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有人擦屁股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52本章字数:3378字

    “对了,等下那条狗东西怎么处理?我现在可真的是弹尽粮绝了,不会是要我学佛祖,割肉饲鹰,把它喂饱了它就不会上来吃小姑娘了吧!”我很是吐槽的问道,也不管教学总汇是不是真的有人格智慧。

    教学总汇:“使用‘挪阵术’,可以将那个‘污血迷阵’用来封印房间的大门。等到收尾的人来了,就没问题了。”

    “刚才怎么不早说,早说刚才弄好多安全。还好我提前醒了,要是晚点,那可是会出人命的。”听到可以借助三楼的迷阵来封印隔间的大门,我觉得相当新奇也相当恼火啊。

    刚才,我可是直接晕菜了,要是这晕的时间稍微长一点,那还不被那狗东西逃出来一光端了?

    教学总汇:“本来已经打算叫醒你了的,可谁知道你晕了都不老实……”

    额,有吗?我怎么不知道?睡得舒服了拱两下,有问题吗?

    来到三楼,那狗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听见了我的脚步,撞墙的声音更大了,也更频繁了。也不知道它哪来力气撞那么久,还没自己把自己撞死。

    “挪阵术”是符箓阵法学里的一种基本学识,可是我还是没法直接使用的,真正出手的实际上还是《教学总汇》。

    再次压榨体力,就地取材的用地上的血污绘制了一张符咒。激活后,很神奇的整个房间那么大的一个污血迷阵,竟然一瞬间就被吸收到了那么小小的一张符咒上。

    将那隔间的门锁上,贴上符咒后,门内的獒怪就没了动静——可惜我对幻术免疫,也不知道污血迷阵的真实作用效果是什么样的,当然我也不会自虐的去尝试知道。

    “那个,那两个妹子以后会怎么样?”

    封印好隔间,教学总汇就提示我,任务完成,可以回家了。回家之后,我身上的伤口还要经过一些其他的处理,比如杀灭“破伤风”病毒什么的。

    教学总汇:“会有专人对她们的记忆进行一些修改,让事情变得正常化!”

    “就是洗脑咯?那,那个小破孩呢?”

    “也差不多,不过是修改成普通伤害类犯罪。”

    “那个,任务也完成了,任务奖励呢?”好吧,我庸俗了,其实我追问那么多,为的当然是任务奖励啦。好歹我也算是玩命了一把,完成任务你连个表扬都木有,也太伤心了吧。

    “你已经拿到了!”

    “有,有吗?”

    “那只劣魔,它的罪行已经无可辨驳,现在你已经拥有了对它的全权处理权!”

    “全权?我能用它来干什么?害人?”如果是别人,所需还会觉得一个会魔族法术的恶魔很有研究和学习价值。可是我有需要吗?那么多教学总汇上的道家正法,我学都学不过来呢。而且,貌似教学总汇对劣魔所做的一切都是了如指掌的,也就是说这些内容书里面也应该是有的吧。

    “低等魔族,可以拿来作为炼制低级法器,制作符箓和丹药的材料,对你来说更是一种比较高能的食物。”

    听见说起食物,饥饿感再次疯狂袭来,不过好在我已经经过了最初最疯狂的阶段。此刻虽然很饿,却再不会出现第一次那种失控的状态。

    “能,能吃?直接吃,没问题吧?”我的口水彻底泛滥了,听到能吃,我甚至开始激动得忘记了其他一切。

    “直接吃,没问题!”

    “啊呜~”一秒都不多等,我用我最快的速度,一把将那血色小球丢进了我的嘴里。

    血球进入我嘴里的第一时间就化掉了,然后我的嘴里就冒出了硫磺燃烧产生的臭鸡蛋味,鲜血和腐肉混合的邪恶气味。喉咙里更是发出了,宛如一万只老鼠惨死时发出的尖叫声。

    赶紧闭上嘴巴,声音和气味却仿佛深入了我的灵魂深处,让我浑身酸痒恨不得张嘴就吐出来。

    “不能吐,浪费是可耻的,忍住,一定要忍住!”太臭了,也太恶心了。可是,没有能量的日子实在是太危险,太难过了。我死命压制这恶心的感觉,然后灵机一动,我想起了学习《清灵益智篇》的时候学过的一招。

    “银针定魄”:使用银针针灸头上要穴,可以减弱和屏蔽灵魂上所遭受的冲击。

    想到就做,我从工具包里取出银针就毫不犹豫的按照记忆插进了它们该去的地方。

    虽然臭味依旧,尖叫声依旧,可是我却宛如旁观者一样,可以淡然的正视了。

    尤其是消化完成后,一股恶臭无比的气息想要从我嘴里逃出去,哼,一口强行咽了下去我连眉头都没皱。

    “刚才那口是纯粹的废气,你吐出来不会有什么损失的,咽下去不但会造成很严重的口臭,而且未来很多天,这些废气也会顺着你的毛孔缓缓拍出的。”

    “那会怎么样?”听见教学总汇的马后炮,我脸都绿。

    “你会好几天都像从粪坑里刚爬出来一样!”

