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墟市里2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52本章字数:3326字

    当然,这个不低是对比摊位老板的,要是拿去别处比较,那就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了。

    “这个我们都知道,不过真的没问题。”听到我这么说,老板汗了一个,红着老脸说道。

    侯三看着老板也是满脸的打趣,然后对我说道:“制符的那人,是我亲大爷,他该我的。小兄弟,你放心出手。老罗!”

    老板老罗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笑着对我说道:“小兄弟如果肯帮这个忙,哥哥我自然会有一番心意奉上。”

    心意?奉上?说得我好像很贪钱,不给钱就不帮的样子。

    “好吧,就当交个朋友了!”人家都说到这个程度了,再不帮忙就是不给面子了。“我身上没带符笔,罗大叔您这里应该有吧!”

    “哎,别叫大叔,多生分。叫罗大哥,叫大哥就可以了!符笔,符墨,都有!”

    好吧,一瞬间,我辈分升级了。

    虽然罗老板的符墨并不算很好,不过我也不敢明说,免得人家认为我故意显摆。好在,只绘制会后的激活“秘文”,对符墨的要求并不是很严苛。

    绘制的地方依旧是在摊位上。制符的过程也就是绘符的过程,重点在于使用精神力将“秘文”契合到符纸上。符纸上符墨的绝大部分,其实都是类似加密的掩饰物一样的存在。

    五张符咒,每张一组激活“秘文”,一挥而就只消耗了我不到0.1的能量。当然,如果不是大庭广众之下,我为了节省肯定会使用“小乙木生灵诀”来转换体力。能量可比体力值钱多了。

    绘上激活“秘文”后,这五张符咒上的灵力顿时活了,完全不像刚才那样死气沉沉如同废纸。

    看着五张如同活了一样的符咒,侯三双眼放光的一把拉住我的双手,激动的问道:“大师,这个,您既然连这都会,那么这几张符咒都有什么作用啊?”

    阿噗~大师?又给我升级?还有,你连符咒的具体作用都不知道,也敢收?如果不是我年轻力壮,绝地是一口老血喷你满头满脸啊。

    好吧,看在还没到手的心意的份上,我就不跟你们计较先了。仔细辨别了一下,虽然五张符咒上表面的图文都是一样的,可是内部的“秘文”组合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一张是‘清心凝神咒’,主要是用来辅助安稳精神力波动。这一张是‘小归元咒’,主要是用来增强新陈代谢速度,并且补充一定的元气。这两张是‘驱邪神光咒’,主要是用来净化邪秽能量,当然对阴性能量生命有一定的杀伤力。最后这张是‘普罗慈悲咒’,相当于‘观音咒’的弱化版,作用几乎包含了前面几张的所有功能。当然,威力自然是相对弱一点,不过在某些时候却是非常的适用。”

    罗老板和侯三听完我的解说,竟然目瞪口呆的愣住了。难道我说的不够清楚吗?

    最后,还是罗老板先反应过来了,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听说‘清心凝神咒’的功能是内守元神,外震心魔,跟小兄弟的说法有点不同,一时没反应过来,哈哈哈。”

    “啊,哈哈哈,那个新时代了,小弟的解说都比较带科学范的。代沟,一定是代沟。”我汗啊,貌似这种解说方式都是教学总汇教我的,我怎么知道“清心凝神咒”原本的解说方式是什么。

    两人听到我如此解说,也是恍然大笑:“是啊,是啊,一定是代沟,代沟。符咒的名字知道了就没问题了。”

    问题解决,侯三陪我闲聊的功夫,罗老板很宝贝的将那几张符咒分开藏好,然后打了一个红包给我。

    我谦让了几下,就顺势收下了。

    时间也不早了,我跟两人也算得上有些许交情了,便对着罗老板问道:“罗老哥,小弟师门里要求弟子自力更生。而小弟除了绘符,别的也不太拿得出手。不知道墟市里有哪里收购成品符咒,哪里的价钱比较公道?”

    “我这里就收啊,不知道小兄弟准备出售哪种符咒?要知道,不同的符咒,价钱也是不太一样的。还有就是,攻击型符咒,一般都是不准私下交易的。”听到我说起要出售符咒,罗老板立刻激动得脸泛红光。

    显然他老早都打算问我愿不愿出售符咒了,毕竟会制符的人,用制作出来的成品换成其他物质也是很正常的事。

    教学总汇:“根据‘三教反垄断法案’,三教弟子不得对市场倾销制符,炼器,炼丹制品。”

    就在我准备大清仓,狠狠捞上一笔的时候,教学总汇却突然在我脑海里显出了一个禁条。

    我去年买了个表,根据我当暴发户的时候听到的解说就是,制定的“反垄断法案”人便是最大的垄断者。

    很显然,到了修行界,这个道理绝对可以通用。更可恨的是,我的小胳膊小腿,绝对是拧不过别人的,只能老实遵纪守法。

    “能具体点吗?一点都不能卖?”好在,条例里只是说不准倾销,应该还是能卖点的吧?

