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淘金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54本章字数:6869字

    “怎么样,大家看出哪里有问题了没有?”张老黑显然看出了什么,可是这老贱人显然又想显摆了,明知故问的说道。

    “周围没有野兽长期驻留的痕迹,显然不可能是兽类。树下也没有鸟类的粪便,那么飞禽也可以排除了。要我说,肯定是这几棵树有问题!”罗老板果然是野外生存高手,只是随意看了几眼就说了个大致。

    此刻,我们已经远远的观察那片生长着冥灵草的小树林很久了,这里毕竟是陌生的秘境里,安全很是问题。所以,为了安全,多花点时间还是很有必要的。

    “怎么样,两位年轻人看出什么了?”

    我有真眼,当然是第一眼就看出问题所在了,只是似乎谢胖子有锻炼自己儿子的想法,我也懒得去出这个风头了。

    “那颗树底下,那些白色的似乎不像是石头,反而像是骨骸。不会,那棵树是一颗食人树吧?”谢彬也说出了他的见解,他指出的那棵树上生长着很多色彩鲜艳的藤蔓,倒是非常符合食人树的传说。

    谢彬说完,大家都把眼光看向了我。

    “咳,我有真眼的,你们不觉得无聊吗?”我对着他们丢了一个白眼,然后指着另外一颗看起来很正常的大树说道:“那颗才是真正的食人树,而且似乎已经快成妖了,我们搞不搞它啊?”

    那棵树看起来很正常,可是树根下却太干净了,一点杂草都没有。反而一开始谢彬指出的那棵树下,不仅杂草丛生,而且堆满了野兽的骸骨。

    听到我说起自己会瞳术,这些家伙顿时脸上异彩纷呈。这种考校式的探索,一般来说老鸟都会出一些难题给菜鸟,然后让他们在挫折中成长。可是,遇上我这个带了作弊器一样的家伙,这招似乎失效了。

    “搞,怎么不搞?一棵树而已,我们远远放火,还怕了它不成!”张老黑擅长法咒,放火自然是由他主打。

    如果是其他的妖兽一类的,他老胳膊老腿的自然不敢冲太前,可是固定标靶嘛,那就完全不是问题了。

    “我们不是有符咒吗,直接丢一个‘离火炎爆术’过去,看看效果怎么样?”谢彬手里拿的是我重新分配给他们的新符咒,这些符咒的威力可比最低级的五行灵咒强大太多了,几乎都是范围攻击的。所以,这家伙拿到以后就一直跃跃欲试的,想看看威力到底如何。

    对于他我都懒得说了,只是用很鼓励的眼神对着他说道:“昨晚我卖了两套给酒店,用来抵消我制符消耗的灵气。一套五张,大概值3700万RMB。老板放心丢,丢完了我这里还有卖,准备来几发啊?”

    听到说这种符咒竟然能值700多万,谢彬立刻露出了不舍的神情。显然这倒霉孩子虽然家里也算是身价不菲,可是一次丢出700多万就为了砸个响的事,他还没那么大的气魄。

    而且,这家伙想了想,竟然还打算将这张免费赠送给他的“离火炎爆术”贴身藏好。

    “这是给你拿来保命用的,你藏那么好作死啊!”看见自己儿子不争气的表现,谢胖子上来就在他脑袋上狠狠拍了一巴掌。

    “好了,时间有限,谢胖子你要教育孩子回家再说了。彤老弟,还有什么问题没有?你帮盯着点,我开工了!”家庭暴力啊,张老黑出来打圆场了。

    毕竟组织者也没给出这秘境到底能开启多少天的时限,今天都快过去半天了,大家也才仅仅只收获了几块宝石而已。

    “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有新问题的话,我会提醒你们的。你们千万别犹豫就行了!”我再次来回观察了一遍,在真眼的作用下我也没发现哪里不妥,不过为了避免有新情况出现,我还是给他们留了个预警。

    “嗯,我们会盯紧点的,都指望这老骚包,肯定会出问题!”侯三已经抽出了灵木剑,然后在上面附上了罗老板帮他制成的锐锋符。我给他准备的威力更强,持续时间更久的锐锋符他平时还舍不得用,准备遇上什么需要攻坚的战斗的时候才会用。

