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死里逃生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11本章字数:2605字

    “怎么赌?”欧阳白差异地问到。

    我看着正对着的隔壁大楼说到:“隔壁大楼和这栋楼一样高,我估计两层楼之间也就几米远,你们看这栋楼四周的围栏,也就50公分左右,拼一拼飞过去!”

    “疯了吧!”赵凯使足了力气抵着门,看了一眼隔壁楼说到。

    “眼下这种情况还有什么办法?难道真的拉开架势干?”说话间,明显感觉到门内的力量越来越大,我感觉整个人就快被推开了。

    “别考虑了!跳吧!”我怒吼道!

    “好吧!我数一、二、三我们就一齐向对面大楼跑!一、二、三跑!!”

    随着欧阳白的声音,我们三个人一齐向楼边缘奔去。要是平时别说是飞楼,在楼顶奔跑我都觉得是件危险的事情。此时我们三个就像是脱了缰的野狗,不顾一切的向前,耳边生风,耳后的僵尸随着门“嘭”的一声倒地,大量的冲出来追赶着我们。越来越近了,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我甚至都不敢害怕,因为我知道一旦害怕停住了是没有第二次机会的。距离围栏前一米左右,我用力蹬地,整个人冲了出去。眼睛的余光见到欧阳白、赵凯两人也和我一样伴随着怒吼冲了出去。

    在空中的时间似乎被放慢了十倍,我似乎连自己的心跳声都能听见。身边的欧阳白和赵凯,在我头上向前滑行了过去,两个人都很快落到了对面大楼的平台。不对,我怎么在下降?我虽然依然向前冲着,但我比欧阳白他们的抛物线明显下降很多,糟了,看来我根本到不了对面楼了。我长大了嘴巴,内心的恐惧已经让我喊不出来。|“啪!”的一声,我不省人事。

    “池水寒!醒醒!池水寒!”好像是欧阳白的声音。我努力地睁了睁眼睛,浑身酸疼,特别是腿。

    “看来只是皮外伤,来我来背着他走吧。”这是赵凯的声音。我想说什么,可是我自己根本动不了。就这样,我感觉被人背了起来,颠颠簸簸地我眼前一黑又昏了过去。

    当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别墅里了,古月正守在我身边给我擦着脸。

    “我怎么了?”我问到。

    古月告诉我,是赵凯和欧阳白带我回来的,欧阳白也受了轻伤,脚崴了,他说你是飞楼的时候飞到了他们下一层的房间里。

    “幸亏那楼房侧面都是落地玻璃,不然你铁定完了”欧阳白笑着说到。我看他右脚裹着绷带,看来他是落地的时候把脚崴了。我这才回忆起来,我以为要摔死的,但是好在我向下落的时候两腿伸直了向前,我感觉到脚重重地踹破了玻璃,然后我一下子冲进了里面,伴随着玻璃碎片,我在房间里打了几个滚,不知撞到了什么,便昏了过去。

    “是赵凯带我们回来的,相信我,没有他我们回不来的。”欧阳白认真的说到。

    我努力地坐了起来,摸了摸头,头上被裹上了厚厚的绷带,浑身的疼痛。我想找我的背包,但站起来就发现有点头晕,又一下子坐了下来。古月赶紧过来扶住了我,“你想要什么,我来给你拿。”古月温柔的对我说,“药。。。给陈真的。。。药。”

    “药已经给李子米了,放心吧,药你带回来了。”“古月扶着让我躺下,给我按着两边的太阳穴。昏昏沉沉地我又睡着了。

    5月5日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中午,头疼好了许多。古月和李子米在捣鼓着我们的午饭,欧阳白坐在椅子上擦着他的刀,见我起来了,对我笑了笑,“还好吧兄弟。”我点了点头。

    “陈真怎么样?”

    欧阳白看了一眼陈真,“吃了药,温度没那么高了,但是还是迷迷糊糊的,真没想到咬一口会那么严重。”

    “张仁谦呢?”

