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0 狼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15本章字数:3394字

    如果让我形容这只动物,我想用两个字就能准确的表达——狼人。

    那狼人有一人高,身体比成年男子还要结实,全身毛发灰白几乎没有一点杂色,它用后退站立者,背部略微弯曲,嘴上还滴着殷虹的鲜血,两只眼睛发出摄人的绿光。它的右爪死死地抓着那个忍者,忍者的肚子已经被它开了膛,肠子拖了出来。

    那狼人耀武扬威一般冷冷地看着我们。

    我们惊讶地说不出话,在我们面前,这活生生的就是一只狼人。这种神秘的生物一直以来只会出现在电影和游戏中,没想到在这个地方居然会真真切切的遇到。

    “即便一个心地纯洁的人,一个不忘在夜间祈祷的人,也难免在乌头草盛开的月圆之夜变身为狼。”关于狼人的传说自古以来络绎不绝。近半个世纪以来,狼人无疑已经成为西方神秘文化中最热门的话题之一,这种怪物平时从外表看与常人并无不同,但一到月圆之夜就会变身为狼人,失去理性并变的狂暴。

    但这只狼人似乎并不如影视作品中描述的一样,咆哮着靠着自身的蛮力进行捕食,它居然能悄无声息地迅速抓走一个人,这狼人绝对不好对付。

    我们和狼人之间就这么紧张地对视着,谁也不敢先做出下一步动作。

    “这。。。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我紧张地小声地说道。

    “这里遇到的事情,不要以我们平时的认知来。。。”李哲还没说完,那狼人如子弹一般冲了过来,照准了说话的李哲就要抓下去。

    李哲似乎早有准备,用力往后一跃就向后跳去,狼人第一次扑了个空,脚刚一落地就接着蹬了出去,张开了嘴,露出了带着血渍的狼牙就要咬上李哲。李哲自知躲闪不了,干脆蹲在地上拉开了枪栓就向那狼人开了火,那狼人中了几颗子弹吃了疼,赶紧闪到了一边躲开了接下来的子弹。

    那狼人吃了亏,张着嘴露着嘴里的狼牙,嘴里哼哼唧唧的恶狠狠地看着我们。一甩手把还抓在手里的那个忍者丢到了一边,似乎摆开架势誓要把我们几个撕个碎烂。

    看来这狼人也并非传说中的刀枪不入,见狼人惧怕子弹,李哲赶紧拉开了枪继续向狼人射击了起来,打,就要一波把它给打死。服部半藏他们也纷纷向狼人丢起了手里剑、苦无等,那狼人也并非如此简单就能解决掉的,只见那狼人手脚并用,速度奇快,飞快地躲闪着,围着我们绕起了圈,一边躲闪着攻击一边等待着突破口。

    “咔嗒”李哲的子弹打完了,摸了摸随身弹夹包,没了!

    那狼人抓准了这个时机,一跃而起,一手挡住了射过来的手里剑,照准了李哲就扑了过去。看来它誓要先搞死李哲报那几颗子弹之仇。

    李哲手里没了防身的武器,一把将手里的枪扔向了狼人就往后面跑。那狼人反应迅速,一口咬住了枪往旁边一甩,四爪着地就如野狼一般追了过去,李哲哪里跑得过狼人,一把被狼人扑倒在地,爪子深深地嵌入到了他的肉里。

    眼看狼人就要一口咬掉李哲的脑袋,我赶紧抽出了刀,大喊一声向狼人砍去。另一边,柱间也飞身向狼人砍了过去。

    “喀嚓”一声,两把刀直直地砍进了狼人的背后。狼人吃了疼,“嗷呜”举头大叫了一声,放开了爪下的李哲,回身就向我一爪子甩了过来。

    我躲闪不及,胸口一疼,血腥一下子冲到了喉咙,“啪”的一下脆响,我便被甩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我喘着气用刀撑着身体爬了起来,摸了摸胸口,不知肋骨断没断,幸亏是手背,如果是它娘的爪子,这一下铁定要被撕开几道口子。

    此时服部半藏也拿着链镰配合着柱间向狼人展开了攻击。狼人转身和柱间他们纠缠的功夫,李哲也赶紧跑了回来,搀扶起我。他也伤的不轻,两个肩膀被抓出了两条深深的血痕。

    柱间和服部半藏他们三个忍者一直和狼人保持着距离,照准时机就会给狼人砍一刀划一下。狼人几次急扑都扑了空,也不知道该先抓哪一个,急的站在原地冲他们怒吼着,即使受了那么多伤,但是狼人却越发狂躁起来。

    忽然狼人看向了我和李哲,眼神一亮,放下前爪就向我俩飞奔而来。这畜生知道在柱间他们那占不到便宜就改变策略来攻击我们,我心里咯噔一下,这速度与力量,我们根本来不及躲闪,我赶紧把李哲推到一边,凭我的力量说不定能和这野兽硬拼一番,经过了石墙和泰坦巨蟒,我对自己的力量已经非常的有信心。

    那狼人一把扑到了我的身上,我也怒吼着一把抓住它胸前的毛发,死死地抵住它。怎知道它冲得力量太大,不由得带着我在地上滚了起来,我感觉到它的利抓深深地扣进了我的肩膀里,钻心的疼痛使我不由得嘶吼了起来。

