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0章 谦逊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4本章字数:1960字

    秦三爷却不以为意的说:“客气客气,来来,快坐下,老何啊,给上壶好茶。”

    张子丰笑呵呵的答应了一声,给张新军和韩宇谦逊的点点头,弄茶去了。

    张新军一来西林市,就听人说过张子丰,今天算是第一次见面,没想到此人看上去如此低调谦和,但张新军绝对不会为对方的外面蒙骗,这个地方,陷阱纵生,尔虞我诈,老实人能活到今天吗?

    张新军也很随意的走到了罗汉床的旁边:“嘿嘿,这玩意坐着肯定舒服。”说完,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满屋子的人都惊得目瞪口呆的,连张子丰都担心秦三爷发怒,要知道,这个罗汉床从来都只能秦三爷自己坐,在大家的心里,这罗汉床就像是金銮宝殿上的龙椅,谁敢乱坐,张子丰都从来没坐过。

    秦三爷眼光连闪几下,张子丰急忙咳嗽了一声,送来的茶水,笑呤呤的过来说:“要不桌兄弟做这面来好品尝一下明前的铁观音。”

    张新军双手连摇说:“客气,客气,我就坐这了,三爷,你也坐啊,这地方很大的,你们不知道啊,看到这玩意,我就想到了炕,我从小就喜欢在炕上玩。”

    局面有点尴尬,但短短的几句话功夫,秦三爷也恢复了常态,哈哈一笑:“好好,我陪卓老弟一起坐坐。”

    秦三爷也在旁边坐了下来。

    这下,屋子里的几个人也算松了口气。

    韩宇也不等别人招呼,大刀金马的在一个圈椅上坐定。

    秦三爷看上起笑容满面的,但那一双锐利的黑眸却可以显示他应有的深沉,他在西林市的这块地头上,也算是战无不胜,特别是当他那一双黑眸转为幽黑,眼神也更为犀利,露出狂霸神情的时候,这就表示他要发起致命一击了,不过今天他不会,他希望笼络住这两个年轻人,不是逼不得已,他不会轻易的给自己寻找一个敌人。

    在稍微的客气之后,秦三爷才淡淡的一笑说:“请你二位来是有点冒味的,但我风闻了几天之前这个位韩老弟过人的勇猛后,心中就多了一份仰慕啊,想见见你们二位了。”

    “呵呵,三爷啊,要说起我这个兄弟来,那真不是吹的,罕有对手,不过他脾气很好,从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我搓,韩宇要是算脾气好的人,那这个世界真没有脾气暴躁的人了。

    秦三爷也呵呵一笑,不置可否的说:“只是以二位这样的身手,屈身坐保安,真有点大材小用了,要是两位不嫌弃的话,可以到我这里来,我绝不会亏待二位。”

    张新军很是惊喜的睁大了眼睛,两眼放光,但稍后,又叹口气说:“哎,可惜啊,我什么都不会,不然真想来三爷这里。”

    “没关系啊,只要你这个兄弟能来,我怎么忍心让你们分开,对不对?”

    “那倒也是,这样,这事情就容我们思考一下,毕竟不是小事,再说了,瑾兰公司待我们也不错,这样跑了也说不过去。”

    “这话也对,呵呵,今天不谈这事情了。”

    张新军连连点头,又东张西望的看看说:“三爷,你没有准备晚宴?”

    还别说,秦三爷今天就是想看看两人,盘盘底,这话还没有说多少,这货就要吃饭喝酒,这都什么人啊,秦三爷真被这货给僵住了,他现在也算知道了,为什么张子丰说这货本事没有,但古灵精怪,果真如此啊。

    秦三爷无奈,只得挥挥手:“来啊,准备酒宴,我要和这两位老弟畅饮几杯。”

    客人要吃的,你不给上真还说不过去,这人丢不起啊。

    房间里的人愣了愣,很快动了起来,都出去准备了。

    房间里就只剩下张新军兄弟和秦三爷,张子丰四人。

    秦三爷就很巧妙的盘问起张新军他们师承和人啊,过去做什么的啊,为什么来西林市,和江湖上还有什么瓜葛等等的话。

    张新军是什么人,从来说谎都是不打底稿的,一阵的猛吹,说的个天花乱坠的,他说自己不喜欢功夫,但韩宇却在江湖上大大的有名,当年击杀孤独十八的就是他,从此时候,威名远播等等。

    听得韩宇自己都一阵阵的发呕,这货什么牛都敢吹啊。

    听得秦三爷和张子丰一愣愣,到最后两人也弄不清楚到底张新军说的真话假话。这个孤独十八到底是什么人,没听说过江湖上有这号人啊,但张新军说的用鼻子有眼的,真让人难以判断。

    等酒菜上来后,张新军一下变了人,在不多说话了,低头猛吃起来,看的韩宇都为他脸红了,丫的,就想逃荒过来的人,至于这么好吃吗?

    秦三爷和张子丰相顾对视几眼,都摇摇头,这货的确不值得担心,不过他这个兄弟倒是很不错的。

    “韩老弟,你说你还住在朋友的家里,这样,我送你一套房子,以后就有一个自己的家了。”

    韩宇看都不看秦三爷一眼,瓮声瓮气的说:“三爷你开玩笑了,就算送也只能先给我大哥送,给我送这不是让我难受吗。”

    秦三爷和张子丰都一下脸红了,他们是想着干脆撇开张新军,好好的拉拢整个韩宇,没想到被这个浑人一句话就顶回来了。

    张新军倒是‘嘿嘿’的笑了笑,抬头瞅他们一眼,又低下头,猛吃起来了。

    可以说,这次的会面对秦三爷一点用处都没有,张新军的话实在没有多少真实的内容,而且,本来他还想趁机试探一下韩宇的功夫,可惜,秦无义刚好今天有事出去了,以秦三爷的身份,自然不好在这里和韩宇比划了,所以他白送了一顿酒席,还亲自陪着浪费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在西林市,能让秦三爷陪着吃饭的人其实并不多。

    所以秦三爷还是有点不太舒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