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墟市里1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52本章字数:3255字

    墟市里,并不是所有人都是修行者,很多人甚至连一丁点修为都没有。

    这让我很奇怪,可是我也不敢随意乱问。

    而我所在的这个材料摊位的老板,修为也是低得可以,甚至还不如我这个修行没多久的菜鸟。这也是我为什么跑来他这里问行情的主要原因,至少露了马脚风险都低很多。

    “大叔,您这里除了卖制符材料,还卖不卖成品符咒的?”趁热打铁,我赶紧问出了最让我关心的问题。

    老板听到我这么问,眉头一扬很是得意的答道:“那当然也有,不过……”

    话说到一半,老板又压下了嗓门,小声说道:“攻击性的符咒必须要有‘持枪证’我才敢卖给你,辅助性的和治疗型的符咒倒是没多大关系。我看小兄弟修为不低,准备来点什么类型的?不是我吹,虽然我这里主营材料,可是我制作出来的符咒,绝对不比专卖店里的差太多!”

    不差太多,那就还是差咯?攻击性的符咒竟然还要有“持枪证”才能买?好吧,也就是说,我要是打算出售自己制作的符咒也得遵循这个法规了。

    不过,想想也是,最低级的“灵火咒”都能将百十来斤的一头大狗,瞬间焚化成灰烬。如果不设限制,被哪个精神有问题的买到了,拿来在闹市里乱丢,那真是后果不堪设想。

    “您拿几张我看看,让我长长见识!”我也不直接说买,免得等下老板发现我其实是来探行情的,生气了揍我。

    老板对我的态度很满意,很是开心的从摊位下面摸出了一个木匣子。

    这木匣子本身的材质都是相当珍惜的古木,虽然不是什么名品,但是却天生带有一丝灵性。而且,据我现阶段的眼力,也看出了这木匣子已经被人绘制过有封灵效果的符文。也就是说,这不起眼的木匣子已经算得上一件低级法器了。

    “老板大叔,您这匣子是个好宝贝啊!”嗯,虽然封灵符文我也能绘制了,可是要找那么大一块有灵性的木材,估计能让我倾家荡产。

    听到我的恭维,老板笑得眼睛都睁不开了,说道:“小兄弟好眼力,这可是我家祖传的灵匣。现在地球已经是末法时代了,任何灵力稍强的宝贝都会不断消散灵力。可是,我这个灵匣放的东西,却可以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

    说话间,木匣已经打开,里面又分成许多小格。老板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其中一个,拿出了几张符咒后,又小心翼翼的将木匣赶紧合上。

    “看看吧,这些都是我亲手制成的灵符里品相最好的。因为有灵匣保存,灵符里的灵力没有丝毫的流逝。”

    听到老板说起末法时代,我才反应过来,我修炼了也快一个月了,竟然也从来没有在周边的环境里感受到所谓的“灵气”。而教学总汇也从来没有提及过“灵气”这种东西,甚至连我认为的精神力都用“能量”来代替。

    难道,地球上真的已经没有灵气了吗?难怪整个墟市那么大,所有可见的人类修者都那么弱。就连妖怪们,似乎都不是很强大。

    还好,我身上的能量,可以通过吃东西来补充。虽然做一个饭桶有点伤面子,可是总比什么办法都没有要好吧。

    至于老板拿出来的所谓极品灵符,看完我就无语了。

    符咒上龙飞凤舞的画满图文,可是真正有作用的只有那么几组基本“秘文”。

    一张符咒上,基本“秘文”的多寡和编组方式,决定了符咒的威力大小和作用。

    例如,教学总汇教给我的最低级的“灵火咒”等五行灵咒,最少都要五十组以上的“秘文”来绘制。当然,教学案例上也有说道,使用复式组合可以使用更少的“秘文”来做到同样的效果,可是那是更高级的符文学才能学到的了。

    而我所用过的最强大的“观音咒”,基本“秘文”的数量足足有108组。至今为止,我也仅仅只能直接施法,而没法自己动手进行绘制。

    这种本人已经能施法,却不能进行制符,便是人身体的潜能远远大于人主动行为能力的最主要体现。

    眼前老板拿出来的极品灵符,显然不可能是比我现阶段学会的制符术更高级的复式制符法。尤其是符咒里储存的能量或者叫灵气,竟然连0.1都不到,简直都快成戏法了。

    “老板,您不会是逗我玩的吧?你这符咒里,灵气都快散掉了,真的还能用?”好吧,我承认我走神了,说完话我就后悔了。哪怕人家的东西再烂,也不能直接说出来啊。

    老板听到我这么说,脸立刻就红了,睁大眼睛急忙道:“怎么可能?你不懂就别乱说!”