    那狼人带着我滚了一会,把我压在了地上,张开它的嘴冲着我怒吼着就要咬下来,此时的我也被身上的疼痛刺激得脑袋发麻,本能地双手一下掐住了它的咽喉,拼了命地抵住了它的头。

    咽喉,颔下的咽喉部位是狼人全身上下皮肤最薄的要害部位,而且几乎没有粗长坚韧的刚性体毛。狼人这一下子被我掐住了命门,没有咬得下来,嘶吼着两只爪子掐得更深了,我似乎感觉到了它的利抓几乎就要掐断了我的骨头。

    “额~啊!”疼痛使我也疯狂了起来,双手拼了命地使劲,如今不是你弄死我,就是我弄死你。

    那狼人被我掐得也有些受不住,带着我再次在地上滚了起来,滚了一会,狼人再一次重重地把我压倒在地上,怒吼着使出浑身力气就要咬向我,我也使出浑身的气力死死地掐住它的脖子。我们对视着怒吼着,谁先撤力,必死无疑。

    “唰”的一声,一把刀插进了狼人的头上,鲜血一下子喷了我一脸,狼人的爪子也一下没了力气,咆哮了一声,一把放开了我,头上的刀,大半已经插了进去,疼得它四处乱撞开来。

    “妈的!”我躺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原来是柱间,他趁我和狼人纠缠之际溜到狼人身后给了狼人脑袋一刀,我才得以逃脱。

    “轰隆轰隆”还没等我缓过劲来,大厅忽然又开始颤抖了起来,砂石不停地从顶上落了下来。

    原来狼人挨了一刀,疼得不行,撞上了大厅中央的高台,把那水晶撞掉了,水晶一离开高台,似乎触发了什么机关,整个建筑又开始震动了起来。

    “嘭”的一下,狼人撞开了石门向外面冲了出去。这狼人胡乱的冲撞居然帮我们开了路,我们也顾不上许多,柱间一把拉起我就向石门跑去。

    外面的蜘蛛被这狼人吸引了纷纷追着狼人去了,通道也安全了起来。

    “还有20分钟!”李哲焦急地向我们说道。

    按路程来说,时间足以,就怕再出什么事情那可就糟了。

    通道剧烈地颤抖着,这一次似乎不像之前的那次那么简单,整个通道开始有石块摔了下来。

    “快走!”服部半藏在前面开着路向我们叫道。

    双肩疼得钻心,我咬着牙,脚下生风,没多久,我们便回到了第一个丁字路口。蜘蛛和狼人也不知去了哪,或许已经互相争斗一齐死亡了。我们也顾不上许多,只要穿过这条路就能回到凤凰山了。

    “嘭嘭嘭嘭”剧烈的脚步声忽然从丁字口的另一边传来了,似乎有什么庞然大物正在向这里冲来。我不由得盯着那头的黑暗,想看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看什么!快走!”柱间向我叫道。

    此时也不容的我的好奇心作祟,我赶紧跟上了队伍。四周的通道不停地颤抖着,通道的尽头依旧如此的黑暗。更让我揪心的是,那庞然巨物似乎已经来到了我们这条通道,身后巨大的脚步声离我们越来越近。

    柱间似乎也意识到了身后的危险,从腰间摸出了所有的火弹,一齐向后面扔去。一时间火弹爆炸的火光照亮了整个通道。

    我脚下不敢停,回过头向后看去,火弹留下的火焰中跑出了一个巨人,身材几乎有两个成年人大,头几乎已经顶在了通道顶上,带着奇怪的头盔,全身银甲护身,火焰丝毫没有伤害到他半分,轮胎一般大小的左手上拎着一个烧着的狼头,我认出了狼头上的那把刀,是柱间的。

    “快快快!”李哲自言自语地喊道。

    “呲啦”一下,通道的尽头,白色的光亮照亮了我们。是古倩他们打开了矩阵。

    我们看到了希望,浑身一下子充满了力气,加快了脚步向那光亮跑去。身后的巨人也似乎加快了脚步,“嘭嘭嘭”的脚步声似乎能把这通道震塌把我们活埋。

    亮光就在眼前了,最前面的服部半藏一跃而起跳进了亮光里不见了,其他人也跟着他一头冲了进去。

    我的身后,那巨人已近几乎追上了我,抬起手就想抓我。我一咬牙,纵身向上一跃,那巨人抓了个空,我一脚踏上了通道的侧墙壁,膝盖微曲一下子蹬了出去,冲着光圈就飞了过去。

    光圈的耀光刺眼,我不由得闭上了眼睛,一下子就如掉进了水里一般,浑身刚一软,又一下子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我睁开了眼,已经回到了凤凰山里,古倩他们站在我旁边焦急地看着我。

    “快!快关闭矩阵!”我冲古倩他们喊道。

    “呲啦”一下,那巨人的半个身子已经穿过了光圈,拎着手中的狼头叫嚣着,嘴里发出了“啊呜”的声响。

    服部半藏一刀切断了靠在矩阵上的电线。电力一下子消失了,矩阵内的光圈开始越来越小,那巨人就像被门板架住了一般,挣扎着,不停地挥舞着双手,很快,矩阵的光圈消失了,巨人也被那光圈给吞噬了,只留下了一个被甩出来的狼头静静地躺在矩阵中间的空洞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