么,我给你买回来。”田立忠握着田沫沫的手,轻声问,而田沫沫只是摇摇头,她的头现在很痛,很昏沉,好难受啊。

    “爸爸,我想出去走走。”田沫沫哑着嗓子说,用手撑起床沿,却发现自己根本使不上力气。只好借助爸爸的力量。

    田立忠扶起田沫沫的娇小的身躯下了床,田沫沫整个身子都很疲乏,走出病房门的时候,冷风吹来,让她整个人舒服很多,阳光很刺眼,院子里的人散步的很多,田沫沫找了个凉椅子坐下,好久没有出过病床的门了,这外面真好。

    “爸爸,我想吃糖。”田沫沫歪着头看田立忠,因为长时间挂掉水的缘故,嘴巴里苦苦的,很难受。

    田立忠突然想起来吴家丽带来的一包吃的,里面好像有两根棒棒糖呢。

    “那我去给你拿,你在这里哪里都不要去。”田立忠说完,将自己的衣服披在了田沫沫的身上,院子里的风大,万一着凉就不好了。

    等到田立忠走远,田沫沫才回过头来,撇了一眼对面的三楼,据说哪里是太平间,只这么远远的望一眼,就感觉浑身发抖。

    田沫沫急忙收回视线,田立忠的外套从田沫沫的身上滑下来了,田沫沫下意思的去捡,而在地上捡到一张照片,上边的人是张玉坤,张老师的照片怎么会在这呢?难道张老师在附近?

    田沫沫四处张望了下,四周只有散步的人,有的在聊天,有的在赏花,可是都没有看到张玉坤的身影。

    田沫沫将照片放进口袋里,抬眼却正对上太平间的二楼上的人,他的脸在阳光的照耀下有些苍白,但是田沫沫认出来那人正是张老师,他再冲她笑。

    “张老师?”田沫沫嘀咕一声,急忙跑过去,这里没有人看守,一般人是不会进来的,田沫沫很轻易的就进来了,这里比院子里要冷许多,楼道里很静,静的都能听到二楼传来的脚步声‘哒哒哒’的,一定是张老师,他为什么在这?田沫沫加快的了脚步。

    田立忠从病房拿出两根棒棒糖就急忙下了楼,田沫沫一个人在院子里他总有些不放心的,快步走到楼下的凉椅,哪里坐着一对年轻的夫妻,哪里还有田沫沫的影子,他心口一跳,急忙跑过去。

    那两人正靠在一起说笑,被突然来的田立忠很是迷茫。

    “先生,请问一下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一个女生,年纪不大,长的很漂亮,刚才就坐在这。”田立忠说着还比划了下那个田沫沫的身高,那两个人都迷茫的摇摇头,表示没有看到。

    怎么会呢?刚才还在这的,田立忠皱紧了眉头,一个一个的人问,都没有看到,会去哪里呢?

    突然从那太平间楼的后面跑出来两个人,个个都是脸色苍白,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了,田立忠急忙拦下了他们。

    “我是警察,发生什么事?”田立忠眼皮一直跳,这可不是个好事情。

    “警官,太平间里闹鬼啊,吓死人了,你快去看看吧。”其中一个男人拍着胸口,指着身后的太平间,然后一溜烟的跑走了。

    田里只能仰头看太平间,阳光照射进去,却还是看不清了里面的情况,闹鬼?沫沫会不会在里面?田立忠心口一跳,急忙跑了过去。

    二楼很冷,及时阳光暖暖的照进来,里面依旧很冷,此时的太平间让田立忠想起了洋楼,他们都有着一样的压抑感,一样的冷意。

    楼道的那头传来的‘哒哒哒’的脚步声,很轻,田立忠刚上了楼道,就看见一个单薄的身影侧身而过,进了最里面的哪件房间,而那身影怎么这么想田沫沫呢?

