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3 下水道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15本章字数:3016字

    四周的丧尸不断地向这边围过来,想要把我们生吞活剥了美餐一顿。

    服部半藏自断一臂,满头大汗坐在地上说不出话。古倩他们的子弹也用的差不多了弹尽粮绝、陷入绝境用来形容我们的情况真是太合适不过了。

    “看来今天这劫逃不了了。”我绝望地说道,撕了块布条把刀绑在了手上。纵使死也要拼到最后一口气。

    话音未落,棕衣忍者再一次向我们蹿了过来,像猎犬一般照准服部半藏就扑了过去,他还真会挑。

    我赶紧用刀挡在了服部半藏的前面,竖着一刀就向丧尸砍去,那丧尸反应迅速身子一斜躲过了我的攻击,落在了我的身边。

    柱间帮服部半藏包扎好了伤口,飞身一跃,紧接着砍向了刚落地的丧尸。丧尸化的忍者速度和力量都上升了好几个档次,见到柱间飞身砍过来,居然“嗷”的一声用自己的手一下子抓住了柱间的刀,双腿奋力地踹在了柱间的肚子上,这一下绝对不轻,柱间闷哼了一声,抓着刀用力一转。

    “卡嗒”一下,那丧尸抓着刀刃的手被绞断了,五根手指齐刷刷地掉在了地上。它转了转头,看着自己被切断了手指的手似乎不以为然,低吼了一声向柱间扑了过去。

    我趁它和柱间纠缠的功夫,早已摸到了它的身边,照准了它的脑袋要就砍下去。那丧尸似乎感觉到了我的进攻,本来准备扑向柱间的气势忽然向下一沉扑到了地上,手脚并用一跃而起落在了旁边的车顶上,躲过了我的攻击。

    “这他妈的这么厉害。”我擦了擦头上的汗说道。

    “没想到丧尸化了这么厉害。”柱间也说道,看来他也没想到丧尸化后的同伴会如此的难对付。

    但眼下没有时间让我们继续赞赏丧尸的能力,四周的丧尸已经快把我们围得水泄不通了。古倩他们扫完了最后的子弹,枪“卡嗒卡嗒”的告诉我们死期将至。

    “怎么办???”古倩他们绝望地把枪扔向了丧尸群。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那丧尸忍者再一次向我们扑来,我赶紧举刀就向它砍去,那丧尸似乎早有准备,身子一斜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我心中咯噔一下,不会让我步服部半藏的后尘吧?

    忽然感觉到身后一道劲风,柱间蹿了过来挥起刀来就要砍那丧尸,那丧尸死抱着我,张嘴就想咬我,根本没有理会柱间。“噗呲”一下,还没等它咬到我,柱间一刀便削去了它的脑袋,力度、刀刃深度刚刚好,并没有伤到我丝毫。

    那丧尸抓着我一齐摔倒在了地上,污血溅了一身。

    我似乎摔在了什么东西上发出了“哐当”一声。推开身上的丧尸爬起来看了看,是个窨井盖。看着这井盖眼前一亮,天无绝人之路。

    “有救了!”我赶紧拉开井盖向他们说道。

    其他人也立刻明白了过来,也顾不上下水道的肮脏,贝克第一个跳了下去,李哲也拉着古倩跳了下去,柱间扶着服部半藏缓缓地降了下去。

    我一把拖过那忍者的尸体放到了井盖上,然后自己下了窨井,双腿撑着井壁,缓缓地把那井盖连着尸体盖了回来。上面丧尸们“嗯嗯啊啊”的叫声还能听见,但似乎并没有能力把这井盖给打开,况且井盖上还有着尸体挡住,看来应该比较安全。

    我腿上的力量一收跳了下去,古倩他们早已在下面焦急地等着我。看了看众人,除了服部半藏伤势较重,其他人并无大碍。我不由得松了口气撑着双腿休息一会。

    “我们早应该想到走地下走。”李哲打着强光灯照着远处说道。

    的确,海州的下水道结构直通全城,只要你熟悉地形,几乎可以到城市的任何地方。当然这些都是古倩后来告诉我的。

    我看了看服部半藏,似乎稍微好了一些,但是脸色依旧难看,毕竟流了那么多血,但我心里更为担心的是他如果变丧尸了怎么办?