    教学总汇:“以你现阶段的实力,每月可销售一件修行制品。”

    好吧,按照这个思路,以后我实力高了,就能多卖点,真特么的现实啊。

    回过神,才发现一旁的二人也正看着脸色阴沉不定的我,跟着心情跌宕起伏。

    既然每个月只能出售一份,那么自然得选最好的,于是我摸出了一张“观音咒”对着罗老板说道:“师门规矩比较严苛,每个月只准出售一张符咒,罗大哥帮我看看,这种符咒能值多少?”

    天下修行者其实真的不少,修行门派更加是数不胜数。而各门各派的规矩也是千奇百怪,所以对我的说话二人绝对是没有任何疑问的,就算有疑问也是不方便打探的。

    “九品灵符?”我的符咒刚交到罗老板的手里,就听见旁边传来一声轻喝。

    罗老板就如同反贼一样,赶紧将手里的符咒往怀里一缩,朝着旁边骂道:“张老黑,你狗日的又过来偷窥,还要不要脸了?”

    我顺着声音看去,那边却是一个面皮白净,留着一把山羊胡子的老头正在双眼放光的盯着那张“观音咒”。

    听到罗老板的叫骂,老头竟然也不生气,反而笑呵呵的直接走了过来,说道:“路过而已,就你那点水准,有什么可看的?不过,这张‘九品灵符’倒真的是坊间罕见啊,不知是小弟兄自己亲手制成的,还是师门长辈赠与啊?”

    靠,这老家伙眼睛真的很贼啊?

    淡定,我很淡定的说道:“这张符咒确实是师长的赠与,不过小弟自己也能绘制了,只是品相暂时还没那么好。既然是拿来出售,小弟自然不可能不拿最好的符咒出来。”

    好吧,哥其实成长速度很快的,下个月的时候,自己动手绘制“观音咒”肯定没问题了。这个月,还是先用教学总汇制成的顶着先吧。

    罗老板此刻根本就不再搭理张老黑,手里拿着那张“观音咒”,仿佛捧着绝世美女一样,手里动作温柔得让旁人看了都肉麻。

    侯三看着罗老板的模样,满头的雾水。“观音咒”在旁人的感知里,其实跟空白符纸没区别。

    可是,只要将它拿到手里,你就能感觉得到,它就是活的。任何稍微有点精神力的人,只要念头一动,它便会随着你的心意激活。

    我跟那个劣魔战斗的时候,“观音咒”几乎便是随着我的念头自动激活的,当时我甚至已经痛得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

    说起来,教学总汇的教学进度,实在是快得有点让我反应不过来。才短短一个月不到,我竟然也能通过自己的努力,释放如此强大的法咒了——虽然离将它制作成符咒还差了那么一点。

    听到我的解释,张老黑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让我看了都觉得很不爽。

    这老家伙莫不是以为我是偷拿了师门长辈的符咒,出来换钱花?

    “什么是九品灵符?”罗老板手里捧着符咒舍不得撒手了,我被张老黑刺激到不爽也不说话了,侯三倒是忍不住了出言询问张老黑什么是“九品灵符”。

    其实,我也很想知道,因为教学总汇里貌似从来没说过,制符还有这种划分。

    看着罗老板一时半会还舍不得松手,张老黑虽然也是一副心痒难耐的样子,却也很耐烦的对着侯三和我解说道:“同样是制作一张符咒,根据符咒的符纸材质,符墨用料,以及制符的手法的不同,最后得到的符咒也是千差万别的。最低级的一品符咒,也就是老罗做出来的这些垃圾货色了。”

    “说得难听点,如果不是他有个家传宝盒,他的符咒做出来不用一个星期都会自己报废。最高级的,便是这张符咒一样的九品符咒。没有激活之前,完全感觉不到灵气。一旦入手,便如同拿了活物一样。而且,更重要的是,这种品阶的符咒,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衰减威能。”

    额,难道其他人做出来的,会因为放得久了就变质了吗?

    听完张老黑的解说,我实在是忍不住暗地里开始询问教学总汇,为什么它教我制符却没有这个九品的划分。

    教学总汇:“低于八品,就是废符。”

    咳咳,好吧,前几天我手里残存的几张符纸拿来制符时,绝大部分似乎都被评价为废符,然后被我一把火全烧了——可耻的浪费啊。

    张老黑的解说,罗老板也听见了,而且他也总算回过神了。

    张老黑见此机会便伸手过去,说道:“老罗,拿来我看看呗。反正你也给不出个实价,这方面你得服气,我就是比你强。”

    这老家伙,舌毒能力真的是很强,每句话都带嘲讽能力的。

    不过也不得不承认,这老家伙说的大部分都是实话。所以,哪怕很不爽,罗老板还是把符咒交给了张老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