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5章 熟透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4本章字数:2029字

    原本鲜活的双目立刻就失去了光彩。刚才和彪悍的虎躯如同瑟瑟秋风中的枯黄落叶,毫无生机,整个人就好像刚从火炉中捞出来一样,黑如煤碳,不断有黑色的青烟飘散到空气中,散发出一种肉类烧焦的味道,不用说,人已经熟透了……

    张新军已经扶着柳漫风站了起来,眼前的场景让柳漫风感到胃里难受,平常霸气无敌的柳漫风。终究还是女人一个,她‘哇哇’吐了起来。

    另外那些女人也都开始呕吐。

    只有张新军没有丝毫的反应,他收回了那截电线,然后过来伺候起柳漫风了,帮她弄来水,帮她找来纸巾……

    警察来的也很及时,在接到报警后不到十分钟时间就到了,这样的案情并不复杂,目击证人很多,再加上三个歹徒遗留下来的武器枪支等等,警方根据最新的情报,基本初步确定了这三人是从东面流窜过来的通缉犯。

    柳漫风和张新军都到警察局做了一个简单的笔录,警方的一个副局长亲自出面,对柳漫风很是客气,笔录的过程中,连西林市政治新星赵副市长都打来了关切的电话,并督促警方,一定要查出这起事件的幕后情况。

    在离开警察局的时候,柳漫风倒是大大方方地挎上了张新军的胳膊,这个举动立马引起了很多人的侧目,连前来迎接她们回家的柳杰,柳霸都暗自咋舌,乖乖,这到底怎么了?我家的大小姐今天变成女人了?

    面对着一群人的目光,张新军倒是颇有些不自在起来了,起初他还沾沾自喜的,觉得很有范,像参加电影节的大腕明星挎着美女再走红地毯,很是享受起来这种被美女挎着胳膊的美妙感觉了,特别是柳漫风那弹性十足的雪峰贴在胳膊上,让他一阵阵的激动啊。

    可是后来,看他们的人太多了,在众目睽睽下,一向低调的张新军到底还是感到了一点点的难为情,说真的,能让这样厚颜无耻的一个人感到难为情,真不容易的。

    这货在内心里也是很奇怪的,这柳漫风今天是怎么了,这样的温柔,多情,难道是因为自己摸了她的馒头,所以她准备对自己以身相许?

    他真想问问,当然,这也就是心底下想想罢了,却没敢在嘴里说出来,柳漫风的积威还是让他有点胆怯的。

    柳漫风似乎并没有感觉到张新军的异样,只是,趁着张新军不注意的时候,她的唇畔却泛起了一丝狡黠的微笑,一旦张新军转过头来的时候,她就故意东张西望起来,让张新军看不出破绽来。

    柳漫风住的地方是一套高层小区的住宅,房子也不是很大,大概八九十平米的样子,一室一厅,一厨一卫,按她的情况,就是住进几百平米的别墅也是随随便便的事情,可是,她却更愿意一个人住在这个温馨的小窝里。

    柳杰,柳霸把他们两人送到楼上,就被柳漫风挥挥手打发走了,两个堂弟离开的时候,对着张新军一阵的挤眉弄眼,张新军也做着鬼脸回应着,很享受今天特殊的待遇。

    可是,当门被碰上之后,柳漫风立马翻脸,一把扭住了张新军的胳膊,直接把他摁在了沙发上。

    “你坏小子,说,今天是不是故意乱摸的。”

    张新军的脸贴着沙发,屁股上坐着柳漫风,动都不能动一下。

    “神仙妹妹啊,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就想让那几个歹徒放松警惕,可能是我表演的太投入了一点,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做事一向很认真。”

    “狗屁,你还认真,你就是想揩我的油。”

    “揩油?不会吧,你身上都是肌肉,弹性很好的,哪有油啊。”

    “啊,张新军,你还说,我……我……”

    可是柳漫风又能拿这个家伙有什么办法呢?她想好了很多种回家之后惩罚这小子的方法,但此刻却觉得一样都没有用处,打他?自己下不了手?骂他?根本没意义?还能怎么办呢?

    叹口气,柳漫风松开了手,自己坐在了一边,用手支着下巴,呆呆的发起了傻。

    张新军本来准备好了接受一阵惩罚的,但一下没有了动静,他爬起来,扭头一看,就看到了那个带着淡淡的忧愁的柳漫风。

    “那个,那个神仙妹妹啊,我错了,以后绝不乱摸你了……”

    柳漫风一动不动的看着窗外虚无的景物,痴痴的想着心事,对张新军的话恍若未闻,实际上,她并没有从心里怪张新军,要不是今天遇到他,自己可能会很麻烦,他应该算是救了自己,虽然方式不太英雄,少了一点大侠救美的那种美丽,也没有那种骑着白马从天而降的白马王子的浪漫,但事实上他的确救了自己。

    这些年了,自己一直坚守着寂寞和孤独,实际上或许就是幻想着有一天能遇到一个让自己愉悦而心仪的男子,可是,人海茫茫中,这些年过去了,自己从来没有对那个男人动过一点点念想,但是。

    至从这个叫张新军的男子出现以后,自己的心慢慢的温暖起来,难道这就得宿命中早就有他的存在吗?

    柳漫风下意思的摇摇头,她并不能确定。

    “额,神仙妹妹,你还在生气啊,我都道歉了。”

    柳漫风蓦然回首,看着张新军:“什么,你说什么?”

    “我说我已经道歉了。”

    “没人让你道歉,对了,你今天除了手不老实之外,其他方面做的还是不错的,你怎么想到了那样一个好办法来对付他们。”

    张新军觉得,柳漫风的情绪有了变化,女人总是这样,变幻莫测。

    “嗨,我多聪明的人,在危机关头,我沉着冷静,临危不惧,从容淡定……”

    “去去去,瞎扯什么?不过就像上次罗寒雨说的那样,你小子的运气总是不错。”

    “嘿嘿,那是啊,像我这样的人,谁要是娶了我,保准她财运滚滚,吉星高照,子孙满堂。”

    “你在乱说我不理你了。我们说点正事。”柳漫风沉下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