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边缘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52本章字数:3904字

    不得不说,《教学总汇》真的是本神器一样的书籍。当我问起是否有类似我这类菜鸟采购和消费的特殊商店时,它竟然真的给出了一个地址。

    “旧城区墟市”,那里是所有低阶修行者交易和买卖的集散地。

    以我现阶段的实力,去那里正好合适。无论是购买材料,还是贩卖成品,在那里都可以轻松找到对象。

    尤其是,教学总汇专门强调了一个词汇——那里依旧可以现金交易。

    难道说,更高级的修行者们,已经不再使用RMB了吗?当然,这种事貌似还离我远得很,而且现在我就缺RMB。

    听说能买卖,我首先便是想到了我手里这些已经绘制好了的符咒。如今我自己也能绘制了,那么多出来的卖掉换流动资金,那岂不是再也不用担心没钱吃饭了?

    尤其是,如果能买到类似上次抓到的劣魔那种高能食物,哇塞,想想我的口水都又开始泛滥了。

    “旧城区墟市”,为了避免和普通人撞车,一般都是晚上开市。当然,白天也有固定店铺开门,可是和晚上比起来,那自然是差了老远。

    正好,吃完晚饭天也黑了,我出门打车便往旧城区那边走。

    想起上次制符的艰辛历程,我不由得忍不住的询问教学总汇:“为什么一开始的时候不告诉我,有专门的买制符材料的地方?害得我上次满城乱窜,结果还只能买到替代品。”

    教学总汇:“旧城区墟市,已经属于修行者世界,可能因为意外,卷入修行者战斗。”

    看见战斗两个字,我就彻底没了脾气。貌似,以我现在的实力,在修行者世界里,就是传说中的战五渣吧。至于上次,上次估计连渣渣都还算不上,至少现在我还能凭自己的能力释放几个低级五行咒法。

    旧城区,以前我曾经来过很多次。那时旧城区给我的影像就是温馨,仿佛一位慈祥的老爷爷一样,虽然满脸的褶皱,却总是满脸包容的微笑。

    小时候跟着小伙伴们发疯一样四处在旧城区探秘,可是每次似乎都能发现新秘密。

    而如今再次来到这里,我却开始觉得有些陌生,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了。

    因为教学总汇的提醒,我进入旧城区之前便开启了真眼。昏暗老旧的路灯,破败的柏油马路,露天的排污水沟里似乎有着老鼠在四处流窜。

    当然,这些东西对我来说都是熟悉的记忆,看到了反而更让我觉得开心。

    可是,真眼里,旧城区里可不仅仅这是这些儿时熟悉的场景。

    各种带着妖气的动物,猫,狗,甚至伪装成猫狗的其他动物——看着一只猫那么大的野猪踩着猫步在墙头上散步,那情景真的很雷人。

    当然,还有带着各种异色光彩的人和鬼。

    我第一次看见,一只鬼竟然如此光明正大的在街上游荡,甚至是和其他活人攀谈。

    教学总汇:“没有罪孽和攻击性的鬼魂,是可以合法在人世间游走的,只要它们不干涉凡世和凡人的生活。”

    好吧,今天我又学会了一条,看来以后要经常出来走动,真的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了。

    虽然第一次以修行者的身份来这里,我的表现很有点土包子进城的样子。可是,似乎旧城区里的非人类们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好奇,又或者大家为了避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都学会了不再好奇。

    真正进入墟市的入口,是一个旧城区里很不起眼的小牌坊。普通人走过这里会直接走进一条没有岔路的小巷,然后从另一头走出去。

    而修行者和其他非人类进入这里以后,却能发现另一条岔道。

    走进岔道便是正式进入了墟市,就在岔道的墙壁上,还专门标注了进入墟市的各种注意事项。

    最让我关心的便是安全问题,所以我经过岔道的时候,一字不漏的将所有内容全部记了下来。

    说起来,这些内容跟凡世的市场里粘贴的注意事项区别不大,无非是防火防盗防骗等等。只是这里的对象都不再是普通人,而是各种有着特殊能力的人或非人。

    墟市里是禁止斗殴的,但是被抓住的小偷挨打也是没人会去管的。另外,如果自己眼神不好,买了东西以后才发现上当受骗,那也是找不到谁来给你出头的——自家兄弟朋友除外。

    总之,进去以后,自己必须小心行事。

    走进墟市以后,我才发现,这里真的相当的热闹。就好像乡下小镇墟日一样,到处都是地摊,到处都是来来往往的顾客。

    当然,这些都应该很正常,可是让我很奇怪的是,就在入口的两边分别聚集着两大群的人。他们或者蹲着,或者站着,排成一排,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又似乎在期盼着什么。

    “他们是什么人?看场子的?还是镇城神管一类的?”这些人不像外面所遇见的那些,他们似乎对所有路过的人都很有兴趣,这让我很不安。

    教学总汇:“他们都是‘边缘人’,因为各种情况有了超越普通人的能力,被纳入了修行者戒条。可是却没有师门传承,没有继续前进的道路。只能游离在普通人和修行者之间,迷茫度日。可怜的‘边缘人’。”

    “可怜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是我脑子里莫名划过的想法。

    仔细看了看,那些人身上的光华似乎都是很单纯的。例如代表土元素的泥色,代表火元素的橘红色,代表水元素的浅蓝色等等。

    如果套用小说里的解释,这些都是了不得的“异能者”吧!

    可惜,在有神仙和妖魔的世界里,他们似乎真的很尴尬啊。

    墟市里繁荣得有点让我目不暇接,根本反应不过来应该从哪里开始。

    正当我准备随处乱逛的时候,一件很惊奇的事情在我眼前发生了。

    一只跟成年人一样大的人立行走的猫咪,拎着一个大菜篮走向了“边缘人”的聚集地,挥着爪子说道:“喵,小杨子,过来。喵爷顾你送货!”

