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0 将军的卑鄙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13本章字数:3075字

    李上尉和那个士兵也从刚才的枪声震荡中缓了过来,挣扎着站了起来。

    看着已经死去的两个士兵,李上尉一声不吭走了过来,把那两个人的枪拿了起来,熟练的拉开弹匣,没子弹了。

    李上尉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手枪,把枪扔到了一边,看来我们已经弹尽粮绝。但是突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在他们的身上摸索着,最后他找到了要找的东西,两颗手雷。

    “上尉!我这还有一颗!”士兵向上尉亮了亮手里的手雷。

    上尉点了点头,看着我若有所思,居然伸出手递给了我一颗手雷。

    “能不能安全回去,就看我们的造化了。”李上尉淡淡地说到。

    我不由得对李上尉心生敬佩,在这种情况下,从他的表情里依旧看不出一丝的绝望与紧张。

    李上尉从死去的士兵的身上抽出了匕首,“走吧。”李上尉说到。我们互相点了点头,便推开了太平间的门。

    医院内一片宁静,我们按原路小心地向楼梯走去。天已经暗了下来,楼道里已经有些看不清了。

    李上尉拿出口袋里的小手电往楼道下照了照,没有发现丧尸的踪迹。我们开始缓缓地往楼下走去。昏暗的楼梯,步步惊心,四周黑暗带来的恐怖压抑的人不禁流出了汗。

    楼道里回荡着我们小得不能再小的脚步声,这要一有异样的声音都能让我们到绝望。

    终于,我们回到了一楼。小心地推开防火门,可能是进入大楼时已经清理了一楼,所以没有发现丧尸的踪影,我们赶紧向门外冲去,可刚准备推门冲向外面的广场,李上尉突然停住了,他立刻蹲了下来直直地盯着外面。

    我也赶紧跟着他蹲了下来往外面望去,我们的车依然停在医院大门外面,但是四周却熙熙攘攘地站着丧尸。

    “这可怎么办?”那个士兵看到这一幕焦急地向李上尉问到。

    天色越来越暗,拖得越久只会越危险。李上尉突然拿出了怀里的方程式的纸叫到那个士兵手中。

    “我去引开它们,看见它们走了再出去上车,我一会就回来和你们汇合!2分钟我回不来你们就走!”李上尉整了整军靴说到。

    还没容我们反应过来,他已经推门冲了出去。李上尉飞快地跑到了门外的围栏边,一个箭步翻了过去。丧尸们发现了他纷纷向他追了过去,李上尉边跑边向丧尸们叫喊着,不一会丧尸们和李上尉都消失在我们的实业里了。

    我和那个士兵赶紧冲了出去,跑过广场,翻过围栏,顺利地上了一辆吉普车,士兵发动了汽车。

    “50、51、52。。。”那个士兵坐在驾驶座上,死死地抓着方向盘,紧张地数着数。

    我焦急地往窗外张望着,这两分钟比任何时候都难熬。

    “118、119、120。。。”刚数完120,那个士兵就开始踩下了油门。

    “等等!”我叫住了他,因为我看见李上尉正在飞快地从我们的后面跑来,身后成群的丧尸紧追其后,我赶紧打开了车门。

    士兵把油门踩的嗡嗡响,车轮原地飞快地转着,李上尉咬着牙,使出全身力气,冲刺了过来,一下子窜进了车里。

    “开车!快开车!”我赶紧叫到。

    “呜~”的一声,车一下子蹿了出去。身后的丧尸远远地被甩在了后面,没多久便看不见了。

    “咳咳~”李上尉激烈的喘着气咳嗽着。

    还没缓过劲的李上尉突然把身子探到驾驶座上拿起了对讲机。

    “海神一号!海神一号!”

    “这里是海神一号!请指示!”

    “半小时后海滩接应!半小时后海滩接应!”

    “收到!”

    李上尉把对讲机放回原处,这才靠在后座上放松了下来。

    “李雷把方程式给我。”

    “嗯。”前面开车的士兵在怀里掏了一会,把方程式的纸向后面递了过来。

    李上尉接过纸,若有所思地盯着几张纸发了会呆,他突然很轻地“哼”了一声,把几张纸折好揣进了怀里。

    天完全黑了下来,叫李雷的士兵打开了车的大灯,四周没有灯光,只有这两盏车灯能够照亮前方的道路。

    “还有多远?”我被四周的黑暗压抑得受不了,忍不住问到。

    李上尉向外面使劲地看了看。

    “快了,再过两个路口就。。。”

