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风云动,我不动1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53本章字数:3343字

    这是一个被星空环绕的虚空之中。

    无数身形各类的伟岸身影聚集在这里,喋喋不休的讨论着什么。

    他们或是激怒,或是哀叹,又或是恍然大悟哈哈狂笑。

    这些伟岸的身影有些仅有寸许来高,有些却庞然若恒星,可是他们混在一起是却是给人感觉是一样的大小,一样的伟岸。

    一个龙首象身周身密布祥云的身影,举止之间身旁演化无尽的风起云涌天地变色;一位古树苍然却长着人面的身影,谈吐之间,呼则一条生灵从无到有诞生于气息之间,吸则生灵消竭瞬息湮灭;又有一尊石佛横卧,头颅上幻显三千世界,无穷尽的生灵在世界里生老病死循环不止。

    这些,竟然都是创世级的大能,在他们所创造的的世界里,他们便是无所不能的创世神。

    “嘎嘣!”

    虚空某处,钢筋崩裂的脆响响起。一双金色大手生生在这虚空中撕裂了一个裂缝,然后以后一个戒疤光头却身着道袍的身影钻了出来。

    看到这身影,所有的创神们都停下了各自的举动,一些瞬息生灭的小生灵甚至因此被凝滞了生灭。

    “哈哈哈,很好,人很齐,省了道爷四处寻找!”扫了一眼呆若木鸡的一众创世神灵,也不管其中一些胆小的已经开始瑟瑟发抖,胆大易怒的已经愤怒得浑身颤抖。

    道爷哈哈一笑,便对着所有的创神们伸出了双手:“道爷要收新徒弟了,见面礼不能太寒酸,你们都算长辈每人都给上一份见面礼吧。就当道爷每日陪着你们厮杀,指点你们的教育经费了!”

    道爷双手伸出,便幻化出无尽的双手。手掌所到之处,每位创神无论是躲避还是反击,统统有如螳臂当车,被那手掌轻易击破,然后生生撕下一条肢体。

    道爷收手之时每位创神都损失了一部分肢体,它们或是类似手臂的躯干,或是鳞角爪牙,或是一团气息。这些肢体在道爷双手间化成数千点金沙,然后被道爷收入囊中。

    “今天大家都收了伤,不如把本月的公休日移到明天,大家提前修养一天?嗯,道爷也顺便把材料处理一下,送给徒弟的见面礼可不能太粗糙。就这样吧!”

    自说自话完全无视了一众创神那仇恨愤怒可以杀人的眼神,道爷说完就兴致冲冲的消失不见。

    “究竟是谁招惹这大魔头了,好好的怎么突然跑过来祸害我们?”一位八成类人,身披兽皮,头戴兽角顶冠宛若土著巫师的庞然大汉狂怒的责问道。

    在大汉的怒吼下,连空间都开始颤抖,无数的空间裂纹在他身边凭空出现。

    大汉肢体健全,可是密布古拙咒文的身上,竟然被生生撕去了半身皮肤。现在,大汉身上浮现出无数的小人儿,他们或是在那血肉伤口上耕种,或是在健全的皮肤上逐猎由肌肤化作的各类野兽。最后,无论是耕种出来的作物还是被猎杀的野兽,都纷纷化作一片片新生长出来的皮肤。

    而那些小人儿则如同凡人一样生老病死,最后化作一点点墨迹一样的黑点,在大汉身上绘制出新生的铭文。

    大汉在一众创神中地位不低,听见他的怒吼,一旁的一尊创神赶紧回话道:“大魔头的新弟子试炼的时候受伤了,然后他抹不开面子去欺负下位犯事者,便来欺负我等撒气!”

    搭话的创神身体如同一个长有厚皮的大脑,脑上长有数百蠕蠕而动的触须。每个触须顶端都有一只眼球,眼球里竟是各类星体。

    恒星豪光万丈,行星辗转亘古,更有无数的小行星上繁衍着无数的生灵。

    只是,此刻这尊创神最粗壮的两根触须上,两个本该是眼球的位置已经空空如也。虽然宛如开花结果一样,触须顶端已经结出了新生的蓓蕾,可是气息上已经远远不如创神身上最弱小的星球了。

    “哎,这尼玛叫做什么事啊!”

    听到这尊创神的解释,一众创神只能齐声哀叹,甚至连报复二字都不敢提及。

    火,无尽的火海。

    我,无数个我在火海里挣扎,哀嚎。

    血,挣扎中,无数的我暴作一团血浆。

    血浆里,又有无数的我重新诞生,只是比起爆裂的数量,已经减少了一半以上。而且,那残留的血浆,已经都污秽不堪,被火海焚烧一尽。

    “他是谁?”一个陌生的声音让我觉得有些不安,我能听见却看不见,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他持有恶意。

    “他救了我们,现在轮到我们救他了!”两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很耳熟,很让我心安,她们对我有着无穷的善意。

