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6 蜘蛛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15本章字数:3284字

    柱间话音刚落,手电的灯光能照到的最远处,几只和刚才差不多大的蜘蛛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根本没有多想,拉起刚才腿部受伤的兄弟就往回跑。

    身后的蜘蛛群疯了一般地向我们追来,而后“呲呲”的声响,似乎是蜘蛛们在向我们吐着丝。刚才接触了那么一点蛛丝就被切了个两厘米的伤口,要是被缠住那还有命?一想到这,本来在队尾的我和李哲撒开脚丫子就拼了命地跑。

    本来在队伍最前头的服部半藏他们一下子变成了队伍的最后面,纵使他们再厉害,也抵不住这蛛丝喷中两下,服部半藏和柱间他们一个轻跃,从通道的两侧跑到了我和李哲的前面。

    没跑多久,“啊”的惨叫声骤起,身后跑得慢的一个队员被蜘蛛群追上了,蛛丝一下子缠住了他,没几下便全身被蜘蛛丝包裹了起来只剩下一个头露在外面,身上的血一下子把蛛丝染得血红,他惨叫着没几秒便没了声音。几只蜘蛛一下子爬到了他的面前,开始品尝起自己的战利品。其他蜘蛛似乎眼红了起来,更加疯狂地向着我们这些食物爬行而来。

    我回头正好看见了这令人发麻的一幕,鸡皮疙瘩一下次把全身刺激了遍。我咬着牙,拼了命地向前跑,恨不得立刻跑到最前面。

    前面的柱间忽然从腰间掏出了一个东西,往后面扔了过来,那东西划过众人的头顶飞向了后面的蜘蛛群。“嘭”一声闷响,后面燃烧了起来,火光一下子照亮了通道。那些蜘蛛被烧得“噼啪”作响,我不由得回头看去,几只蜘蛛全身被烧着了,激烈地挣扎着,一下子撞到了旁边的蜘蛛抱到了一起,一只接着一只,如堆雪球一般,很快,这些着了火的蜘蛛抱在一起居然形成了一个火球,滚在了通道的中间。后面的蜘蛛被这火球挡住了去路不敢再前进,试探性地向前探了探爪子,被火球一烫爪子冒起了白烟,不由得全部灰溜溜地向来的方向退了回去。

    然而还是有几只蜘蛛逃过了那火球,根本没有理会后面的同伴已经退散,不依不挠地追着我们。纵使只有这几只,我们也不敢停下恋战,李哲他们时不时地往后胡乱地开几枪试图把那几只蜘蛛逼退,可那几只蜘蛛看来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地要追到我们为止。

    那被蛛丝伤了腿的人,跑了这么久的路,伤口疼痛不已,终于吃不住停了下来,刚一停步,几缕蛛丝立刻从他身后喷了出来,一下子把他拉住了就往后面拖,他惊叫着,拿起手边的枪疯狂的朝身后的蜘蛛射击着,枪口火光四射。一只蜘蛛被射了个稀烂,躺在地上不动了。其他蜘蛛完全没有因为同伴被射死了而惧怕,“呲呲”几缕蛛丝喷出,一下子绑住了那人的双手,“呲啦”手腕齐刷刷地被蛛丝切断了,断口还冒着烧焦的白烟。那人没叫两声就昏死了过去。几只蜘蛛一下扑了上去向他吐起了丝线,没几秒便裹了个严实。

    那兄弟的死也算是阻挡了一会蜘蛛追逐的步伐,被他这么射死一只,剩下的蜘蛛也就四五只,众人也跑的快没了气力,索性回过头准备和那些蜘蛛拼了。怎知刚一回头,几缕蛛丝飘过,最后面的两个人一下子被缠上了,我眼疾手快,一下子拔出了刀,一跃而起一刀便切断了这些蛛丝。

    但蛛丝已贴上了他们的衣物,瞬间衣服被切开了,身上多了几道深深的血痕。

    “啊!”其他人疯狂地开火,几只蜘蛛再灵活也抵不住这疯狂的扫射,吃了好些子弹,肚子一番,躺在地上不动了,黑色的液体流了满地。

    那被蛛丝包得严实的哥们忽然醒了,身体的疼痛使得他惨叫着说不出其他的话,李哲刚拿起枪对着他的脑袋想帮他解脱,他便停止了叫唤,头一歪断了气。还没容得我们喘口气,那裹着他的蛛丝忽然一下子散开了,他的肚子一胀,从里面往外裂了个口子,成千上万的小蜘蛛一下子炸开了,纷纷从他的肚子里跑了出来。

    柱间反应迅速,立刻又丢了一颗刚才的火弹,一下子小蜘蛛全烧了起来,好在这些小蜘蛛都没有什么攻击能力,我们七脚八脚地把小蜘蛛踩死在了脚下。

    那哥们的死状看一次就绝不想看第二次,加上烧小蜘蛛的那一把火,燃烧了不少的空气,这里空气本来就稀薄,柱间催促着我们赶紧离开。

    眼下也只有继续原路返回,去找乐可他们。半晌,服部半藏按下了对讲机。

    “你们那边怎么样?”