    说完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眼睛睁得更大的急忙对我问道:“小兄弟,你竟然能直接感知得到符咒里的灵气多寡?”

    看着老板要吃人的样子,我心里有些发虚。不过竟然嘴贱实话实说出来了,还是得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说。“其实我自己也会制符,今天来除了买材料,还有个打算就是借鉴一下同行的作品。可不是故意贬低您的符。”

    “真的能感知的到?”

    “能!”

    “那,你帮我看看这几张符,到底是废了的废符,还是激活的方式不对?”老板脸上一变,竟然一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了,反而满脸期盼的从木匣里拿出了另外几张符咒。

    “这个!”老板重新拿出来的几张符咒倒是好了很多,每张符咒上都是49组“秘文”。不过,符咒最后的激活“秘文”却都没有绘制,这些都只能算是半成品。

    不过,对于真的懂得制符的人来说,使用的时候直接补上问题也不大,反而相当于多了一层保险机制。

    仔细来回的检查了几遍以后,我确认了,这些符确实就是差了最后那一道激活“秘文”。

    然后我有点犹豫的对着老板说道:“大叔,我实话实说?”

    “实话实说,有问题不怪你,你就算说这些都是狗屎,那也是我自己的问题!”

    好吧,看老板也不像是那种小心眼的人,我便拿出了其中一张对着老板说道:“大叔,你的这些符咒并没有作废,反而比开始拿几张品阶更高。不过,这些符在制作的时候,最后的激活符文并没有直接绘制上去,所以要想激活还得在用的时候记得补上。”

    “也就是说,这符不能直接用?”

    “能,但是要补上激活符文!”

    “可是,可是。”老板终于明白我说的说什么了,可是却吭哧吭哧的红了脸——这次貌似不是生气,让我小心肝松了一口。

    “您,不是会制符的吗?那就没什么问题了吧?”

    “额,制符我是会,可是激活符文是哪个,我就不太记得了!”扭捏半天,老板终于把真相说了出来。

    是不记得?还是根本不会?难道这位大叔制符都是用临摹的?

    “那,这个问题我就帮不到您了,这种东西你懂的。”我既然都说出来了,证明我自己肯定是会。可是,我肯定是不可能教对方知道的,知识也是财富啊。

    “当然,我懂,我懂。小兄弟,你等等。”看着我有要走的打算,老板赶紧出言挽留。然后掉头就朝着不远处大叫:“侯三,侯三,赶紧给老子滚过来。”

    “怎么了,又怎么了,今天又犯病了?”不远处,一个精瘦的中年汉子闻声赶了过来,口头上倒是也不肯吃亏。

    老板把那几张缺少激活符文的符咒往侯三面前一抵,瞪着双眼骂道:“你狗日的还说办事牢靠,上次花了一百多万买回来这几张灵符,他娘的都是不能用的!”

    “怎么可能?人家都说了,符肯定是没问题的,只是不知道激活方式。过阵子我去市郊找高人帮忙看看,符本身绝对没问题的。”

    听到两人争吵,我直接汗了一个。连符咒怎么激活都不知道,也敢花钱去买。而且就那么几张低级货色,竟然花了100多万?那我手里的“观音咒”,那不是可以叫价几十万一张?

    “不用去再找什么高人了,我今天就找到高人了,人家跟我说了,这符咒都是半成品,还差最后一道工序没做完。你说这事怎么解决?”

    我靠,大叔,你这么说是要坑爹啊,看着侯三望过来的眼神,我都恨不得直接钻地了。

    这家伙,不会恼羞成怒直接揍我一顿吧?虽然,貌似我的精神力更强,可是我还没学多少战斗技能啊。

    两人一个比一个声音更大的争执着,唾沫横飞,看起来好似有着杀父之仇一样。

    “小兄弟,人不可貌相啊!”侯三噔噔噔的从来过来,确是脸色一变,瘦脸上直觉笑出了一朵菊花。“小兄弟既然看出来了,那么能不能帮我们把最后那道工序补上?”

    补上?问题不大。可是,这东西不是贼赃什么的吧?我要是帮忙补上了,以后出了问题会不会有我一份责任啊?

    “这个,不太好吧?这符咒的作者,不会找我的麻烦吧?”如果说不帮,人家搞不好就当我是故意捣乱的骗子了。没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直接说出了我的顾虑。

    侯三听我说完,大咧咧的一挥手,回道:“没事,上次我跟人打赌,赢了这一套符咒。没想到那老小子不肯吃亏,在这里摆了我一道。”

    老板也跟着应道:“是的,是的,来路绝对没问题的,小兄弟放心。”

    真的没事?貌似这符的制作者水平光是看得到的这部分,都已经跟我差不多了。

    于是,我犹豫的再次说道:“你们确定?这符的制作者,水平可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