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 希望之光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12本章字数:2911字

    5月21日

    我们每个人都没有睡,盯着这火焰包围的房屋直到它燃烧殆尽。

    最后一丝火苗熄灭时天已经亮了。我踏在房屋的废墟上,心情很惆怅。本该,我们的生活可能在这就这么悠闲的下去,可是现在却搞成了这样。石海一家的尸体早已烧成了灰烬,我蹲在废墟里,不敢相信短短的一夜之间发生的事。

    回头望着众人,我们虽然失去了石海一家,失去了房屋,但是还好我们带出了不少物资。三个行李箱都带了出来,武器方面只剩下了武士刀和西瓜刀,欧阳白的子弹昨晚慌乱中射击,只剩下了一发。

    欧阳白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什么也没说。

    “走吧!”我站起来对大家说到。“去天恒!”眼下我们也只有照着原地计划先到天恒,再做往灰京进发的计划。我们一行人拍拍身上的尘土拎着行装向最初的大巴走去。

    跨过内圈的战壕没多久,我们就不得不停住。因为在我们前方视野可见的范围内,一群丧尸如海浪一般正在向我们涌来。

    “妈的!丧尸怎么过了战壕的?”

    “如此多的数量,早就把坑填满了吧!”

    “应该是昨晚的大火,把附近的丧尸全引来了!”

    “现在向南走吧!虽然有点远,但是翻过那座山就能到天恒了!”欧阳白指南方的远处,一座不是很高的山屹立着,山下的树林离我们都还有一段距离。眼下,我们也只能靠着我们的双腿前进。

    欧阳白不知从哪拿出了一张地图,一边走一边对着太阳比对着位置。

    “你哪来的地图?”我诧异地问到。

    “石海家的桌子下压着的,我们昨天从房里逃出来的时候,我就把它拿出来了。”

    我不得不佩服欧阳白的机警,那种时候他还能想到这些细节。没走多远,我们又被丧尸围住了,好在这里的丧尸并不是很多。

    “妈的怎么这里也有丧尸。”张仁谦抽出西瓜刀骂道。

    “昨晚的火烧的那么大,四周的肯定都被引来了,还好就这几只。”我弱弱地说到。我和欧阳白在队伍的前方一左一右,张仁谦负责不漏保护古月她们俩,这几只丧尸很快就被我们解决了。

    我们一步也没有停,不知走了多久,我们终于看到了山脚下的森林。

    虽然已经到了5月天,但森林里还是非常的阴凉。拖着三个箱子的确很吃力,我们几个轮流来拖箱子,但依旧走得很慢。

    夕阳西下,我们才临近山脚。看来今天只得山脚下休息了,晚上上山太危险了。我们便找了个地方停了下来。晚上要不要生火成了个问题,生火可能会引来丧尸,不生火有害怕野兽袭击。欧阳白向旁边的树木看了看,“有了!今晚我们上树上休息!”

    “疯了吧,树上咋休息。我连爬都爬不上去。”我对这个提议真是没有好感。

    其他人也表示对这个提议的不赞同。欧阳白叹了口气,那生火吧,夜间轮流值班。

    李子米和张仁谦在附近周围捡了一石头回来顿成了一个圈,把枯树叶放进石堆里。我和欧阳白折了不少的树枝用来生火。可是没有点火的工具,只好使用最原始的办法钻木取火。

    欧阳白看了一根较粗的树枝,切成一小块,上面用刀挖了一个小坑,里面放了些枯叶,按后削尖了一根短树枝,便开始在挖的小坑上飞快地钻着。不一会,那些枯叶冒起了一丝烟火,欧阳白小心地吹着助燃,不一会火便升了起来。火升起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四周黑漆漆的只能看见火焰照耀的很小的一片范围。

    我们围在火堆前吃了一些饼干之类的当做晚饭。谁都不敢太大声的说话,在这黑漆漆的林子里,似乎四周埋伏着不为人知的东西,在这黑夜的笼罩下随时准备袭击我们。时不时地有一些野生动物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让我们忍不住地全身发寒。

    “好了,大家赶紧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我先值夜,后半夜池水寒我叫你,最后仁谦。”欧阳白把火堆弄小了一点便对大家说到。

    我躺在地上,过了很久,却一点也睡不着,听着火堆里噼啪的声音,我坐了起来,走到欧阳白身边坐下。

    “怎么?”欧阳白小声地问着我。

    “睡不着。”