    张老黑属于纯法师,身手肯定没有侯三和罗老板这两个武者出身的家伙好。所以,他们三个是一同上前的,另外两人纯粹是为他压阵的,主力还是依靠张老黑放火。

    那颗已经有了妖气的食人树,外表很像槐树,枝节如铁,很难想象它是依靠什么来捕猎野兽的。

    有了疑问,我便更加小心和仔细了。

    就在张老黑的第一张“烈火符”打出去的时候,我终于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那棵食人树附近的地面上有着很多小坑洞,一开始我还以为是知了幼虫蜕变时爬出来所产生的。

    可是,此刻我才反应过来,知了和树木可是天敌啊。这棵树都要成妖了,怎么会允许自己附近有这种东西存活?

    “有情况,速退!”就在那烈火符正中食人树的同时,我的真眼也看见了地下,一大团附带着微弱灵力的藤蔓一样的东西,正在飞速的翻滚着向张老黑他们所在的地方延伸。

    好在这三人都是老江湖了,闻声立刻飞速向我们这边退走。

    “呼!”三人退得快,可是食人树的袭击也不慢。数十条肉红色的藤蔓突然从地上钻出,径直卷向了三人。

    可是,侯三和罗老板毕竟都是老江湖了,仗着身手敏捷,竟然一直是用戒备的姿势退着走的。只有张老黑,这老家伙知道自己身后有人掩护,完全不管不顾的掉头就往回跑。

    侯三和罗老板都是使剑的,而且剑术相当不错,至少打我我都不知道怎么破解。

    三人退得快,追的上他们的藤蔓仅有几根,其余的大部分都因为长度不够而落空了。就这几根藤蔓,都被这两个使剑高手一一削断,断口处竟然流出来的都是鲜血一样的汁液。

    而且,藤蔓被斩断后,那颗食人树竟然发出了如同老鼠一样的尖叫声。也不知是痛的,还是气的。

    “我靠,原来这东西就是依靠地下的树根来捕食的,真的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回过神了,张老黑又恢复了一副仙风道骨的高人模样,完全忘记了刚才逃跑时的狼狈。

    “这玩意儿,不会从土里爬出来吧?”此刻食人树附近的泥土翻滚不休,而刚才张老黑那记烈火符似乎也没能造成太大的伤害。罗老板有些担忧,这东西是不是会移动的。

    毕竟,队伍里可是有着两只菜鸟,和一个没有近战能力的老不修的。

    “它的主根系埋得很深,应该起不来!张老哥继续放火吧,离远点就好。侯大哥和罗大哥护着点,别让他得意忘形被拖走就行了!”我用真眼仔细看了看,发现那颗食人树虽然动作不小,可是确实没有移动能力。

    “没事,这老家伙皮厚,就算被拖走了,也能顶得住三天才能破皮!”罗老板打趣张老黑的时候,自然是百无禁忌的。说得谢胖子和钟离恒都笑了,显然他们也是很熟悉张老黑那超级皮厚的老脸的。

    “本道尊懒得和你们这些凡夫俗子一般计较!”张老黑神气的一掐莲花指,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句,就再次远远的对着那颗食人树发动了烈火符。

    实战时,大家一般很少直接施展法咒。因为低阶修者,施展咒法都需要经过冗长的吟唱。而在实战中,这种事情是很要命的。而符咒在制作的时候就应经把这部分时间预先储存了,所以几乎都是瞬发的。因此,符咒才比直接施法的价值来得高。

