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血色祭奠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48本章字数:2953字

    田立忠和何海生看着那个血液般的屋子,心中均是一怔,小心翼翼的走向那个熟悉的地方;脸上挂着苦润的笑容,用力摆了摆手,证明自己身体还是有知觉的!相互看了一眼,顺手拿起屋外的斧子,冲进去准备和歹徒生死搏斗!

    可惜的是屋内哪有什么歹徒啊!家里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只有那所谓的艳红;只是那种血液是不是有点过于真实了,仿佛真的有什么!眼睛不忍的看向那个光源处,也就是那台散发着危险与诡异的屏幕!

    “小心围墙有鬼哦!你们谁也走不了!”

    何海生迅速站起身,死死顶住那个屏幕,仿佛中邪一般!

    田立忠诧异的拉了一把何海生:“老何,你没事吧!你这是咋么了?”

    何海生一脸的怀疑,只是脸色过于苍白根本看不出任何怀疑的感觉,只有害怕的感觉:“这则么可能?这有什么关系?”

    田立忠望着自己的战友何海生,无奈的摇着头,何海生怪言怪语的仿佛疯了一般;心下着急的用力闪了何海生俩耳光!

    “啪啪”

    清脆而响亮的声音让何海生如梦方醒,诧异的看着田立忠,小心的抚摸自己的脸;为什么自己的脸会如此滚烫呢?眼睛不禁看向唯一在场的那个人,自己的战友;只见一个高高仰着的手和手掌泛红!

    “老田,我今天和你拼啦!你竟然敢打我!”何海生用力虎扑上前,狠狠的打向田立忠

    田立忠左躲右闪不过,被揍了俩拳,怒火燃烧狠狠的还手!

    血红的屏幕上写着一行令人惊讶不已的话

    “小心自己身边的人,他或者他都有可能被鬼利用哦!”

    墙壁上挂着的时钟不停的转动,好像催命的钟声,仿佛也是嘲笑二人的话语!

    “哎呀,爸!叔叔!”

    一声惊天霹雳的声音在诡异的房间炸开,恰好阻止了二人心中不甘的怒火!

    “你们俩个是干嘛呢?为什么家里吵得!?”田沫沫的声音再次从手机中传过来!原来是田沫沫心下害怕自己的父亲因为那个游戏而痴迷导致!所以才着急的电话过来,为什会接起那段电话呢?因为二人你踢我打的时候,田立忠的身体真好压在手机上!

    “哦!沫沫,没事,你到学校了吗?”田立忠微笑着回答自己女儿的话,轻轻的揉着自己脸上的伤疤,疼的直吸气!

    田沫沫听见自己父亲不对劲的声音,心下疑惑:“爸爸,真的没事?家里吵得过于厉害了吧!”

    “没事,真的没事!”田立忠故作强硬的装作没事,安慰着自己的女儿:“女儿你先去上课吧!”

    田沫沫虽然心下疑惑,但是按照父亲往常的做事风格不可能骗自己,也就安心的挂了电话:“爸爸,那我先去上课了!拜拜!”

    田立忠狠狠的盯着何海生:“你是不是中邪了?我把你拉回现实,你倒好,竟然会反过来打我!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你还是是不是人啊!竟然对自己的战友都能下手,你现在真的可以了啊!”

    何海生看着怒火燃烧的田立忠,火冒三丈:“你为什么打我啊!竟然还那么用力,你难道不知道你的力气可以打死人啊!也就是我,不然其他人还不知道会被打成什么样呢?”拳头因为过于用力骨节而泛白!

    “你不知道你刚才中邪了吗?”田立忠火冒三丈的说:“你站在哪里一动不动,死死盯着那个屏幕,你还让不让我活了?我这是救人都救出害了啊!”

    何海生看着田立忠愤怒的话语,自己会向刚进来的时候,自己好像是看见什么东西了!是和洋楼有关,着洋楼的范围是不是太广了啊!竟然都可以?难道真的有鬼?眼睛不知觉的又看向那个红色屏幕!

    “一切的动力只为索取你生命而努力!”

    何海生的眼睛即将再度陷入痴迷,口中还发出一阵一阵的怪音!忽然一个有些雄伟的身影猛然堵住屏幕,泛红的颜色猛然变成黑色还有点不习惯;还有一个特殊的东西向空中扬起,是什么来?

    “你不要打我,我还没进去!”何海生急忙向后退去,躲避那如风一般的手掌!

