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夜游神的要求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48本章字数:4094字

    何海生眼睛中除了迷茫那就是偶尔会闪烁一下,僵硬的身体慢慢的挪着向前走,眼睛中血光透发着骇人的诡异;黄泉的水不停的沸腾,一切的感觉全部在脚下那个血色的池内沸腾,仿佛即将让淹没自己;可是自己现在的心从来不会在乎这些所谓的事!

    可是前面自己看见一条奇异的路,为什么?或许只有鬼世界才可以做出来吧!因为自己感觉猛然之间血色的眼睛中出现了很多鬼怪,而且是那么的多,左右观看旁边多了很多鬼怪与鬼差,还有一个浑身透发黑墨般的光芒;这是谁?难道是那个神?

    何海生的心再次被拉回了这个世界,也错过了一次醒来的感觉;定睛一看是一个三头六臂的人,难道是哪吒吗?可是哪吒的样子不是那个样子啊?应该是绚丽的祥和而且威武的样子啊;这个有些可怕的鬼是谁?

    黑墨般的人狠狠的看了一眼河海生,好像可以知道何海生在想他一样:“难道这个怪物可以知道我在想什么?而且那个样子也怪怕人的!”何海生微微摇头,眼睛盯着那个怪物,想知道他是不是会知道自己的想法!

    这次的事又被自己给知道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预知到了!那个可怕的怪物竟然可以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而且好像还不止他一个,为什么一次变一个面孔呢?虽然面孔都有些怪异,但是也不算太丑,只是有点太凶,大概估计天生长得那个样子吧!

    黑墨式的脸冷冷的看向何海生,随手把傍边一个想要混水摸鱼的冲过奈何桥的魂魄扔进了黄泉的血池内,仿佛是在给何海生示威似的;何海生身子一怔颤抖,这也太恐怖了,我还是回去吧!只是后面又是一个相似的人,也是脸色黑的如碳一样;眼睛中有种吓人的黑色,真他妈的诡异!这是想把我带进死亡的沼泽里啊!

    眼睛随意的瞟了一眼远处的黄泉,被扔下去的鬼魂身体上有股黑烟在冒,还有一缕缕的绿色液体在冒,就像家门口那口泉水似的,一直在向上涌;而且不一会黄泉水再度沸腾起来,一股血红色的液体在空中溅起,让下面的鬼魂发出一阵阵惨叫;一条条身黑牙白的狼瞬间扑冲上来宰杀那些被扔进去的鬼魂,一颗颗吐着蛇信的毒蛇不停的看着过往的人,仿佛是在数着鬼魂的头发,只等自己数清楚之后它就会发动进攻,攻击那些作恶多端的鬼魂!

    何海生的身体用力的抖了抖,这时间、这地点、这感觉真的有种让我难以逃出啊!等等,逃出?逃出升天,为什么和那个游戏的名称是那么的符合呢?奈何逃出,奈何桥上逃出升天,着个难度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为何我现在感觉自己可以逃出去呢?现在也没有那些鬼叫声,腥臭味呢?”何海生有些疑惑的问;用力的摆动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好像自己的胳膊上有个人在死死的趴着,微微摇了摇头,这什么和什么啊?

    只是眼前的那些恶鬼,善良的鬼不知道为何,竟然都开始攻击自己;何海生死死地摇头,可是感觉自己的胳膊根本不受任何控制,竟然动不了;最为诡异的是自己的胳膊竟然有种疼痛感在自己的心间回荡,难道是自己被鬼咬了?

    用力的胡乱挥动胳膊,眼睛死死盯着远处那些让自己畏惧的鬼神,可是现在的鬼神哪里还有刚才攻击自己的那种凶神恶煞的表情;全部的鬼神都不看自己一看,只是向刚才那样陆续的向奈何桥对面走去,微微摇头,为什么自己刚才会出现那种感觉呢?

    可何海生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刚才差点被自己的儿子重新拉回现实,实际就是差那一步而丧失了回去的可能性!

