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精神病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47本章字数:2843字

    突然门被风吹开了,‘吱呀’一声,惹的人心一颤,这里是二楼,角落里的窗户应该吹不进来风的啊?田沫沫心里有些不安,急忙下了床,想要去关门。

    门外很亮堂,什么人也没有,只是刚才这门是被谁推开的呢?田沫沫转身关上门,而房里的床上坐了一个人,她眨着大眼盯着田沫沫。

    “吴家丽?你来干什么?”田沫沫心里还是很不喜欢吴家丽,这家伙来了,一定没安好心。

    吴家丽倒也没有在意田沫沫不善的眼神,而是坐在了床上,剥开了一个橘子吃,田沫沫也不理她径自上了床,只是眼睛一直盯着笑嘻嘻的吴家丽。

    医院里

    何海生和田立忠还在四处寻找田田,医院很大,来往的人很多,但是想要找一个大活人,不应该这么难才对,田立忠眉心刺痛了一下,之前沫沫不见了,他是在停尸房找到的,难道田田也去了停尸房,想到这,他急忙跑过去。

    停尸房永远都是那么的安静,这里两三个人在守着,不让他进去,而他们也说没有见到田田,那她会去哪里呢?

    “老田,找到了。”何海生喘着粗气跑来,田立忠和何海生都松了口气,在医院的小院子里的树下面,田田正在玩,而她的手里多了几个棒棒糖,田立忠皱着眉头坐在了一旁,想到了吴家丽之前说她的棒棒糖是田田给的,心里就感觉闷闷的,田田为什么会认识吴家丽呢?

    田田仰头看到了何海生和田立忠,扯开嘴笑的很开心,将手里的棒棒糖递给田立忠,然后想要把其中一个剥开,但是左手缠着纱布使不上力气,她也就放弃了。

    “你们想听一根棒棒糖的故事吗?”田田语气低沉,瑟瑟的笑了一下后,盘着腿坐在了草地上,田立忠和何海生分别坐在了她的两边。

    “那时候,我和我的前夫刚认识,他总是拿一根棒棒糖哄我开心,那时候他说感觉苦的时候就吃一根棒棒糖就好了,后来我还傻傻的告诉了一个小女孩,后来我结婚了,而小女孩也长大了,小女孩将我的方法告诉很多人,知道后来我离婚了,我才知道那个让我老公背叛我的人,是她的姐姐,而那时候小女孩告诉我,人生很苦,棒棒糖很甜,但是在甜,也只是暂时的。”田田说着擦了一下自己的眼泪,吸了口气。

    “那个小女孩,就是吴家丽对吗?”田立忠低沉着声音说,田田突然扭过头来看他,眼中有诧异,何海生也很诧异。

    “是啊,不过过了这么多年,我已经释怀了。”田田甜甜一笑,好像真的能释怀一样,不知道为什么何海生的脑海闪过一个画面,那个露露司机是不是就是,他急忙将手机掏出来,递给田田看,那上面的是女司机露露。

    “是她,她还是这么漂亮呢。”田田苦笑一声,站起身子走远了何海生才收起手机,看了一眼田立忠刚才田田说吴家丽的姐姐抢走了她的老公,那个人就是露露?可是吴家丽没有姐姐啊?

    回到病房,田田已经睡下了,何海生一脸郁闷的坐在了凉椅上,握着手里的棒棒糖。

    “老田,你妹夫是个什么样的人啊?”何海生轻声问,但是话语带着复杂的感情,总感觉很对味。

    “是个混蛋。”田立忠吐了口气,站起身去了沫沫所在的病房,推开门,看见沫沫一副很不开心的样子,正在自言自语的说话,他拧起眉头,靠近沫沫,但是好像田沫沫没有察觉一样,自顾自的说话。

    “吴家丽,你到底要干什么啊?”田沫沫板着脸,眼睛看着一旁的凉椅上,吴家丽正坐在那里将剥好的桔子递给田沫沫,田沫沫不喜欢吴家丽,不想吃,就连连摆手。

    “我不吃,不吃。”田沫沫嘀咕着,懊恼的摆着手。

    而一旁的田立忠可吓坏了,田沫沫在对着空气说话,而且还叫着吴家丽的名字,这是怎么了?