    “你没事就好,我还以为你有进入那个虚拟世界了!那个游戏真的有那么吸引人吗?”田立忠有些质疑,想转过身看哪个特殊而神秘的血红色屏幕!

    “老田,你还是不要看了吧!我们还是感觉准备那个黑道内用的物品吧!一定要查出那声惨叫是则么回事!”何海生脸上有些焦急的拉住田立忠

    田立忠诧异的看着何海生,对面的脸部为什么感觉有股阴谋呢?用力的挣扎要看那个屏幕,仿佛被鬼上身一样!

    何海生着急的拉住田立忠,心下不停的在捉摸如何可以让他打消念头呢?

    “啊!”

    一声凄凉的声音再度出现在这个地方,黑尘般的诡异再次蒙住这个房间,整个房间蒙上一层黑暗中;整个时间都是因为这样才出现的恐怖,是不是因为那个地方?

    田立忠何海生对望一眼,远远的眺望远处那个声音的来源,为什么总感觉哪里和洋楼有关呢?拳头不知间握的紧紧的,青筋在拳头面上显的很真,如一条条巨龙在翻滚腾跃;一切只为了让你们更快的接近死亡?

    “老田,我们还是出去找物品吧!地图就算了吧!因为每个地方都难不倒咋俩个,你说是吗?”何海生认为什么地方不如洋楼危险,但是这个地方的危险也不是特别的低,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田立忠沉思一会,点了点头率先走出:“我们还是要进行那段重温的梦,勇敢向前冲吧!用力的挥动自己的手,一切都为回到那个年少轻狂的时代!”眼睛不经意间看了一眼那个红色的屏幕!

    “你们的命运时时刻刻在用生命做赌注,再用自己的无知来拼搏,用自己血液和自己斗争!”

    这段话是那么残忍冷血,仿佛这个世界真的被他们控制一般!

    何海生拍拍的田立忠的肩膀:“走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一个动作让自己的生从鬼门关拉回来,不禁有些后悔扇何海生的耳光了!

    “你们的动作是徒劳的,死亡先知现在就欢迎你们的到来!”

    屏幕上血红的字体仿佛真的有什么鬼在时时刻刻盯着自己,只让你在恐惧中死亡

    田立忠微微一笑,快步追上了何海生:“走,为我们童真的梦和青春的轻狂而奋斗吧!”

    何海生深有韵味的看了一眼田立忠,爽朗的一笑:“哈哈,你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哈哈!”率先躲开

    田立忠看着何海生鼻青脸肿的笑容,透发着阳光的笑容,只是有难看罢了:“感觉走吧!我还想下午回来有饭吃呢!”

    何海生望着田立忠的背影,微微一笑,你一定会恢复自己的记忆的;世界是美好的,而你是美丽的!

    黑漆漆的洞透发一阵阵冷冷的寒风,晴天白日的时间竟然有股地狱般的阴冷!

    回应不停的在这个黑洞中旋转翻滚,只为让恐惧更加的逼真,田立忠自我安慰式的想着;脸上不知为何始终挂着笑容,好像真的回到那个青涩的童年时代,只是那些青紫真的有些难看!手中手电散发着一点莹白色的光芒给自己心中一些安慰!

    “老田,你不进吗?”何海生诧异的问

    “老何,我发现一个问题,这是不是有点?”田立忠惊异的说

    “什么?”何海生看着田立忠有些严肃的表情,猛然感觉事情已经超出自己的控制的范围!

    “我发现这个黑洞是通向那栋洋楼下面的,而且依照着个洞的仓猝性可以断定这个洞是逃生用的!所以·······”田立忠死死盯着那栋伫立的洋楼

    何海生听着田立忠的讲解,微微一笑,他终于恢复了判断能力;快步走上前,望向那堵有些血色的红,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现在任何事情都和那栋楼脱不了干系了,所以我们必须想继续活下去,就必须和所谓的鬼做斗争,不管鬼还是人!”

    坚定的语气、简单的话语、强势的霸气在这个黑洞中久久回荡,不能散去!

    田立忠瞄了一眼远处的洋楼,回望了一下自己的家,苦润的笑了笑:“走吧!我们必须战胜,这次看来要听你的了!”

    何海生微微一笑:“那你是不是应该吧武器拿上呢?”

    所谓的武器就是管!

    “这个美妙的地下世界好久没有来人了,希望你们可以再次见到我的转达!”

    一串血色的字幕出现在田立忠何海生的手机中,一种危机感袭击二人!

    “开始你们的冒险吧!我心爱的勇士们!”

    俩份血色的彩信为这个未知的冒险蒙上一层深不见底的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