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 前路难行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11本章字数:2837字

    一群人的行走速度比我想象的慢,城市中的丧尸似乎一下都涌出来似的,给我们的路途增加了很大的困难。

    我看了看手表已经1点了,我们为了躲避丧尸,已经不知道饶了多少次路。“欧阳,还有多久?”

    “还有两个路口!”欧阳白走在前头,一手挺着刀,一手抓着地图,额头早已布满了汗水。今天的太阳格外的大,在这毒烈的阳光下,我们一直没有停过。突然张仁谦回过头焦急地对我们说陈真昏过去了!李子米赶紧上去查看陈真的情况。

    “不行,陈真受不了这这么长的路途,必须休息一会。”欧阳白看了下四周的环境,似乎比较安全。便点了点头,孙龙他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累死老子了”。

    我没有坐下休息,我和欧阳白各自站在在大队的一边四处警戒着。古月递了瓶水给我,我简单地喝了几口。这该死的天气!

    还没休息多久,我突然远远地看见,有几只丧尸从远处的一个巷子里走了出来,“张仁谦!快背起陈真,我们准备撤!”我死盯着那几只丧尸赶紧说到。其他人顺着我的方向瞬间也看到了这几只丧尸,赶紧动身准备撤退。那几只丧尸,突然往我们转了过来,一下子就发现了我们,张牙舞爪地追了过来。

    “快!快走!”我叫到。我看到那几只丧尸后面,一只、两只、三只。。。源源不断的有丧尸冲了出来。

    我们一群人飞快地向前跑着,我不时的回头看一下,妈的,后面已经成了丧尸群,丧尸如海浪一般冲来。

    “欧阳白!这样不是办法,丧尸越来越近了!”我向前大吼到。

    眼看着丧尸就要追上了我们,我们大部队突然一转,转进了一座小楼里。原来欧阳白见现在我们这个情况铁定是摆脱不了丧尸了,只得先找了个大楼躲避。

    “你们先进去!”我挺刀断后,一回身便切掉了两只丧尸,丧尸前仆后继地涌上来,我一点一点地退后,终于他们都进入了大楼,我赶紧转身冲了进去,随手准备关上入口铁门,怎知一只离我最近的丧尸已经把手伸了进来,门硬生生地被他这只手卡住了,顺着他这个缝隙更多的手伸了出来,妈的,我用力向外一推,丧尸群被我门这么一开,往后退了退,我对着最近的丧尸一脚踹了出去,最近的丧尸被我一踹,倒了地。我赶紧用力关上了铁门,拉上了门闩,顿时,外面响起了狂风暴雨般的敲打声。我擦了擦汗,赶上了队伍。

    这似乎是一个食品厂的仓库加办公楼的两层小楼房。二楼顺着楼梯时一圈办公室,中间是很大的一片空地,空地上堆彻、散落着不少纸箱。欧阳白和赵凯上了二楼搜寻,而我一个人顺着墙壁检查一下这里面是否还有出口什么的。饶了一圈,什么都没又发现,看来真是走进一间房,四面都是墙。

    欧阳白和赵凯也回来了,看着欧阳白带血的刀我知道了楼上清理干净了。一行人这才放心的坐了下来。

    欧阳白一屁股坐下,喝着水,看着地图,我靠过去

    “我们在哪?”

    “应该在这。”顺着欧阳白指的地方,我仔细看了看,我们现在离车站只有几百米了。眼看就要到目的地,却被困在了这个地方。

    外面丧尸不停滴在拍打着门,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喊上张仁谦,我们搬了一点货架堵住了为唯一的入口铁门。这才让我安下心来。

    “怎么办?”我和欧阳白商量着。

    “杀出去吧!”赵凯说到。

    我白了他一眼,“找死。”

    “我也不知道,尚且等等看吧,看丧尸会不会退散一点。”欧阳白叹了口气,看来他也没了主意。

    陈真的情况还是很糟,好在我们现在被困在这里,得到了休息,他的神智也稍微清醒了一会。李子米一直皱着眉摇着头,转身跟我们小声地说如果再找不到抗病毒药物她怕陈真会支持不住。

    渐渐地天暗了下来,在这里面困了几个小时,外面的丧尸似乎没有退散的意思,依旧不停的拍打着铁门发出令人发寒的声音。

    我无聊地去楼上逛了一圈,看来这个地方以前办公的人还真不少,每个办公室里都放着桌子电脑,但早已布满了灰尘,一副破败的画面。我站到窗口向下望去,咦,这边的丧尸似乎没那么多,只有少量几只丧尸在悠闲地散着步。

    “我有办法了!”我惊喜地下了楼向他们喊道。“你们楼上办公室看看,另一边丧尸很少,我们从窗户降绳下去!”

