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2 我成了囚犯?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14本章字数:3608字

    坐在地上,我还有些惊魂未定,看着下面的万丈深渊,我不由得庆幸自己再一次死里逃生。

    那忍者看了看我,什么也没说,开始向下山的方向走去。我也赶紧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跟了上去。

    一路无言,我看着自己的双手,回忆起刚才一路狂奔上山顶的画面,不由得有些兴奋地握紧了拳头,似乎身体里有着无尽的力量。

    “你叫什么?”我还是没有按捺住心中的困惑向他问到。

    那人依旧没有回答,自顾自地快速地走着。再一次吃了闭门羹的我有些不太爽,干脆也不再说话,就这么跟着他往山下走去。

    没多久我们便来到了山下,踏上平稳的土地的感觉说不出的好。

    他突然停住了,转过身看着我,“你顺着这条路走就能到达北九州。我叫柱间。”

    我顺着这条路向远处看了看,远处,高楼大厦耸立在那,看来不需要半日的路程就能到了,我刚转过头准备向他说些什么,却发现他已经不在了。

    “真是神出鬼没,这就是忍者?”我自言自语到。不过我还是知道了他的名字,柱间,真是个奇怪的名字。

    我一个人顺着路向着北九州走去,我想欧阳白他们应该已经在那了,不知道见到我会不会吓一跳。想到这些,我不免加快了脚步。

    太阳似乎对我宠爱有加,强烈地关爱着我,还没踏上北九州的土地我已经浑身湿透。双腿虽然并不酸疼,但是浑身粘糊糊地难受不已,我的步子也放慢了下来。

    渐渐地我似乎看见近在眼前的城市前有一条黑色的海洋,远处道路上的滚滚热浪似乎把这黑海给煮沸了,不停地向外冒着泡。

    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晒得出现了幻觉,努力地揉了揉眼睛向前跑去想一看究竟。走近了我终于看清楚了那条黑色的海洋。

    茫茫多的人与机器正在努力地挖着类似于战壕的深坑,我站在坑边,向下望去,足有三四米深,人、挖土机都在一刻不停地挖着,坑下尘土飞扬,一直向两边延伸了过去,这场面不禁让我看得有些呆住了。

    “嘿!你是干什么的!”一个穿着制服带着墨镜的人站在坑里向我吼道。

    “我是从京都来的!要去东京!”我向那人叫到。那人看了看我,对我招了招手示意我下去。

    我顺着坑慢慢地滑了下去。

    “我是和李哲李长官一起的。”还没走到那人面前我就向他说到。李哲几次出示证件都颇有成效,我想报他的名字应该不会错。

    那人看了看我,摘下了墨镜,“不管你是跟谁来的,非本市市民,先干完活才能进城!”说完他拿起旁边的一把铁铲用力地塞进了我的手里。

    我有些纳闷地看着手里铁铲,“莫名其妙。”我一把把铁铲扔到了地上,就想跑去坑的另一边。

    尖锐的哨声突然响起,十几个士兵突然冲了出来拿着枪对着我。

    “不想吃苦头,就快点干!干完就放你进城!”那人冷冷地对我说到。

    “有病!我干你。。。!”我那个“妈”字还没叫出来,头上就挨了一记棍子。疼痛使得我抱着头蹲了下来,“草!”我怒骂到。

    “敬酒不吃吃罚酒,给他上脚铐,囚犯待遇。”那人似乎有些愤怒地对旁边人说到。

    他话音刚落,我的脚就被人带上了脚铐。两个士兵架起了我,飞快地把我扔到了一边,铁铲也丢在了我的身上。

    “你还好吧?”一个声音突然向我问到。

    我揉了揉头,站了起来。说话的是我身边的一个胖子,要说他胖但他不是虚胖,而是类似于欧美人的那种肌肉型的胖子。

    那胖子看见我没事,一边铲着土一边向我说到。

    “是这样啦!这两天不少外乡人逃到这,都被困在这干活,但是他们没有享受到你这样的待遇。”我听出了这句话的意思,向四周看了看,的确有很多干活的人并没有带任何脚铐或者手铐,而带着脚铐手铐的他们都穿着统一的服装,是囚服。

    我看了看胖子,他的脸圆圆的,胡子拉碴,一脸的憨厚。可他居然穿的是囚服。他这模样根本看不出是一个会做坏事的人。

    “你怎么进的监狱?”我向他问到。

    那胖子对我耸了耸肩,一边继续铲着土一边向我说到:“我把我的老板剁成了肉酱喂我家的狗吃了。”

    我惊讶地看着他说不出话,胖子看着我笑了笑,“别那么认真,开玩笑的朋友,我不小心开车冲进了超级市场,没钱赔偿就被判入了狱。”

    我不由得尴尬地笑了笑,这胖子可真能开玩笑。

    “别说话!快点干!”旁边的士兵拿着枪向我们吼到。

    我斜眼看了看那士兵,吐了口口水,无奈地拿起铁铲和胖子一起铲了起来。

    “京都那里真的丧尸爆发了吗?”胖子小声地向我问到,我对他点了点头。

    “之前只是听说C国丧尸爆发,怎么我们这也会有丧尸。”胖子喃喃到。我没有说话,憋着气奋力地铲着土。

    胖子看出了我心中的不悦,安慰我到,“快了,这里很快就要挖完了,到时候就可以进城了。”

