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吴家丽被抓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47本章字数:3180字

    “警察叔叔,棒棒糖当然是从超市买的了?叔叔让我过来不会就是问这么幼稚的问题吧?”吴家丽眨着眼睛,幽幽说着,而小超一个没忍住‘噗嗤’就笑出了声。

    “老大,你这是什么问题啊?”小超呵呵笑着,但是感觉到气氛不对劲,急忙底下了头去。

    “小超你是不是猪脑子啊?老大这么问一定有他的原因了。”宁明俊沉声说着,小超吐了吐舌头坐在了一旁,而这个动作逗笑了宁明俊,这可是他的招牌动作啊。

    “那棒棒糖爆炸了,你快说到底是哪里来的?”田立忠凑近了吴家丽,给她一种很压抑的感觉,她不自觉的向后退了退。

    “我说了是买的。”吴家丽提高了声音,好像增加了底气一样,田立忠皱眉顿了一下,看样子她是什么都不会说的了。

    “小宁子,把她带进去,什么肯说了再放出来。”田立忠轻声说着,吴家丽一听就急了。

    “叔叔,不是把,我到底犯了什么错了?”吴家丽还是一副打死不承认的样子,田立忠也没有时间跟她耗下去,点了一根烟抽起来。

    “你的棒棒糖炸伤了一个人,现在我有权利把你关起来。”田立忠吐着烟圈说着,一摆手,宁明俊就压着吴家丽出了门,吴家丽是各种挣扎,但是毕竟是个女孩子,怎么会挣开男孩子的力气呢。

    “老大,这个人真的这么狠毒吗?我去抓她的时候,她还正在图书馆做工呢,看样子不太像啊?”小超嘀咕着,田立忠也有点想不通,但是证据确凿,还有什么想不通的啊。

    “小超,你这几天去洋楼附近守着,一发现有陌生人靠近就通知我。”如果他猜得没错,那这两天一定有人回去洋楼附近找吴家丽的,到时候就一举抓获,不过和吴家丽碰面的人最有可能是毒贩子,这也正好应征了那天为什么二狗会出现在学校,一定是为了找人买毒粉,不过李易的死到底是为什么呢?

    现在找到了一条线索,总比没有的强,幕后凶手他迟早会找出来的。

    “老大,我忘记告诉你,今天中午吴家丽偷偷汇了一笔钱,数目还不小呢。”小超凑近来轻声说,脸上满是震惊。

    汇款?田立忠想起了吴家丽那个在外地的爸爸,那个人之前给他打匿名电话,那吴家丽汇钱是不是就是汇给他呢?

    “地址呢?数目?”田立忠扭头快速的说着。

    “西西城,有五六万块呢,而且是一个月汇一次,都是这个数目,可是看吴家丽的样子不像是个有钱人啊?那里来的这么多的钱啊?”小超嘀咕着,一脸的费解。

    而田立忠心里一惊有了计量了,这吴家丽的钱一定不是干净的钱,而且每个月都这么多,除非就是贩毒了,不然哪有赚的这么快的钱啊?

    田立忠正在思索的时候,抬头看见宁明俊走来,顿了一下,走到宁明俊的跟前。

    “小宁子,去一趟西西城,找一个人。”田立忠说完就走了,完全忽视了宁明俊眼里的疑惑,还有复杂。

    “小超,老大去哪?”宁明俊小声问,眼睛还在盯着田立忠的背影。

    “应该是去盘问吴家丽把。”小超说完,将自己做的笔记交给宁明俊,‘西西城’宁明俊眯着眼睛盯着半天,才抬步悠悠走出去。

    田立忠去了狱警里,问吴家丽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那些狱警都说没有,只是说吴家丽在牢狱里很不安稳,一直说自己是冤枉的,根本不知道那棒棒糖的事情。

    这个田立忠也有所怀疑了,透过窗子看着里面的吴家丽早已哭成了泪人,还一面嘀咕说自己不知道棒棒糖的事,难道那里出错了吗?

    吴家丽眼里含着泪水,抬眼看到田立忠走来,就急忙从地上爬起来,抓住铁栅栏。

    “警察叔叔,我根本不知道棒棒糖的事啊,你放我出去啊?”吴家丽歇斯底里的喊着,那表情骗不了人。

    “吴家丽,我问你,你都跟谁有来往?”田立忠拧着眉心,声音不大不小,可是也让吴家丽安静下来。

    “来往?棒棒糖是田阿姨给我的。”吴家丽眨着眼睛迷茫的问,眼下还有干掉的泪痕。只是眼睛低垂着,到底是真是假只有她自己清楚。

    只是真的让田立忠不能理解的是,吴家丽居然认识自己的妹妹田田,但是田田给吴家丽的棒棒糖,这是不可能的,哪有自己给别人的棒棒糖炸伤自己的。

    “吴家丽,李易的死是不是和你有关?”田立忠双手插兜,显得很有耐心。

    “李易?李易不是五年前就死了吗?”吴家丽震惊的看着田立忠好像一点也不知道李易根本没有死的事。

    “五年前他根本没有死。”田立忠呼口气,直直的看进吴家丽的眼睛,她的大眼睛里闪过一抹诧异,还有慌乱。

    “哦,叔叔,我想睡觉了。”吴家丽没有一点意外的样子,直接一个转身躺在了里面的床上,闭上了眼睛。

    “吴家丽,我等你愿意跟我说的那天,还有你的爸爸我们会找到的。”田立忠说到吴家丽爸爸的时候,吴家丽的睫毛颤了颤,但是还是没有睁开眼睛,田立忠也随她去了,出了门就直接去了医院。