    下水道的空气不怎么好,有些刺鼻,每个人都撕了一块布遮住自己的口鼻当作口罩,老鼠、蟑螂等悠闲的在四周跑着,似乎根本无视我们这些人类一般。

    这里的路很简单,岔路很少,李哲和古倩凭着大概的方位,带着我们在这下水道里走着。

    虽然是白天,但是下水道里依旧漆黑一片,虽说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但是能见度也很低。李哲打着强光灯拿着匕首小心地在前面走着,子弹都打光了,没有子弹的枪还不如烧火棍好使,都被他们遗弃在我们下来的地方。

    “没事吧。”柱间搀扶着服部半藏问道。走了会路,服部半藏也睁开了眼睛,脸似乎好了很多。

    “断了条手臂而已,死不了。”服部半藏微笑着说道。

    我真的很佩服服部半藏的勇气,能毫不犹豫地切掉自己的一条手臂,现在还能如此轻松地说笑。很早就听说过J国的武士切腹等行为,今天看见服部半藏的举动,我才真的不由得相信J国真是能对自己如此残忍的民族。

    下水道的味道真是很难闻,虽然有自制的口罩遮着口鼻,但是依旧熏得我有些头晕。不知走了多久,四周的空气似乎好了一些,没有那么腥燥难闻。

    “那里。。。似乎有亮光。”李哲拿着强光灯照着远方说道。

    向这条路望去,远处似乎有一点红黄色的亮光在闪耀,虽然只是很微弱的亮光,但在这黑暗的环境下显得特别的显眼。

    在这种地方,有亮光肯定就是有人,我们赶紧向那亮光赶去。从早晨到现在,我们一刻也没有休息过,经过那么紧张的厮杀,身体早已报了警,此刻如果能找到幸存者有个地方可以让我们休息补给,那简直就像在沙漠中走了好几天发现了绿洲一般!

    渐渐地那亮光离我们越来越近了,下水道的难闻气味也越来越淡,人类的气味越来越重。

    “等等!”柱间似乎发现了什么,忽然停住了。走在他后面的我差点撞了上去。

    “怎么了?”我紧张地问道,柱间的观察力是我们当中最好的,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才会叫住我们。

    可这一次不用柱间向我们解释,我们自己很快便明白了。眼前灯光一闪,“嗒嗒嗒”很多枪支上膛的声音忽然响起,几支强光灯向我们打来,照的我们睁不开眼。

    “什么人?”一个声音从灯光里向我们叫道。

    “我们是政府军!联合国特殊任务部队!我原来是本国的特派第十三军指挥官。”听见了枪支的声音,古倩举着手回答道。

    眼睛也逐渐恢复了视力,向光亮望去,几十个几个雇佣军打扮的人端着各式各样的枪站在两边警惕地看着我们。为首的一个男子带着海盗帽,嘴里叼着烟冷冷地看着我们。

    那带着海盗帽的男子年约四十,一脸的成熟的络腮胡挡不住他的杀气,腰间的手枪闪闪发光。那络腮胡看着我们,眼神中充满了不屑,缓缓向我们发话道:“我不管你们是谁,走上了我的地盘就得按我的规矩来。”

    络腮胡顿了顿继续说道:“有没有食物?”

    “我们是从。。。”

    “嘭”的一声枪响,子弹打在了李哲的脚边打断了他的话,络腮胡不知何时已经拔出了手枪,枪口冒着屡屡白烟。

    “似乎你不明白我的规矩,你只要回答我,有?没有食物!”络腮胡冷冷地向李哲说道。

    “有!”李哲冷冷地回答道,眼神中起了一丝杀气,但眼下我们没了枪支,被这十几杆枪对着,李哲无奈压制住了那团火气。

    “很好,第二个问题,有没有人被咬?”络腮胡直直地盯着柱间身边的服部半藏,似乎随时准备一枪崩了他。

    “没有。”李哲立刻回答道。

    “那请你解释一下你身后那位兄弟的手臂是怎么回事?”络腮胡嘴角一歪,继续问道。

    “车祸,来不及逃跑砍了。”李哲几乎想也没想就回答了出来。我心中不由得再一次对李哲刮目相看,这临时说瞎话的本事我可需要向他学习学习。

    络腮胡咳了咳,似乎对李哲的回答还算满意,原地来回踱了两步说道:“只要你们听话,包你们在这安全的生活,如果想走也可以,留下你们身上的所有东西,随时可以离开。”

    话音刚落,柱间一个身影闪过,已经到了络腮胡的面前,手中的刀一横抵住了络腮胡的脖子。

    络腮胡被柱间用刀顶着脖子居然一定也没有害怕,脸上一脸笑容地说道:“哇哇哇~看来我们这位朋友火气很大。”络腮胡身旁的人紧张地拿着指着柱间的头。

    “我死了不要紧,你和你那些同伴都得给我陪葬。”络腮胡冷笑着说道。

    柱间冷冷地看着络腮胡,眼神中的杀气逼人,我以为柱间会动手以一敌百,我也相信他有这种能力,但是没想到柱间手一松,把刀丢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