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9 闲聊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13本章字数:2585字

    6月20日

    烛光闪耀,房间里的的气氛显得格外暧昧,就连空气似乎都搅拌着暧昧的香气。我和古月四目相对,眼神火辣辣,古月动手自己脱去了外衣,只剩下了里面黑色的内衣,傲人的双峰随着呼吸上下浮动着,雪白的肌肤看得我几乎有了反应。我一把揽过了古月,看着她火辣的眼神激烈地吻了下去,我们俩的舌头激烈地纠缠在了一起。许久,我离开她的唇准备进行下一步动作,古月的脸突然变了,古月的脸慢慢地变成了古倩,睁大眼睛微笑着看着我,忽然她的脸又变了,眼睛开始充血,嘴里也开始流出了鲜血,皮肤似乎也开始泛黄,“啊!”她叫着张大了嘴就向我咬来。

    “啊~”我大叫了一声,把古倩和欧阳白吓了一跳。

    原来是个做梦!我不由得擦了擦脸。

    “你怎么了?”古倩坐在副驾驶座回头诧异地看着我。

    看着古倩,我不由得又回忆起了刚才的那个梦,我赶紧躲开了古倩的目光,“没事,做了个梦。”我淡淡地说到。

    望着窗外,我们已经在这条高速路上开了一夜,李哲似乎也有些困倦,时不时地打着哈欠。

    “这里都是直线,哥们你休息会,我来开吧。”欧阳白稍微舒展了一下身体向李哲说到。看来他和我一样,刚才小睡了一会。

    李哲点了点头靠边把车停了下来,我也顺便下车小解,往我们的后方看去,热浪滚滚,却没有看到除了我们以外的人或者车。

    上了车,李哲坐在我旁边立刻睡了起来。去东京的路途还很远,我们要途径两个城市才能到,距离下一个城市估计还有三个小时的车程,欧阳白自顾自地又在前面哼起了他最拿手的凤凰传奇。

    “别唱了,坑爹。”我向欧阳白叫到,我听他唱歌已经听得厌烦了,唱来唱去都是那几句。

    “不然干嘛?路途还很遥远,要不你来讲个故事?”

    “讲你妹讲,我不会讲故事。”

    “那就讲讲你自己的事吧,你之前是做什么的?你爸妈呢?”古倩转过头似乎很有兴趣地对我说到。

    欧阳白听我说过我的故事,知道我的父母早就不在了,听见古倩这么说赶紧拍了拍她,对她摇了摇头。

    “没事欧阳。”我叹了口气,看着前面的路开始说到。

    “我父母在我小的时候就不在了,在我的印象里他们似乎每天都很忙,我只有早上和晚上才能看见他们。他们不在家的时候,总会有一个阿姨来照顾我。有一天,我的父母像往常一样早上微笑着向我挥了挥手离开了,但是他们却再也没有回来,晚上阿姨接到了一个电话,接完电话后阿姨哭的很厉害,然后她走到我的面前,告诉我我的爸爸妈妈再也不会回来了。当时我似乎还小,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爸爸妈妈不会回来,之后我才知道,我的父母出了事故,阿姨说是被车撞死了。那都是后话。”

    我咳了咳,继续说到:“之后,似乎我的父母的去世,我拿到了不少的赔偿金,我就被阿姨一直拉扯着上了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每一次学校开家长会,阿姨有时间就来,没时间就是我自己坐在一群家长中,奇怪、鄙夷的目光我见多了,小学初中的时候,我的成绩还算不错,可是到了高中,也许是长大了些,我开始叛逆学坏,抽烟打架,所有能干的事情我都干过了,阿姨那时候也老了,她对我说了很多,可是那时候的我怎么也听不进去,直到高三的时候,阿姨得了重病,她临死前让我即使学习不好也不能成为坏人,那时候我才有些懂事了起来。高考前我没日没夜的读书,不过之前落后的太多,最后只考上了一所专科院校。”

    我看着窗外,以前的画面似乎一个个又从脑子里浮现了出来。

    “然后呢?”

    “我上了大学,可父母留下的钱已经不多了,我只得打工赚取生活费,别人上完课打球泡妞,我却已经在快餐店打工了,那时候的日子很累,白天上课,晚上打工,我的成绩也不是很好,第一年考试就很多门都不及格。到了第二年,班上有个很有钱的富二代可能是同情我吧,开始有意无意地资助我,我帮他买包烟,他都会给我几十块钱辛苦钱,我和他也成了朋友。在他的帮助下,我也很少外出打工了,不过我的成绩依然没怎么好,因为我几乎其他时间都陪他出去逛酒吧把妹了。”

    “靠,那这人可算是你的贵人。”欧阳白似乎有些羡慕地说到。

    我笑了笑,“大学毕业后,他就去了国外深造,我们也再没有联系过。之后。。。之后我在三田用我省吃俭用省下的一些钱开了个小店,本以为能就这么安稳地生活,没想到。。。”我看了看窗外,“世界一下子似乎就变了,丧尸爆发,这电影里才有的情节居然真的就发生了。”

    “兄弟,这就是生活。”欧阳白也感叹到。

    “你呢?”欧阳白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所以我看向古倩说到。

    “我?”古倩似乎听我的事情听得出了神,眼神有些涣散。她咳了咳直直地看着前方永远相同的景色开始说到:“我比古月大三岁,我和她的命运似乎早就被安排好了,小的时候,我爸就逼着我们看报纸和历史书籍,那些东西对一个小孩子来说简直就是催眠药,可是爸爸每天都给我们安排任务。这种生活直到妹妹上了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才结束,爸和妈似乎升了官,经常不在家,我和妹妹才得到了解脱,不用那么累。”

    “看来古通是想让你和他一样走政治的路线,你怎么当了兵?”欧阳白想古倩问到。

    我发现古倩似乎通过前面的倒车镜向在我旁边熟睡的李哲看了看,然后继续说到:“我受到一起长大的朋友的影响,纵使我爸妈多么的不同意,到了参军的年龄我还是果断报名参了军。”

    我知道古倩说的那个“朋友”就是李哲,但是我没有打断她,古倩顿了顿继续说到:“我的离开,妹妹很不开心,自此她就一个人在家,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学。直到她大学毕业似乎整个家里就她一个人。”古倩说到这似乎有些哽咽。

    此时李哲似乎被我们吵醒了,扭了一下头,“说完了吗?”李哲似乎不太满意我们把他给吵醒了,略带生气地说到。

    “没有。”古倩回敬到。

    欧阳白似乎感觉到了气氛的尴尬,想插话打圆场可被古倩给憋了回去。

    “你说!是不是所有的事都是你和我爸安排好了的?小时候我们的相遇、你告诉我想去当兵、我和你一起去报名,就连我能那么快升到指挥官是不是都是你们操作的?”古倩转过身略带生气地向李哲说到。

    李哲闭着眼几乎动也没有动,半晌从嘴里冷冷地冒出了几个字。“你说是就是吧。”

    古倩咬着牙,眼神犀利得似乎想把李哲生吞活剥了,但是她一句话也没说,在副驾驶座坐好了不再说话,抱着双臂喘着粗气。

    我和欧阳白被这尴尬的气氛弄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干脆就都不说话了,我们一路安静地看着这前方似乎永远相同的景色,静静地发着呆想着各自的心思。

    不知过了多久,欧阳白突然大叫一声。

    “啊哈!朋友们,我们要到城市了!”所有人被他这一叫,纷纷打起了精神,向路尽头望去,一个黑点远远地在路的尽头似乎在发着它那特殊的光辉,渐渐地黑点越来越大,城市的入口轮廓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