    “我们又到了一个丁字口,现在不知道该往哪边走。”那边乐可有些焦急地说道。

    “我们遇到了点问题,现在赶回去找你们。”

    “好好,那我们在这等着你们。”

    经过那一番混乱,原本的四只手电只剩下了两只,微弱的光线也似乎支撑不了多久。我们不得不再次跑了起来,希望尽快赶上乐可他们。

    原本十人的第三小队现在也变成了八个人,其中两个还被蛛丝割伤了身体,跑起来支支吾吾地哼着疼。

    不知跑了多久,我们终于回到了丁字路口,但此时,一个手电的灯光已经开始一闪一闪的电池告了急,看来另一个也支撑不了多久。

    人到绝境的时候,似乎力量总会源源不断地产生,所有人都飞快地顺着通道跑着。但没跑多久,那个一闪一闪的手电终于寿终正寝没了电。只剩下一个手电发着微弱的灯光,没多久,最后的一个手电也熄灭了,我们一下子陷入了黑暗,还好这条路乐可他们走过,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我们索性没有理会没了光源,干脆埋着头继续向前跑着。

    没有跑多久,远远地我们看见了一丝光亮,是乐可他们。看见我们乐可他们也赶紧向我们挥了挥手。

    乐可的队伍里有专业的医护兵,简单地给那两个被蛛丝割伤的队员处理了伤口,众人原地小休了一会,吃了点干粮喝了点水,我们简单地把我们的遭遇和乐可他们说了。

    “看来这个地方的危险程度不亚于丧尸包围的城市。”乐可一脸严肃地说道。

    “好了,现在又是一个丁字口,该如何决定?”

    “还是按照刚才的规矩,你们右我们左,保持联系!”乐可向我们说道。

    我们向乐可他们取了几只他们配备的强光手电,海豹突击队的强光手电比军用手电还要强上许多,用到现在依旧如新的一般白光耀眼。一切准备妥当,互相点了点头,各自向各自的方向摸索了过去。李哲看了看手表,我们进来已经七个多小时了。

    经过刚才一番休息,每个人的体力也恢复了一些,加上逐渐习惯了这里空气稀薄的环境,我们的行动步伐也快了一些。

    “我们发现了一个石门!”对讲机响起了乐可的声音。

    服部半藏刚想对那头回答些什么,忽然他停下来愣住了,一动不动地看着前面。顺着灯光的照射,我看见了,我们的面前也出现了一堵石门,但门口似乎有着什么东西趴在那儿一动不动。

    我们一下子紧张了起来,都不自觉地摸到了自己手里的武器,经过刚才蜘蛛那一次,我们对这里所有能动的生物都胆寒了起来,只要那玩意一动,我们先给它来一梭子子弹再说。

    没走几步柱间似乎松了口气,对我们做了做放松的手势,径直走了过去。我们没走几步也看清楚了那个趴石门旁的东西,是一具已经成了干尸的尸体。从他穿的军服看,应该是C国的军人。

    柱间走到尸体旁,用刀挑了挑,尸体早已脱了水,有些地方露出了森森白骨。柱间看着尸体直摇头。

    “怎么了?”我忍不住向他问道。

    “你们看。”柱间用刀拨开了尸体的衣领,早已干瘪的皮肤上,脖子和肩膀上一排排食指大的小洞排列有序。

    “这应该是被咬的。”柱间一脸严肃地向我们说道,半晌又憋出了几个字,“我觉得,里面不简单。”

    对讲机那头已经又传来了乐可的声音:“我们已经打开了石门,里面似乎很大!”

    服部半藏刚想让他们小心,那边忽然传出了沙沙声,立刻变得嘈杂了起来,

    “有蛇!射击!”

    “嗒嗒嗒嗒”

    “把那个点着!”

    “那是什么?。。。。啊!..啊~~~啊~~~”

    “啪”的一声,那边没有了声音,似乎对讲机掉在了地上,他们肯定出了事。

    我们想也没想就要往来的路向回冲去,但“嗒”的一声,四周突然轰隆轰隆地响了起来。不知是谁踩到了机关,四周的石壁都开始移动了起来,我们不敢再动警惕地看着四周的变化。

    身后的石门被一块石墙落下死死的挡住了,一块石板在我们前面不远处突然伸了出来,一下子把我们准备原路返回的路封了个死。一下子我们像汉堡包一样,前后都被两块石壁给夹在了中间。然而更糟糕的是,那块石板开始缓缓地向我们移动过来,真下我们真得就要成了石壁汉堡包了。

    有几个人疯狂地拉开枪就向那移动而来的石壁疯狂地射击着,然而就像挠痒痒一般,石壁上除了多了些弹孔外丝毫没有停下的迹象。

    石壁越来越近了,留给我们的地方也越来越小,他们疯狂地冲过推着石壁试图阻挡它的移动,这哪阻挡得了,他们吼叫着面红耳赤地被石壁推了过来,柱间他们也焦急地观察着四周看有没有机关,弹指一挥间,身后的石墙和那移动的石壁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了两米距离,再过几秒我们便会被这两堵石墙夹成肉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