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真相是什么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47本章字数:2951字

    下了楼,抓到了露露,期间田田一直盯着李罗看,田立忠也不反驳,因为田立忠也盯着李罗看,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李罗竟然跟贩毒案子有关。

    露露倒是站在一旁很安静,一句话也不说。田立忠吐了口气,他觉的抓住露露和李罗太简单了,上次抓露露都没有成功,这次居然这么容易,他总觉的这次露露是故意的,可是理由又是什么?

    田立忠摇摇头,抬眼看了一眼二楼,刚才究竟是谁拉了自己一把呢?突然从楼下飞来一张纸条,纸条上面是红色的笔迹赫然几个大字‘围栏有鬼’。

    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何海生急忙跑上了楼,一会又跑下来,冲田立忠摇摇头,示意根本没有人。

    “围栏有鬼,呵呵。”露露突然出了声,笑的很诡异,眼神涣散,好像很不愿意相信这个事情一样,众人都被她的笑声吓到了,田立忠推了她一把,然后走在了前头,身后跟着几个人,老洋楼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每次来都会发生些很诡异的事情,比如刚才是是谁救了自己呢?还有这张纸条,还有那两个人的脚步声。

    而等他们走远后,二楼的窗户里站着一个人影,看不清面纱,只知道他在笑,那种笑声像是来自地狱一样,勾人心魄。

    到了警局的时候,田立忠和何海生坐在了露露和李罗的对面,相对与三年前,李罗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穿着不一样了,更像一个混混了,田立忠伸手将他嘴里叼着的咽给夺下来按在了烟灰缸了。

    李罗倒也不气,双手插进口袋里看着田立忠,门外走进来一个人,是田田,田立忠本来想让田田回医院的,但是田田就是不肯,他也只好依她了。

    李罗看到了田田眼睛有些不自然的瞥向了一旁。

    “露露,之前你载着二狗和宁明俊去了毒窝,你和贩毒的到底是什么关系?”田立忠直接进入主题,而露露只是看了一眼田立忠,不屑的笑了一下。

    “田警官,这还问吗?我就是介绍人去买毒粉,然后拿提成的啊?”露露眨着眼睛,无所谓的笑笑。

    “你知道贩毒要判几年吗?”田立忠双手合拢放在桌子上,盯着露露看,露露不屑的笑笑,也学着田立忠样子,双手合拢放在了桌子上。

    “田警官,你说人不吃饭会怎么样?”露露低声问,好像对于田立忠刚才的话她一点也不感兴趣。

    田立忠垂着眼睛想了一下,又抬头看着露露,人不吃饭当然会死,他不明白露露为什么会这么问,包括何海生也不明白。

    “人不吃饭会死啊,所以你说是吃饭重要还是坐牢重要?”露露睁大眼睛,而那眼里早已沁满了泪水。

    “难道你就是为了要吃饱饭,所以才去贩毒,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做会害的多少人痛不欲生。”田田突然开口,用手这着露露和李罗,眼里是愤恨,而露露一点悔意也没有,相反的她很无所谓。

    “那些买粉的,我可没有逼他们,都是自愿的,我有什么错?”露露辩解着,脸上的泪水也被她擦去。

    “你错就错在,不该活在这世上。”田田突然大吼着,拿起桌上的杯子就砸向了露露,露露没有反应过来,躲也来不及了,倒是李罗眼疾手快的替她挡了去,田田的力气很大,砸在背上,李罗闷哼一声,玻璃渣子撒了一地。

    田立忠和何海生都被田田的举动吓了一跳,何海生急忙拉着田田就出了门,而田立忠叫来两个警员收拾下玻璃渣子。

    而他们都没有看到的是,李罗抱着露露的手,悄悄的快速的捡起一片玻璃渣子隐在了袖口里。

    等安排好田田,何海生才走进来,但是看着李罗的面色很不善,两人重新坐在了椅子上,李罗的脸上很不耐烦,露露也是。

    “何警官,这件事都是我自己的错,不关吴家丽的事,她毫不知情。”露露语气沉重,眼神看着田立忠带着期盼。

    “我现在的老公还是很惦记田田,那根棒棒糖是我给吴家丽的,想的就是来炸伤田田,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啊。”露露说着扯开嘴角,好像炸伤田田真的很高兴一样,但是田立忠还是觉的不对劲,那棒棒糖是吴家丽拿给田沫沫的,炸伤田田纯属意外,她怎么可能这么有把握呢?

