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2章 美人相邀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1本章字数:2348字

    可是毋庸置疑的说,这胶带还真的不好撕开,很多地方都是贴着肉的,那女人在张新军的怀里也是被他翻来翻去,女人口齿里的迷人芬芳不断的扑进了张新军的鼻腔。

    女人更是娇羞万千,微微有些娇喘:“你,你快点啊。”

    “在弄,在弄呢,催什么啊。”张新军有点喘息的说,他也快要崩溃。

    偶而,还能听到张新军喉咙里‘咕嘟咕嘟’的在一声声的吞咽口水……

    ……天亮了,小区的十八个保安排成了一排。

    张新军站在队伍中间,心里想着昨天晚上那一幕,自己当时刚要趁火打劫干点坏事,警察却来了,折腾了几个小时,但也只弄清了两个歹徒是外地的通缉犯,至于他们为什么来,目的是什么?还是没有搞明白,这不怪他们,因为两个歹徒都死了。

    最让张新军哭笑不得的是,第一个歹徒的死竟然是蛋碰破了,蛋暴而亡,这够稀奇的。

    “一,二,三……”

    “张新军,报数啊!”队长大喝一声。

    张新军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打住了回忆:“四!”

    队长亮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我靠,张新军,以后能认真一点吗!”

    张新军连来呢点头,不过心里愤愤不平的想着,这保安队长亮子整天骚情的很,屁本事没有,就靠自己的姐姐和房地产公司一个项目经理有那么一腿,摇身一变成了队长了,我呸!

    特别是每天早上要让大家站整齐了,到小区里面跑两圈,说是这样可以给业主一个安全感,我日,就你们这几个烂货能给业主什么安全?

    那队长亮子过去是卖水果的,经常被城管追的满街道乱跑,后来实在是干不下去才到了这里。

    还有那个狗子一副油头粉面的样子,据说过去就是个小饭店跑堂的,这样的人能靠的住吗?

    就这些乌合之众,也就是吓唬吓唬小毛贼,真遇上昨天那样的江洋大盗,都是闲的。

    咦,很奇怪耶,今天不跑步了,亮子说他要做重要讲话,还让大家鼓掌,张新军只好跟着大家没精打采的拍了两下手。

    就听亮子说:“大家也都知道了,昨晚上本小区发生了一起恶性案件,还好,在我们共同努力下,歹徒被消灭了,但是,歹徒怎么进来的?我们为什么没有发现?这都是值得大家深思的问题,张新军昨晚上值班,是有责任的,但鉴于在消灭歹徒行动中也有所表现,功过相抵,不奖不罚……”

    我去,搞了半天自己还有责任了,张新军心里那个恨啊,而且,他还知道,保安公司是奖励了一万元的,看来都被这个狗。日的给吞了。

    但能有什么办法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张新军萎靡不振的听完了亮子的讲话,准备到宿舍去睡一觉,昨晚上真没休息好。

    张新军他们的宿舍啊,也就是小区的地下柴房而已,队长亮子一个人一间柴房,其他人十八个人住了六间,地方看上去是差点,光线不好,空气也不流通,更恼火的是地下室没有厕所,尿一泡尿得跑大半个小区,很是麻烦。

    队长亮子倒是想了个办法,他找了一个装奶粉的铁罐子,每次小便都尿里面,但这丫的却不让别人尿,说这是他队长才能享有的特权。

    每次看到那个放在走廊角落的罐子,张新军都有点气不过,今天更是气大,这丫的吞了自己的奖金,自己得出口气。

    刚想着出气的事情,张新军就看到了门边一支耗子,张新军眼睛一亮,过去一脚踩住了耗子,提着耗子的尾巴扔进了亮子的罐子里,然后拍拍手,嘿嘿的笑着睡觉去了。

    这一觉啊,睡的太美了。

    张新军是被亮子的一声惊叫吵醒的,所有没值班的保安都冲了出去,从队长那凄厉的叫声中可以听出情况的危急,难道这个小区被米国中央情报局误认为是华夏国的核弹指挥中心,他们派来了刺客?

    情况却不是如此,大家看到,队长亮子的那个耷拉着的小鸟被一支耗子咬着了,那个他尿尿的罐子也扔在了地上。

    “快快,快救命啊,我被耗子咬住了。”亮子用哭丧的语调喊着。

    张新军反应最快,直接就从腰上摸出了电警棍来,对着耗子“刺啦”的摁了一下。

    耗子立马四脚朝天,掉在地上不动了,但队长亮子也被打翻在地,捂着小鸟痛不欲生的嚎叫起来。

    开玩笑呢,三千多伏的高压电,谁能受的了。

    亮子被大家抬到了床上,本来张新军做好了受批评的准备的,但没想到啊没想到,亮子忍住疼痛,从床头柜里摸出了一条香烟,每人发了一包,求大家不要把今天自己小鸟被耗子咬住的事情传出去。

    张新军一下就笑了,这丫的最近谈了一个对象,肯定是不敢传出耗子咬他小鸟的丑闻,那就好,那就好。

    简单的吃了一个盒饭,张新军到了值班室,今天是白班,事情倒是不忙,很无聊的,小区里静悄悄,没有一点生机,实事求是的说,张新军并不喜欢这个工作,一点乐子都没有,忒乏味。

    到下午的时候,一起值班的狗子看看小区实在没有什么事情,就给张新军发了一支烟,说:“哥们,你帮忙盯一下,我到楼上去看看。”

    张新军瞅他了一眼:“你又到野菊花家里去?”

    狗子‘呵呵’的,很暧昧的笑了笑。

    张新军摇摇头,无奈的点上了香烟,这野菊花是保安队给小区一个女业主起的绰号,这娘们三十多岁,好像挺有钱的,整天还收拾的花枝招展,骚的很,经常勾引小区的保安,一副永无满足的样子。

    最近她和狗子勾搭上了,狗子抽空就去偷吃一口。

    张新军就眯着眼,打着瞌睡在值班室混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张新军的手机响了,打开一看,是那个偷着吃的狗子发来的一个消息:“哥们,我在野菊花的大衣柜里躲着的,他老公突然回来了,你说刺激不刺激?”

    张新军叹口气,默默的拨通了狗子的电话,心里想,娘的,那我们就让剧情演变的更刺激一点吧……

    快吃下午饭的时候,张新军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你哪位啊,我张新军。”

    “张大哥,你好啊,我是罗寒雨,我想请你吃个饭。以示感谢。”

    “罗寒雨?你谁啊……”刚说了一半,张新军一下想起来了,这不就是昨天晚上自己误打误撞救下的那个女人吗?

    一想到这个女人,张新军就觉得身体又有了一点点的反应,罗寒雨那雪白的胸,那性感的腿,都出现在了张新军的眼前。

    “这,这有点不好意思,让你破费啊。”

    那面婉转轻盈的说:“张大哥,这有什么破费的,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一会在东大街欧凯西餐厅见,不见不散。”

    “额,那好吧,好吧!”

    这样的美人相邀,张新军根本都无力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