    “哦。”

    我们两这样傻坐着时不时的向四周看看,我感觉到有点无聊,便让欧阳白讲讲他的事情,说实话,和他认识到现在,还没有和他认认真真地聊过天。

    欧阳白看了看四周,小声地和我攀谈起来,原来他是警察世家,一家三代都是警察,他和他父亲虽然都是普通的片警,但是他的爷爷以前是一名特警,从小便跟着爷爷学习各种求生作战技能。本来指望长大也能成为一名特警,但怎奈得不到器重,一只在一个分局里做片警。

    “你呢?”欧阳白问到。

    欧阳白只知道我是开电脑店的,其他的一无所知。我叹了口气,“我也不记得我的父母是何时去世的了,在我的记忆里我一直是被一个阿姨带大的,据她说她是我父母的朋友,她说,我的父母是在一场事故中去世的,留给我的也就只有一套房子。”我没在说话,说实话,虽然记忆很模糊,我似乎依稀还记得父母的样子。

    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随意地聊着,伴随着火堆的劈啪声,天渐渐地亮了。

    5月22日

    后半夜我把张仁谦叫了起来,自己准备休息,可感觉刚睡下没多久,阳光就照在了我的脸上。

    整理好行装,我们便准备翻越山坡去往天恒。

    这是一座不是很高的小山,我们找了好久才找到上山的小路。这一条小路很久没有人走过了,路两边杂草几乎把路都给遮掩了起来,欧阳白在队伍最前面用刀努力地劈砍着杂草开路。

    伴随着太阳的逐渐升高,阳光肆无忌惮地照在我们身上,汗水也止不住地往外冒。走了没多久,我们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一会。我往上看了看,

    “擦!还有这么高!”

    “天热,路难走。大家加把劲!一口气上山顶!”欧阳白鼓舞着我们。

    直到中午,我们才爬上了山顶。到了山顶,虽然阳光依旧很猛烈,但是山顶的风呼呼吹过,整个人都觉得轻松了起来。

    山顶应该是没有丧尸的,我们粗略的吃了点东西简单的休息了一下便匆匆下山。人们常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话一点也不假。没有路只能自己慢慢摸索用刀劈开灌木开路,加上下山的路比较陡,所以我们走得很慢,生怕一个不留神滚下山去。

    在太阳下山前,我们顺利地到了山下,每个人的脸和手臂都被划出了很多的小伤口,隐隐地疼得有点难受。

    欧阳白看了看地图,“向东南方走,没多远就会看到天恒市的收费站了!”

    这个消息总算让我们有了些前进的动力,现在接近下午5点了,有足够的时间让我们进入天恒市寻找落脚点。

    太阳准时的准备落下,我们也终于穿过了天恒市的收费站。路旁的“天恒欢迎您”的标牌显得格外亲切,我们沿着路向市内走着。路上到处都停着被人遗弃的汽车,地上还有些被丧尸撕烂的尸体,看来这里也有丧尸。

    天越来越暗了,我们现在还没有走到市区,不由得紧张了起来。当天完全黑去的时候,我们被远处的一丝亮光吸引住了,我们知道,那里一定有人!希望把我们所有的疲惫都驱赶了,我们欣喜地向那里跑去。

    然而跑了没多久,亮光不见了,更糟糕的是,渐渐的路的两边开始出现一小群一小群的丧尸。

    “跑啊!继续向前跑!”欧阳白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招呼着我们继续向路的尽头跑去。路边的丧尸越来越多的加入到追我们的队伍,我们一行人头也不敢回拼了命地奔跑。身后的丧尸越来越多,路边也没有可以躲避的大楼,不知多久,我们也渐渐地跑不动了,连欧阳白也停下弯下腰撑着腿大口的喘着粗气。往远处望去,天太黑了,依旧一片黑暗没有一丝亮光。

    “妈的!”欧阳白骂着抽出了刀。看来只有干了!人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自然而然地爆发出一股可怕的暴戾杀气,我也抽出刀,拉着古月,回头面向追逐而来的丧尸们,准备与它们殊死一搏。

    突然,“啪!”的一声,我们的身后一下子打出了极强的白光,我们回过身来,眼睛被强光照得完全睁不开眼睛,强烈的白光就如白昼一般笼罩了我们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