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8章 烦恼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4本章字数:2021字

    那个老总忙问:“卓董你说说怎么修改?”

    “你明天把它改成:‘尿不到池里说明你短;尿到池外说明你软’。我保证地上以后要干净许多。”

    所有人都是一愣,接着又一起‘哈哈哈’的大笑起来,那老总忙说:“好好,我就一直为这事情烦恼呢,明天就换成卓董的这句话。”

    萧华婉站在外面,没听到张新军说的什么,就忙问罗寒雨:“张新军说的怎么改?”

    罗寒雨‘嘿嘿’一笑说:“小丫头不要听,那是流氓话。”

    萧华婉也就不好问了。

    但总的来说,今天张新军几人过的还是很快乐的,第一次真正的参与到了公司的管理,张新军还是觉得很好玩的,特别是他给罗寒雨和萧华婉了一个意想不到的表现,让张新军很是暗自得意了好一会。

    在西林市的另一个地方,这里的两个人却一点都不轻松,他们在西林河边杨柳环绕的别墅里坐着,别墅修建的很特别,有点古色古香的北京四合院的模样。

    小院有北房5间,东西厢房各3间,南屋不算大门4间,中间是宽敞的庭院,院当间两只青花鱼缸里养着各色锦鲤。

    别墅的客厅高度和跨度都非常大,房间宽大而华丽,脚下是细密的丝毛地毯,上面摆放着考究的中式家具,墙面由木雕和古画搭配装饰,极有明清时代的豪门大宅的感觉,房间中央摆着一个巨大的檀木书桌,旁边是一个正宗的紫檀木罗汉床,上面摆放着一套鸡翅木的功夫茶具,看来这里的主人是一个中国古风的忠实拥戴者。

    装修和家具采用的全是色彩厚重而考究的紫檀木,显得肃穆凝重。

    房间里的两个人也同样是凝重而严肃。

    一个长相威猛的50岁中年男子正端然坐在罗汉床上,他浓眉如剑,斜飞鬓角,双眼如电,咄咄逼人,他的手中把玩着一个功夫茶的茶盏,他就是整个西林市地下王国里让人闻名胆颤的龙头老大秦三爷,要说起他的故事,那实在太多,太长了,简而言之,他完全是靠自己一双铁拳打下了西林市这一片地盘,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但现在已经没有人记得他多久没有动过拳脚了,因为西林市没有人配他亲自动手。

    有人说他的功夫已经到了大师级的级别,也有人说不止,但谁能来验证一下呢?没有人敢!

    在他的对面一张圈椅上坐着一个身穿唐装的六十多岁的老头,他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脸上挂着淡然的笑容,这便是秦三爷多年的搭档,也可以说是他的智囊人物,他叫张子丰。

    可以说,秦三爷之所以能在西林市独霸多年,成为一方枭雄,这和他这个智胆人物张子丰是有很大的关系,正是这个老谋深算的人,陪着他一步步走到了今天的辉煌。

    所以,有人把张子丰和秦无义这两个人称为秦三爷的文武二将,此话一点都不夸张。

    今天,显然他们遇到了一点点麻烦,两人好一会都没有说话。

    秦三爷用几根手指旋转着手里的茶盏,沉吟了很久,才说:“子丰兄啊,这个柳漫风真是个麻烦,这次要是不能制止她在市政府大楼项目的中标,恐怕以后整个西林市四区两县的政府大楼都会成为她的项目,关键还不完全是这些,或许以后的市政工程都要成为她囊中之物了。”

    张子丰也深有忧虑的点点头,用手抹了一下他油光光的,但很稀疏的几溜头发,说:“是啊,现在我们公司的投标优势明显不足了,柳漫风有了赵副市长的支持,形势对我们不利啊。”

    思索着,秦三爷‘嘭’的一下,把茶盏墩在了桌上,厉声说:“我们必须阻止这女人中标,这一点不用再商议,现在就是考虑怎么击败她。”

    “难,这个女人背景很深,就赵副市长这一关啊,我们只怕都很难逾越,老市长快下来了,心中成了甩手掌柜,什么事情都不太插手,我昨天专门试探了一下,被他回绝了。”

    张子丰说的一点都不假,赵副市长是常务副市长,而且据说在老市长退下之后很有可能是他接替,所以最近一个阶段,市里的主要工作都由他负责,这样一个如日中天的官员,以秦三爷的权势,也很难撼动。

    “我知道这个情况,看来啊,这次我们不得不动用其他方式了。”

    张子丰一惊,抬头看看秦三爷:“三爷,这会不会有点冒险,柳漫风这女人很难缠,特别是赵副市长那里……”

    “我知道。”秦三爷依然是刚才那句话:“所以我说用其他手段,让别人看不出来的手段。你好好斟酌一下,我想,任何事情都有一个解决的方式,关键是谁在谋划,有你在我身边,我相信是有办法的。”

    张子丰苦笑了一声,摇摇头,叹口气。

    “怎么?难道你也想不出好办法?”

    “三爷,我已经料到会走这一步,预先想好了一个不得已的方法,但不得不说,风险还是很大啊。”

    秦三爷‘哈哈哈’的朗声大笑起来,张子丰啊张子丰,你果真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什么事情都提前有了对策,老夫有你相助,何愁不能永保太平。

    “子丰,快说说是什么好主意。”

    “谈不上好主意,一招险棋啊,最近东面来了三个人,都是打家劫舍的亡命之徒,那面正通缉着,流窜到我们地头了,好像功夫也不错,他们刚落脚西林市,正在踩盘子(作案前的探地形),我想……”

    秦三爷一抬手,制止了张子丰的话,拧着浓眉想了想,果断的说:“就用他们,给他们提供柳漫风的具体情况,价钱可以开高点,但事情要做的严密,不要最后败露了扯到你身上。”

    “这点请三爷放心,让他们干掉柳漫风应该不会有什么难度。唯一要注意的就是柳家那两兄弟。”

    “嗯,想个办法调开他们。”

    “好!我知道怎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