    我们一起上了楼,从办公室的窗户向外望去,我继续说着我的计划,“我和几个人先下去,我来清场,你们就把东西快速降下来,人再一个一个地从绳子滑下去。”欧阳白拿出地图对照着方位,确定了我们从这出去后,一直向难跑就能到车站的后广场,随即竖起了大拇指表示了计划的可行。可问题来了,我们没有绳子。

    “这么大的仓库应该有绳子,分头找找。”

    我们把仓库翻了个底朝天,除了成箱过期的罐头,什么能使的东西都没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失望地拉上了办公室的窗帘。不对,窗帘啊!我们赶紧把窗帘都卸了下来,划成较粗的长条,一条一条都接起来打上结,我使劲扯了扯,蛮结实。

    “大家休息吧,明天一早就行动。”伴随着门外依旧响着的拍打声,我们躺着静静地等待太阳的升起。

    5月12日

    门外的声音一直没停过,我几乎一夜都未睡着,天一放亮,我便叫起了他们。

    走到二楼办公室窗前,这一边的丧尸没有增多,只有熙熙攘攘的几只游荡着。以策万全,决定放两条绳子下去,我和欧阳白先下去清场。把我们用窗帘撕成的绳子一端扣在了窗框上,一端抛了下去。我把刀在腰间别好,深吸了一口气,以前只在电视里见过消防员之类的从高楼降绳,虽然现在只有七八米的高度,但真要自己做起来,却心中难免有些害怕。我和欧阳白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便开始向下滑去。

    由于窗帘布比较滑,比我想象地难以控制,我死死地抓住绳子,慢慢地放松下去一点再抓紧再放松,而欧阳白不愧是警察,一下子就降了下去,抽刀向最近的几只丧尸砍去。我好不容易到了地上,也赶紧来帮他砍倒丧尸。

    迅速的清完了附近的丧尸,回过头来,孙龙、和赵凯也已经下来,他们把行李箱用绳子也降了下来。剩下陈真、张仁谦、李子米、李莉和古月。李子米把陈真用绳子的一端绑好,他们三人一起拉着绳子的另一端,慢慢地放了下来。接着,张仁谦和张子米一起快速的降了下来。

    最后剩下李莉和古月,古月似乎有些害怕,做在窗前,大口的做着深呼吸。

    我看出了她的紧张,“别怕,我会接着你的。”我对着古月说到。古月终于向下滑了下来。

    “我说过会接住你吧。”我抱着古月把她放了下来。

    “行了,人齐了,走吧”欧阳白说到。

    我牵起古月的手,开始随着大部队进发。也许是很多丧尸都被我们引到了那间仓库的正门,我们前往汽车站的路格外的干净。我们很快摸到了车站的广场边。就如我们上次来时一样,丧尸们都在售票大厅和候车室里,广场静静地停着那三辆大巴。

    “走吧。”我们翻身进入了广场。看到了大巴,每个人似乎都很兴奋,步伐也格外的轻盈。欧阳白自己先上了一辆车,把车开到了我们准备动用的那辆车的旁边。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软管,插入了大巴的油箱里,用嘴吸了一会,放开软管,车里的油便顺着软管流了出来。欧阳白赶紧把软管插到了另一辆大巴里。

    在欧阳白忙着抽油的时候,李子米和赵凯三人便忙着把旅行箱往大巴上搬,陈真也优先被放入了大巴的后排躺着。我拉着古月和张仁谦在大巴附近警戒着。不一会欧阳白盖上了油盖对我示意可以走了。

    “走吧!”我四下看了看,拉着古月朝门走去。然而张仁谦堵在车门口却不在上前。

    “怎么了你,上去啊!”我拍着张仁谦的肩膀向里面看去。

    我看到的是一把冰冷地手枪对着张仁谦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