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6章 难以言表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3本章字数:2036字

    柳漫风心里的惊讶更是难以言表,刚才那个如狼似虎的家伙自己亲眼看到武功高强的很,就连自己这两个堂弟,单挑都绝不是对手的,怎么张新军一脚就把他踢了他个翻翻,看不惯怎么看,张新军这小子都不像个有武功的人啊?

    本来柳漫风想问问张新军的,但又一时不想和张新军说话,刚才那个小子说罗寒雨和萧华婉是大嫂二嫂的,还是张新军喜欢这两个丫头,这些话实在让人听着不舒服。

    “神仙姐姐,我们上楼坐坐吧。”

    柳漫风给他一个白眼:“还上去干什么?给我显摆你两个老婆吗?”

    “这,这,神仙姐姐啊,你千万不要误会,我那个兄弟就是一个臭嘴,等没人的时候我好好的抽他一顿。”

    “且,我误会个毛啊,是不是你的老婆,和我屁事没有,现在没事我就走了。”柳漫风转身就要上车。

    张新军一把拉住了她的袖子:“神仙姐姐,坐一下吧,好容易见到你一面,你又走了,多让人伤心啊。”

    柳漫风脸一红:“放手啊,拉拉扯扯的像什么话。”

    “你不留下我就不放手。”

    旁边柳杰和柳霸都呵呵呵的笑了,一个说:“堂姐,要不上去坐坐,我倒很想和刚才那小子结识,看来是个少有的高手!”

    还有一个堂弟更坏,学着张新军的语调说:“神仙姐姐,人家这么挽留,你就从了吧。”

    柳漫风真是娇羞难抑,但眼前也不好发作,只得在张新军的脚上狠踩了一脚:“我自己走,你放手。”

    张新军被牛角高跟这一踩,疼得丝丝只吸冷气,但见柳漫风还是留下了,心中万分感谢,忍住疼,屁颠屁颠的跟在柳漫风的身后,一面偷着给柳杰和柳霸伸伸大拇指,几个人挤眉弄眼,偷偷的笑。

    柳漫风知道这几个家伙在背后捣鬼,也不好扭头,心里只是把张新军恨的牙痒痒的,想着迟早要好好的收拾一次这臭小子,让他知道姑奶奶的厉害。

    到了门口的时候,柳漫风和张新军进来见了罗寒雨和萧华婉,韩宇在外面指挥自己手下的保安和员工清理停车场,现在伤员都被弄走了,但地面上棍棒,刀斧,血迹随处可见,要清理干净还得费点时间。

    柳杰和柳霸就到来韩宇面前,给韩宇发上了烟,三个人嘻嘻哈哈的聊了起来,这三人都是爱武之人,脾气相近,对江湖趣事也都津津乐道,一聊起来都是津津乐道,整个的是猴子爱猴子,猩猩爱猩猩,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一楼大厅里,罗寒雨和萧华婉这会还是惊魂未定的,两人捂着胸口,脸色泛白,看到张新军进来了,才稍微的好了一点。

    萧华婉前几天还和张新军不断的闹别扭,此刻像见了亲人一样,一下就挽住了张新军的胳膊:“张新军,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多亏有你这个兄弟在,不然真惨了。”

    张新军立即伸出了咸猪手,搂住了萧华婉那弹性十足,肉感圆融的腰,嘴里说着宽慰的话,慢慢的把手移到了萧华婉那丰腴的臀部,摸了起来。

    柳漫风是练武之人,多眼尖,一下看到了张新军的咸猪手,冷哼一声:“张新军,你要秀恩爱也不要当着我们的面。”

    这一下萧华婉才发觉张新军在占她的便宜,转过来,扭住了张新军的耳朵,疼得张新军哇哇大叫。

    柳漫风暗自摇摇头,就这个样子,本来刚才看他踢了韩宇一脚,以为他会点功夫的,现在看来,他随随便便的叫一个女人揪住了耳朵,这哪里像一个有功夫的人啊。

    看到张新军疼得哇哇叫,倒是罗寒雨心软了:“华婉啊,你手里掂着劲,不要把新军揪坏了。”

    萧华婉气呼呼的说:“寒雨姐,不带这样袒护他的,他刚才摸我屁股你怎么不说,现在反倒心疼起他来了,真是见色忘友。”

    这一说,让罗寒雨也是脸一红,羞涩起来。

    张新军趁着她们说话,一下挣脱了身子,躲到了罗寒雨的身后,萧华婉还要过来抓他,却没罗寒雨挡住了:“好了,好了,人家徐总在呢,你们一要闹,请徐总上去坐坐。”

    柳漫风叹口气,有揶揄的口气说:“难怪张新军要把那个别墅划到徐总你的名下,看来徐总对他的确情有独钟。”

    “啊,划到我的名下?”罗寒雨顾不得羞涩,惊讶的问。

    “是啊,刚才叫他过去本来是要过户给他,他说什么都不要,让我划给你。”

    “这我怎么能要?”

    萧华婉忙说:“要,怎么不要,刚好你还没有买房,到时候我也搬过去住,不然那样大的别墅你一个人住也冷清,对不对。”

    “不让你住,是老子给寒雨的,你丫的住进去干什么?”

    “且,给人家的东西就由不得你了,只要寒雨没意见,你管的着吗?”

    罗寒雨被这两个人弄的哭笑不得,她实在不好意思要张新军的别墅,人家不过是自己手下的一个打工的,哪有打工干活的给老板送别墅的,但罗寒雨心里又很想要,其实在她和张新军共同经历了几次生死磨砺之后,她已经把张新军看成了一个最亲近的人,只有和张新军在一起的时候,她才感到踏实和安全,才会有自信和镇定,看到张新军,她才有一种愉悦的心情。

    甚至,在前些天的那个晚上,她还刻意的考验了一次张新军,就想看看张新军的品德,看看张新军是不是个乘人之危的家伙,最后张新军果然并没有让她失望,所以从内心深处,她有那样一种朦朦胧胧的期待,期待着那种说不清的结果。

    后来,在张新军的强烈要求下,罗寒雨也就答应了接受这套别墅。

    在楼上的办公室里,接下来她们一起讨论了今天的问题。

    以罗寒雨的想法,既然已经让海运集团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这个事情也就不再计较了,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赶快收拾和装修好被他们砸坏的几个门点,恢复正常的营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