    “在这里挖什么?”我向胖子问到。

    “你不知道吗?”胖子四周看了看,停下了手中的活认真地向我说到:“据说,空座市已经被丧尸包围了,如果那里被攻破,丧尸很快就会来到这里,上面下达了应急措施,以北九州为最外城市开始挖深坑来抵挡丧尸。这条坑道一只蔓延下去把北九州、东京和西铁包围在中心以确保安全。”

    的确,在这简短的时间内,挖坑是最安全有效的方法了。

    “这坑道应该还有两天就能挖好了。”看见一个士兵巡逻了过来,胖子赶紧挥起了铁铲小声地向我说到。

    “对了,你叫什么?”胖子突然向我小声地问到。

    “我叫池水寒。”

    “哦,我叫横田。”胖子憨厚地向我笑了笑。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

    “吃饭了!”一个士兵拿着喇叭向我们吼道。胖子带着我向吃饭的地方走去。

    临时搭建的两个帐篷,帐篷口站着士兵给我们派着饭,一边是带着脚铐手铐的囚犯,一边是没有任何束缚的群众。我自然被安排在了囚犯的一边。

    我领到了一份炒饭一个鸡腿和一个苹果。我和胖子拿着饭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伙食似乎不错,但看着烧得有些发黑的鸡腿,我实在没有食欲吃下去。

    “给你吧。”我把鸡腿放到了胖子的盘子里。

    “别别。”胖子赶紧把鸡腿放回了我的盘子里,“过会会有人来上水,你就把鸡腿给他们。”

    “上水?”

    “就是收保护费的意思。”

    我有些无语,“这地方还有人收保护费?”

    胖子突然想起了什么,“哦,我忘了,你不是监狱的人,不用交。”

    我这才明白了,应该是监狱里的地头蛇让各个囚犯上贡。我不是监狱里的人,也没我什么事。

    “那等你上完水了我再把鸡腿给你,我吃不下。”我吃着炒饭说到。

    胖子似乎很感激地点了点头。

    果然没多久,有几个走路拖着地的囚犯走到了我和横田的面前,他们中的一个端着盘子,里面已经放了不少的鸡腿,为首的囚犯看了看我们,向横田伸了伸手,横田很自觉地把鸡腿交给了他,那囚犯满意地点了点头,把鸡腿扔进了后面的盘子里,他缓缓地走到了我的面前,居然向我伸出了手。

    我抬起头,冷冷地看着他。

    “他不是囚犯。”胖子看见这场面赶紧向那囚犯说到。

    那囚犯朝胖子瞪了一眼,胖子便不再说话。

    我依旧冷冷地看着那个人,不说话。那囚犯被我的眼神看得似乎有些受不了,嘴角抽动着向我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肩膀,“朋友,进庙拜神进屋叫人,这规矩你懂吧。”

    我心中无名火起,之前无缘无故被抓来挨了一棍的火还没消,你们几个人还在我面前装大哥?老子丧尸都不怕,会怕你们几个破囚犯?

    我也冲他歪嘴笑了笑,拿起了盘里的鸡腿,在他面前晃了晃,一把扔在了地上。

    那几个囚犯都被我的举动惊住了,为首的那个嘴角微微抽动着,脸立刻扭曲了起来。

    “好!你!你等着!”说完他带着几个人便离开了。

    “哥们你这是干嘛呀!”胖子焦急地向我说到。

    “没什么,他们几个我没放在眼里。”我淡淡地说到。的确,那几个囚犯的身形都不像能打善战的,一两个我还能应付的过来。

    “他们几个只是跟班,真正的大哥在那!”

    顺着胖子的指向,我远远地看见一个皮肤黝黑的男子坐在一块石头上,他双手抱拳撑着头冥想着,从身高看来足有一米八左右,双臂的肌肉黝黑得发亮,一看就是练家式。那几个囚犯走到了他的面前,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那人突然睁开了眼,顺着身边人指着的方向看见了我,那如鹰眼一般的眼神威慑得我一身寒意。

    现在说什么也迟了,这梁子可算是结下了。但我心中却不是很害怕,我握了握拳头,我如果能活用我的力量,他来十几个人我也不在话下。

    接下来的吃饭时间,胖子一直在跟我说那人多么的厉害,入狱前又是搏击教练又是黑道什么的,他给我提出了很多种和解的方法,我都对他笑了笑,不以为然。我从胖子那得到的唯一有效信息就是那个人叫黑龙。

    看着胖子热心替我想办法的样子,我真不明白这种好心的胖子怎么会入狱,又何如在监狱里生存下去的。

    吃完饭休息了会我便又被指挥着开工了,下午我一直都小心地观察着黑龙他们几个人,似乎他们并没有要教训我的意思,都埋头干着活,甚至都没有看我一眼。

    晚饭的时候,他们几个又来上水,胖子乖乖地把晚上的水果交给了他们,他们收了胖子的水果,冷冷地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走了。我的直觉告诉我,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可能由于情况危急,他们根本没有给囚犯们安排多久的休息时间,夜间都是一批开工,一批休息,然后再轮换,可真把囚犯不当人看。

    我和胖子被安排在了后半夜开工,我们被领着走向了集中营地休息。

    这是两间较大的帐篷,一个门口有着士兵把守的是囚犯们的,另一间没有人把守的自然是平民的休息区。

    我们被推搡着进入了囚犯的帐篷内,几个拿枪的士兵清点了一下人数就出去了。我和胖子刚想找个合适的床位休息一下,我却一把被人从后面拽了起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有个人一脚踩在了我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