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 血雨漫天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48本章字数:3053字

    “嗯,爸爸!我知道了!”田沫沫咬着牙齿说,有股女孩天生受气的表情!

    田立忠装作没有看见女儿的表情,微微一笑,是苦润:“女儿,父亲多少天没有再陪你了?”

    意味声长的问语让田沫沫的身体微微一怔,眼睛在闪烁着有股血液的刺痛色!

    “大概是三个月吧!或许更长,反正是很长时间没有认真的陪过我了!”田沫沫的泪水不自觉的从眼眶中钻出!晶莹的泪水在空中显得格外的明显,有种嘲笑的味道,在责怪田立忠为什么不陪自己;可是自己也知道父亲忙,可还是想要知道为什么!或许要的只是一个安慰吧!

    田立忠望着那颗嘲笑的泪水,苦润的笑容再度挂上自己的脸庞,一直严谨而且意气风发的自己;今天有些痛苦的说:“是啊!这么长的时间,爸爸对不起你啊!”

    田沫沫望着自己爸爸瞬间苍老的面孔,微微一颤,由衷的发现自己爸爸老了;而且是那么的弱不禁风,哪里还有什么伟大的背影之类的,怪不得责任需要父亲承担;手不禁拉扯忸怩着自己的裤条,以证明自己还是那个小女孩,爸爸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警官!

    田立忠看着自己女儿忸怩的样子,一副稚嫩而且露着童真的笑容出现在自己的眼睛前;自己那时候是那样的快乐,坚强,而且是那么的坚持着;一生只为那个誓言与梦想活着,几时可曾陪过自己的女儿?

    “来,沫沫;吃饭,这几天爸爸休假,陪你好好吃饭!”田立忠轻柔的说

    田沫沫微微一笑,看着自己的父亲,露出幸福的笑容:“嗯!”随手拉过凳子坐下,接受着爸爸多年后今天重新给的关怀!

    何海生瞄了一眼田立忠有些疲倦的脸庞,微微的摇了摇头;你还是那么喜欢逞强,那么喜欢隐藏;何必让自己活得那么苦呢?看着田立忠眼睛中痛惜的眼神与割舍后的思念,一股厌恨自己的感觉直涌心头,有种!

    “沫沫,以后不可以玩这种游戏了!对你的身心有影响!不是不让你玩,而是你即将考大学,万人过独木舟啊!”田立忠语重心长的安抚着

    良久田沫沫抬起头,一脸灿烂的说:“嗯,爸爸;我知道了!”

    一段饭后,田沫沫兴高采烈的背着书包去了学校,当然书包只是在田立忠欣慰的眼睛里!

    何海生苦润的笑容高高的挂在脸上,看着那个远去的背影,低不可闻的叹息,;唉,你还是你,还是那么的强势与高傲;可惜时间不可能受你你的控制啊,事情永远都跑离你我二人!

    “老何,我为何感觉那个游戏诡异的过于了?”田立忠声音有些冷的说,还带着一丝疑虑!

    “嗯,是有那么一点,是用神秘的诡异来说;而且那种感觉我在那个地方有些同样,是那么的让我毛骨悚然!现在回想起来还有点害怕!”何海生心有余悸的说

    “老何,我想探明那个游戏,所以必须从新开始看!然而很可能就此害怕而死,尤其是那种让我感觉恐惧的背后叫声与动作;仿佛真的进入了那个游戏一样!”田立忠心中不停的打鼓,冷汗从脸上慢慢的渗出!

    “老田,不如我们这样吧!相互交换的看,因为听永远比视觉给的冲击要小,而且如果一个人做出什么不正常的举动,另一个也可以瞬间跑上去拉一把,把生命挽回来!你说可行不?”何海生沉思片刻说

    田立忠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你说的可行是可以,可是那个视屏一直放不会停,所以造成会遗漏掉些内容;如果俩个人分开,那么看的那个人的压力那就不是一般的大了,应该可以说是二倍的概念;那样发生危险的概率就不是一般的一点了!”

    场面陷入一阵空荡的寂静,微微的话语让俩个警官失去了对策,着实因为那栋洋楼带来的冲击过于的高了;而且那桩案件是那么的诡异,那个场景案件的害怕到恐惧;一声声的吼叫让人不寒而栗!

    整个客厅没有任何动静,只有那个高高挂在墙壁上的时钟还在证明时间根本没有停止,只是在一定的层次上做出了恐惧的催命声!

    良久良久,一声恐吓打破了寂静声!

    “啊!”

    一声凄凉的惨叫声让二人浑身一抖,因为这个时候出现这种声音,简直让人难以······!