    “沫沫,你没事吧?”田立忠很焦急的问着,田立忠听到声音看了一眼田立忠,伸手指着一旁的凉椅子。

    “爸爸。你快让她走啊?”田沫沫嘟着嘴巴,一副闹脾气的小孩子样子。田立忠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那凉椅子上什么也没有啊?他喉咙好像被什么卡住了,喘不过气来,直到房门被何海生推开。

    何海生看到田立忠脸色苍白的可怕,也吓了一跳,看了一眼沫沫,她正好端端的坐在,田立忠这是怎么了?

    “老田,你怎么了?”何海生伸手拍了一下田立忠的后背,田立忠吐了口气,没时间理何海生,急忙冲到田沫沫的面前握住了她的双手。

    田沫沫眨着眼睛很茫然,爸爸这是怎么了?

    “沫沫,你是不是发烧了?”田立忠伸手抚上田沫沫的额头,不像是发烧的迹象啊?那刚才怎么回事?

    “你干嘛靠我这么近啊?”田沫沫突然伸手推了一把左侧靠的很近的吴家丽,吴家丽眨着眼睛无辜的撇撇嘴巴,真是现在装可爱,她可不吃这一套,之前还跟吴镇峰走的这么近,不就是存心气她么?田沫沫越想心里越不舒服,抓起枕头,超她身上砸去,吴家丽没有躲掉,正好砸中了她的脸蛋,看着她憋红的脸,心里真爽。

    田沫沫得意的笑,最后越笑越大声。可是一旁的两个人都傻眼了,田沫沫的笑声震的人耳膜生疼,他俩震惊的看着田沫沫的举动。

    田立忠先回过神来,急忙搂住田沫沫再怀,田沫沫被搂的喘不过气,用力的推来田立忠,但是一旁吴家丽的笑声很刺耳,让她很不爽,一用力就推开了田立忠。

    然后田沫沫指着一旁空空的凉椅上,一脸的不爽。

    “笑什么笑?你在笑看我不打你。”田沫沫大吼大叫着,手脚并用,好在田立忠急忙拉住了她,不然还不掉在地上啊。

    “爸爸,她欺负人,我看不惯?”田沫沫嘟着嘴巴,而一旁的何海生已经跑出去叫医生了,田立忠搂着田沫沫死活不让她下去。

    两个护士跑来,看了一眼田沫沫的状况都低下头不敢说话,一脸的复杂。

    “她怎么样了?”田立忠将沫沫从新放在了床上,但是田沫沫还在自顾自的说着话,好像对他们都视若无睹一样。

    两个护士对视一眼,其中一个仰头看着田沫沫。

    “不像是什么病,可能是,我也不好说。”那个护士支吾着,两个人就一起走了,留下何海生和田立忠大眼对小眼,各自懊恼的看着田沫沫的举动。

    田沫沫一会骂上一两句,一会胡乱的拍打着什么,一会又下床倒水递给什么人,然后自己喝掉,这怎么样也不像是正常人干的出来的啊。

    田立忠拍了下额头,看到门外走来一个医生,急忙站起身子凑上去。

    “医生,快帮我女儿看看,他到底是怎么了?”田立忠急切的说着,打量了一眼男医生,在看到他胸口的吊牌的时候顿住了。

    “脑科医生?”田立忠皱着眉头问,那人迷茫的点点头,田立忠眯起眼睛推着医生就出了门,然后用力的关上。

    ‘嘭’的一声,连何海生都被吓了一跳。

    “脑科医生?沫沫好好的,怎么会脑子有问题呢。”田立忠急红了眼睛,双手叉腰气呼呼的坐在了床上。

    “老田,看看也没有什么不好,毕竟。”何海生小声说着,期间还看了一眼田沫沫,这的确不像是正常人行为啊?

    “怎么?连你也想说,我女儿脑子有问题,老何,快去帮我找个正常的医生,快去。”田立忠吐口气,刚坐下的身子又站起来。

    何海生吸口气,转身出了门,不一会就领进来一个医生,那医生看这沫沫,然后量体温,看舌苔,翻眼白,都很正常,不像是服了什么药啊?

    而田沫沫一直都很配合,只是时不时的笑两声,还冲着空气眨眼睛。男医生叹口气,然后摇摇头,这情况只能归为精神病了。

    “医生,到底怎么样啊?”田立忠拽着他的衣袖急切的问,刚才他摇头是什么意思?

    “你女儿精神可能有问题。”男医生轻声说着,何海生以防田立忠会把男医生凑一顿急忙推着他走出去了。

    田立忠脑袋蒙蒙的,田沫沫的精神有问题?那就是精神病了?不可能的,沫沫还这么小,怎么可能有精神病呢?不可能的,之前不都是好好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