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1章 苦头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1本章字数:2089字

    “这,我不去,这丫头没少收拾我,让她吃点苦头。呵呵呵。”张新军有些幸灾乐祸了,臭丫头,你也有今天啊!

    “新军,算我求你好吗,一定不要让她受到伤害。”

    “不去,真不想去。”

    “乖,听话,赶快过去,晚上我又请你吃饭,好不好,多上荤菜,全是肉,好吗?”

    这一说,张新军动心了,听着罗寒雨那宛若倾述的声音,张新军一下热血上涌,豪情万丈

    “好,看在寒雨妹妹你的份上,我这就把她毫发无损的救回来。”

    “好好,多带几个人,你也注意安全啊。”罗寒雨关切的话,让张新军心里热火火的。

    他拍拍这就的胸膛,对着电话说:“放心,一定完成任务。等着我凯旋归来的消息。”

    这时候的张新军,直接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的,就算心里对小魔女那丫头很不顺眼,但为了自己的寒雨妹妹,也一定要拼了!

    张新军带着一腔的豪情,像勇士一样,坐上保安部的面包车,带上马飞和另一个保安,雄赳赳,气昂昂的奔赴而去。

    这是一个距离公司不远的批发站,院子里早就围了很多人,一伙不三不四的年轻人形成了一个圆圈,把萧总助圈在中间,指指点点的骂着难听的话。

    这些人借口说在这里买到了伪劣产品,要赔偿,要损失,闹了起来。

    张新军下了车,却见飞子等人有点磨磨唧唧的样子,就问:“你们倒是快点啊。”

    飞子有点畏惧的说:“队长,这些人我认得,都是这片的地痞,很难惹,要不我们等等?”

    “妈辣八字的,人家都欺负到我们头上了,还等个叼啊,都下车。”

    说着话,张新军一马当先的闯进了人圈。

    萧总助正被一个小混混拽着胳膊,拉拉扯扯的,这小混混一脸的流氓样,嘴里‘啧啧’声不断的说:“哎呀,兄弟们,原来瑾兰公司还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妞,要不我们让这小妞陪我们喝酒去。”

    旁边几个混混都嘻嘻哈哈的笑着:“行啊,我看刀疤脸你这想法不错。”

    “就是,就是,我们一人论她一次,就算赔偿损失了。”

    那个叫刀疤脸的混混一看大家支持,更是来了精神,就把萧总助往自己的怀里抱。

    萧总助淑女一个,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早已经是花容失色,惊恐万状:“你们不要乱来,有什么事情我们好好说。”

    “说什么啊,陪我们哥们出去,我们用实际行动来解决问他,呵呵呵,放心,我们会很温柔的。”

    这小子一面说,手里更是使上了劲,眼看着萧总助就要被他拥进怀里。

    萧总助羞愤焦急,眼中的泪水滚滚而下,但这个批发店里的几个职工都被其他的流氓阻挡在圈外,哪里能救他。

    张新军实际上对着个萧总助并没有太大的意见,特别是人家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张新军也恨不起来,何况自己现在是保安队长,不管说不过去。

    他大喝一声:“住手!奶奶的,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就没有王法吗?”

    这一声大喝,让院子里一下安静了,大家一回头,就看到张新军走了过来。

    萧总助总算看到有人出来帮自己了,心中多出了一份希望,不过仔细一看,却是这个小子,心里又失落了几分,这吊儿郎当的家伙能救的了自己吗?

    不过眼前也只有靠他了,萧总助二话不说,挣脱出来,一下挽住了张新军的胳膊:“你,你总算来了,你带来了多少人。”

    “两个!”张新军大义凛然的说。

    萧总助两眼一黑,对方十多个人,你既然来了,至少带来六七个人啊,就两个管个屁用。

    那一伙挑衅的混混也是有点紧张的东张西望了一下,但一看,张新军并没有带来人,一个个又满不在乎的笑了起来。

    那个领头的刀疤脸就嘲弄的说:“嗨,你是瑾兰公司的保安吧,怎么,今天想要玩一出英雄救美?”

    张新军这才发现,自己带来的飞子和另一个保安,都在车上没有下来,他心里那个气了,可是看着萧总助可怜兮兮的样子,就算自己势单力薄,也不忍心扔下她不管。

    “各位大哥,各位大哥,我是瑾兰公司的保安队长,你们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一个娇滴滴的女孩,你们这样对人家很不仗义。”张新军小心翼翼的说。

    “找你,那好啊,我们在你们公司买了假货,要求赔偿10万元,你能做主吗?”

    张新军一听,倒吸了一口凉气:“十万?这……”

    “看看,你做不得主吧?所以老子劝你,有多远就滚多远,我们就和这个萧妹妹说话。”

    张新军忙胳膊一展,护着萧总助:“各位大哥啊,这萧妹妹是我的领导啊,今天我就是拼死也要保护她,不能让她受到一点伤害,你们要打要杀,冲我来。”

    张新军说话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虚的,但听在萧总助的耳朵里还是感激不尽,早上自己还为难过人家,现在人家以德报怨,舍身相救,自己好惭愧啊。

    萧总助的眼中满是感激之情。

    那个刀疤脸就不答应了,他冷哼一声:“靠,谁的拉链没拉好,还把你给露出来了,再多说,不要怪老子心狠手黑。”

    说完话,又一把抓住了萧总助的胳膊,把她往怀里拽。

    张新军一下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呼’的抽出了警棍,对着这刀疤脸摁动了电门,这一招他是很熟练的,只是一下,打的那个刀疤脸跳起老高,惨叫着倒在了地上,疼得满地翻滚。

    这伙混混先是一愣,艹,这还得了,一伙人发声喊:“打,打死这一对狗男女。”

    十多个人啊,声音一起喊出,威势凶猛,震耳欲聋,很多混混的手里早就攥着砖块的,手一扬,但见的漫天的砖块飞了过来,遮天蔽日,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张新军和萧总助看着漫天飞舞而来的砖头,早就惊的脸色变青,眼看着几块砖头就要拍到萧总助的头上,张新军一扭身,背对着砖块,抱住了萧总助,把她完全的护在自己的怀里,后背上就听的‘噼里哐啷’一通的砖头击打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