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多行不义必自毙3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53本章字数:3771字

    本来打算进入地下室的我毛了,回头死盯着赛恩斯骂道:“我毁谁了?有证据吗?没有证据小心我去你们国家告你毁谤,精神损失费都赔死你啊!”

    “你像命运之子一样的崛起,带着无尽的幸运,不用努力,不用勾心斗角,甚至任何坏事到了你身上都会变成好事。你毁了好多好多人的三观,这些你知道吗?三观尽毁啊!”

    “话说很多年前比尔盖茨大神也毁了很多人的三观,你们可以去自杀的,别扯到我身上!”听到他这种说法,我嗤之以鼻。你妹的,这幸运是用什么换来的,你们懂?你们以为我稀罕?如果见不得别人好,别人好了你难受,你怎么不去死啊?

    “那个女人,所有人都知道她为了什么接近你,所有人都在看戏。就只有你们两个自己不知道,呵呵。直到那天,所有人都以为,你还会再次坏事变好事,然后再次来一个奇葩无比的惊人完美结局。可惜,所有人都错了……你竟然,竟然直接进入了那扇门。”

    那扇门?难道他们都知道我已经成为了修者?这有点不科学吧。

    不过,听到他说起那个女人,我觉得脑子里一阵发晕,原来大家都看出来了,原来大家都不说。我擦,合着就是我这个白痴被人耍得团团转,枉费我当初还把这些家伙当成知心朋友。

    “赵叔也看出来了?”

    其他人就算了,赵叔难道也看出来了,也在等着看我的笑话?

    “这个世界上谁都可能看不出来,唯独‘霸下’赵无涯是没人能欺瞒得过的。不过,在他眼里,吃亏就是占便宜,他肯定是希望你能吃点小亏,然后会变得成熟点。有他在,谁敢对你怎么样?”说起赵无涯,哪怕此刻仍是敌人,赛恩斯言语里还是变得恭敬无比,因为那人是杀手界和佣兵界里活着的传说。

    咳,好吧,看来情况也就是这样了,只是他老人家没想到我会被打击得直接躲起来自杀——还好遇上了道爷。

    “本来,我曾经对赵叔说过,如果有一天你们佣兵团破产了,就花点小钱把你们接收了。不过,看你怎么口臭,我现在改变主意了,你们继续过你们那又臭又硬的苦逼生活吧!”我伸手拔出了赛恩斯脖子上的银针,然后狠狠的在他尾椎上踢了一脚。

    赛恩斯先是浑身抽搐的挣扎了一下,然后“哇”的一下吐出来一大口的紫黑色淤血。

    看到他表现出来的症状跟医术里描述的一样,我便点点头向地下室走去。

    “谢谢!”

    谢你妹,这狗日的果然是贱人一个贱命一条,不吃苦不舒坦的存在。

    “你能帮我突破第六层吗?”

    我擦,得寸进尺啊,你还敢不敢更无耻一点?哥甩都懒得甩你啊!

    “我只是希望能重整‘圣狼佣兵团’的名声,那是我老师的遗愿,虽然他没说出来。”

    “突破了第六层,你就不能再在这个世界上做人了!突破了第六层,你们的白狼佣兵团照样得解散。我不知道为什么当初你们的‘圣狼佣兵团’可以存在,因为那是不合法的,你懂?”

    回头看了一眼,看见赛恩斯苦着个脸就好像被谁谁谁甩了一样,我突然觉得心情好多了。

    “欢迎你,我的朋友,很高兴你能刚来鉴证我封神的典礼——从神灵的世界归来。”

    地下室很大,几百平米的空间里,除了沉重立柱,其余的墙壁全部都被拆除了——唯一例外的似乎只有几间用来关押猎物的金属牢笼。

    进入地下室,我就被浓浓的血腥气味所笼罩。地面上,立柱上,几乎到处都被画满了血色的符文。

    而且,十多个屏风一样的支架被按照某种规律摆放在了各个立足之间。这些屏风上也被画满了符文,虽然大小不一,形状抽象,可是我还是看出了这些屏风的材质——它们都是用人皮制成的,活人的人皮,活着的少女身上的人皮。

    而且,绘制符文的材料,也不再像上次遇上的那个小破孩一样仅仅是使用动物的血液。这里的每一画每一笔,都是使用少女的血液化成。

    “你怎么知道的?”我身上发生的事情绝对不可能人尽皆知,赛恩斯能知道,他也知道,必然是某个环节里有问题。

    “呵呵,你还是那么单纯啊,单纯到甚至从来不去多想想。”

    单纯你妹,你是想说哥蠢是吧?

    “你始终以后,所有人都失去了你的踪迹,所有人啊!别人就算了,连大名鼎鼎的‘霸下’都找不到你,这还不能说明一切吗?”