    不过,张老黑此刻并不缺时间,只是出于出门在外谨慎行事的顾虑,多保留一份精神力就多一份保障。所以,此刻他完全是使用预先制好的符咒来战斗,而不是现场施法。

    “张老哥,用金属性的法咒攻击它的树冠往下数第七个桠枝附近的树瘤!”张老黑轰击了起码五张烈火符了,可是那食人树虽然也发出阵阵尖叫,可是却没有很受伤的迹象。

    不过,这些攻击也不是完全做无用功,遭受攻击以后,食人树体内微弱的灵力不断流转,也让我发现了它的弱点。

    它树干上有一个区域的树瘤似乎是他的能量流转中枢,就如同人的心脏一样,所有能量都会汇聚到那里进行循环。

    而且,这颗食人树体内的树汁似乎有抗火的能力,张老黑的烈火符根本不能将它引燃。所以我建议他换成金属性的咒法试一下,毕竟金也克木。

    “好!”显然,张老黑对我的眼睛很有信心,听到我的提示以后,满口答应。然后手里的符咒就立刻换成了“锐金斩”。

    “烈火符”使用时是发出一个个会造成小范围爆炸的小火球,跟我以前使用的“灵火咒”很像,可是似乎能量指数却要低上很多,显然威力上是不如我的“灵火咒”的。

    而“锐金斩”则是发出一道道如同金属刀剑一样的虚影,远远的飞向目标进行斩击。

    攻击方式似乎跟我上次见到尤氏两兄弟跟火玲珑的战斗方式区别不大,不过在能量层次上却高了很多。

    也就是说,张老黑如果跟异能者发生战斗,那就是纯粹的能量上的碾压。技巧上嘛,也都还是那么回事。

    果然,那树瘤被斩破后,就如同动物被割开了大动脉一样,从树干里喷射出了大量的血红树汁。很快,都不用张老黑再进行补刀了,那颗食人树就自己倒了。

    “好像,比想象中简单嘛!”谢彬再次发表了自己的中二评价,结果又是引来老爹的一巴掌。

    “你懂个屁,如果没有彤老弟发现弱点,还不知道有多费事呢。张老哥,你们动手辛苦了,灵药采集我和钟离去采集就可以了,你们先歇一下。”采集灵药也是个辛苦活,小心翼翼生怕弄破根须枝叶,影响灵药品相和价值。不过刚才三人才进行过战斗,谢胖子自然不可能让人家继续出手。

    当然,本来我和谢彬都应该跟着帮忙的,辅助嘛,什么杂活辛苦活都该顶着上啊。

    不过,刚才我也算是出了大力,而且还是找到破局关键的主力。所以在我表示准备一起过去帮忙的时候,谢胖子阻止了我,让我跟着张老黑他们在一旁休息和警戒就可以了。

    好吧,组队行动似乎都是各有规章的,虽然我并没觉得有多累,可是也不好破坏规矩。

    “来来来,彤老弟,我们两个这次是主力,可以歇着了。让他们忙去吧!”好吧,张老黑这家伙可从来不知道什么叫谦让的,至少侯三和罗老板还在留神附近作警戒呢,他就彻底坐下来拿出饮料喝上了。

    “额,我刚才发现,似乎这里的灵气确实比别处浓很多。灵气浓的地方容易出好东西这个规律,来看还是很有道理的。其他灵力浓的地方,有好东西的机会也应该大很多。等下还是我带路,这样我们的速度应该能更快!”

    谢胖子正在教导自己儿子怎么进行采集,而钟离恒则在对着那颗倒下的食人树努力着,毕竟这棵树都快成妖了,本身的材质都不比灵药差多少了。

    “老弟带路,我们放心,以后都这么办!反正我们原来也都是打算进来瞎逛,撞上就有收获,撞不上就算自己倒霉的。那棵树解开了,我要过去帮忙长长眼了。你先回复一下眼睛,大家都指望它们发威了!”张老黑还是闲不住,看到食人树被分解开了,生怕钟离恒错过什么好材料,也跑过去帮忙去了。

    嗯,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也跟过去长点姿势吧。虽然教学总汇里什么都有,可是还是不如与人交流来的生动有趣。

    钟离恒属于那种话头不多,却是肯埋头苦干的勤快人。一颗几十米高,围径几米的大树,才十多分钟不到,就被他彻底分解成了好几份。树皮归树皮,枝叶归枝叶,树根归树根,然后那些血色的树汁没被泥土沾染的他也用树皮做成了一个简便的容器装盛了不少。