    “这声音为什么让我感觉是临死的感觉?”何海生的声音有些颤抖的说

    田立忠惊讶的笑了笑:“这事情是不是有点?过于诡异了?”拿着茶杯的手不知为何颤抖!

    “我看还是出去看看吧!”何海生胆怯的说

    田立忠点点头,无奈的说:“走吧!”随即拿起门口的扫帚,因为上一次就是这个原因;还有那个事情让自己至今难忘,不对啊!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东西,唉,人老了,记性也下降了!

    何海生望着出去的背影,有种不祥预感再度涌上心头,是那么的真实;不会又要发生什么吧!

    “老田,等一下!一起出去吧!一前一后我有点不放心啊!”

    “好吧!那一起去看!”随即停下脚步,看着传来声音的地方

    二人肩并肩走向那个地方,笑容上是久远的那种激动!

    “老何,我问你一句?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东西!”田立忠声音僵硬的问

    “啊!你记什么了吗?”何海生的笑容有股怀疑,还有点奇怪!

    田立忠望着那个奇怪的笑容,诧异的问:“难道我真的忘记什么东西了吗?”随意的话语让整个空气中添加着一种痛苦与无奈!

    何海生看着田立忠紧张的表情和激动的动作,微微摇了摇头:“没有,我们还是早点去哪个地方!”

    田立忠狐疑的看了会何海生,无奈的摇了摇头:“难道我自己看错了?”率先走向那个地方,毫不理自己的战友;仿佛只在乎那段失去的记忆!

    何海生脸上挂起苦润的笑容,脸上微微抽搐,希望你可以自行恢复记忆;不然我真的不忍心告诉你那个在我心中的秘密,是那么的让我心痛呢!是我害了你,所以我必须要保护你这个挚友,兄弟!

    快步追上田立忠,笑着说:“老田,还是不要想了!我们还是要以人命为重啊,看哪里是不是和那个有些有关?”

    田立忠瞄了一眼自己战友斗志昂扬的脸孔,难道一笑:“好,不管往事如何,我们只需过好以后;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这个花红酒绿的世界而起到守卫的责任,你说是吗?”用力的招了一个快速前进的手势!

    何海生微微一笑:“冲啊!”一个快步跟上田立忠!

    一切的举动只为让你们更快的接近死亡!

    血红的屏幕因为暂停时间有些长,变出这个血红的字体,是那么的诡异;是不是真的一切都为了让你变得更加落魄,神经紧张,知道死亡的那一刻都怀着恐惧?

    你的眼睛是不是会永远盯着这个美丽而残忍的世界呢?我们的到来只为活着的你而存在;一切的开始,只为让你更快的知道那个结局是那么的美妙与动人!

    血红色的屏幕不停的变换,让真个屋子蒙上一层浓浓的血液,仿佛这个房间真的只为那个世界的通道而开启的!

    如果田立忠和何海生在这里,是不是就不会去哪个地方了呢?是不是会重新思考这个恐怖的问题,而做出另一个举动,然而一切的举动真的只为你而变化,还是那个世界只为你变动呢?血红的颜色是不是一种特殊的警告,那么一直红色那是什么?

    田立忠望着那个黑漆漆的洞口,微微一笑:“这是不是像小说上写的历险记呢?我们这么大了竟然还会重新介入这个世界吗?”

    “是啊!我好怀念那个时代啊!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只为了自己一时的快乐,真的是那么美好!”何海生具有诗人的情怀感叹道

    “老何,我真的好像再再来一次,有句话叫做谁年轻没有疯狂过!那我们就再次疯狂一回吧!”田立忠向着那个黑漆漆的洞大喊

    “老田,那我就让那句话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改变成谁说年老不能疯狂吧!”何海生学着田立忠的样子向那个黑漆漆的洞做出宣誓,证明自己还是有童心的;率先迈入那个洞口,脸上有股浓烈的阳光气息在荡漾!

    “老何,你好好的咋么不走了?”田立忠紧随其后的笑着说道,仿佛真的回到那个年龄一样!

    “老田,我们老了!”何海生无奈的说,伴随着叹息

    “啊!你说什么啊!刚才还斗志昂扬的,现在又变成死灰了?这可不像你啊,老何!”田立忠无奈的说

    “什么啊!你行你上啊!你让我如何进啊!俩眼抹黑的!”何海生无奈的说

    “也是哦!那我们回去好好的研究一下这个地图,可能性;这么多年的警察可不能白当了,你说是不是?顺便准备几个手电!”田立忠拍了怕自己的额头,责怪自己没有任何记性与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