    “啊!”伴随着李雷的大叫声,车突然极速地甩动了起来,“嘭”的一声,我们成功地撞在了路旁的电线杆上。

    前车盖被撞开了,车灯一闪一闪地照耀着前面。

    “搞什么鬼。”李上尉揉着撞在座椅上的头问到。

    “丧尸!有丧尸!”李雷惊恐地叫到。

    我和李上尉赶紧贴在车窗上向外望去,果然不远处,很多的黑影正在向我们这靠拢。

    “快发动走啊!”我向李雷叫到。

    李雷紧张地发动着汽车,试了几次始终没有成功。

    “没时间了,快出去!”李上尉说着打开了车门,我和李雷也赶紧从车上下来了。

    “走!快走!”李上尉冲我们说到。

    我们跟着他向前跑着,没跑多久,前方一大片黑影使我们挺住了,我们不得不拐进了街角的小巷。丧尸们嗷嗷地跟了过来,我们飞快地在小巷中奔跑着,李上尉似乎很熟悉这里的道路,左拐右拐之后我们又顺利地回到了大路上。

    “快到了!”李上尉向我们叫喊到。

    果然如李上尉所说,很快,我便看到了沙滩,远远地,那艘运输船正在向岸边驶来。但是海滩上熙熙攘攘的站着一些黑影。

    但是这些黑影已经无法阻挡我们求生的欲望,我们的脚步没有丝毫减弱。李上尉拉开一个手雷用力向前方丢了过去。

    “嘭”的一声雷响,伴随着沙粒的飞舞,几只丧尸被炸得七零八落地在地上着了火。其余的丧尸叫嚣着向我们冲来,李雷紧接着又是一记手雷.

    “嘭!”又是一片丧尸倒地,通往运输船的路一片开阔。运输船似乎已经发现了我们,缓缓地放下了入口舱门,我们飞快地向运输船跑去。

    踏上运输船的那一刻,我的心终于踏实了,他们俩也撑着腿大口地喘着气。我们三个都互相对视着,笑了出来。

    夜色和往常一样美丽,我坐在船上看着天空,很快就要到黄岛了,接下来该怎么救出古倩他们?那个将军老奸巨猾,绝不会因为我带他们拿回了方程式就放过古倩的,方程式在李上尉手中,我也没有要挟的条件,该怎么办?

    哎,我心中不由得叹了口气,擦了擦脸,脑子里真是一片浑浊。

    没多久,船靠了岸,我满怀心事地和李上尉他们上了岸。早已有车在那等着我们,我们上了车向营地驶去,路上李上尉又恢复了常态,面无表情,看不出他内心的喜或忧。

    没多久我们达到了营地,我被李上尉带着来到了将军的帐篷。

    李上尉向将军老头敬了个礼,把怀里的方程式递了上去。

    将军微笑着接了过去,看着手里的纸张说到:“你做得很好,李哲!你可以先下去了。”

    原来李上尉叫李哲,我撇着眼看了看李哲,他似乎顿了顿,向将军敬了个礼退了出去。

    “至于你!”将军把方程式收了起来略带奸笑地看着我。

    “你做得不错,但是你和古倩叛国可不是小事。”将军顿了顿,向我挥了挥手里的纸张。

    “就让你们明天作为解药的试验品为国家做出一点贡献吧。”

    “你这个王八蛋!”我愤怒地想扑上去宰了这个老头儿,可是我刚一动就被两旁的士兵用枪架住了。

    “哈哈哈,年轻人火气很大,先给他降降火再关起来!”话音刚落,我感觉脑后被东西用力地敲了一下,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啊。”一股冷水把我惊醒,我被捆绑在了一根柱子上一动也动不了,水渗透了我的衣服,虽说是六月天,但这海岛的夜晚冷风吹过还有点刺骨的寒意,更别说我被这冷水一泼,浑身刺骨地激痛。

    “哗”的一下,又一盆水打在了我的脸上。“呸呸”我吐出口中的冷水,恨得咬牙,心里无数次的咒骂着。

    水不停地拍打着我的脸,我几乎睁不开眼,尽量地侧着头躲闪着和水的正面相撞。不经意间,我看到李哲靠着一辆吉普车正在抽着烟,他依旧面无表情,似乎正在看着我。

    不知被冷水浇了多久,终于他们把我松开了,我被两个人架住拖走了,我被冷水刺激的没了力气,仍凭他们拖着走。

    不一会,我感觉被他们用力抛了出去,我重重地摔在了铁器上,随后听见了上锁的声音,两个士兵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了。

    “池水寒!池水寒!”

    “水寒!醒醒水寒!”

    我似乎听见了有人在叫我,我努力地睁开了眼睛,想站起来,“嘭”的一声,我的脑袋和铁器碰撞得生疼,疼痛让我也清醒了起来。我渐渐看清楚了,我又被关进了铁笼里,古倩他们正在焦急地看着我。

    “你还好吧兄弟?”欧阳白向我问到。

    “还没死。”我揉着头说到。

    正当我准备向他们诉说当前情况之时,一个黑影突然摸进了帐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