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隔壁的“鬼”声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48本章字数:3023字

    张天利静静的听着田立忠的诉说,仿佛在听一个天方夜谭,嘴上始终带着笑容:“黄警官,你难道经历过?为何?”

    张天利根本不相信警官的话,眼中的笑意是最大的讽刺。

    田立忠望着张天利无动于衷的样子,心中不禁一叹:“这是十年前那个档案中的疑犯的回忆,好像他是唯一的幸存者!而且他还是被人……”欲言又止的停下了自己的接下的话!深觉言多必失,田立忠不再多言。

    “老田,我那时候没有参与那个档案,你好好跟我说说当时的案件呗?”何海生集中心智岔开话题,生怕田立忠接下来的话真多会使他丢掉工作!自己虽然看过那个档案,可是那个档案不是一人的笔记啊!当年……唉!

    “惊叫声惊动了外面望风的几人,几人急忙冲入洋楼,可是进入那个洋楼发生了令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事发生了!张某几人冲进那个洋楼,速度快到极致,只为营救自己那个伙伴!可是在冲向二楼的时候,不知道为何自己和伙伴竟然永远的上不到二楼,心急如焚的冲动让几人不停的向上跑,然而每次都跑回了那个挂着旗袍的地方!张某着急之下叫住了奔跑的伙伴,然而奇异的事情发生了,自己的伙伴竟然好像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一般!张某焦急的观望四周,当眼睛重新盯住那个旗袍的时候,才发觉一排排的女尸被人刮在墙边!一张张令人生厌的脸孔,眼珠子不知被谁挖去,只留下空洞的而且深陷进去的眼眶;泛白的脸在皱皱的趴在白色头骨上,即将掉落下来!”黄立忠瞄了一眼惊讶而且还有些出神的张天利,嘴角的笑容变得更加浓!突然有种鱼要上钩的感觉。

    “老田,那个张某后来如何了?你不要吊人胃口啊!”何海生有些着急的说

    “田警官继续啊!咋么突然?”张天利带着微笑说

    我看见你微笑就恶心,不愧是商业界的老狐狸,真难对付!害的老子白费口舌,要不是!你狠的我·····

    “张某身体颤抖的转过身体,眼睛除了恐惧就只有害怕了!”

    “啊!”

    “一身尖叫声猛然钻入张某的耳朵,张某身体不禁一抖,害怕从心底涌出!张某的心从胸膛处直奔嗓子眼!张某小便竟然失调,可是那个时候谁会顾得上丢脸不丢脸呢?黑色从窗外涌进来,一道道明亮的闪电的光芒让张某眼前豁然开朗;张某回头瞟了一眼,不知何时自己身后竟然多了一个黑影,而且黑影上还有几点格外显眼的红色!”黄立忠脸上不知为何竟然流起了冷汗,而且嘴唇也发抖的厉害,好像看见什么恐怖的东西!

    “老田,你没事吧!”何海生焦急的推了一把黄立忠,黄立忠身体受到外力只是摇了一摇,竟然没有任何反应,好像就是一个活死人一样!

    “田警官,你没事吧!”张天利关心的问道

    田立忠好像中了邪,竟然不理二人,好像是鬼上身一样!异常诡异的微笑迅速围绕三人,或许应该说是俩个人,不知何时张天利已经不再这个房间了!那刚才的声音又是从何处传来的呢?何海生紧张的望着周围,小心翼翼的搜索!

    就在这时手机一阵吵闹,让原本神经绷的很紧的何海生身体一阵发抖!紧张的拿出手机,只见手机上闪烁着短信显示,小心翼翼的点开短信;几个硕大的红字带着危险与恐吓袭来,在这个紧张度达到百分之百的世界段这四个诡异的让人有些害怕的词突然出现意味着什么?

    “围墙有鬼!”

    血红的字冲击着何海生的眼球,心下不禁发毛!急忙甩开自己手中的手机,心有余从的恐惧紧紧的环绕着自己的心,手不受控制的发抖;焦急的观望四周,四周的布置竟然没有任何家具,只有光秃秃的坟墓;自己哪里见过呢?

    啊!在洋楼的那片坟墓场。

    何海生拉着黄立忠快速奔向那个悠长而寂静的道路,只跑了几步,只感觉自己身后一股巨力狠狠的把自己拉回;心下一急,挽起袖子狠狠的打在身后那个“鬼”的身上,一股鲜红的血液从额头上奔涌而出,宛如一个妖艳的瀑布!

    “哎呀,老何你没事吧!没事打我干嘛?”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耳畔,定睛一看是自己的搭档田立忠用力的拉着自己,恐惧感也被温馨压了少许!

