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4 地下城与勇士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15本章字数:3016字

    我们子弹耗尽,服部半藏伤得不轻,食物也所剩不多,如果我们此刻选择交东西离开,无非自寻死路,看来只有姑且妥协再想办法。

    一行人,所有的东西都被络腮胡给收走了,被人用绳子拴在了一起向下水道的深处走着。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是绝对不会相信这肮脏的下水道下面居然被他们弄成了一座地下城市。串联的灯泡顺着下水道一只延伸了过去,搞不清是用电池还是发电机让这灯泡亮起来的。两边都是用木板隔出来的一间一间的小隔断,一些人不动声色地躺在隔断里静静地看着我们。

    “这里就是你们以后住的地方,每天都会有给你们送来配额。”络腮胡子顿了顿继续说道:“当然了,你们也是需要工作的。”

    继续往前走了走,拐了一个弯,这里的情况变了,俨然一个地下工厂一般,许多拿着枪的守卫看守着工人,带着手脚被拷了起来,在那敲敲打打居然在做着子弹!

    “当然了,你们下了工是绝对的自由的。”

    络腮胡继续说道“你们也可以选择危险的工作和我们的人出去寻找物资,找到重要物资的人会有大奖哦。”

    说完“大奖”两字,络腮胡色迷迷地看了看古倩。

    没走几步,我们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左边是娱乐场所,里面有格斗场和妓院。”络腮胡转过身对我们说道:“进去是需要给钱的,当然了我们这里的钱就是食物,走吧兄弟们,先带你们去你们今天休息的地方。”

    世间上的事你永远不会琢磨得透,有些事情永远就是那么的巧合。络腮胡话音刚落,一个穿着性感的长发女子就从左边走了出来,清瘦的脸庞化了点淡妆,一抹红唇格外的显眼。她穿着已经有些脏了的高叉的爆乳装,胸口的双峰露出了大半,渔网的丝袜配着高跟鞋,任何男人看了都会被自身的荷尔蒙驱使着想扑倒这尤物。

    “哦~正巧给你们介绍,这是我们的角斗士裁判女王,如果你们能在外面找到好东西,她也许会和你们共度良宵。”络腮胡一把捏了一下那女子的屁股。那女子似乎有些发怒,但很快地表情艰难地向络腮胡笑了笑,向我们看了看。

    然而她和我对视的那一霎那,我和她都惊住了,我认识她,她是我的初恋女友,史阳。

    初恋女友,也或许根本不算初恋女友,用第一个爱恋的女孩比较合适。她是我大学富二代兄弟带我去酒吧认识的,是我们大学别的系的女生。我永远忘不了第一眼在酒吧看见她的样子,在那淫欲糜烂的酒吧里,她就像一个仙女一般,穿着一身白裙,清醒脱俗的和几个女同学坐在那里有说有笑。当时的我立刻被她的无邪的笑容吸引了,可是我那哥们也盯上了她,我为了我的义气,把所有的爱恋都埋葬了起来,帮我的哥们向她要电话追她,甚至帮他们俩订酒店的房间。他们第一次去酒店的那一晚,我在酒店外像傻子一样抱几瓶啤酒喝了一夜,把自己的初恋彻底淹死在了酒瓶里。大学毕业后,她就像我那富二代哥们一样,一齐消失在了我的世界里,或许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吧。

    回过神来,我真没有想到能在这里再遇上她,而且是在这种环境下。史阳似乎也没有想到会遇上我,我们俩对视了一眼,表情有些尴尬。史阳脸上有些微红,飞快地走开了。

    络腮胡把我们继续向前带了带,领到了一个用铁栏杆和围栏围起来的死胡同里。旁边的人给我们松了绑。

    “好了我的新朋友们,欢迎你们来到这里,以后你们可以叫我船长,不过这几天可能你们需要在这委屈委屈,这是为了我们能更好的成为一家人。”

    说完络腮胡对我们笑了笑走了,几个士兵把铁栏杆上的大门关了起来上了锁。端着枪靠在了一旁抽起了烟。

    “我想我们应该和那船长谈谈,我们的任务可不能在这耽搁。”贝克向我们说道。

    李哲摇了摇头:“他在这里就是土皇帝,对牛弹琴而已。”这点我表示同意,那络腮胡的模样侵浸了淫欲和权力,不会因为我们几句话就把东西还给我们让我们走的。

    柱间摸着铁围栏看了看外面,小声地说道:“离开这里对我们来说并不难,只是。。。”他回头看了看原地打坐的服部半藏。“我们需要一点时间。”

