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77章 惊醒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5本章字数:2091字

    “嗯……”又是一声荡人的嘤吟发自她的喉咙,不过这一次的嘤吟声稍微大了一点,听得张新军心里一荡。

    柳漫风蓦然惊醒,他自己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心里一惊,眼眸一下就睁开了,刚才是自己在呻吟?天啊,只有在梦中自己才有过的呻吟,竟然当着一个男子的面叫了出来,柳漫风吓了一跳。

    “我好多了,一点都不疼了,新军,你休息一下吧。”柳漫风忍着心中的羞涩和惊慌,用尽可能装出的若无其事的说。

    张新军自己也觉得必须住手了,不然啊,自己真的说不定会站着发射。

    两人到现在还没有吃晚饭,所以张新军留下来,在柳漫风的厨房里折腾了一会,弄出了几个小菜,色香味美。

    这又让柳漫风刮目相看,心里暗语,这臭小子你还别说,会的东西挺多的,照顾起女人来,也是细致入微,要能嫁给这样的男人,其实也蛮好的。

    不过想到这里,柳漫风又想到了张新军身边的另外两个女人,想到罗寒雨和萧华婉,柳漫风不由得叹息一声,心里竟然微微的有了一点点失落。

    “嗨嗨,你怎么看上去又不高心了。不会是嫌我吃你家的饭了吧?”张新军开着玩笑,希望可以冲淡柳漫风莫名的伤感。

    柳漫风瞅了他一眼:“没有不高兴。”

    “那怎么不见你笑?”

    “我笑得出来吗?人家三番五次的想要我的命呢,这两次啊,要不是碰巧遇到你,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活到现在。”

    对这个问题张新军也觉得很严重,自己两次刚好都在柳漫风的身边,算她运气好,但找不到幕后之人,柳漫风迟早会有危险的。

    “你还是想不出谁最想要你命吗?”

    “想不出来,真想不出谁对我有如此大的仇恨,对了,今天行刺的那个老头,我怎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奥,这样啊。”张新军想了想,又说:“那么,可以肯定的说,这个幕后之人一定是西林市的。”

    “但我又确定没见过这个老头。”

    “易容!”

    “啊,你的意思是说,这个刺杀我的老头是我见过的一个人易容的。”

    张新军点点头:“完全有这种可能,他怕你识破了他的真面目,所以稍微的伪装了一下,这很简单。”

    柳漫风疑惑的看了看张新军:“简单?难道你也会?”

    张新军一愣:“唔,这个,这个我也大概听说过一些。”

    柳漫风的思路都在刺杀他的人身上,也就没有细问张新军到底是会易容,还是仅仅听说过。

    两人又谈了好一会,这时候已经很晚了,张新军真有点不想走,这倒不是他有什么非分的想法,只是他觉得,此时的柳漫风是有危险的,就算她这房间有一些安防措施,但是良心话,这些措施遇到真正的专业高手,并不能起到太大的作用。

    “那个,那个漫风啊,要不我凑合着在这住一晚上,你看,我又没开车,你那个车估计也得送去修修,你总不忍心看着我走路回家吧?”

    柳漫风一笑:“大哥,找借口也找一个合适的啊,西林市还能没有出租。”

    “我没带钱!”

    “我可以给你啊!”

    张新军摸摸头:“我这面能要女人的钱,你这是在埋汰我。”

    柳漫风白了他一眼,其实心里也知道他的意思,知道他很想和自己待在一起。

    “留下可以,不过你只能老老实实的睡沙发。”

    张新军眼睛一亮:“好好,不要说睡沙发,就是睡地下都成。”

    “哼,先说好,要是不老实,我立马赶呢出去。”

    “你放心,放一百二十个心,我想着困得要死,哪有情绪干坏事。那我们赶快睡吧,你也早点休息。”

    张新军生怕柳漫风变卦。’扑通’一下,倒在沙发上闭起了眼。

    柳漫风无奈的笑笑,站了起来,现在她那个受伤的胳膊还不能做太大的动作,所以进卧室,找换洗的衣服,以及洗澡用了好长的时间,出来之后,好像张新军已经睡着了,但是不是真睡了,也只有张新军自己知道。

    实际上张新军哪里睡的着啊,和自己心仪的美女待在一个房间,听着她在卫生间里哗啦啦的洗澡,张新军那颗心绝对难以平静,他闭上眼,想象着柳漫风那白皙,温润,性感的身体正在水流中扭动着,那完美的身躯牵引着张新军的整个思维和呼吸。

    这个夜晚,张新军在沙发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第二天一早,张新军就建议柳漫风干脆也搬到送给自己的那幢别墅里住,他说那样人多一点,大家也可以照顾她,他还说,自己也能经常看到柳漫风。

    但柳漫风心里明白,张新军是担心自己的安全,虽然真正的遇到了问题,以张新军的功夫,未必能帮上忙,可是,他这份关怀还是让柳漫风深深的感动。

    柳漫风也没有太推辞,她接受了张新军的这个邀请。

    其实,在柳漫风的内心中,她也希望能和张新军待在一起,只是她自己还没有完全意思到这个问题罢了。

    接着,张新军又一个电话打给了韩宇,让他到柳漫风这里来一趟。

    “你让他来接你吗?”柳漫风很奇怪,也有点难为情,张新军在自己这里住了一晚,固然,两人清清白白的,但别人知道了终归不好。

    “不,我有几样事情要给他安排一下。”

    “要在这里安排?”柳漫风很奇怪,因为韩宇和张新军本来一会就要再公司见面。

    “是啊,因为从今天起,我会和你在一起,做你临时的保镖。”

    “你来保护我?”柳漫风差点没有笑出声来。

    “对,直到柳杰他们兄弟两人恢复健康了。”张新军说的一本正经的,似乎自己是一个旷世高手一样。

    “问题是,问题是你连功夫都不会啊。”

    “不错,可是我有运气,我还有智慧,这足够解决很多危险的状况。”

    这话说的有些道理,柳漫风也无法否认,这个张新军啊,的确每次都很幸运,那次听罗寒雨说过几次获救都是因为张新军的运气,自己还似信非信,但这两次在自己的生死关头,张新军的运气真的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