    说完,喵爷放下了菜篮,身子一下缩小得如同普通猫咪大小,径直跳进了菜篮。

    这时,“边缘人”里一个似乎是拥有着火系异能的年轻人很是开心的,在同伴羡慕的眼神里跑了过来。

    “喵爷,还是老地方?”年轻人一只手提起菜篮,一只手很熟练的轻轻抚摸了一下猫咪的脑袋。

    “咕噜噜,嗯,老地方,老价钱。”喵爷似乎很享受被人抚摸脑袋,一边回答一边发出咕噜噜的舒服哼声。

    这场景,似乎有点超出了我的想象力。喵咪雇用人送自己?还是送自己的货?

    还没等我想明白,喵爷接下来的说的话,差点让我以为自己幻听了。

    “小杨子,反正你在这里瞎混也没多大出息,不如来我家给我当宠物吧。每天也就是早晚陪我溜溜街,帮我准备一下猫食,每个星期有双休,有法定节假日,很轻松的。而且,我帮你买200平的大房子哦!”喵爷一边像小猫嬉闹一样跟小杨子的手作着斗争,一边语出惊人。

    小杨子显然不止一次听见类似的话,反倒是一点都没有吃惊的样子,反而很和善的说道:“喵爷,这事早得很啊。您看我还那么年轻,就每天啥事不干溜猫,这不是不合常理嘛。要不,您再等个几十年,到我老了再给您当宠物?”

    喵爷伸着爪子萌呼呼的挠了挠自己的小脑袋,叹气道:“哎,找个合心意的宠物不容易啊。我上次的宠物才跟我十多年就转世了,你要是老了也跟不了我多久啊,到时候人家又要重新招宠物。现在人家一个人都很孤独啊!”

    这,这种情况,到底是什么情况?

    妖怪雇佣凡人做宠物?太神奇了,太匪夷所思了。

    当然,这似乎也不关我的事,看了看街道,似乎地摊上的东西也是按街道分类的。于是,我开始寻找制贩卖符材料的街道和地摊。

    第一次来,我也不知道人家是怎么交易的。还好,这里的交易大多都是跟正常人赶圩一样,没有搞得很神秘的暗地里交易。

    所以,我一边游走,一边装作围观众观看别人的交易过程。

    其实,这个墟市里真正贩卖制符炼器材料的摊位并不多,大多都是贩卖一些拥有特殊效果的生活用品。

    例如,各类特制的零食,专门卖给各类妖兽甚至鬼魂;各类衣物,衣服上绘制了一些最基本的符文,作用基本只是穿得更舒适更清洁。还有各类生活用品,都是些最低级的炼器器材,在我看来作用似乎都很鸡肋。

    不过,大家你卖我买,都其乐融融。

    一直走到墟市的深处,行人渐渐稀少了,这里的货物才开始上档次了。

    炼器的材料,制符的材料,贩卖符咒的摊位,贩卖低级法器的摊位开始逐渐出现。当然,这些摊位的顾客都相对稀少了,而老板们似乎也都更加的傲气了。

    我来回看了看,制符材料的摊位上,各种低级材料应有尽有。很多材料甚至已经经过了提炼,做成了可以直接用于制符的半成品。

    不过,基本材料就算了,半成品给我的感觉却是还不如我自己动手提炼出来的。这让我大失所望,本来我还打算直接买半成品,能省不少时间呢。

    选了一个老板看起来比较好说话的,问了问价,结果老板一开口吓到我差点掉头就走。

    去菜市场直接购买的黑狗血,最多不过十几二十块,都是论斤了。到了这里,好嘛,论克卖,还每克几十块。

    看见我震惊的表情,老板也乐了:“小兄弟刚刚开始学制符?第一次出来买材料吧?我跟你说,这东西不是随便宰一条黑狗就能算黑狗血的。这狗也有高低档次,还分生辰八字。我摊位上的,都是请专门的养狗场帮忙留意挑选出来的。就连屠宰的时候,都是选好良辰吉日的。这其中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那是绝对对得起这个价钱的。”

    “有,有吗?”我被老板如此专业的解说镇住了,暗地里赶紧询问教学总汇。

    教学总汇:“有,但是后期其炼制手法不同,可以忽略这些问题。所以,意义不大!”

    额,好吧,这就是境界和技术手段的差距了。

    问题也问了,我也不打算高价购买这如此精雕细琢出来的黑狗血,于是只能满脸崇拜的看着老板,说道:“大叔,您果然是专业啊。不过,我暂时还不到使用这么高档的材料的时候,现在给我用就是浪费了,我还是在转两圈吧。”

    老板不知道是被我伪装出来的崇拜麻痹了,还是本来就是很好说话,乐呵呵的一挥手对我说道:“小伙子,要学制符可不是光凭想象就能成的,这里头的学问大了。你不信就去别处随便弄点黑狗血试试看,保证你的成功率不会超过两成。如果你在我这里买,我能保证你的成功率最少都有五成。绝对物有所值!”

    切,还五成,我要是跟你说上次我都是用乌鸡血来替代的,而且都是百分百成功,你还不把我当成骗子啊。当然,上次制符还是教学总汇出手,不过教学总汇也说了,现在我应该也能自己制作了。

    符墨材料都很贵,不过空白符纸倒是不算太贵,而且比起我自己制作出来的品质要好不少。于是,我便在这位老板的摊位上直接购买了一百张,每张2RMB。

    摸了摸又消瘦了一分的腰包,我愁啊。

    符纸的问题解决了,符墨为了省钱我还得再跑菜市场和药店。至于卖符赚钱,我还是继续打听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