    “如果你不帮忙,我们自己走,不连累你!”脆脆的声音很委屈,很倔强。

    “好吧,把他拉进来!”带有恶意的声音似乎屈服了,虽然只是暂时的,可是我却似乎能放松警戒了。

    然后,我的注意力又回到了火海里,一遍又一遍的煎熬着,然后无数个我一遍又一遍的新生和覆灭。

    “他是谁,今天发生了什么,都老老实实交代清楚!”一条陈旧的老街道上,一个破旧的老医馆里,一个满头白发却精神矍铄的老头子,正满脸纠结的看着眼前的一对小白花。

    老头很生气,当然任谁看见自家心肝突然捡回来一个血肉模糊的异性,都会相当生气。

    尤其是,这个异性浑身血肉模糊就算了,整个人还干瘪得像一具脱水的僵尸,让人看了都觉得恶心。偏偏自家的小宝贝看他的眼神,还崇拜中带着忧桑,这还让不让老头子活了?

    所以,老头子很生气,很想一脚将这怪物一样的家伙踹到大街上。当然,这也仅仅只是想想,自家小宝贝倔强的眼神下,老头子无穷尽的败退。

    “刚才,魏永成派人抓了我们到他的地下室,是他救了我们!”老头子是个倔货,跟自己一样的倔,因为这算得上是一脉传承,老头子就是米莉和米娅的亲外公。所以,见到外公妥协,米莉思索了一下决定还是实话实说——当然过程会有所删节。

    可是,她显然低估了今天发生的事情的严重性。听到米娅说起“魏永成”和“地下室”这两个关键词的时候,老头子竟然一下子须发怒张的狂怒起来。

    “什么?他好狗胆!”老头子虽然精神矍铄,看起来却是有点干巴巴的精瘦,可谁知道一声怒吼却犹如雷霆般,震得房间里的薄木隔板都颤动起来。

    有些秘密,在某些人眼里从来都不是秘密,只是大家都在等着看笑话。

    只是没想到,几天自家竟然差点有人成为这悲剧笑话里的悲剧配角。

    老头子吼完发现自家小白花竟然被吓到了,赶紧出言安慰了一句。然后出门不经意的四下看了一眼,竟然发现远处似乎有人在闪躲。

    “呯!”老头回到房里,一下将房门关闭锁上。然后拿出一个老旧的手机,选了个号码打了出去。

    “二狗子,老子要被人活活打死了,你赶紧回来给老子收尸,晚了,老子的尸体都要被人喂狗了!”电话接通了,对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老头子一下暴怒的吼了起来,似乎要将所有没地方宣泄的怒火都倾泻到对方身上。

    “不是吧,谁敢?您今天没喝酒吧?”对方的声音很温柔,就如同给鳄鱼的血盆大口清理污渍的小鸟。

    “怎么没人敢啊?你的亲外甥女都给人家抓到‘地下室里’,差点连皮都没了。现在更是追到家里来了。老子当初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一个废物出来,连自己家的苗苗都保护不住?早知道这样,老子当初就该把你射到墙上去!”

    听到老头子话里的关键词,对方彻底不淡定了,丢下一句“我马上来!”就挂了电话。

    “这家伙身上哪里受伤了?就这幅鬼样子,也能救人?”打完电话,老头颇有点怒火消散神清气爽的感觉,指着小推车上的“僵尸”对着小白花们问道。

    “他没受伤,不过浑身皮肤都在渗血,原本不是这样子的!”虽然没学过什么医学知识,可是如今电视里什么都有,电脑里更是想学什么都能找到资料,所以米莉用她能理解的方式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似乎,是某种像激活潜能的秘法,扎针,完了就吐血。不信您看,脑袋上还有几根没起出来的呢!”

    说完,米莉轻手轻脚温柔的扶起了“僵尸”的脑袋,露出了那几根仅能看见针尾的银针。

    看见这几根银针所在的位置,老者的神情变得肃然。他就是开中医医馆的,对人体的要穴也是略知一二。虽然不知道这依旧扎在“僵尸”脑袋里的银针有什么作用,可是敢往脑袋里扎针,还能不死的,这种级别的医术已经足以让人敬畏。

    “水!”“僵尸”艰难的呻吟了一下,打断了老头子的发呆。按理论,此刻严重脱水的重伤患,不能直接喝水,否则会进一步加重脱水,然后引发肾衰竭等等并发症。

    不过,老头子还是被“僵尸”莫测的手段镇住了,相信了这家伙不会自己找死——哪怕此刻看起来已经完全没了意识而且离死不远了。

    “喂他喝水,然后给他清洗一下!”老头子检查了一下,确认了这家伙身上真的没有任何外伤。而且皮肤此刻竟然已经完全没了会渗血的那种脆弱状态,反而看起来比正常人的更加健康。

    闻了闻那刺鼻的血腥味,老头觉得还是给洗洗,要不也太恶心了。

    听说要给洗洗,两个小丫头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上竟然变得粉粉的。

    老头子见状一翻白眼,打趣道:“用水冲一下就可以了,没叫你们给扒光了洗!”

    “外公,您真的是个老不修!”两个小丫头一齐做了个鬼脸,然后一个跑去拿饮用水,另一个则跑去提热水壶,显然在她们想来,还是用开水来清洗比较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