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7 石棺冷藏箱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15本章字数:2603字

    那头的乐可还不知出了什么事情,我们这边却中了机关就快要被夹成肉饼。

    此时两堵墙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了两米,就连平时异常冷静的李哲也急的出了汗。服部半藏忍者四人组忽然一起在胸前用手打了几个结印,“嗷”的一下子一起冲了过去和那几个队员一起推着那堵向我们移动过来的石墙。

    看着服部他们的举动让我不由得尴尬地嘴角抽动了一下,推个墙还要做仪式吗?

    不过看来现在没有他法了,阻止不了这堵墙,我们就等着变照片吧。我也撸起袖子,准备和他们一起和这堵墙硬碰硬。

    =两堵墙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一米八,我双手贴在了墙上,双脚一下子蹬上了身后的墙,“啊!”我大吼一声,开始发力。脚下有了着力点,我咬了咬牙,双腿双臂一起使劲,死命地想把那堵墙往上顶。

    几个人也学着我的模样,纷纷踩上墙使出浑身力气阻挡着墙壁。那堵墙的自重目测就已有上千斤,机械式的移动被我们这一群人推着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此时的我踩着一堵墙抬着一堵墙,缓缓地整个人被压了个半蹲,再这样下去非把我头压进屁股里不可。我可不想就这么被压死,求生的欲望让我整个人一下子沸腾了起来,手臂上青筋暴现,我使出浑身的气力往上推着石墙,嘴里狂吼着恨不得用音波把那石墙给震碎。

    我的力量和石墙的强烈的碰撞着,一点一点的,我的怪力和石墙的力量之间似乎得到了平衡,石墙居然缓缓地不动了,我憋着口气没有说话,此时的我被那石墙的力量压得根本喘不过气,一旦泄了气这石墙必定碾压过来把我们夹个稀烂。

    趁着这口气,我一鼓作气叫了出来,伴随着怒吼我脚跺墙壁,使出全身力气向上一顶。“卡嗒卡嗒”我似乎听见了齿轮的咔咔声,那墙壁居然被我这么一使劲,缓缓地向来的方向退了回去。

    我全身一软摔在了地上,刚才那一下,几乎耗掉了我所有的气了,手脚在不听使唤地打颤,现在就连呼吸都似乎很费力气。

    李哲赶紧把我给扶了起来,其他人喜出望外地看着石板渐渐远去,纷纷惊喜地拍了拍我的肩膀。第一次感受到英雄般的待遇,我不禁努力地站了起来向大伙摆了摆手。

    刚从死神手中逃脱的我们,不禁互相对视着笑出了声来。

    “快走吧。”服部半藏说道。

    乐可那边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我们焦急地向那边赶去。从之前对讲机里的只言片语中,我估计乐可那边遇上的绝对不是蛇那么简单,或许就像我们遇见的那些恐怖蜘蛛一样。想到这些,我不禁有些毛骨悚然。那些东西想一想就能让人头皮发麻,更别说和它们正面相对了。

    我们一路小跑,前方火光一闪,我们终于见到了另一边的石门,这边的石门和我们之前见到的几乎一模一样,石门已经被打开了,里面的火光把门口一片都照得通亮。

    小心地摸到门口,向里面看了看,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似乎是一间圆形的大厅,大厅四周的火把都被点燃了,整个大厅里静静地摆放着数十口石棺,刻满了花纹的石棺在四周摇曳的火光下显得格外的诡异,更诡异的是这里一个人都没有,甚至连尸体都没有看见。

    柱间鹰一眼的眼神扫视了一遍大厅,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第一个走了进去。其他人便也也端着枪战战兢兢地跟着走了进去。

    石棺比我在电视上见过的石棺要高出许多,仔细看看又有些觉得不像棺材,倒像是杂货店卖冰棍的大冰箱。石棺的外观刻满了杂乱的花纹,花纹一直向石棺的棺盖上延伸,汇集到棺盖的正中形成了一个图案,就是矩阵的那个图案。