    “你他妈终于露出本性了吧,你就等着牢底坐穿吧。”何海生气呼呼的站起身子,猛拍桌子,田立忠也被吓了一跳,急忙拽住他,何海生知道自己失态了,吐口气,重新坐下。

    “露露,你跟吴家丽什么关系?”田立忠双手放在桌子上,这件事他一直没有调查清楚,露露是个孤儿,怎么会和吴家丽有关系呢?

    “是我认的妹妹,不行吗?”露露说着,双手开始摆动衣袖,那件囚服也被她拉的很皱。

    “那李易的死和你有关系吗?”田立忠拧着眉头看着露露,起初他怀疑是吴家丽,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不太是了。

    “李易杀了李谦,我看不下去,我本来是想杀李易的,但是被他逃走了。”露露眨眼睛好像对李易逃走了很后悔。

    田立忠和何海生都怔住了,露露这么爽快的说出来,倒真是小瞧了她,但是她说李易杀了李谦这是为什么?

    “李易为什么杀李谦?”田立忠急切的问,好像有些答案就要出来了,露露痛心疾首的叹了口气。

    “他们俩从小就不和,只是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也不好说什么。”

    田立忠早就猜到了,只是现在听到答案,心里难免还是很不舒服,李易杀了李谦,这是有多大的仇恨也要逼着两个兄弟自杀啊,可是案件好像没有那么简单,之前李莫的死和林巧巧的死现在还没有查出什么线索,这可不是好的事情,难道他们之前的死也是因为跟毒贩有牵连吗?

    “那你贩毒总该知道毒贩一般都是藏在那里吧?”田立忠再问,露露眼睛地垂下,够过门缝看到外面的田田,眯起了眼睛。

    “田警官,就算要审犯人,也要明天吧,我累了。”露露说完打了哈欠,田立忠知道对这样的犯人不能心急,况且现在还是半夜,那就等明天好了,都到了警局了,还能出事了不成?

    两个狱警把李罗和露露带走了,田立忠却还是没有动,何海生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老何,露露为什么要把罪责往自己身上揽呢?”田立忠揉着眉心,他还是觉的哪里不对。

    “你怎么知道她在揽罪,我觉的就是她。“何海生还在气头上,说出来的话难免会针对露露,但是他不这么人为,他总觉的吴家丽也比较有嫌疑。

    田立忠开车载着田田去了医院,田沫沫的情况很不乐观,看守的护士都说田沫沫总是喜欢自言自语,田立忠就睡在田沫沫的身旁,但是睡的很不安稳,沫沫的是,警局的事,弄的他筋疲力尽的。

    天刚亮的时候他就睡不着了,而刚打开门就看到了吴镇峰站在门口,手里提着早餐。田立忠不自觉的皱紧了眉头。

    “叔叔,早啊。”吴镇峰瑟瑟的开口,他还不知道田沫沫的情况,所有看到田立忠满脸的疲惫还是吓了一跳。

    “恩,沫沫还没有醒,放哪里吧。”田立忠请他进来,而好巧的是,田沫沫醒来了,而她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向一旁的凉椅,打招呼,田立忠见怪不怪了,倒是吴镇峰惊得张开嘴巴忘记合上。

    “沫沫,你怎么了?”吴镇峰凑过来,田沫沫好像看见了吴镇峰,扯开嘴笑。

    “镇峰,你看,他是不是好有趣。”田沫沫指着凉椅上那个小男孩,他在冲着田沫沫扮鬼脸。而吴镇峰看着空荡荡的椅子脸色苍白了几分。

    “叔叔,沫沫她怎么了?”他急切的问,田沫沫歪着头看他,田立忠只是吐口气,拿起早餐给田沫沫,田沫沫乖巧的接下,还很礼貌的说了声‘谢谢’,很正常,好像刚才的事情只是一个幻觉,但是她伸手蹲在半空中,口里还说‘给你吃’。

    “沫沫没事,会好起来的,一定会。”田立忠低沉着嗓子,吐口气,红了眼眶,吴镇峰也仰起头,不让自己眼眶的泪落下,两只手攥紧,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你们怎么了?”田沫沫突然仰起脸看他们,好像根本不能理解爸爸和吴镇峰会什么要哭呢?而且哭起来的样子好丑哦,但是她的心揪的疼,感觉好像哪里不对,为什么他们看不到那个小男孩呢?头为什么这么疼,田沫沫身子不稳的晃了晃,最终倒在了床上,耳边传来焦急的呼唤,那呼唤很远也很近,可就是看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