    医院里有吴镇峰陪着沫沫,但他始终有点不放心,之前吴镇峰和吴家丽走的很近,难免没有嫌疑,好在田沫沫睡的很香,而吴镇峰也趴着睡着了,他凑近给田沫沫掖好了被子,但是不小心碰到了吴镇峰的头发,吴镇峰睡的很不安稳,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都把他个惊醒了,一个机灵站起身,看到田立忠的时候,眼睛急忙低垂下去。

    “叔叔。”吴镇峰压着嗓子,又急忙咳了咳,田立忠帮他拍了拍后背,却被他急忙一闪躲开了,田立忠的手顿在半空中,才垂下,这孩子好敏感。

    “镇峰,你知道有什么药物可以导致尸体腐烂加快吗?”田立忠坐在了凉椅上问,吴镇峰的化学比较好,应该知道。

    “有吧,当初张老师说过,不过我不记得了。”吴镇峰有些忐忑的说,田立忠揉了揉眉心,又是张玉坤,难道李易的死又是张玉坤所为,但是杀人动机是什么?

    想到这里田立忠就头疼,突然门被何海生推开了,手里拿着另一只棒棒糖。田立忠现在见到棒棒糖也有点排斥了。

    “老田,这根是真的,为什么这么巧,那一根棒棒糖就被田田拿了去呢。“何海生嘀咕着,一脸的心痛和纠结。

    只有一根是假的棒棒糖,那来人是要炸死谁呢?难道是沫沫吗?还是他呢?田立忠想到沫沫口袋里张玉坤的照片,心里就很不舒服,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叔叔,你的口袋里是什么啊?”吴镇峰突然指着田立忠的口袋,田立忠下意思的看去,这一看真是吓了一跳,口袋里什么时候有个硬硬的东西啊在里面,而且他有感觉,这个东西他一定认识。

    他伸手掏出来,是张玉坤的照片,何海生也吓了一跳,这老田装着张玉坤的照片干嘛。田立忠自是百思不得其解,这照片不是在沫沫的口袋里的吗?怎么会在这?

    “这有字。”吴镇峰捂着嘴巴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急忙后退几步,而在照片背面,赫然几个大字。

    “围栏有鬼。”而且这字迹还真是张玉坤写的。

    四周寂静了,只能听见浓重的喘息声,太不可思议了。何海生一把夺过照片丢在了地上。

    “老田,你没事拿着这个张玉坤的照片干嘛?”何海生压低声音,震惊的盯着田立忠,田立忠也是莫不知道头脑。

    “这照片我不知道怎么会在我口袋里。”田立忠一边说这,一遍仔细的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他没有跟任何人有过接触,照片怎么放到他的口袋里的,而且还一点没有察觉呢?想到这,他急忙起身去翻田沫沫的口袋,里面什么也没有。

    “叔叔,张老师不会真的是鬼吧?”吴镇峰小声说着,声音带着颤抖,显然是被吓到了,何海生和田立忠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总感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在操纵着一切。

    而门窗上突然出现了一双眼睛,幽怨的蓝色的眼眸,但是屋内的人都没有看见,而后就想起了急促的拍门声。

    何海生急忙跑去开门,门外站着的是个小护士,而这护士正是何海生拜托要好好照顾田田的人,看到她这么焦急,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何警官,田小姐不知道去哪了!”护士也是一脸的着急,也顾不得自己的声音,屋内的田沫沫被惊醒了,睁着眼睛迷茫的看着四周。

    何海生和田立忠急忙就跑了出去,只有吴镇峰留在那里,田沫沫看到吴镇峰不自然的瞥过眼睛,吴镇峰脸色微红,刚才是被吓住了。

    “沫沫,我先走了。”吴镇峰转身刚要走,却被田沫沫拉住了衣袖,他脸色一喜,急忙转过身来。

    “吴镇峰你和吴家丽是不是。”田沫沫声音很低,到最后就直接不出声了,但是吴镇峰还是明白她的意思的,连连摇头。

    “我和吴学姐,什么事都没有,你相信我。”吴镇峰急忙说,凑近了田沫沫在她的额头上就‘吧唧’一口,急忙跑走了,田沫沫呆呆的摸了下额头,哪里还有一丝余温,但是又惆怅起来,爸爸好像很不喜欢吴镇峰,我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