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 沉浸的告别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48本章字数:3903字

    夜游神看着何海生的眼睛竟然是红色,有些愤怒,仿佛即将喷出火来!

    “你们难度不知道黎明的时间可以分为偏黑偏明吗?而且这个时间段,你应该知道他都可以偏向的,不要告诉我你们不知道?”何海生眼神困扰的看着所有的黑炭!

    “这个的确研究过,不过那个时间太短了,我们根本没有任何办法赢啊!”

    “每次都被他们拖到明的时间,我们就必败无疑!”

    ……“诸位兄台,你看这样可以吗?我先站在那个桥口,在说,毕竟我怕日游神接手了,我就过不去了!”何海生有些小心的说

    夜游神沉思片刻,微微的笑了笑:“好吧!”

    不过他们的笑简直对眼球是直接的攻击,而且还具有强烈的伤害性,真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他们很丑?自己小心的挪着步子,慢慢的挪向俩个桥都汇集的地方,每个地方都会出现血红色的脉络,是不是这个奈何桥也有生命呢?‘

    站在俩个桥的汇集地,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为什么会建造俩座!

    一摸一样的桥,一模一样的血色,一模一样的血腥味;到底哪里不一样呢?当自己看见前面那条河的时候才发现那个河水是黄色的,仿佛是黄河的源头,黄河之水天上来,是不是写的这里?不过自己的想法绝对是错的,因为只是奔流到海不复回!

    “各位兄台,这个方法就是改变自己站的位置!就这么简单!”

    “什么?”

    “你是不是想尝试一下黄泉的滋味?”

    “你是不是在戏玩哥几个?”

    ……何海生看着黑如碳的几位兄弟,无奈的摇头:“你们在这里随便就可以让我受折磨之苦,我何必欺骗各位呢?”

    夜游神盯了何海生半响,开口问:“那如何利用那个方法呢?随意的换不会赢的!”

    何海生看着理解自己话的一个人,微微一笑:“的确,如果胡乱的安排必败无疑,而且会输的更惨!”

    眼睛中射出强势的血红色的光芒,冷冷的一笑

    “你们应该有最厉害的!那么就由他对付三个对面的人,然而第二厉害的就对付俩个加半个;半个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和最厉害的击败一个,但是是靠前的,你们必须对付的是最靠尾的一个!”

    “第三和第四对付三个,但是必须迅速解决最末尾那一个,不能让他做出任何反应的情况下就要结束战斗!”

    “而剩下的八个在一起!明白没有?”

    坚定的语气让整个空寂的奈何桥一阵沸腾,有些轻轻的颤抖,难道真的有生命?

    “啊!”

    “这压力也太大了吧?”

    “你还让不让我们后八个活了?”

    ……一连串的抱怨声席卷何海生,都感觉自己的耳朵现在根本就不够用!

    何海生笑意昂扬的看着众位,没有任何的沮丧与失落,只有高深的笑容!自己现在的痛只有自己知道,为什么不说,那就是因为自己是一个俘虏,只有那个厉害的理由才可以解决问题!自己的命还是重要的!

    “你们最后八个一起配合,玩的是默契,你们在一起的合作上,利用最弱的那个弱点干掉它;他可以挡住一个,还能挡住全部的吗?而且你们被击打一掌,那你们要做的就是迅速交换位置,用没有受伤的顶住那个最强的击打,明白与否?”何海生几乎快要把自己的嗓子喊破,才把自己的话说完!

    “那个,我们俩个没有办法对付五个啊?那种攻击力可是不小啊!”

    “我们俩个也没有办法解决三个啊!”

    “我们几个虽然可以拖住,但是他们连在一起,自己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躲避了啊!”

    “而且·····”

    ……何海生用力的拍了拍头,看傻瓜的眼神看着对面的几个神,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为了我的梦我得忍,为了美好的人世间我还得忍,为了真相我还有忍,真是苦死我这个‘老’年人了!我现在感觉自己现在苍老了许多,简直和这些神交流能让现在就急死了!

    “是的,你们也有同样的危险,可是你们知不道,先发制人?”先下手为强,后下手肯定遭殃!

    一个黑碳式的脸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身边的兄弟,让人捉急,一切都让人无奈啊!

    “你们和他们比的是时间,可是你们应该知道明白一个问题!你们要全部第一次的攻击全部击在你们对付的的人中最弱的那一个,最重要的是要第一次就把那几个最弱打的在对你们没有危险!”何海生有些痛苦的说,眼睛中的血光已经从最先开始的强势变成现在的秃废,身体还在抖,不过不是害怕而是被气的!

    几个黑色的面孔看向何海生的眼睛已经从最先开始的嘲笑,轻蔑变成现在的尊敬;敬畏的感觉何海生就是指挥他们的神一样的传说!

    “我现在劝你们几位可以以最快的速度站好位置,而且要让厉害站在最弱的那个对手的对面!不能做出任何的停顿,一定要快!”何海生生有些荣誉的说,眼睛中的眩光在度强势,让众多的声音一下寂静下来!

    远处走来一个个身上闪着炽热的白光,让整个本来诡秘的鬼林变得跟加恐怖;那种白光不是灯光中的白光,而是让人身体发抖的白光,感觉可以把自己的血液冻住,一切的一切都让自己不愿意呆在这个地方!

    “你们赢了之后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不然明的世界他们的身体恢复会很快的!你们迟早会输,只要你们赢了就会把他们气死的!这是重要的任务!”何海生在背后焦急的吼,脚步一点点的向后挪着脚步!

    “这几个傻X是谁?”

    一条条的血液在眼角中透发出一种骇人的光芒,眼睛中的血色在眼角上斜视出一条分散的弧度,是那么的诡异!