    “你干嘛拉我,你不知道现在在洋楼,要迅速离去吗?”何海生焦急的转身拉着田立忠冲向那条明朗逃生路吗?可是当自己回过头,哪里还有什么路,竟然只有一扇悬空窗!急忙向后退去!

    “老何,你咋么了?”田立忠温馨的声音重新出现在自己的耳边,手用力握住那只宽大的手,生怕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张天利呢?”何海生焦急的问道

    “老何,你是不是糊涂了?我们刚从他家回来啊!”田立忠奇怪的问

    “是吗?难道是我自己记错了?”

    何海生用力摇了摇头,想去除自己的恐惧;就在这时一声梦幻般的声音重新出现在自己的耳畔;惊异的望向那个声音的来源处,只有一堵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墙,哪里有什么声音?可是就当放松警惕的时候那个声音再次出现在自己的耳边!

    “老田,你听到什么没有?”

    田立忠凝重的点了点,惊疑的望着那个熟悉而带着陌生的墙,感觉有一双幽怨的眼睛盯着自己;死死的锁住自己,不让自己从这离开,好像是有个!后来自己都不敢在想下去了,向何海生的站出挪了挪脚,随手拿起一根扫帚为自己壮胆!

    “你听见什么了?老何”小心而且低声的问

    “听不太真,只是模模糊糊,隐约感觉是在说那几个字!”何海生有些胆怯的说道

    手机在这时猛然间响起,而且奇诡的是俩个手机竟然一起响起;二人对视的望了一眼,眼中的恐惧尽显无疑;额头上的汗水不停的滴落,一滴滴在地板上的回声在整个办公室不停的响起,让硕大的办公室增添了一股诡异!

    “老田,我看咋俩还是不要看手机了!”何海生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躺在沙发上的手机,泛出的血红色,一脸的严肃在恐惧而诡异的环境下显得独一无二、还有股祥和而且坚定!

    “好!”田立忠瞄了一眼沙发上的手机,心下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那栋洋楼呢?手用力的握了握自己手中的扫帚,为了给自己一份安慰!另一只手用力的拍了拍何海生的肩膀,以示安全与心灵上的安慰!

    就在这时那声越发清晰的声音出现在耳畔!让二人的身体不自觉的颤抖,带着血色的图像在脑海中回荡!

    “围墙有鬼!”

    耳熟能详的声音带着幽怨与孤独,还有一股怨恨在空洞的办公室回荡,格外的真切!心下不禁开始怀疑自己和何海生是不是还在那个名存实亡的洋楼内呢?握扫帚的手因为过于用力而显得关节泛白;豆大的汗珠不停的从脸庞滑落,为这个诡异的环境添加了恐惧!

    “老何,你听见什么了?”田立忠自欺欺人的问道,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带着恐惧望向何海生!此时他似乎是亲身体会到了死亡的气息,这种感觉,带着分毫的惊悚,

    “我听到那句话了!”何海生清晰而且真切的说,脸部上的肌肉因为害怕而抽紧!

    “你们谁也逃不了!”

    一个猛力的撞击冲向二人的心口,那就完整而神秘,带着诡异的话语从那堵熟悉的墙上滑出,迅雷般的速度直击胸口;沉闷的气氛在办公室回荡,有着一种诡异在飘荡,仿佛是一个身着旗袍的女子在幽怨的盯着自己!

    猛然看见那堵洁白的白墙不知何时竟然变成一堵幽静的、泛黄的、诡异的铜镜;一个身着清朝时期服装的女子,优雅而缓慢的梳理着自己的头发,一个闪耀的玉戒在中指间闪耀,透发着久远的气息!

    一束头缓慢而且悠然,应该是清朝那家富家的千金吧!泛白的玉手有股少见的红润,不对,不应该是红润而是鲜红的,好像是血液的模样!泛白的旗袍诱发出一股浓浓的腐臭味,让鼻子生疼生疼,仿佛刚从地下出来一样!

    那个女子僵硬的转头回望,缓慢而且是那么的诡异!完全不像是活人的脖颈那样灵活,完全是?田立忠和何海生对望一眼,这太诡异了,脸上的害怕让二人心中没底!紧张的观望那个缓慢的转头的女子,心中不停的祈祷那不是自己想的那……

    手机在这时再度响起,血红色的屏幕在夜晚显得格外刺眼,心下不禁开始狂跳!一双双幽怨的眼睛直视二人,有股被野兽盯上的感觉,心下不禁发毛!田立忠小心翼翼的回头观望,可是令自己没有想到的是哪张脸竟然是!

    竟然是!死去的张家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