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中毒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47本章字数:3037字

    “什么事啊?田警官。”张永辉双手环胸看着田立忠,田立忠为我侧过身子朝里面看去,地上是一地的玻璃渣子,床上的人正蒙着头睡觉,这对父子还真的奇怪。

    “张先生,着家庭关系一定要处理好啊。”田立忠幽幽说着,张永辉无所谓的笑笑:“田警官,这我的家事你也想管啊?”张永辉蹙眉说道,田立忠一扬眉,后退几步。

    “那你先忙吧。”田立忠说完就走了,而期间听到了身后的门‘砰’的给关上了,用的力气还不小,晚上开车,田立忠还是有点心悸的,正准备搭车回警局呢,何海生的车就开来了,而车上坐的还有吴家丽和吴镇峰。

    “老田,我正要送他们回学校,你快上车。”何海生摇下车窗探出头来,田立忠看了一眼后座上的两个人,皱着眉头坐在副驾驶座上。

    而刚进去,吴镇峰和吴家丽齐声打招呼。

    “田叔叔好。”一个声音洪亮,吴镇峰的声音就比较低沉,他不是那种爱惹事的人,也是比较怕事吧,至少田立忠这么认为。

    “田叔叔,沫沫她怎么样了?”吴镇峰凑近田立忠问,他一天没有去看田沫沫,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不知道田沫沫有没有想他呢。

    “沫沫很好。”田立忠扭头看了一眼吴镇峰,又看向了吴家丽,吴家丽在笑,想到下午的时候和吴家丽去墓地,田立忠还是觉的有点不真实。

    “田叔叔,警察哥哥这个人很好的,怎么会杀人呢。”吴家丽幽幽的说着,还惋惜的摇了摇头,而一旁的吴镇峰一听脸色就变的很白,好像那晚的宁明俊拿着刀子的情景犹在眼前。

    田立忠也皱起了眉头,现在的心里很乱,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到了学校,目送他们进去,他也和何海生离开了。

    “老何,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田立忠叉着腰说道,毕竟何海生这次亲自送吴家丽和吴镇峰,还真的不像他的风格,不知道的还以为何海生今天也不正常了呢。

    “老田,他们又不是凶手,留在警局只会耽误学习。”何海生轻声说道,但是脸上一脸的坚定,田立忠觉的不对劲了,为什么何海生这么肯定,难道查到了什么。

    何海生好像明白田立忠的心思,摸了摸下巴才开口:“宁明俊已经承认了。”

    这句话就像是快石头一样砸在了田立忠的欣赏,生疼生疼的,宁明俊居然亲口承认他杀了人,他不是精神失常了吗?

    “回去看看就知道了。”何海生略显沉重的语气,还不等田立忠说话就钻进了车子,田立忠愣了半天,才钻进去,心思还在宁明俊身上,宁明俊真的杀人了,他可要好好的问清楚。

    警局里比以往都要安静,那些一起搭档过的警务人员都没有走,站成一排,个个脸色都不好,看到田立忠走到,都齐齐的打招呼。

    “老大。”但是气势相比以往的要小很多,宁明俊的杀人的事他已经承认了,警局里的都知道了,大家毕竟都和宁明俊搭档过,心里难免很不舒服。

    宁明俊在审犯人的房间里,耷拉着脑袋,这样子的安静摸样还真的不像是精神失常,或者说已经恢复过来了。

    “宁明俊,你为什么要杀人?”田立忠语气平静,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真的很愤怒,都是在一起办案这么多年的好朋友,现在弄成这样子,还真的有点心痛。

    宁明俊没有说话,而是仰起头看了一眼田立忠,然后又低下头去,身后的是笔录员,他将手里记录宁明俊说的话的笔记本递给田立忠。

    上面写着宁明俊是误杀,以为张家成是鬼,这样看似说的通,但是真的是这样吗,田立忠还是有些不相信。

    “老何,既然宁明俊都承认了,就交给法官处理吧。”何海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若有若无的叹气响起,田立忠将手里的逼近本握紧,看向了始终低着头的宁明俊,唰的将本子丢在地上,“明天把他交给法官把。”田立忠说完头盯着宁明俊几秒,他一点反应也没有,让人怀疑这笔录是别人伪造的,但是警局里的人都不可能会伪造了,田立忠走了出去,走了那排人面前。

    “行啦,明天还要做事,都回吧。”田立忠低声说着,可是他们都没有动静,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特别是小超,他犹犹豫豫的好像有话要说。

