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风云动,我不动3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53本章字数:3105字

    “张旅长,给我们魏家一个面子,我们只要带走那个人就行了,没打算惊扰老爷子!”面对军官时,虽然还是站着,徐刚林却已经开始双腿颤抖。

    “嗵~” 军官连看都没看,挥手舞出一道黑光就将徐刚林打得翻倒在地。仔细看时,他手里竟然是一把漆黑的手枪,刚才就是用这枪的枪托砸在了徐刚林的头上。

    这一下力度相当足,此刻徐刚林已经被砸得头破血流,在地上无力的抽搐着。

    “面子?就算你们家魏老狗都不敢来讨要这个面子,你算什么?你不过是一条狗而已,也来要面子?好,我给你!”说完,军官左手拉了一下手枪,对着徐刚林的大腿“呯呯”就是两枪。

    军官的手枪威力相当大,子弹打在徐刚林的腿上,那动能无法完全消散甚至将他震得弹了起来。

    近在咫尺的光头看见军官竟然二话不说直接动了枪,顿时吓得丑脸发绿。想想徐刚林跟军官说的话,貌似这医馆里的老家伙竟然是这无法无天的军官的老爹,刚才自己等人还打算殴打一下老家伙解解乏,顿时恨不得自己能马上晕过去。

    “魏老狗好大的狗胆啊,竟然连我们老张家的娃娃都敢下手?天朝又恢复帝制了吗?魏老狗已经封禅登基了吗?你们老魏家所有人都已经刀枪不入,不怕吃枪子了吗?”军官来回走动着,口中说话的语气平淡无比,却是让人听了都心寒。

    徐刚林抽搐了好一阵,总算是半昏迷状态里清醒了过来。听到军官的话,他只能低头认命,连半句解释的话都不敢讲。

    张家的主要势力都在部队里,关系网更是满布海陆空三军。相比之下魏家虽然也有人在军队里担任高官,却是根基浅薄。

    俗话虽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可事实上每年都有大把的政府高官被撸被双规,而部队里何时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

    人生三大铁,军队里一起混过的兄弟就能一次性占了两样。

    虽然为了限制军权的失控和作大,天朝的营盘确实做到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可是,人走了,关系还在,人情还在。

    尤其是现如今通讯发达,千里之外旦夕可至,更不用说视频通信随时都能见面。

    军权就像一把绝世宝剑,哪怕它放在那里没有出鞘,也能带来莫大的威慑力。哪怕明知道没有国家的命令,张家没有政权支持的的军权就是一个纸老虎。可是,谁又敢去虎口拔牙?

    徐刚林觉得自己此刻就是身处地狱,进刀山火海,退万丈深渊。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遇上了一个疯子主人,所以魏永成死的时候,他甚至曾经觉得是一种解脱。

    “报告,旅长!聚众暴动的主谋抓到了!”一个尉官带着几个士兵拖着一个胖子走了过来,同样带着金边眼镜,这尉官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只矫健凶残的猎豹,而那胖子就是一只泥潭里的蠢肥癞皮狗。

    尉官报告的内容连看似疯狂无比的张旅长脸上都忍不住狠狠的抽搐了几下,其他听得见的混混和打手们,但凡有点脑浆的无不吓得满脸死色,胆小的已经是直接瘫在地上尿了。

    无论哪个时代,无论哪个朝代,暴动,谋反都是绝对没有价钱可讲的致死重罪。

    别看老外整天这样人权,那样自由。面对有人要彻底推翻他们的政权的时候,他们杀人的速度和决心绝对不会弱于任何一个历史上的暴君。

    当然,杀掉绝大部分以后,他们也许会留下少数幸运的幸存者,来展示一下法律的公正性和他们的“仁慈”。

    而天朝内部嘛,呵呵。

    尉官的话,连张旅长都不会信,而且这样空口白话跟放屁没多大区别。不过,他也懒得去为地上吓瘫了的混混们去解说,伸手从一名士兵的手里拿过了一只半自动步枪,上了膛就看向了胖子:“D市什么时候换了老大了?就算换了老大,难道我们张家放出来的话都成了狗屁不成?竟然敢带着近百人来围攻我家老爷子,黑帮围攻开国功臣啊,这尼玛开国以来第一次啊,难道你们混黑道的都准备来个‘敢叫日月换青天’了不曾?”