    “这些树汁都是垃圾,在秘境的材料里属于不值钱的那一类的。我们空间有限,就都不要了。其实,除了这树心还值点钱,其他都是不太值钱的。哎,都别浪费力气了!”钟离恒做得挥汗如雨,结果张老黑过来几句话就给否定了一大半。

    不过,张老黑也没算说错,这棵树要是能带回地球,全身都是宝。可是要是跟秘境里的其他好东西比起来,那就比较渣了。

    所以说,货比货得扔,这是很有道理的话。

    教学总汇:低阶劣质妖核,可用于符墨,炼器,炼丹材料。

    嗯?教学总汇突然在我视线里专门标注出了一个材料,那是被钟离恒用一块树白皮盛放着的,几颗看起来有点像眼珠一样的小球。

    可是,没想到,就这几个不起眼的小东西,竟然才是这个快要成妖的食人树身上最值钱的东西。

    “这个是什么?张老哥你知道吗?”我也不好当场打脸,只好装作一副很不确定的样子,指着那几颗张老黑完全没有在意的珠子问道。

    “额,没有感觉到有多少灵气,估计是树上的根瘤一类的东西吧。垃圾而已了,只是看着样子比较稀奇。”见我特别问到,张老黑也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按照自己的判断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额,我师父好像跟我说过,这个有点像妖核。可以拿来炼器和炼丹的,只是品质可能低点,所以感觉不出多少灵气!”哎,好东西都看不出来,张老黑的睿智高度,在我心里降了好几个级别啊。

    “彤老弟,您还会炼丹啊?”忽略了其他的东西,张老黑突然喷出来的“您”字让我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炼丹我就不会,不过是师傅说过,就记下来了。这个应该是好东西,我们先带上,回到天元城在让位面商盟的人帮看看,是不是真的!”不仅是张老黑,听到说炼丹,就连在不远处境界的侯三和罗老板都忍不住回头看了。

    至于我,我也很惊奇了,教学总汇上虽然将炼丹的课程拍到了最后但是,也不至于如此大惊小怪吧?

    “会炼丹的很屌吗?小说里不是说,把所有的药丢进炼丹炉里,用火烧成液体,搅合搅合,然后就出来了?只是配方不同嘛!”

    “呸,那纯属坑爹的二百五炼丹法,谁敢那样做谁等着倾家荡产。前阵子李家大少爷就中这种脑残毒了,拿着他爹花了一个多亿才抢到的千年人参,一把火就给烧了。结果,连继承权都被他爹给剥夺了。如果炼丹真的那么容易,早就烂大街了。”说起炼丹,张老黑似乎特别激动,简直跟平时脸厚心黑的惫懒样判若两人啊。“制符,大把人会,制符有悟性的,就能学会炼器。可是这炼丹啊,哎,没有天分的就算你把炼丹炉当粮食吃,你都练不出来的。”

    “那,老哥你会不会啊?”

    听到我怎么有礼貌的一问,张老黑立刻红了老脸讷讷的答道:“这个,我也就勉强能炼器,炼丹还是太有难度了。没有强大的师承,想学都没地方啊。”

    “切,你会炼器?不吹牛你能死啊?让你炼个阵旗你会?”听到张老黑的话,罗老板憋不住了,直接给他来了个露底。

    “这,这,我还是能炼出一些好东西的,哪像你,连符咒都是最低等的劣质产品。除了侯三没办法,别人谁受得了你那些破烂货。”张老黑的老脸彻底挂不住了,显然炼丹这东西他比较敏感,结果也是反抄罗老板的老底。

    “我手低,我不显摆。不怕被人打脸,不像有些人。这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嘛?你怎么不去跟人家彤老弟比一比?人家可是能自己制作阵旗了的,估计离炼器也不远了。你以前那些所谓的炼器,不过是仗着材料好,拿来糊弄外行还行。行家眼里,还不是渣!”

