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3章 勇猛无敌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2本章字数:2014字

    楼上的海运集团老总王海成冷冷的放下了电话,楼下已经给他汇报了这个事情,他倒想看看这是一个什么人。

    很快,门口就出现了张新军和飞子。

    “您老先生就是王总吧,呵呵,来来,抽根烟。”张新军点头哈腰的掏出一支皱皱巴巴的香烟,递向了王海成。

    王海成淡淡的看了一眼张新军:“你谁啊,干什么的?”

    张新军有点尴尬的收回了手,讪讪的一笑,把烟点上火,使劲的抽了一口说:“王总啊,我是柳漫风罗总派来的,就是和你商洽一下赔偿问题”。

    王海成眼光一闪,不错,昨天晚上他听到鲁英鹏被打伤的消息之后,立马了解了一下事情的经过,才知道是鲁英鹏等人本来是找张新军的麻烦,谁想砸错了柳漫风的车,闹了这么大的一个乌龙,按说的确是自己的人错在先。

    对柳漫风这样一个女煞星,王海成绝对不敢托大,这女人在西林市非比寻常,手下柳杰,柳霸更是勇猛无敌,何况鼎盛公司还有几百上千的彪悍民工作为后盾。

    去年西林区大哥马疯子和柳漫风发生了矛盾,这女人带着300民工,打的马疯子一口气逃出了西林市,后来还是请西林市地下龙头老大秦三爷出面调停,最后赔给了柳漫风二百万精神补偿费,才算了结。

    这女人发起飙来,谁都得给个面子,何况是自己区区的一个东城大哥呢?

    他当即和柳漫风联系了一下,柳漫风的口气很硬,并说今天将派人前来和他商谈赔偿事宜,说是商谈,但王海成从柳漫风的话意中也听出来了,对方是要他赔偿小车。

    王海成就说自己两个手下都住院了,希望柳漫风能谅解一下,各自处理。

    但柳漫风冷冷的说,老娘招谁惹谁了,莫名其妙的被人砸了车,当众羞辱一番,要是王总你这样处理的话,那好,老娘就派柳杰,柳霸带上人到你海运集团去砸几辆车,要是海运的人够厉害,可以把柳杰,柳霸打伤就是了。

    王海成在这个件事情上真有点哑巴吃黄连,事情也不占理,何况此刻鲁英鹏也住院了,那柳杰,柳霸如狼似虎的勇猛,自己这里真还没人打得过他们,他只好咽下了一口气,答应洽谈。

    只是他心中对那个瑾兰公司的保安队长更是恨之入骨了,这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这个小子而起,等找到了机会,一定要让这小子痛不欲生。

    王海成压了压心头的不快,说:“你是鼎盛公司的保安?”

    “不是啊,鄙人是瑾兰公司的保安队长张新军,这件事情罗总委托我处理的。”

    王海成一下眯起了眼睛,他娘的,原来这小子就是那个保安队长啊,这够胆肥的,还敢到海运集团来,王海成差一点点当场发飙,但转念之间,他又想到了柳漫风的可怕。

    这些年混迹江湖阅历,早就磨去了王海成年轻时候的冲动和棱角,他深吸了一口气,仰天哈哈一笑。

    “没想到是你啊,那么刚才电倒我手下的也是你了?”王海成面无表情的说。

    “这点小事王总你也知道了,哎,这不怪我,我电的是我自己,自己的警棍,自己的身体,电一电和别人没关系吧。”

    “那是没有什么关系,不过我刚刚听到了一个笑话,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

    张新军扭头看看飞子,两人都觉得很奇怪耶,这王总是很大的老板了,能和自己这种小保安说笑话?

    “您老请说,是什么笑话啊。”张新军讨好的问。

    “我早上啊,接到了一个电话,下面一个兄弟说在你们瑾兰公司有一个保镖衣服里衬着钢板,硬是把十多个人吓跑了,哈哈哈,你们知道是谁吗?”王海成眼中尽是调侃的表情。

    不管是张新军,还是飞子和另一个保镖,都是心中一震,没想到这事情让人家知道了,那以后谁还怕张新军,这下球了,穿帮了。

    还没等张新军回答,王海成手一闪,快如闪电的抓住了张新军的一个胳膊,微微一笑,又慢慢松开,但他的两指间却从张新军的袖子里拉出了一条长长的铜线,他慢条斯理的说:“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多的玩意,这倒真聪明,看似电的自己,电流却从这里传到了别人的手上,佩服,佩服啊。”

    张新军眨巴了一下眼睛,‘呵呵’的笑了起来,一点都没有感到难为情。

    “王总你真是好眼力啊,这都能看出来,了不起,了不起。”

    “呵呵,过奖了,如此说来,那个用钢板吓退对方的人一定是你喽?”

    张新军连连的点头:“是我啊,是我啊,王总您不知道,我家里道具还多的很,还有一把能伸缩的短剑没用呢,那玩意曾经帮过我不少次,下会我带来,让你老人家看看。”

    王海成不得不认真的看看这个小保安了,自己走南闯北,阅人无数,但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无耻的人,这脸皮真够厚的。

    王海成收敛了笑容,慢慢的眼中射出了寒意,看的张新军和飞子都不由自主的打个哆嗦。

    “好,很好,今天我不为难你,但改天希望你的道具还能保护你。”

    张新军头皮有点发麻:“这,这……”

    “哼,说吧,柳漫风到底是什么意思?想要和我商议什么?”

    说到了正事,张新军就挺了挺腰杆,说:“罗总的意思就是请你赔个车,另外随便的给点精神损失费就成了,我估摸了一下啊,这个车就按一百五十万给吧,另外精神损失也按一百五十万给,这样合计三百万就够了。”

    王海成倒吸了一口凉气,靠,这小子真敢狮子大开口,车就不说了,的确值那么多的钱,但这精神损失费也太高了吧?这不是协商,是讹诈!

    他沉下了脸:“柳漫风的精神损失费值这么多钱?”

    “那王总您的意思是说罗总不值钱了?”

    王海成一愣,靠,这小子在用话诓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