    田立忠小跑过去,那门虚掩着,里面很黑,但是一直有人影晃来晃去。

    “沫沫,是你吗?”田立忠迈进去一只脚,感觉像是迈进了地狱,里面很安静,没有一点声音。

    “爸爸,你是在找我吗?”田沫沫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身后,田立忠望过去,又是那个身影,只不过这次是下楼去了,田立忠急忙追上,楼道里空荡荡的,连个人影都没有,只是突然冲上来两个医生,个个面露着急。

    “医生,发生什么事了?”田立忠急忙拉住一个男医生,那医生看到田立忠十分的惊讶。

    “刚才有人说这里闹鬼,我们进来看看,你怎么在这啊?”那两个医生朝里面张望,发现什么也没有,不免怀疑的目光盯着田立忠,毕竟这太平间可是不让人进来的。

    “我是警察,我刚才就是听那两个人男人说的,才上来看看。”田立忠淡定的说,将口袋里的证件给他们看,他们看后都点点头,毕竟这件事有警察的参与也好。

    田立忠带领着他们进去,探照灯照亮了整个房间,这里除了放着几具尸外,什么东西都没有,更别说活人了。

    田立忠刚才明明见到有人进来的,怎么没有了呢?他走到最里面的那个地方,而让他惊讶的时候这个被纱帘挡住的窗户的对面局势医院病房,而且从这个角度看正好能好能看到田沫沫的病房,这总让他感觉怪怪的。

    田立忠转身要走的时候,低头看了一眼冰棺里的尸体,被吓了一跳,这人不是张玉坤?他死了?尸体还在这里?不可能啊?

    “医生,你们快过来一下。”田立忠仰头超那两个医生喊,那医生急匆匆的跑来。

    “这个病人什么时候死的。”田立忠问,还低头看了一眼,但是更诡异的是,这人完全变了,张玉坤那白白净净的脸,此刻变成了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头子,完全不一样啊?难道看花眼了。

    “这个叫林韵,癌症,死了一个星期了。”其中一个医生说着,田立忠也没有在意,还在想刚才看到张玉坤的事,难道真是眼花了,突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很急促,田立忠和两个人医生紧张的向门外看去。

    停在门口的是田沫沫,她喘着粗气,趴在门上,田立忠立刻冲了过去。

    “沫沫,你去哪了?吓死我了。”田立忠松口气,扶着沫沫就要走,却被人喊住了。

    “警官,这件事还没有查清楚呢?”其中一个医生走来问,他的意思就是闹鬼的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不查清楚会弄的人心惶惶的。

    “刚才是我,我进来玩,没想到吓到那两个人了。”田沫沫嘀咕着,不好意思的笑笑,事情清楚了,那两个人医生也都松了口气,只有田立忠皱起了眉头。

    “沫沫,你为什么要来这里玩啊?”田立忠轻声问,这里是太平间,他可不认为沫沫会喜欢这里。

    “我不知道这里是太平间,有点好奇,就上来了,爸爸,我好累,我们回去吧。”田沫沫解释着,很疲倦的靠在田立忠的怀里,田立忠叹了口气,慢慢的走进病房。

    回到病房的时候沫沫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看来真是累了,田立忠替田沫沫掖被子,突然碰到了田沫沫的口袋,里面有个硬东西,好像是硬纸板。

    他小心翼翼的掏出来,这居然是张玉坤的照片,他眨了下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的时候,将照片重新放了回去,淡淡的坐在了凉椅上,但是心里却五味杂陈。

    田沫沫为什么会有张玉坤的照片,而且这照片跟那时候在山洞里的一模一样,怎么会这样呢?沫沫去了太平间真的只是因为好奇吗?他想起了之前吴家丽的话,吴家丽说田沫沫跟她说过见过张玉坤,难道田沫沫真的和张玉坤还有联系?田立忠一想到这里头就很疼,沫沫你千万不可以有事啊。

    自从发生刚才那件事,田立忠一步也不敢离开沫沫了,他总觉的还有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心里很不安。

    门突然被人推开了,何海生和田田一前一后的走来,手里各自提着东西,这两个人看样子有戏啊,田立忠打心眼里高兴,但就是笑不出来。

    “哥,你看你的脸色真的很差啊。”田田走来就冲着田立忠不满的说着,田立忠淡淡一笑,提心吊胆的,脸色能好到那里去呢。

    “老田,这是我给你买的盒饭,”何海生将袋子递给田立忠,田立忠想接过来的,但是田田却给推开了。

    “哥,这是我给你买的大排饭。”田田拎着袋子放在桌子上打开,何海生站在后边提着袋子傻不拉几的站着,田立忠这才发现不对劲了。

    “你们怎么了?”田立忠轻声问,何海生垂头丧气的坐在了一旁的凉椅上,田田撇了他一眼将大排饭递给田立忠。

    “没什么啊,有人自作多情呗。”田田阴阳怪气的说着,说话间还看了一眼何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