    “靠,还有没有挽救的办法啊?”想到自己未来几天都像掉进粪坑一样浑身发臭,哪怕此刻我依旧处于“银针定魄”的作用下,都忍不住头皮阵阵发麻。

    “速度,催吐,那么仅仅只会口臭几天!”

    看见不远处就有个公厕,我二话不说拔掉脑袋上的银针就跑了进去。

    “嗯,心性还不错,其他的都可以慢慢调教!”道爷花生也吃完了,小酒也喝干了,戏更是看得滋滋有味。

    知道看见镜中少年如同脱缰的疯狗一样冲进厕所,道爷才笑眯眯的打了个酒嗝对着镜子说道:“好了,可以开始擦屁股了!”

    “尊法旨!”随着道爷的命令,那栋废旧楼房四面八方竟然浮现出十数条身影。

    “哈~”往手心哈了口气,闻了闻,又看了看手表。道爷一扬眉头,手里拿出了一颗小小的丹丸放进了嘴里。咀嚼了一阵子,又哈了一口气闻了闻,才满意的嘀咕道:“嗯,这个程度应该可以了,再在这里等一下,就可以下班回家了。”

    “原界真的就那么安全吗?让一个稚子带着一门传承四处瞎逛,也没有人守护?”远离废旧楼房的远处,一个穿着一身漆黑道袍,整个脸部如同铁木一样僵硬的老者远远看着正在往厕所狂奔的少年,双眼睛竟是止不住的狂热。

    “你不要想,想都不要去想,那不是你能去触碰的东西。这个世界看似很自由,可事实上至尊的神念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任何胆敢触碰天条的人都会死,没有谁能例外。整个原界就是至尊们眼皮子底下的牢笼,所有人都是囚徒,囚徒是没有人权的!”另一个满脸愁苦,看起来沧桑无比的老者出现在僵面老者的身后。“相信我,如果你不是她的后人,如果你敢出手。我会杀了你来证明我的清白的,我会的!”

    “切,我肯定是不会出手的。可是,这世上大把过得生不如死的散修,对他们来说,一门传承可比自己的命还重要。抢了就跑,或者抢到了送给别人,自己顶罪,这样的人和事,小千世界里无处不在。我就想不明白,原界的大人物们就那么有信心,没人敢来试上一试!”见面老者对沧桑老者所谓的牢笼理论嗤之以鼻,言辞更是如同晚辈跟长辈置气抬杠一样。“尤其是你,你已经那么强大了,竟然还会过得像条丧家之犬,简直不可理喻。”

    “你怎么那么不听话,你懂什么?这世上,有太多的恐怖。有些恐怖,甚至,甚至让人连想一想的胆魄都没有。原界是自由的,可是当你真正要出手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其实已经死了,没了!没有例外!”沧桑老者看向僵面老者的双眼里突然放射出血色红光,红光里似乎是某些不断变动的影像,而看到这些影像的僵面老者,铁铸一般的脸上竟然出现了无尽的恐惧。

    “至尊们的意志不容违抗,小千世界算什么,大千世界又算什么?连亚圣都死了那么多,那么多的亚圣啊,都死了,都死了!”

    沧桑老者自己似乎都陷入了回忆,而且是极其恐怖的回忆,最后自己都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后面的,是什么,我还要看,告诉我!”虽然被沧桑老者的回忆影像吓得不轻,可是僵面老者却害怕之余反而如获至宝。

    沧桑老者渐渐恢复了平静,看了一眼僵面老者,摇头道:“你的境界还不够,你还太年轻,后面的你不能看了。如果看了,你会直接境界崩坏而死。那是,那是连圣人都会恐惧的东西啊。要不然,你以为原界凭什么在三界里能有如此卓绝的地位,你以为这兆亿计的神魔妖仙为什么能那么老实。”

    “哼,我不信你,明明自己胆小罢了!”僵面老者冷哼一声,然后又问道:“刚才你记忆里那人,已经是圣人了吗?”

    沧桑老者面露苦色,摇头道:“不,还不是,现在仅仅还只是亚圣。想当年,我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他连成为我的食物的资格都不配。可是这天道气运啊,实在是叫人无法揣度。第二次见到他,他已经是那人的弟子了,然后便是冲天而起一般的强大。等他出师的时候,我甚至连成为他的对手的资格都失去了。如今,如今我更是连追寻他的背影的资格都没有了。听我的,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老老实实的活着,活下去。这是我们唯一能拿来跟他们比拼的了。其他的,拼不起,拼不过,拼不得啊!”

    说完,沧桑老者便一步一晃如同一个行将就木的普通老人那样,朝着向下的楼梯走去。

    “我不信,我命由我不由天,终有一天我会变得如同你一样强大。不,比你更强大,将‘她’留给我的东西统统夺回来。”僵面老者用弱不可闻的声音对着自己说道,看向沧桑老者的眼神无比复杂,似乎有着愤恨,有着向往,有着孺慕。

    不过,他回头看了一眼那远方的厕所后,还是一跺脚追着沧桑老者的背影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