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83章 动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5本章字数:2017字

    秦小军带来的几个人也急了,他们都是秦三爷手下的人,一看少爷被打,也顾不得害怕柳漫风,发声喊,就要动手,柳漫风动作更快,脚步一滑,顺势贴上一名扑上的光头男子,一个肘击,那名光头男子身体顿时弓了下去,这还没完,柳漫风膝盖猛的一抬,正中对方的下巴,那光头男子急弓着的身子顿时变了个姿势,朝后仰了过去。

    跟上一步,柳漫风再一肘击下,光头男子的胸膛如遭锤击!轰然倒地。

    另一名刚扑过来,还没站稳,柳漫风一个侧踹,那小子腾云驾雾的飞了出去。

    柳漫风虽然一支手不方便,但对付这些人,根本不用费太大的力气,她拿捏的速度以及技巧极其到位,呼吸之间,又有两人被她打翻在地。

    这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满地打滚,哀嚎着,在场所有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这叫什么女人啊,这也太凶残了吧!

    打翻了这些人,柳漫风刚才的气也算撒出来了不少,这两天陪着张新军在一起,自己尽装乖乖女了,还是恢复到过去的样子痛快啊。

    张新军和其他人一眼,睁大眼睛,看着柳漫风:“哇塞,妹子,你太猛了,我都没看清你怎么动的手。”

    “哼,等你看清了,人家早把你打倒了,对了,一会和你算账。”

    张新军一愣:“这,这什么意思,我可没惹你啊。”

    “你那狗爪子我要折下来。”

    张新军吓得秃噜一下,赶忙把手放在了背后。

    看着张新军这傻样,柳漫风有点绷不住了,在张新军的腿上踢了一脚:“走。回家。”

    “回家娄。”

    张新军手一伸,搂住了柳漫风的腰,两人往外走去,这会酒吧里静悄悄的,大家都老远的给他们让出一条通道了,走到秦小军身边的时候,张新军停了一下。

    “你麻痹的,你还敢说上过我漫风妹子,老子踩死你。”

    说话中,张新军抬脚对着躺在地上的秦小军就是一脚,秦小军杀猪一样叫了起来,这一脚,直接踩在人家蛋上了,能不疼吗?

    柳漫风头一偏,咧一下嘴:“你丫的,打躺在地上的人倒是很勇敢。”

    “额,人家站起来了,我能打得过吗?”

    “嘻嘻嘻,你还有自知之明啊。”

    “那是肯定的,我最擅长的就是落井下石,趁火打劫,撂黑砖,拍闷棍……”

    “打住,打住,还好意思说出来,以后干脆我教你点功夫,也用不着上这些下三滥的手段了。”

    张新军很认真的连连点头:“好啊,好啊,以后你就是我师傅了。不对,应该叫师娘。哎呀,早就听老人说过‘要学会,跟着师娘睡’。师娘,晚上我们一起睡吧。”

    柳漫风丹凤眼一翻,吓得张新军松开了挽着柳漫风细腰的手,一溜烟跑去开车了。

    回到了别墅,罗寒雨和萧华婉都还没有休息,她们也听张新军在电话中说了湖边的事情,知道有人想刺杀柳漫风,两个女人很是关心,陪着柳漫风说了好一会的话。

    柳漫风本来对这两个女人还有点醋意的,但见人家真的很关心自己,又为自己提前准备好了房间,换上了崭新的床单被褥,还给自己热着饭菜等自己,心里就彻底感动了,这些年自己一个人在西林市,很少有人如此关心自己。

    她心中对罗寒雨和萧华婉那一点点莫名的隔阂也消失不见了。

    本来柳漫风就是江湖儿女,性格也很直率,很快的,就和罗寒雨,萧华婉成了好朋友,三个人唧唧喳喳说个没完。

    张新军在旁边喊了几次,她们才停住了话头,一起吃了点东西。

    女人们都上楼休息了,张新军一个人还在吃着,今天两顿饭都在柳漫风哪里吃的,说良心话,真没吃好,这会虽然很晚了,但张新军胃口大开,吃着,吃着,感觉不过瘾,还开了一瓶红酒给自己到上,唯一美中不足之处,就是没有美人相伴。

    吃完了饭,张新军冲了澡,却发现自己没有干净的换洗衣服了,本来他的衣服就不多,平常也懒得洗,都堆在房间里,现在可好,认识洗干净了,没有干净的衣服穿。

    不得已,凑合着先洗一套出来吧,张新军也懒得开洗衣机了,挑了几条裤头,衬衣用手搓。

    他这直接是应付差事,三五两下的,就洗干净了。

    衣服是洗干净了,但得拎到楼上阳台去晾晒。

    张新军两手拎起刚洗过的衣服,连换洗内裤都没穿,就这么赤条条的出了洗浴间,他倒不是有暴露癖,主要这会别墅里女人都睡了,再加上他洗一会衣服,就把自己没穿衣服的事情忘记了,只不过,万事都有意外,就在张新军刚到了楼上的时候,一个卧室的房门却突然打开了。

    张新军猛一抬头,就见罗寒雨打着哈先出来了。

    这时罗寒雨也瞧见了张新军,顿时一呆,眼眸睁到溜圆,眼里尽是惊讶,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映入眼帘的张新军,浑身赤裸,正在走路,身下那一串零件也是甩来甩去的,我艹,这形象,简直是不堪入目到极点。

    “啊!”罗寒雨吓得一下捂住了脸。

    张新军压根就没想到会有这种状况出现,也是目瞪口呆,这才反应过来,尼玛,搞了半天,自己是光着身子的,他忙用手上的刚洗的衣裤挡在自己的要害之处,但人还是难堪到极点。

    张新军很是尴尬的说:“这,这罗寒雨啊,你这会出来乱跑什么?”

    罗寒雨捂着脸,嘴里说:“我手机拉在客厅了。”

    “额,那,那你等下,你先闭着眼,我下楼穿裤子。”

    张新军也不敢转身啊,光着腚呢,只好弓着腰,慢慢的退下了楼。

    罗寒雨听不到张新军的脚步声了,才慢慢的放下手,不过心跳依然欢快,面颊发烫,这臭小子,一堆零件真不小。

    张新军三两下穿好一条还没有洗的衣裤,这才很难为情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