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墟市里3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52本章字数:3599字

    “果然,果然跟活物一样!”拿到符咒后,张老黑的表现也没能强过罗老板多少。嘴里失言,回过神便看见了三双鄙视的眼球。饶是这老家伙脸皮已经相当坚韧,还是忍不住老脸一红。

    “唒唒!”张老黑来回看了好几遍,完事了还舍不得放手。一旁早就等得不耐烦的侯三一伸手,嘴里发出逗猫的声音,让张老黑的老白脸一阵发黑。

    果然,恶人寰须恶人磨。

    恋恋不舍的将符咒交给了侯三,张老黑回头对着我和罗老板说道:“真正的九品灵符,当然,具体效果不知道小兄弟能不能验证?”

    如果要验货,自然需要使用一张。不过,因为我已经能施展“观音咒”了,所以自己对着别人施展一个,也是可以作为验证的。

    所以,当张老黑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一扬眉头说道:“这个咒法我能施放,效果跟符咒绝无二致。”

    听到我说能直接施法,张老黑脸上的神色完全变了,有点恭敬的对我说道:“我一位故人之后身体有所不妥,今天正好过来求我。不如,就用他来试法?当然,也绝不会让小兄弟平白出手!”

    “好!”

    无论凡世还是修行界,强者为尊。能让人尊重你的,只有你自身的实力。当然,这所谓的实力,并不局限于战斗力。

    张老黑见我答应了,便拿出了电话打了出去。很快,一个浑身带着黑气的中年胖子便一边听着电话的指示,一边朝这边走了过来。

    这中年胖子就是一个普通人,完全没有半点修为,身上的黑气显然属于撞邪一类范畴。

    看了眼胖子,我也不说话,反而顶着张老黑看。

    张老黑似乎知道我的意思,便解释道:“他的父亲辈还是同道中人,可是到这一代就完全没了传承的可能。本来做个凡世富家翁倒也逍遥快乐,可是却不小心中了招。求到我身上,我实在不好推脱。不过,他已经签了‘密约书’,离开墟市以后,这里发生的任何事他都是没法说出来的。”

    胖子显然也知道,在场的可都不是什么普通人,很拘谨的笑了笑也不敢乱说什么。

    听完张老黑的说法,我也明白了,为什么墟市里会有那么多完全没有修为的普通人。显然,很多人都是这类有着牵连关系的。

    神话世界里,除了人间,还有无穷尽的周天世界。显然,地球上的人类,相对修行者和神魔妖怪反而算是少数民族吧?

    “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

    教学总汇的教导中,所有法咒其实都可以默发。

    法咒之所以需要吟唱,是因为需要通过语言与精神力的共振,引动天地之力。而完整的咒法,便是一整套作用于天地间的自动程序。

    当施法的人精神力足够强大到替代语言的作用时,便能默发法咒。

    我现阶段精神力不够强到默发,只能做到使用咒法引言激活整个咒法。进一步,就是念出咒法名便能激活法咒。更进一步,才是完全默发施法。

    “半步默发!”观音咒的灵光将胖子完全笼罩,胖子身上的黑气瞬间一扫而空。不过,在场的几人都没人去管胖子,反而像见鬼一样看着我。

    看着他们眼睛都要掉出来的样子,我都被看得发毛了,问道:“有问题吗?”

    “没,没问题!”显然,有问题也是不能随便乱说的。

    张老黑看了看胖子身上的灵光,然后回头对我说道:“‘观音咒’我也曾经见过‘普法寺’的高僧施展,没想到小兄弟的法咒威能竟然丝毫不弱。不知道,小兄弟师承哪位高僧啊?”

    高僧?我眼前闪过了道爷那颗带戒疤的大光头,额,貌似道爷自己都说自己是道士。而且,教学总汇的全名也是《三教初级教学总汇》。

    “我只是会这个咒法,跟高僧没什么关系。我们家跟三清混的!”

    “咳咳咳!”张老黑听到我的回答,直接被口水呛得差点咳出了老肺。

    等到张老黑缓过劲,胖子也千恩万谢神清气爽的走了,便正式进入了符咒价钱的商谈时段。

    还没开始说“观音咒”的价格,张老黑倒是先递过来一张银行卡。“观音咒,和尚们每次施法都是明码标价50万的。所以,这次劳动老弟出手,便是50万。不过九品符咒本身就难得,更何况一符在手便是等同于多了一份保命的手段。如果老弟肯将这符咒卖给我,我老张出价150万每张!”

    “我靠,张老黑,你敢虎口夺食?”听到张老黑突然话语一转竟然就要截胡,侯三和罗老板一人勒脖子一人掰手,直接把符咒从老头的手里抢了出来。

    哎,我也堕落了,看着两条生猛大汉全无尊老之心的欺负一个老头,我竟然觉得很解气:“咳,既然都有价格的,那就每张100万吧,每个月一张。如果品阶不够九品的,每低一品我就给打2折。罗大哥,你看怎么样?”

    “好,小兄弟果然信义!”听到我如此定价,罗老板轰然喝彩。

    “时间不早了,我还有事,那就下个月再见了。这张符咒的钱,你一起打到这张卡里吧!”说着,我扬了扬手里刚拿到的银行卡。

    张老黑挣扎着似乎还打算说点什么,我也不管不顾的先走了。

    “喂,老罗啊,今天这事你得感谢我啊。要不是我出面,人家也许仅仅只是问个价钱,还指不定都卖给你呢。反正你这破地摊也没什么大客户,你留几张用来保命,多出来的都转让给我得了!”