    “你们为何对我这么凶神恶煞的?”何海生有些困扰的问,眼睛中有股疑惑!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你是从血池来的人,我们想看看你这个唯一活下的人是凭什么本事儿活下来!”那个黑的如墨的人,不对,是鬼!

    何海生惊讶的看着黑墨鬼,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为什么要和我比?难道从前就没有从这里经过吗?”神色紧张的看着对面的俩个鬼,眼睛微微的发光,好像是死亡的待使重新复苏似的,在接待这些所谓的鬼!

    “有,绝对有;不过起码也是几百年前的事了吧!虽然十恶不做,但是他竟然可以从那些鬼墓中钻出来,也算是一大幸事吧!因为他的实力强大的让我不可以想象!”那个如墨的鬼,凝思片刻说!

    何海生认真听的不是话的内容,而是震惊和那三个强势的字眼,几百年前,小心翼翼的问:“你们现在活了多长时间了?几百年?几千年?还是几万年?总不会是盘古开天那个时候就活着?”

    几个鬼,或者是神看着何海生眼中的震惊,露出一抹嘲笑,但还是认真的解释:“不知道,或许是几千年,也可能是几万年吧!已经不知道自己活了多长的世界年代了!”有一丝悠长的感叹在历史的长河中流淌!

    “那你们到底有几个啊?”何海生看着又出来的俩个黑体的鬼,有些无奈的问

    “兄弟们出来吧!”随声出来,只见八个都是一般无二,黑的要命!

    “你这个是不是有点?你们是什么啊?”何海生无奈的问,惊异的让自己都有些痛苦,这如何打啊?还让不让我活了啊,八个啊!

    “八个,这么多!!!”何海生猛然想起,背后还有人,回头一看,只见同模同样的黑炭看着自己;这他妈的还让不让让我活了?这也太多了吧,其他的先不说,问题是全部都长的差不多,还让不让我!等等,反正自己已经活不成了,他还能把我如何弄呢?转世不成的我,不惧任何鬼与人,只在乎你是不是可以打过我!哈哈

    “你们叫什么啊?”

    “我们是夜游神,夜间主掌奈何桥!”震耳欲聋的声音让整个血红色的河水再度沸腾起来!

    “你们是夜游神,那日游神是谁啊?”何海生有些焦虑的问,不会又出来16个吧!32个那可不是说说玩玩,虽然自己的命不太值钱,但是那也不是我所可以掌控的啊!虽然自己轮回不成,死不了,但是那32个鬼在自己的身上撕咬那也不是一般的疼啊~!

    “你竟然知道我们?”

    “废话,谁不知道日游神夜游神是奈何桥的最重要的护桥使者!你不要告诉我,你们的名字没有在这个世界停留过?不对,是阳间,虽然你们长的凶神恶煞,可是你们的本性倒是不错的!应该说你们可以让阳间的恶人死掉,简直就是人世间的侠义之士,为了人世间的安宁而守护奈何桥!”何海生胡乱扯着话,想蒙蔽几个人!

    可是一切都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只是让那几个凶神恶煞的夜游神变得更加凶恶,所有的人狠狠的看着自己;这情况是所有的不祥在自己的心头堵住自己的胸口,仿佛泰山般的压力在自己的身后袭来!

    “我说错什么话了吗?”

    “没有,只是我现在听见那个日游神我就怒火往上涌,那个王八!”怒火燃烧的声音在整个空寂的奈何桥上都是那么响亮,眼睛仔细的看着远处那个远处升起的白蒙蒙的烟雾!本来黝黑的脸都有些发红,真的是那么的真实!

    “不知者不怪,还请几位见谅!”何海生小腿的打转的即将坐在地上,把这十六个死神般的存在惹怒了,自己肯定是没有好果子吃的!而且看那涨红的脸就说明他是多么愤怒了,恐怖的眼神盯着自己,苦的只有自己;怪不得自作孽不可活,我真是活该啊!

    眼睛看着对面的那几个发怒的神,沉思如何让应对,那么狠日游神;那么就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欠揍,要不就是想打又打不上的人,就像虚拟世界上的聊天一样!手不停的挥舞,好像在召唤着什么!