    三队的两个人在那嗯嗯啊啊地试图抬起棺盖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个玩意,尝试了半天愣是没抬得动。人人都有好奇心,纵使有些害怕,但我也很想知道这里面到底躺着的是什么玩意。安全起见,我让李哲端着枪站在我旁边,万一有什么东西蹿出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给它来十几颗子弹尝尝。

    我抓住棺盖边缘,深吸几口气,一咬牙,随着石头之间的摩擦声,棺盖被我硬生生地抬了起来。一瞬间,里面发出了冷紫色的光,一阵凉飕飕的冷气吹了出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向石棺里看去,我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出乎意料,没有尸体,也没有什么怪物冲出来,石棺里面整齐有序地放满了圆柱体,圆柱体里神秘的紫色液体在白色冷气的衬托下格外的晶莹剔透。

    “找到了!”我移开棺盖欣喜地向其他人叫到。

    其他人立刻围了过来,冷紫色的光印着每个人欣喜的脸庞,谁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找到这玩意。

    “那其他的石棺里。。。”我自言自语道,冲到旁边的石棺一把移开了石棺的棺盖,又是满满的一石棺。

    “看来这里装的都是这玩意。”我奇怪地向他们说道。为何这里这么多石棺都用来存放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但其实让我更加疑惑的是,乐可他们去了哪?

    “这个倒有点像冷藏箱。”李哲摸着石棺里的冷气说道。

    “管他呢,找到了这玩意,我们还不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做什么?”三队的一个队员向我们挥着手中的圆柱体说道。

    李哲看了看手表,“还有2个小时,他们就会打开矩阵。”其他人纷纷开始往包里胡乱地塞上一两个圆柱体,很快我们便可以离开了。

    “你们看。”从进来一直没出过声的柱间忽然指着地上向我们说道。顺着他指的方向,我们看到了一滩血迹,血迹还未干,一点一点向着某个地方延伸着。应该是乐可他们的,顺着血迹我们一点一点的向里面大厅的深处走着,忽然血迹直转,上了大厅的石壁,血迹在石壁上越来越高,最后找不到了。

    “这什么情况?”几个人立刻拿起强光手电照着大厅的顶部,这建筑似乎是建在了山里,大厅的顶上到处是不规则的石块和倒石林。

    忽然不知道谁的灯光照到了什么,那个人大叫了一声吓得动弹不得。我们顺着他照亮的地方看去,也不由得头皮一麻,倒吸一口冷气。

    手电光线照射的地方,出现了一张惨白的人脸,脸上早已没了血色,张大着嘴,两只眼睛血红似乎就要掉出来一般。脸后的身体藏在了黑暗之中看不清,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挂上这大厅顶上的。

    “是。。。是卢塔!”不知谁叫了出来。虽然已经有些畸形,但仔细辨认那的确是卢塔。虽说我不太喜欢卢塔,但他现在如此的惨样,我的心中还是升起了一丝怜悯。

    忽然卢塔的脸动了,这可把我们一惊,他这个样子肯定是死了,怎么会动?没动几下卢塔的脸不见了,一张大嘴出现在刚才卢塔脸的地方,嘴上两只眼睛闪闪发光,还“呲呲”的吐着信子。是蛇!

    卢塔应该是被这大蛇勒得全身骨头断裂,然后从脚开始吞食,所以刚才我们只见到了卢塔的脑袋并没有看见这蛇。那蛇还在吞咽着卢塔,满意地向我们吐着信子,似乎并没有向我们进攻的意思。

    “妈的!”一个队员似乎被这大蛇吓得有些愤怒,拉开枪栓就要给它一梭子。服部半藏立刻按住了他,向我们指了指大蛇的旁边。

    “呲呲”的声响,黑暗中又出现了几条大蛇,慢慢悠悠地游到了那条蛇的旁边,吐着血红的信子看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