    “哦,他和隔壁的人去找食物了。”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尴尬地对欧阳白说到:“不好意思,昨天我。。。”

    “没什么,咱不是都活着回来了么。”欧阳白说着拍了下我的肩膀接着说到“说实在的,哥们,我们真得谢谢隔壁的赵凯,要不是他,昨天我们俩一个瘸一个昏,根本不可能回来。”

    欧阳白告诉我,昨天赵凯背着我搀扶着欧阳白,艰难地绕过丧尸,可以算是花了全身的力气一路把我们拖到了这里。

    突然旁边的对讲机响了,里面传来了张仁谦的声音,“白哥,你猜我们发现了什么?”

    “除了吃的喝的就别报告了。”

    “是拉菲!82年的拉菲!”那头张仁谦兴奋地说到。

    “我操!晚上做好菜等你。”

    酒对于我们来说,简直就是奢侈品,更别提在平时就是特别贵的82年拉菲。

    下午古月帮我换了纱布,幸亏我伤不是很严重,整个人也逐渐精神多了。欧阳白的脚也稍微好点了,他还打趣到自己瘸了也能打十个丧尸。李子米整理点算了一下物资,虽说不至于饿死,但远行我们还需要准备一段时间才行。

    下晚时分,张仁谦背着一大包物资回来了。

    “今天收获真是太丰富了!”张仁谦开心的说到,一进门就丢给了我们一瓶红酒,这就是传说中的82年拉菲,欧阳白爱不释手地把玩着酒瓶。“我邀请了隔壁三个人晚上来吃饭。”张仁谦放下背包说到。

    我没有说什么,看来短短两天,经历了这么些事,这群人已经把隔壁的三个人当成了队友,但我对他们仍有保留。

    天黑前,赵凯他们拿着一些食物敲开了我们的门。

    “池哥好些了么?”赵凯突然把手拍到了我的肩膀上,好像跟我很熟的样子。

    “嗯”我摆脱开手,自己一个人坐在了旁边,赵凯讨了个没趣,去和欧阳白他们寒暄去了。我坐在一边,眼睛一直盯着他们三人,恨不得看穿他们的内心,看穿他们的花样。

    “吃饭吧!”古月和李子米给每个人发了晚餐。一人一盘午餐肉加着不知道什么酱料,和泡开煮熟的方面。

    由于桌子早就被我们切了用来封住窗户,所以我们都席地而坐,看着手里的这盘东西,这不会是意大利面吧?我满脸黑线地心里想着,叉起一点,放进嘴里。

    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我不禁对古月她们俩竖起了大拇指。

    “哇!池太太的厨艺真是了得!”孙龙说到。其他人也都纷纷夸赞两个人弄得东西好吃。

    我懒得理他,埋头吃了起来。

    张仁谦给每个人都倒了一点红酒,说实话,我没喝出来这82年拉菲和我平时超市买的十几块钱红酒有啥区别。

    “这82年拉菲,我咋没喝出82年的味道?”张仁谦说到。

    “牛嚼牡丹!”欧阳白打趣到。

    李莉笑了笑,说到:“这红酒得用品的,品红酒有观、闻、品三个步骤。。。”李莉这娘们看来很懂行,昏暗的蜡烛光下摇晃着酒杯,她浑身上下不禁透地出一股骚劲。回忆起那晚她和赵凯、孙龙干的事,我不禁冷笑地心里骂到,婊子装名媛。

    突然孙龙站起来,举起杯子对着我和古月说到:“哥哥嫂子,以前的事是我们不对,啥也不说了,这一杯我敬你们!”

    我懒得理他,但为了不让气氛太过尴尬,我拉着古月一起站起来,轻声说到:“一切尽在不严重,来,大家一起干一杯早点休息吧!”伴随着酒杯轻微地碰撞,晚餐也算愉快地结束了。

    夜,我抱着古月躺着睡不着,“你觉得他们会怎样?”古月突然问到。

    “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他们绝对不能轻易相信。”

    古月点了点头,“我们能到灰京吗?”

    我抚摸了一下古月的头,“相信我,我一定会让你安全的到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