    络腮胡看来没有要给我们送食物的意思,我浑身疼,又累又饿,无聊地躺在地上发着呆。不自觉地就想起了史阳,想起了第一次遇见她的模样,再联想起她刚才的模样,我都开始怀疑那是不是她,但那个人肯定是史阳,所有人对自己的初恋总有一份别样的感情,即使她变了样,在人群中我也能认得出。

    自顾自地想象着她的处境,一个女孩子,在这种环境下迫不得已为了生存沦落至此,真是可怜。我暗自下定决心,我们离开那一天,一定要带上她。

    6月28日

    饿了一天,每个人都没有心思说话。李哲的手表被拿走了,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几点,我迷迷糊糊地睡着又饿醒,反反复复不知道多少次了。

    抬头看了看服部半藏和柱间,坐在那打坐一动不动,不认真听还真以为他们断了气。

    络腮胡子突然走了过来,看着我们笑呵呵地说道:“休息的还好吧朋友们,你们带来的一点食物和药物很不错,你们都饿了吧?”

    没有人回答他,我是饿得懒得理他,反正他也会接着说。

    “哈哈哈,在这种丧尸横行的世界里,食物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你们已经可以参加我们的入会仪式了!你们每一个人都必须上擂台,只要你们打赢了,就成了我们的兄弟,每天都有食物。而输了的就只有在这多休息几天再挑战喽。我们这里优先欢迎有能力的勇士。”

    络腮胡色迷迷地看着古倩继续说道:“女士可以选择不用上擂台哦。”看着他的样子我也知道他在想什么。

    李哲一把站了起来,“我来,不过我一个人替他们所有人打。”

    络腮胡愣了愣,“我们没有这个规矩,不过这位兄弟这么勇猛,我可以答应你!”

    李哲虽然勇猛,但是一个人代替我们打六个还是太难了,况且肩膀上的伤还没好。我慢慢悠悠地站了起来,打了个哈欠,轻轻拍着李哲的肩膀说道:“还是我来吧,你的伤还没好。”

    “你?。。。”李哲皱着眉头想说什么,却被我打断了。

    “泰坦巨蟒和狼人都奈何不了我,放心吧。”我对其他人笑了笑,走到了铁围栏前,向络腮胡说道:“我来打。”

    络腮胡打量了我一番,笑了笑,“好好,带他出来吧。”

    说完旁边拿枪的士兵打开了门,我走了出来,几个人便把我往格斗场方向带去。

    回到十字路口,往格斗场的方向走去。格斗场在妓院的深处,四周都是用木板隔断出的小空间每个都用帘子拉着,四周“嗯嗯啊啊”地叫唤着,我听着好不舒服,虽说不多,但是还有是有着一两个赤裸着上身的女子站在隔断口拉着客,看着他们凌乱的头发和已经发黑的葡萄,我真不明白那些男人哪来的欲望。或许就像那句话说的当兵有三年,母猪赛貂蝉,现在外面这种环境,再丑的女人也会得到“幸福”吧。

    穿过了妓院,我们便来到了格斗场,那里早已站满了人。这里没有格斗台,没有围栏,原地画了一个长方形就当作了格斗场地。两个赤裸着上身的男子正在那激烈地搏斗着,没几回合那个皮肤黝黑的男子一击左勾拳重重地打在了另一个人的脸上,我似乎都听见了骨头碎裂的声音,那人瞬间倒地,在地上挣扎了几下愣是没爬起来。

    史阳穿着她那一身性感的衣服走了出来,在那倒下的男子身边数着数。

    “三!二!一!”随着“一”的数完,史阳举起了皮肤黝黑的男子的手,现场的观众沸腾了。

    络腮胡走到了格斗场中央,向其他人摆了摆手,下面一下子鸦雀无声。

    络腮胡咳了咳说道:“今天,我们迎来了一位新朋友,他将向大家证明他的实力!他将挑战六位勇士!当然了,为了照顾我们这位新的朋友,我们让他挨个挑战我们的兄弟们。那第一位,洛克!你先来和我们的新朋友过过招!”

    欢呼声中,那个叫洛克的青年脱下了上衣露出了一身的纹身,走到了格斗场的中央像明星一般向众人挥着手。

    身后的士兵一把把我推上了格斗场,络腮胡拉过了住我向大家说道:“我们欢迎这位即将加入我们的新兄弟。。。你叫什么来着?”

    我看了看四周的人,看了看眼神惊恐的史阳,歪了歪嘴说道:“池水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