    “有话就说。”田立忠撇了他一眼,小超犹豫了一下,才仰起头看着田立忠还有田立忠身旁的何海生。

    “老大,宁明俊是不是吸过毒啊。”小超语气很怪,好像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一样,而田立忠也吓了一跳,这宁明俊吸毒的事只有他和何海生知道,怎么小超也知道了,而且看来这警局里的人都知道了。

    “我们都收到了宁明俊吸毒的短信。”小超将自己的手机掏出来给田立忠看,这是个陌生的号码,警局的其他的人也纷纷将手机掏出来上面都有一条这样的短信,警察吸毒这时间多么轰动的事情,要是被老板知道了,宁明俊就再也当不了警察了,但是现在宁明俊又杀了人,怕是更逃不过判刑了。

    “老大,我们还查到这个手机号码是张家成的,所以。”其中一个警员支支吾吾的说着,但是却没有说全,好像是不敢说。

    “所以我们怀疑,是宁明俊报复张家成,才杀死了他。”小超接过了话,原本宁明俊是说自己误杀,现在又有了杀人动机,看来宁明俊真的逃脱不了,但是田立忠不明白的是张家成是怎么知道宁明俊吸毒的。

    “行了,都回去吧。”何海生开了口,几个人对视了几眼也都走了,警局里只剩下了何海生和田立忠。

    “老何,你觉不觉的这件事有蹊跷?”田立忠轻声问,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叩响打火机点着,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吐出来。

    “恩,是挺蹊跷的,宁明俊被我们发现的时候,情绪很稳定,很明显是被什么吓到了。”何海生吐口气说道,然也掏出一根烟来抽,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而入眼的就是一个小狱警,他面色恐慌,因为跑的很快,此刻喘着粗气,脸色泛红,跑进来的时候,站稳脚步。

    “老大,宁明俊中毒了。”狱警顿了一下说道,田立忠和何海生对视一眼,然后脚下生风一样的跑了出去,这狱警刚一转身就没影了。

    宁明俊中的毒昏迷,这真的很蹊跷,在牢狱怎么会中毒的呢,田立忠和何海生等在抢救室外,等到那个小狱警赶来的时候,何海生急忙冲过去抓住了他衣领子,狱警也被吓了一跳,支支吾吾的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我问你,在牢里都能中毒?怎么回事?”何海生吼道,有几个路过的医生朝这边看,田立忠急忙过去拉开了何海生,毕竟现在在医院。

    那个小狱警,也知道自己犯错了,顿了半天才开口:“老大,那个宁明俊说想吃炒粉,我和他也曾经是朋友,就帮他买了,我不知道怎么的就中毒了。”小狱警说完低着头不敢看田立忠。

    “你在哪里买的,去查了没有?”田立忠好声问道,那个狱警就耷拉着脸也不说话了,半天才才开口:“那时候正好路边有个卖炒粉的,可他现在已经不在那里了,那时天太黑,我也没看清长啥样子。”狱警真的快哭了,记得当时还有两三个人一起去买炒粉呢,怎么他们都没事呢。

    “他要吃炒粉你就要给他买啊?”何海生真的快被气死了,平时看着狱警挺精明的一个人,怎么这种时候就不知道多想想呢。

    “我,我对不起,老大。”那狱警头都快迈到地上了,看来也是知道错了,更何况现在讲这么多也没有什么用了,田立忠拉走了正要发火的何海生,那宁明俊已经进去一段时间了,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了。

    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抢救室的人才走出来,两个医生推着单车,上面蒙着白布,而这意味着什么,大家都心里有数了,田立忠没有拉住何海生,何海生挣开了他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宁明俊没有什么亲人,是在孤儿院里长大的,现在死了也不知道该告诉谁,田立忠的心突然很痛。

    一声摘掉口罩,一脸严肃的摇摇头:“田警官,病人送来的时候毒性已经控制不住了。”一声低沉的话语说完推着单车就走了,而田立忠怔住了半天,才被狱警的哭声给叫回来。

    “老大,是我的错,你抓我吧。”

    田立忠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又不是你害死的,跟我回警局吧。”田立忠说完呼了口气,眼睛红红的,但他努力睁着就是不想让眼泪掉下来,宁明俊他还这么的年轻。

    而刚回到警局就看到了何海生一脸气冲冲的手里拿着车钥匙,田立忠急忙拉住了他,他这又是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