    我靠,这老家伙,真的是舌毒加奸猾,完全没治了。

    不过,晚上出来转那么一圈,竟然就有150万入手。而且,包包里还有个红包没开,不知道罗老板打了多少。

    虽然哥也是见过大钱的人了,这种完全凭自己本事赚到的钱,感觉就是不一样啊。

    教学总汇:“资金储备量更新,采购清单更新如下……”

    我正美美的筹划着等下去哪里卖点现成的好菜解解馋,教学总汇已经给我列了一大串的采购清单。全都是涉及教学使用的制符,炼器和炼丹的原材料。心算了一下,买完这些材料,刚到手的150万又是只剩不到几千了。

    这,这真的是要亲命啊。我还以为,从此能过上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了呢。合着,教学总汇的采购清单,都是根据我兜里的RMB数量来更新的啊?

    不过,既然是教学必备的,我也丝毫不敢打折。正好,还没离开墟市,那就顺便能卖多少算多少,买不到的再另作打算。

    再次掉头朝材料聚集区前进,这次的目标都是一些普通商店买不到的稀有材料,哪怕价钱贵点,那也是实在没办法的事了。

    好在教学总汇能随时进行技术支持,一些能使用便宜点的替代品的材料,都用替代品。总算,还没捂热的150万花光之前,清单上的材料也基本都买到了。

    弹了弹已经接近空白的银行卡,我琢磨着估计下个月卖了第二张符咒,估计教学总汇又会来个采购清单大更新。

    哎,看来,悠闲的吃闲饭的日子,遥遥无期啊。等到我的炼器能力上来了,开个修理铺的计划还是不能变。

    这次采购的东西很多,不过墟市里也有快递,快递员自然就是那些边缘人。将打包好的包裹交给了快递的负责人以后,我就可以轻松的空手回家,东西明天白天自然会有人负责送货上门。

    罗老板打的红包里是10万RMB,这部分钱不知道是教学总汇放水还是材料清单已经足够,没有被划入采购费用里,得以幸存。

    吃了好多天的水煮肉了,哪怕钱很不够用,我也打算去找个夜市摊,吃顿好的了。

    教学总汇:“前方有人在战斗,注意戒备。”

    我正盘算着等下去吃什么,教学总汇却提示我进行戒备。

    开启真眼,小心的朝着前方走去,果然,不远的一个偏僻小巷里,有三个人正在激烈的打斗着。而且,他们都不是普通人,都是身怀异术的“边缘人”,或者也可以叫他们“异能者”。

    三人中,最炫目的是一名使用火焰的女子。这女子大约二十多岁,身上穿着一套无袖红色旗袍。双手小臂以下都被火焰包裹,挥手间火焰如同灵蛇狂舞。

    另两人则是这女子的敌人,他们似乎使用的是类似念力的能力。一人纯粹的凝聚一个无形的盾牌格挡火焰,另一人则手中不断挥舞出如同刀气一样的斩击。

    火焰女的能力更强大,一人应付二人仍然游刃有余,不过不知为何却似乎在不断退却。而那两名使用念力的男子则明知不能留下敌手,却仍然愤愤不平的不肯停手。

    三人激斗,大部分攻击都被各自的能力相互抵消了,虽然打斗的时间不短了,却也没谁受伤。而且,这些异能者使用能力时,似乎对本身能量的消耗并不是很剧烈,看样子他们还能接着继续打很久。

    女子动作轻灵,曼妙的身形欢舞,如同火中诞生的精灵。而另两名男子却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在无尽的火蛇侵袭下竟给人一种坚如磐石,不可阻挡的感觉。

    看着这三人的战斗,我突然觉得,我以前的战斗理念几乎就是野猪猪突一般粗陋。

    教学总汇:“有普通人路过,中止他们的战斗!”

    我身后一个哼哼唧唧摇摇晃晃的身影正在靠近,似乎某酒中仙正准备打酱油路过。

    这条小巷里,三人正在前方忘我战斗,我身后就是准备路过的酱油党。三更半夜的,就算是正常人路过,我也不可能继续原地偷偷当围观众了。

    可是,我要是去打断别人的战斗,别人对我发难怎么办?貌似,我战斗力不足啊,难道毫无来由对着别人使用五行灵咒?

    虽然火焰女的火焰看着很绚烂,可是那威力恐怕连灵火咒十分之一都没有。以我现在的操控精度,要么就是打空,要么打中了必然是秒杀的结局啊。

    “有没有什么非杀伤性技能可以推荐的?我不可能上手就使用五行灵咒秒人吧?”

    教学总汇:“推荐震慑真言‘哼’,威慑真眼‘哈’。适用于对低修为目标进行震慑和威压。”

    然后,教学总汇便立刻在我脑海里显现出了这两个真言的修炼方式和要诀。

    我靠,这比临阵磨枪还要过分啊!

    还好,我最近的《清灵益智篇》有所突破,完全能做到过目不忘了。而这两个真言,属于道家九字真言的一个分支。九字真言我已经正式学习过,这两个真言其实只能算是一种新的使用方式,只一下就学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