    “不知各位为何如此狠日游神呢?他难道在哪里损害了各位的利益?”小心的估计都开始怕蚂蚁发出一点声音,渺小的自己面对这么多的神,凶神恶煞的就是往死吓人吓鬼的啊!真不知道为何会用这种匹夫呢?

    何海生永远不会知道,这几个匹夫可是在地狱是数一数二的人物,除了十殿阎王可以管制几人,其他人他们都不会正眼看一眼;当然所谓的日夜之神既然可以并称,那就不会害怕另一个了,不过好像所有的比武都是日游神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活在黑暗中的生物的脑子有点低下的原因?每次挑战都是夜游神,而且每次败的也是他们!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是兵书上著名之语,也是兵家祖师爷“孙子”所说,此孙子非彼孙子!

    如此的真正确的话语名言,夜游神竟然不会参考,是不是脑子从小被驴踢了呢?知道对方的实力才可战胜,可惜的是他们也没有认识到,所谓“攻其不备,战无不胜!”也没有人认识道,怪不得你们会百年来没有胜利过呢?活该!

    计从心中起,莫从识中得!

    一条妙计从何海生心中萌发,所谓各取所得,谁也不亏:“几位,我现在想到一条妙计,不知道各位会不会听呢?“故作高深的说,掉不起别人的胃口,何以对症下药呢?自己虽然没有什么知识,但是自认为比这几个武生还是强的很多的!”

    “噢,请兄台快说!”

    “这个嘛!”何海生故作沉默说,微微的笑容在眼中闪烁,一条血红的光芒在眼中打转,就像狡猾的狐狸一样!古代留下的名言生活实录就是你不装作高深就没人会把你当人看,可是翻过来还会被人给供起来,这样的美事自己肯定会选择后者了!

    “什么?”

    “是这样,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我今日竟然登上了奈何桥,你们就应该明白我的所求;然而你我各取所得,皆大欢喜何其不欢呢?人世间没有事事如意,但是起码可以让自己过得更加快乐呢?我今日只为帮诸位兄弟度过苦海,只希望各位可以放在下通过奈何桥如何?”何海生横刀直入主题,开门见山的说

    “这个恐怕为难我们了!”

    “你换个其他的条件吧!”

    “你先说说是什么条件吧!”

    ······

    何海生心中暗喜,起码这些傻大个已经上钩了,自己放长线钓大鱼何不为自己的利益而快乐呢?

    “各位在下也明白诸位兄弟的难处,那就这样吧!如果我出的注意可以帮助诸位战胜日游神,那诸位就把我放过奈何桥,兄弟我只是从三生石上了解一下自己到底犯下和等罪孽;只要小半日就可以完成!”

    眼睛死死盯住对面的众黑炭神,夜游神的表情凝重,为难的在沉思!

    “诸位兄弟,现在小弟我把方案给诸位一说,希望诸位可以吧接下来的庆祝干的喜庆!”何海生故作神秘的说

    黑炭般的夜游神死死盯着自己,为什么感觉像断案入神的包青天呢?

    “诸位兄弟是夜游神,所以在夜间时间待得时间就会长一些,所以你们的夜间能力就会比白天强,所以诸位兄弟需要做的就是把他们带进夜间的范围内!诸位可明白?”何海生有些骄傲的说,语气中透发着自豪!

    “原来我还以为你可以想到更好的办法呢?原来你只是这个想法啊!我们早用过了,我还以为你会出现更好的办法呢?没想到!”夜游神无奈的说,瞬间从兴奋跌入低谷,就像从事业的巅峰的成功中,瞬间掉入万丈深渊的失败中,挫折死死的环绕自己!

    一双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满汉怒火的看着自己,一股浓浓的火焰即将席卷自己!

    何海生微微的颤抖,汗水从额头流下:“各位兄台可是在傍晚的时候赢的?可否在黎明的世界赢过呢?这个难度想必各位也知道吧!”

    “什么?黎明中赢他们?这咋么可能?”

    “你难道有办法?”

    “你不要骗我们,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