    面对一把杀人凶器,能做到从容淡定需要多大勇气?至少胖子就没这个勇气,看到张旅长的枪口指向他的时候,立刻双腿一弯跪了下去。

    “张旅长吗?兄弟一时糊涂,上了徐刚林这条疯狗的当啊。兄弟从来不知道,这里竟然是令尊大人的修养地,要不然兄弟纵然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踏上这里半步的。还请张旅长高抬贵手,放过兄弟这次。以后兄弟做牛做马也要报答张旅长的恩……”

    没等胖子的话说完,张旅长就一枪托狠狠砸在了胖子的嘴上,几颗红白相间的小东西一下从胖子嘴里飞了出来——当然,嘴里可能还有更多等着飞出来的。

    “兄弟?老子的兄弟都是为国杀敌的铁血好汉,都是宁肯默默无闻也要保卫身后家园不受任何侵犯的真豪杰,都是宁可站着被粉碎骨头也不会屈服的真男人!你特么的就是一只不事生产,还在坑害人民的蠕虫,你就是一坨屎。你也配跟我称兄道弟?你特么的知道不知道,就因为你们这群渣滓,老子装了几十年的孝子贤孙,今天竟然就特么成了当初应该射到墙上去的幸存物了!”

    张旅长的叫骂,一开始时让所有在场的军人都不自觉的挺直了身躯,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可是到了最后,所有人都暗地里撇了撇嘴发出了一个共同感慨——果然狗改不了吃屎。

    张旅长骂得凶,下手更凶,十几枪托下去,胖子的下巴已经彻底成了一坨烂肉。

    舌头被砸坏,那种痛苦据说能让人直接痛死。胖子还在抽搐,不过估计除了无尽的痛苦,张旅长的叫骂他已经听不见了。

    “喂,老弟啊,哥哥总算是赶到了。叫你的小弟放行,哥哥过来给你出气!”

    一个宏亮的声音从街口传了过来,又是一个称兄道弟的,难道张旅长还不够凶,还有人不怕死往枪口上撞?

    街口,一个皮肤黑得发亮的汉子带着两个保镖模样的男子被士兵拦住了去路。

    黑汉子身上西装革履,一副十足成功人士的模样。可惜,这家伙身高将近2米,跟身边的人比起来就像一个巨人一样。配上一头笔直的寸板,以及那似乎永远不会弯曲的脊背,整个人像一尊杀戮无边的凶神。

    “弟你妹,老子把亲爹托付给你,你就是这么保管的?用拳头钢管代替包子油条?”

    张旅长嘴里仍然很凶,可是却给尉官打了个眼色,让街口放行了。

    来人是D市黑道的扛把子,名叫邓依泉。

    当然,如果仅仅只是这个身份,张旅长估计还是会上去再来一顿暴打。

    邓依泉原本也是军伍出身,更是张旅长入伍时的班长,两人的交情甚至比亲生兄弟更亲,真正的过命的交情。

    张旅长的老爹也是老军伍,如今退休了不喜欢被圈在院子里当国宝,便跑到了市郊开了个医不死人的中医馆。

    老头子脾气有多大,性格有多恶劣,作为儿子的张旅长自然最清楚。如果要是强行给他安排保镖警卫什么的,估计自己天天不用水都可以洗头了。

    所以,张旅长只能曲线救国的委托老大哥邓依泉,通过地头蛇们范围内监控和保护。

    这次,不知道到了什么邪霉,竟然遇上一个不醒目白痴到这种地步的死胖子。而且,邓依泉竟然没能及时阻止胖子的行动,更可气的是自己最喜欢的两个娃娃,今天竟然被人抓进了那传说中的“地下室”。

    张旅长满肚子的火,真的是见谁都想喷啊。

    “你也知道,老魏家那只畜生在搞风搞雨,哥哥这种小人物只能躲远点,免得平白惹上一身骚。可谁知道,那畜生竟然丧心病狂到招惹我那两个外甥女。哎呦,哥哥听到消息就打着直升机从千里之外往回赶啊。后来这死胖子召集人马,我打了电话无数,特么的他竟然连电话都不带。哥哥苦哦,这尼玛还有比这种倒霉催的日子更苦逼的吗?”

    底层的小混混认识邓依泉的不多,可是能混到打手一级的大混混们,那就没人敢不认识D事地下一哥了。因为,邓依泉能成为市一哥,那是完全靠着一双铁拳,一副铁血手腕生生打出来的。

    对于黑道上的混混们来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便是邓依泉的唯一信条。

    在D市,在白道犯了事,你可以偷跑,出去躲几年风头,也许再回来就什么事了没有了。可是,如果犯了邓依泉的忌讳,他能放下身段亲自追杀你上万里。

    此刻听到邓依泉如此评价胖子,混混们已经开始考虑更换门庭另投老大了——胖子死定了。

    “那是我的外甥女,跟你毛关系?叫你大舅都白叫了,还不如对着家里的狗叫!”张旅长听完邓依泉的解释,脸上怒气消了不少,一翻白眼说出来的话,连自己手下的兄弟都跟着翻白眼。

    我擦,你才是亲舅舅,对着狗叫大舅,长官您自己置身何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