    难怪,我能那么安静的窝着学习,原来我的行踪竟然完全无人知晓。是道爷出了手吧,否则就凭“龙腾”的情报系统,别说还在国内,就算是跑到月球都被他们翻出来了。

    哎,这事看来是这家伙歪打正着,不过没有真凭实据,我也懒得去辩解。

    “你疯了,你知道吗,你的所作所为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虽然没有了教学总汇在身边,我只能依靠自己学到的知识来辨别这些符文。可是就算如此,我还是看出了端倪。

    这些所有的符文其实都是正确的,可惜就如同精致的电路板一样,所有的符文上都欠缺了几个关键的节点和最后的激活符文。

    所以,这些所有的符文实际上都是看着完美,实际上永远没法激活和产生作用的废品。

    那本邪术典籍,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

    他还在埋头对着一张皮革绘制着什么,完全不为我的言语所动——没有激动,没有癫狂,仿佛一个制生活在自己幻境世界里的自闭症患者。

    前俩年,虽然我只有钱没有权,可是我的钱已经超越了某个极限。所以,哪怕是眼高于顶的红三代,在我面前也没法秀优越感。而且本着朋友的朋友也是朋友的想法,我通过其他朋友结识了相当多的高官子弟。

    他叫魏永成,曾经他也是我的朋友之一。

    魏家是天朝的开国红色家族之一,原本只能算是二线家族。可是随着大浪淘沙一样的政局变动,如今魏家已经算得上一线家族了。

    尤其是,魏永成的大伯就是本省军区的一把手。

    也难怪,在动用了家族的力量以后,哪怕是证据确凿也没谁敢来动他。

    我抽空看了一眼牢笼,里面两只半萝莉身上的凶恶征兆已经变得若有若无——没有了真眼我只能使用看相的知识来做判断——这让我放下了一大半的心。

    牢笼里另外还有几个小姑娘,都是十六七岁,而且貌似都还是处子——看来魏永成不但疯狂,而且是一如既往的挑剔。

    “我不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变得那么疯狂,也不想知道是谁挖了这个坑来坑你。你的所作所为让我恶心,让我不爽,为此我要杀了你!无关正义,无关法律,无关道德!”

    鬼王夺命针的作用时间不多了,虽然魏永成依旧是个普通人,可是救完人以后我还得逃命——作为一个恶性连环杀人犯。

    听到我这么说,魏永成终于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抬头差异的对着我问道:“你妒忌了?妒忌我即将到来的成功?”

    “还是说,你口头上不说,实际上却认为我实在做伤天害理的事?”

    “不,你错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我这里的每一件材料都是花了钱买来的。”

    “一个小孩从生出来到达到我的需求,所花费的生活费绝对不到10万,就算加上一倍的教育经费,也不过总共才20万。他们每个人的家庭我都事后给予了100万的材料费,已经很足够了。做人不能太贪心的。”

    听见他的自言自语,我已经彻底放弃了跟他交流的欲望——他已经完全不可理喻了。

    “原来我一直找不到我的血符不能激活的原因,今天我却终于知道为什么了。因为,我还需要一个拥有特殊力量的祭品,只要有了这个祭品我就能激活我所有的符咒,我就能开始正式修炼‘人皮书’,超脱这腐朽庸俗的凡尘!”

    “很幸运的是,今天我竟然能一次找到两个符合我需求的祭品,这是老天都在眷顾我啊!”

    “魏永成,你这个疯子,我们的舅舅不会放过你的!”米莉看见我的到来,显然变得比刚才有底气多了,见到魏永成判若无人的自说自话,忍不住骂了出来。

    “如果是在今天以前,我还会顾忌一下你们家的‘张疯狗’。可是,如今,呵呵,一旦我超脱了这凡尘俗世,他又算个什么东西!”

    说话间,他终于第一次将目光转向了我,然后满脸狂热的喊道:“我会超越这凡尘俗世,我会成为新的魔王,让这世界为我颤抖为我哀嚎。而你,你将会是鉴证这一切的奴隶——我的奴隶!”

    “你们,闭眼!”为了避免动作太剧烈刺激到这个疯子,我进入地下室以后都不敢有太大的动作,生怕牢笼里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机关。

    不过,慢慢踱步走到了我的行动的有效杀伤距离以后,我没有丝毫的迟疑和犹豫,全力爆发的一刀切下了魏永成的脑袋。

    他依旧仅仅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身体被酒色掏空了的纨绔。面对我的速度,他甚至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啊~”听到的我话,两只半萝莉很迅速的听话闭上了眼睛。可是,另外几个少女显然是被抓到后,还没见识过魏永成恐怖的手段。见到他的头颅被我斩下,回过神后便是一阵疯狂的尖叫。

    “咳!”鬼王夺命针的时限终于到了,我打开牢笼的时候再也没能忍住,咳出了一口鲜血。而且让我最无奈的是,此刻仍然是身处危境,我甚至不敢停下那激活。因为一旦停下,我很可能就会陷入深度昏迷来进行自我休眠。

    “小学生,你怎么样了,用不要紧啊?”两只半萝莉没有被我肌肉怪咖的形象吓到,见我咳血立刻一起跑了过来扶住了我——没枉费我跑进来就她们一场啊。当然,如果能不叫我小学生,那就更完美了。

    “找个什么车子拉我走,我快到极限了。叫她们逃,躲起来,会被灭口的!”呼吸越来越艰难,我连说话都觉得费力了。指了指另外几个女孩,我对着两姐妹说道,显然共患难过,她们去做交流会更容易。

    “你先坐着,剩下的我们来!”米莉扶着我坐了下来,对着自己的妹妹使了一个眼色便朝着地下室的一个角落跑去。

    米娅担心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便跑到牢笼深处跟那几个小女孩嘀咕了起来。

    呵呵,这两个小东西果然是拥有心灵异能天赋的,相互之间甚至不用言语都能进行交流。

    “这个,是他们拿来拉货的,我们被抓进来的时候就是被用这个拉进来的!”米莉很快拉了一个金属小推车过来,扶着我躺了上去。而另一边,米娅也成功说服了那几个女孩一起逃跑,而不是原地等待警察的救援。

    “走,刚才已经有人逃跑求救去了,他们的援兵很快就会到!”我对身体的控制能力越来越弱了,可是我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只能咬着牙坚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