    罗老板和张老黑天生犯克,每次都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小事就闹了起来,然后互揭老底。不过,两人的交情也是这么越吵越深。所以,我们习惯了的都在旁边围观,偷笑就可以了。都不用去劝,劝也没用。

    小天界与地球的时差是十倍,也就是说。这边过了十天,地球才是一天。所以,在秘境里根本不用担心花多少时间,根本就不会影响到地球上的正事。当然,我也没什么正事等着我去做的,更加是随遇而安。

    跟着这些老江湖,我这次收获不小。各种江湖八卦,各种野外生存技巧,都了解了不少。这些是我以前根本没法,也没机会去学去了解的。

    不过,大家在我的指引下,收获也颇为丰盛。毕竟,一般人可没法直接看得出灵气的浓密度,也没法迅速的判断出守护灵药,灵矿的妖兽们的弱点。

    不过,几天的来回游荡,我们不仅收获了不少灵药,和稀有灵矿,也终于跟其他的小队有了交织。

    “这些家伙怎么蛮干,估计用不了几天就会弹尽粮绝,得回营地补给才能重新进入秘境。这一来一回,耽误的时间可就多了!”

    因为我有瞳术,很远就能发现异常,所以当我们偷偷靠近这只小队的时候,他们根本就没能察觉我们的到来。

    此刻,他们也是在对付一只树妖,这是一只真正成妖了的食人树。比起我们第一天遇见那只,不仅高大了很多,也凶残了很多。

    这只小队为了推倒这颗树妖,采集树妖守护范围内的那一片“血脉花”,已经是整个小队8个人一起上阵了。

    “血脉花”也是一种低级灵药,不过和“冥灵草”比起来,那就值钱很多了。

    可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树妖的弱点在哪里,只能各种法决齐出,一阵狂轰乱炸。

    木属性的妖,都是生机绵绵,最能承受伤害的。如果不能找出弱点,就算成功打倒了这个树妖,那也是事倍功半。

    每个小队都为来这秘境里淘金,准备了很多天的战斗物资。如果弹尽粮绝,回到营地里也未必能补给得到。

    “我们要不要过去帮忙?”看着他们打得那么累,我都有点看不过意了。

    不过听到我怎么问,其他人都有点面面相觑,难道我说错了?

    “咳,彤老弟啊,所谓出门在外,逢人不可全抛一片心啊。我们跟人家又不熟,贸然过去,人家还以为我们要黑吃黑呢。所以说,我们不准备黑人的话,还是不要管闲事的好。要知道,就算是玩撸啊撸,抢人头也是很招人恨的事。人家可不管你是不是来救场的,人家只看到你来了,拿走了本来就不多的好出。秘境虽然不小,可是好东西还是太有限啊!”张老黑主动承担起了教育我这个小白的工作,别人都不敢明说,生怕我不明白会因此生气。

    “哦,我知道了,有交情的才值得救。就算没能拿到直接的好处,至少人家还能欠我们个人情。如果是没交情的,搞不好人家看我们收获丰富,还会来个黑吃黑。是不是这样?”嗯,一开始我还以为有着位面商盟监管,小队之间的竞争应该是良性的。可是听到张老黑这么解说,我就知道,我想得还是天真了一点。

    “是啊,就是这个意思!我们身上带的符咒和其他物质也是有限的,我们帮了他们,分好处他们不高兴,不分好处我们白吃亏。更过分,要是遇上无赖,硬是说我们搅局破坏了他们们的好事,我们还落个里外不是人。所以啊,还是各凭天命,大路朝天的好。”

    竟然决定不帮忙了,我们还是悄悄的来,悄悄地走。

    不过,我在队伍里的地位,已经隐约超过了队长和副队长。因为,有了我的指引,我们这个小队的收获速度,和战斗速度都太快了。

    而且,有些不在地图上的高度危险区,我也能直接预判,不去招惹。

    这可不是开玩笑,我们曾经就看见过一个小队进入了我认为的高度风险区。结果没过多久,这个小队就被一只身高近百米的如同一座小山一样的巨型妖兽追杀出来。

    整个小队7个人,一个都没能逃出一劫,全都成了那妖兽的食物。

    虽然很快就有位面商盟的高人接收到消息,过来灭杀了妖兽,可是死掉的修者小队,那就谁也没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