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养我者人民币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24本章字数:1935字

    “个、十、百、千、万……”X银行小职员对照着电脑数据,最后得出了一周存款金额,“飞姐,最后算出的金额是一百八十八万六千五百四十四元。”

    点算着保险柜里的现金,肖飞珠一手一叠百元大钞,回过头去看小职员,眼神颇带怀疑地问:“你确定?”

    小职员最害怕被这个女人用这种怪异的眼神怀疑了,咽了咽口水,重重地点了点头,“我确定。”

    可不可以快点下班啊?这个结算已经做了将近两个小时了,她今晚还约了男朋友去看电影呢。小职员在心里偷偷地埋怨想。

    “那为什么我点算的时候多出了一百元?”抽出那一张多出来的一百元,肖飞珠有点不悦地质问道。

    小职员心虚地低下头,“我……那个……”

    小职员在心里暗叫糟糕,脑海突然闪过前辈们说的关于肖飞珠的传说——

    肖飞珠是X银行最年轻的经理,传说她对待下属有求必应,传说她对朋友两肋插刀,传说她对工作一心一意,总结来说——她的人,很好。

    抱着肖飞珠对下属有求必应的心态,小职员决定卖萌耍赖一番,抱着肖飞珠就又哭又求道:“飞姐,我求求你了,你就放过我吧,我今晚还约了男

    朋友呢,梳妆打扮换衣服都是需要时间的呀。”

    肖飞珠挑眉看向她,微微勾唇,漂亮的食指挑起小职员的下巴,目光顿时变得锐利,“按照你这么说,你觉得你的男人比人民币重要?你居然觉得

    人民币都比不上那些臭男人?”

    传说终归还只是传说,现实中的肖飞珠只对人民币有求必应,只对人民币两肋插刀,只对人民币一心一意,她所有的一切所做所为都只服务于人民

    币。

    总结一句话——她肖飞珠,讨厌男人,最爱人民币。

    小职员顿时傻了眼,“飞……飞姐?”

    她怎么可以用人民币跟男人做比较?都不是一个性质的东西啊!小职员在心里反驳。

    “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肖飞珠收回自己的食指,目光移向保险柜里的一堆百元大钞。

    两眼放光,笑了笑又语气认真地说道:“正所谓生我者父母,养我者人民币,你今天在银行工作,不就是上天给你机会报人民币的养育之恩吗?还

    这么不知道珍惜,重新做过结算,让你的男朋友滚一边等着去。”

    小职员现在只想学猩猩捶胸口大喊:前辈,你也太坑妹了吧?这么一个彪悍爱钱的女人,那里对下属好了?

    倒吸一口气,小职员只能苦兮兮地回到电脑前重新做结算。

    就在两人认真做结算的时候,肖飞珠突然听见大堂外传来一声巨响,随后,经理办公室的门被人强行打开。

    只见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大汉走进办公室,一手提着水果刀指向她们,一手把一个黑色袋子扔到两人面前,“喂!你们两个,把袋子给我装满!”

    肖飞珠瞬间恍然大悟,哦,这就是香港警匪片里抢劫银行的画面。

    不过这大叔的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居然都已经抢到了姐的地盘上来了。

    而且他也太不敬业了吧?别人好歹也有一把玩具枪唬唬人啊,他就那这么一把烂鬼水果刀乱挥,姐可是有学过跆拳道的。

    小职员被吓得直往袋子里塞人民币,肖飞珠走过来制止小职员的动作,抬眼很是不屑地看向大汉,“我说大叔,做事之前可想清楚了,抢劫银行可

    是违法犯罪的行为哦,一个不小心,有得进可没得出。”

    大汉挑眉看向不怕死的肖飞珠,水果刀毫不犹豫地挥向她,肖飞珠灵敏一躲,顺势抬脚狠狠地往大汉的重要部位踢去,大汉顿时痛得捂住重要部位

    蹲下低吟。

    小职员用闪亮加崇拜地目光看向肖飞珠,“飞姐,你是我的偶像。”

    肖飞珠得意洋洋的勾起一抹笑,拨了拨刘海,自豪地下命令道:“去,把这个人捆起来,我到外面看看去。”

    果然,踢重要部位肯定能把那些臭男人撂倒。

    没有想到大汉被狠狠地踢到重要部位还有还手的余力,在肖飞珠刚绕开他往办公室门口走去时,只见他伸出大手拽住肖飞珠的脚踝,一个用力,肖

    飞珠重心不稳就往身后倒去。

    小职员眼见肖飞珠往后倒了,她连忙躲开一边。

    这样直直地倒下去肯定不死也晕过去啊,这个新来的,不接着她反而往一边躲,肖飞珠瞬时想大喊:天啊!真是不怕狼一般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

    队友!

    不过更悲催的是,她没有直直地倒在地上,而是狠狠地撞上了保险柜的一角,没有错,银行的保险柜都是统一用无比坚硬的金属材料做成的,撞上

    去,就算不死也离快死不远了。

    紧接着,肖飞珠感觉到一阵痛感,随后她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金崇国,御书房——

    “你想都不要想,本王是绝对不会娶那个女人的!”崇尚瑾冷眼看向坐在龙椅上的男人,声音冷厉地说道。

    “是吗?”崇尚瑝一脸温和无害地看着自家皇弟,语气却十分强硬地说:“可惜朕是皇帝,君无戏言,肖将军的女儿,你愿意也要娶,不愿意也还

    是要娶。”

    崇尚瑾一脸愤懑地盯着龙椅上的崇尚瑝,目光一下子变得冷冽而犀利。

    崇尚瑝当然知道崇尚瑾在想些什么,只听他语重心长地对他说:“皇弟,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该安定下来娶妻生子了。”

    “我的是事情不用你来管!”话音一落,崇尚瑾一挥袖就转身往御书房门口迈出。

    看着崇尚瑾的背影,崇尚瑝叹了口气,心想:朕当然知道你的心里放不下谁,可是那个女人,你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再得到。