    何海生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现在已经进入黑暗的世界了,即将永远的在这个死亡的模拟游戏世界永远的存活!

    慢慢的挪着脚步,希望可以暂时远远的离开这个地方,因为奈何桥的感觉为何现在的自己感觉都前所未有的冷呢?这种冷好像可以把自己冻死,难道现在的自己即将永远变成尸体?当自己的脚刚刚踏上木质的奈何桥上,迅速转身快速的离去!

    希望可以把自己身体上的冷驱赶出去,因为那种冷好像是自己身体上的,仿佛自己的身体即将冷下来在也不会醒来!

    泪水从眼角淌出,那么的晶莹,仿佛在诉说自己的悲伤!

    “爸爸,你没有事吧?”童真的话语让何海生的身体一怔!

    “是谁在叫我?为什么会几次的出现?”何海生有些惊异的看着天空,希望可以找到那个所谓的感觉!

    “爸爸,你不能有事啊!为什么你要如此对自己呢?”童真的声音在自己的心间回荡,而且还有一股血红色的热感,亲情在冲击着自己的心头!

    何海生惊异的看着整个天空,小心翼翼的捂住自己的胸口,轻轻的说:“儿子,爸爸我一定会回来的!你放心!”

    田沫沫惊异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何海生,坚毅的话语说明他的心还是可以摆脱种梦幻游戏的,焦急的摇着何海生:“叔叔,你醒过来啊!这里还有这么多人在等你,你要活过来啊!”泪水在何海生的脸部上流淌!

    童真的脸孔看着田沫沫,只稚嫩的话语:“姐姐,爸爸真的可以醒过来吗?”有魔力般的语气在空洞的室内回荡,让自己的心不禁疚的疼了一下!(声明疚是内疚!)

    田沫沫轻轻的抚摸毛绒的头发,微微的摇了摇头,露出真诚的笑容:“会的,你爸爸一定会醒来的,你田叔叔已经进去去救了!你要知道现在的时间你就要写作业,不然爸爸(何海生)醒来会生气的!”

    善意的谎言在整个世界都渲染了一种快乐,无知的世界有一种亲切在回荡;一切只为你快来,那我就可以拼进以一切,甚至是我这条命;但是你必须争气,不可以把任何的杂念带进生活与学习中!

    转过头看着自己伟大的爸爸,有些沧桑的头发,挺拔的身材透发着伟大;有些不整齐的手,让自己明白自己的父亲就像泰山一样高一样重!

    “爸爸,你一定要回来,还有把何叔叔带回来!”轻轻的说,有种特殊的安宁在里面!

    何海生身体微微颤抖,眼角的泪水冲刷着自己的眼袋,一切的所有都为了自己那个家;自己现在竟然被困在这个世界,除了血液还是血液,为什么没有血液里的情亲让自己感受呢,为什么只有这个伤心的话语呢?阴冷的场合呢?

    “大哥,他跑了,好像神色有些难看!”

    “没什么,他的命或许不久了!”

    “可惜啊!这是唯一个愿意帮助咱们哥几个的!”

    ……沉默的夜游神,眼睛中的竟然透发出一种莫名的悲伤,身体竟然会害怕了;是不是在怕自己失去唯一的东西呢?

    “不行,一定要救他!”

    “嗯,他虽然是一个人类,但是他做出任何的人都不会做的事,虽然做的事不是我想要的,但是今天必须救他!”

    “可是这样!”

    “这样什么?你难道不知道这个方法可以胜利吗?”

    “行了,不用说了,现在所有人听好,如果今天可以赢了日游神,那么就立刻回头去救他,就算死去也不惜一切代价,但是这样做的前提是可以战胜日游神,还有就是他可以活着!”拿着武器的手既然开始颤抖,这是自己多少年前的事了,那个普通的人竟然可以让自己共染!他真的可以称为自己的兄弟!

    何海生永远不会想到,紧紧是自己的一个想法莫略就让自己多了这么多的战友!

    迈着伤感的步伐,倔强的走在这个荒芜的世界,一条条血红的泪水不停的从自己的眼睛滑落;泪水让自己的衣服都变的艳红艳红的,一条条河流般的脉络微弱的跳着;现在的自己每迈一步就会发现自己的呼吸会猛猛的喘一大口气,发现自己的心剧烈的痛!

    眼睛一片蒙黑,所有的一切都是让自己有一些诡异的血红在这一刻消失了,无力的胳膊沉沉的垂在两旁,就像一个没有骨头的人一样;现在的自己好像是一个行尸走肉,没有任何的知觉,只有自己心中最后的信念,向前走,看看自己家人最后一面,虽然是孤寂的石头,但是也可以看最后一次,完成自己现在的梦!

    “咚”

    身体亲密的和地面轻吻,自己的脸紧紧的靠在僵硬的地面,是血面上;艰难的转过身体,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天空中那颗摧残的星星,是一种赤黄色,哪里就应该是自己的家吧!哪里会是自己家的位置呢?

    “孩子,你要好好成仁,不可为我何家丢脸;现在的你或许不会懂养活一个家是多么的难,但是你将来长大,一定要帮爸爸照顾好你的妈妈!现在的爸爸希望可以听见你们的声音,但是爸爸不可能做到!”何海生微笑着说

    “老婆,你要把我们的孩子照顾大,不能让他堕落,现在你是家里的唯一支柱,所有的时间希望你可以帮助田家,因为老田他被我杀了!”何海生悲伤的说

    “老田家的沫沫你为她转学,不可以让她再受那个洋楼的困扰,现在她是老田唯一的家人,你一定要明白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错!老田被我一拳打的消失了,为什么会这样呢?”何海生的声音在整个屋子中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